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如果用一個語詞來描述Google的歷史,那就是不斷地「擴大規模」(scaling up)。Google的成長經歷是電腦產業中數一數二的成功故事,標記著整個社會朝向IT為中心的商業模式而轉變。Google 很早就開始實踐IT與商業模式的結合,也是向社群推廣DevOps理念的先鋒。本書就是由公司各個部門切身參與、甚至主導了整個產業轉型實踐的人寫成的。

Google是在系統維運工程師轉型的階段發展壯大的,它的發展史就像是對傳統的系統維運理念發出的革命宣言:我們無法按照傳統方式維運Google系統,必須要思考一種新的模式,但是同時我們也沒有時間等待其他人驗證和支援我們的理論。在《Principles of Network and System Administration》一書的介紹中,我提出了一種觀點:系統維運本質上是人與電腦共同參與的一項系統性工程。當時有些評論者強烈反對這種觀點:「這個產業還遠遠沒有成熟到可以稱為一項工程」。在那時,我甚至對整個維運產業產生了懷疑,認為這個產業在個人英雄主義與神秘色彩中已經永久地迷失了自己,無法前進。但是,這時Google誕生了,Google的高速發展將我的預言變成了現實,我之前的定義變成具體的詞語:SRE,網站可靠性工程師。我的幾個朋友親身參與這個新職業的創立,用軟體工程理念和自動化工具定義了這個產業。一開始,他們顯得很神秘,Google公司內部的體驗和整個產業也格格不入,Google 太特殊了!久而久之,公司內外交流逐漸增多。這本書的目標就是將SRE的思想和實務介紹給整個產業,以促進交流。

本書不僅僅介紹Google如何建設、維護其富有傳奇色彩的大型運算叢集,更重要的是在過程中,Google工程師團隊如何學習、成長、反覆修改,最後定義出一套完整的工具和科技系統。IT產業大多自我封閉、交流過少,很多從業人員都或多或少地受教條主義的限制。如果Google 工程師團隊能克服這個慣性,保持開放的精神,那麼我們也能夠一起和他們面對IT業界最尖端的挑戰。這本書由一群有共同目標的Google工程師寫就的短文集結而成,作者群聚集在同一家公司旗下,為了共同目標努力,本身就是一件很特別的事情。在本書的各個章節之間經常能看到軟體系統的共同點,以及工作模式上的共通之處,我們經常可以從多個角度分析不同的決策選項,了解它們是如何一起解決公司內部的利益衝突。這些文章並不是嚴謹的學術研究論文,而是這些人的切身經歷,雖然本書的作者們有著不同的工作目標、寫作風格及技術背景,但是他們都嘗試真誠地描述自己遇到的問題和解決的經歷,這和IT界的普遍文風截然不同,風格迥異。有些作者會宣稱:「不要做A,只有做B才是正確的」,另一些作者會更謹慎,行文更富有哲理,其實這恰恰代表整個IT產業內不同個性融合的現狀。而我們做為讀者,做為觀察者,並不了解整個Google的歷史,也沒有參與具體的決策過程中,無法完全體會當事人所面臨的糾纏不清的挑戰,只能帶著謙遜的態度遠遠旁觀。在閱讀本書的過程中,相信讀者一定會產生許多疑問:他們當時為什麼沒有選擇X?如果他們選擇Y,結果會是怎樣?如果多年之後回頭再看,這個選擇還會是正確的嗎?這些問題,恰恰是閱讀本書的最大收穫,因為我們第一次有機會將自己的經歷、選擇和本書陳列的決策邏輯相互對應,從中發現不足和缺陷。

這本書的成書過程也堪稱奇蹟。今天,我們能感受到整個業界都在鼓吹厚顏無恥的「給我程式碼,其餘免談」(just show me the code);開源軟體社群內部正在形成一種「別問我問題」的風氣,過於強調平等卻忽略領域專家的意見。Google是業界為數不多的,願意投入菁英力量鑽研本質問題的公司,而且這些公司菁英很多都有工學博士學位。工具永遠只是解決方案中的一個小小元件,用來連結日益龐雜的軟體、人和海量資料。這本書中沒有萬能仙丹,沒有什麼東西能解決一切問題,本書的宗旨是:相對於最終的軟體結果、架構設計而言,真實的設計過程和作者本身的思考經歷更具價值。實作細節常常時過眼雲煙,但是文件化的設計過程卻是無價之寶。有機會了解到這些設計的內幕真是太難得了!

總而言之,本書就是Google的成長經歷,實際上就是由相互重疊的故事所組成,書中內容正好說明擴展一套電腦系統,要比簡單按照書本上的標準架構放大困難得多。一家公司的成長,意味著整個公司商業模式和工作模式的擴展,而不只是單純的資源擴張。單就這一點,這本書就物超所值了。

IT業界並不流行反躬自省,我們不斷重複發明各種系統。多年來,只有USENIX LISA大會論壇以及其他幾個專注於作業系統的會議會討論一些IT基礎設施的設計和實作。多年後的今天,IT業界已有極大變化,但是本書仍然彌足珍貴:它詳細記錄了Google邁過分水嶺時期的完整過程。很顯然,這些經歷沒有辦法完全複製,也許只能模仿,但是卻可以啟發讀者、指引未來。本書作者們表現出極大的真誠,顯示了謙遜的風格,以及極強的凝聚力、領導力。這些文章記錄作者們的希望、擔憂、成功與失敗的經歷。我向這些作者們和編輯們的勇氣致敬,正是這種坦率,讓我們能夠做為旁觀者和後來人,從前人的經歷中學習到最寶貴的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