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這三種分散投資,銀行從來不講



這個事實對多數銀行、證券公司而言,是幾乎致命且令人不願面對的真相。儘管他們千方百計都想要當作沒這回事,但無論根據過去的經驗或道理,都無法予以推翻。

金融機構所能做的應變對策只有一個,就是——祭出「花言巧語混淆視聽,令人看不見事情的本質和詭計」這一個縱容姑息的手段。

比方說,銀行員一定會對顧客建議:「分散投資非常重要,所以請將您寶貴的資產分開處理吧!」接著,再推薦顧客購買手續費昂貴的幾種投資信託商品組合。這些行員信誓旦旦的表示,購買數種(手續費昂貴的)金融商品就是分散投資,實在令人瞠目結舌。銀行銷售的這類商品,要注意手續費是否偏高,所以如果把錢花在這類商品上,你的錢就會持續減少,之後我們會再說明這一點。將資產分散在錢會持續減少的地方,分散投資的效果便會大打折扣,因此絕對不能這麼做。

追根究柢,分散資產的方法大致有四種。

第一種方法是不要把所有存款都放在同一家銀行裡,要將存款對象分開(寄存單位分散)。

一般最熟悉的,就是這種分散存款對象的方法。相信你聽過「Pay-off制度」這個名詞,即使銀行倒閉,保證償付的金額也以「每家銀行1,000日圓」為上限,因此人們絕不會在同一家銀行,存放超過1,000萬日圓的存款(編按:臺灣的銀行存款保險上限是新臺幣300萬元)。

然而,這個做法和其他三種方式不同,它絲毫沒有任何增加金錢的效果,因此只是中看不中用、宛如玩笑一般的資產分散。能夠安全增加金錢的,只有以下三種方法——種類分散、貨幣分散和時間分散。

所謂的種類分散,是指購買股票、債券、不動產等性質不同的商品,以分散資產種類的方法。尤其不動產和鈔票截然不同,既不會變成廢紙,也能對抗通貨膨脹,因此從很久以前,就是資產保全的最佳方案。

貨幣分散是指,除了本國貨幣以外,選擇持有以美元、歐元、英鎊收付的資產或比特幣,分散為不同貨幣的方法。運用優良的海外基金及投資海外不動產,便是結合「種類分散」和「貨幣分散」的組合技巧。

至於時間分散,則是指錯開購買資產的時機,將時間加以分散的方法(平均成本法[Dollar Cost Averaging])。

最不為人所知的就是第三種方法——分散時間的方法。雖然這個做法較不主流,卻意外的很有效果。舉個例子來說,若是有A、B、C等3種金融商品,分別一次以500萬日圓買下時,最初的500萬日圓在10年後,分別會增加到1500萬日圓、1000萬日圓,而C商品則是掉到300萬日圓。A、B、C究竟哪一個好,可真是一目瞭然。如果一開始就把錢全都砸進去,無論是誰來判斷,都會認為透過A商品運用資金,才是最好的。

然而,若不是一口氣把錢全砸進去,而是以每月定額累積儲存的方式進行,在這十年中的最低價位到最高價位,B商品竟然能夠增加214%。A商品只能成長到184%,因此和163%的C商品並沒有太大差異。令人驚訝的是,原本走跌的C商品在第五年時竟然反而還賺錢了。

雖然有許多人都說:「比起一點一滴的累積,一開始就該把所有的錢整合起來運用,絕對是正確的做法!」但事實卻完全相反,數字不會說謊——只要透過分散時間、累積資產,安全性便會提升。



有錢人絕對不買投資信託商品和投資型保單



在歐美國家,人們都將資產保全的工作交給正牌的專家。因為是正牌專家,所以他們能依循金錢定理的準則,正確分散資產,並利用複利增加財富,同時留意稅金和手續費來避免損失。

然而,日本的情況卻截然不同。銀行和證券公司推薦的商品,手續費都相當高,獲利表現卻是差強人意。因為少有能增加金錢的正牌專家,因此投資成效差,也是無可奈何。

舉例來說,手中曾掌控運用總額高達135兆日圓年金資產的「年金積立金管理運用獨立行政法人」(Government Pension Investment Fund,簡稱GPIF),其資金運用額度位居世界之冠,照理說運用技巧的熟悉程度也應是世界第一,孰料在2015年就損失了5兆日圓,接近運用額度135兆日圓的4%。

不僅是GPIF,銀行和證券公司雖然嘴上說「錢的事,請交給專業的我們」,但他們並非運用金錢的專家,而是從我們這裡「榨取金錢的專家」。如果他們真的這麼善於運用資金,那只要運用自己手上的錢,就能大賺一筆了;但因為他們做不到這一點,於是就只好購買國債,以微薄的利息勉強度日。

就像這樣,因為本國金融機構並沒有設計優良金融商品的能力、知識和人才,才會不得已從海外引進。所以,有些國家的投資信託、保險商品多半都是引進歐美基金(作為投資信託商品的基礎)而來的產物。引進後,再進行多餘的內容修改,追加期權(option)和人事費用,於是商品到了我們手上時,價格也已經相對昂貴了。

因此,對於他們的業務話術,成本意識較高的富裕族群都會充耳不聞、加以忽略。筆者坂下在銀行員時期,曾分析過大量的客戶資料,驚覺原來如此;也發現了一件令人深感佩服的事,那就是所有的富豪都對投資信託商品(基金)或投資型保單不感興趣,幾乎毫無例外,和銀行的交涉都僅限於普通的定期存款和國債而已。

如前所述,由於日本的投資信託產品,手續費以全球來說也是十分高昂,因此成了世界上投資信託最不普及的國家。針對手續費異常昂貴的特有落差,筆者坂下稱之為手續費之崖。

但另一方面,由於定期存款、國債的利率也很低,因此就算財富不會減少,但也不會如願增加。除了手續費之崖,也存在著堅不可摧的「利率之崖」。實在沒辦法,所以對金融知識有自信的人,就選擇自行運用資產,其中一個方式就是外匯保證金交易(FX)。

許多人都知道FX這個名詞。人們認為FX雖是賠率高的賭博行為,但「依然是眾多投資方式之一」。明明是賭博,卻被貼上「投資」標籤的商品,這類資訊充斥在我們身邊。也都是因為這樣的「資訊之崖」,因此只有部分的人才能理解何謂正確投資。

在日本,人們把主婦進行FX交易的情況,戲稱為「渡邊太太」,但在美國或歐美國家,主婦們不可能成為FX狂熱分子。因此,全世界操作FX的人當中,有將近60%都是日本人。而日本人口僅占世界人口的1.7%,可見這數字有多麼不尋常。

就這樣,被手續費之崖、利率之崖、資訊之崖擋住去路的人們,便勢如蜂擁一般的,落入FX這類商品的深淵。



按月分紅?其實你領的是自己的本金



讓對方誤判而使自己獲取利益,就稱為詐欺。筆者坂下曾多次目睹許多因「是我是我詐騙」上當,而前往銀行窗口或ATM領錢的老人家。每每警察前來詢問事由,這些老人家都有一個共同點——這些詐騙的來電者,全都謊稱是父母最愛的兒子。

當然,來電者未必會自稱兒子的名字,只會一個勁兒的堅持著說:「是我是我。」當父母聽見這句話,他們便會擅自的誤認為:「是孩子!」所以如果讓犯人辯解,他們會說:「我只不過是對他說『是我啦,我弄丟了公司的錢,好煩惱』,結果他就同情我、把錢給我啦,我沒有騙他啊。」

銀行從銀髮族口袋中榨取投資信託等手續費,也是用相同的技倆。銀行絕對不會說:「只要買了投資信託商品,就一定會賺錢喔!」而只會以「就算存在戶頭裡也幾乎不會有利息,要不要轉成投資信託呢?」這樣的話術來誘惑他們。

聽到這種話,銀髮族便會認為比起存在銀行裡,投資信託會讓錢變得更多,這時銀行再抓住時機、乘勝追擊:「只要轉成投資信託,每個月都能拿到紅利喔!」於是,銀髮族就自然做出以下的錯誤解讀:投資信託是好商品,能每個月都拿到「像利息一樣的錢」。

銀行最賣力銷售的,就是按月分紅型的投資信託商品,只是股息一旦採按月支付,便無法進行複利操作,因此冷靜思考後就會發現,客戶是會虧損的。

況且正確來說,這並不是股息,只是以支付紅利的方式來耗盡本金,如此動用資本來充當股息的分紅,連儲蓄的意義都將不復存在。

然而,銀髮族不會了解這一點,只是被「每個月都能領到像零用錢一樣的紅利」這種業務話術說服,認為自己可以給孫子零用錢而開始感興趣。

原本銀行就和證券公司不同,不能銷售危險的金融商品,因此人們根本不會想到他們竟然販賣著這麼可怕的商品。這就像把「是我是我詐騙」的詐欺犯誤認為是自己的兒子一般,我們也錯以為銀行不可能做出貪得無厭的事。

在2015年,「是我是我詐騙」的受害金額達到482億日圓,但2014年的投資信託餘額,光是銀行部分就有3217億日圓,將近是詐騙受害金額的7倍之多。在購買投資信託商品的人之中,如果每五位就有一位是因理解不夠而購買投資信託商品,這個數字就會輕易超越是我是我詐騙的受害金額。

當然,因為銀髮族、外行人不了解複雜的金融商品,所以日本政府才有以下的規定:銀行、證券公司在銷售危險的金融商品時,必須說明到客戶理解為止,並再三確認本人的意願(適合性原則等,《金融商品交易法》第40條)。因此在表面上,銀行、證券公司也依照該規定說明後,才會銷售投資信託等商品。

然而實際上,其中卻包藏了這類連在此都十分難以說明清楚的金融期權(option)、金融衍生工具(derivative)、貨幣溢價(currency premium,貨幣利率差)等難以理解的陷阱,說不定就連銀行員自己都糊里糊塗。而聽取說明的那一方雖然也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但都認為銀行員應該不可能會銷售危險商品,因此絕大多數的人都會回答「我不是很懂,所以就交給你了」,結果便依照銀行員所說的簽了名。儘管將商品銷售給無法理解的對象是違法行為,但只要默不作聲,就不會有人發現。

這樣的對話雖然都會記錄在業務日誌裡(甚至電話錄音),但因為如果老實錄(全程錄音),就會被發現是違法的,所以他們會遵從總部指示,依照準格式書寫(只錄下銀行需要的問答部分)。其中雖然也有誠實撰寫的行員,但都會被主管、總部警告,被迫依照格式重寫一次。

專案負責人一旦違法,主管和總部的職責原本應該要加以指導、糾正,但因為這麼一來就無法達到業績預算目標,因此他們不會糾正其違法行為,而是選擇修正(竄改)紀錄,當作從未發生過違法情事。

就像這樣,雖然事實上是整個組織都違反法律(起碼不道德),卻完全不會留下證據。由於他們只會留著足以顯示「他們遵守法律」等有好處的證據,因此即使客戶提出告訴,也無法輕易獲勝。要避免這種情況,對策只有透過錄音、做筆記等方式,但要求銀髮族要做到這種地步,想必也十分困難吧。

因此,若是家中的雙親和祖父母仍健在,請和家人們做更多的溝通!一如保護他們不被「是我是我詐騙」所欺瞞一般,也請保護他們不受銀行矇騙。只要這麼做,便能確保銀行不會奪走未來的你將繼承的財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