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回門

被褥重新鋪好之後,祁暄坐到外床,掀開裡面的被子一角,對顧青竹拍了拍,意思很明顯。

顧青竹期期艾艾並不願過去,祁暄也不生氣,勾起一抹笑,溫柔似水的對顧青竹道:我可是在等霸王硬上弓的機會,妳要給我那個機會嗎?

顧青竹眉頭一蹙,暗自啐了他一口,倔強的就是不想動,指著外面的軟榻,堅定道:我覺得我還是睡在外面比較好。

祁暄連連的點頭道:我也覺得還是今晚辦了妳比較好。

說著就佯裝起身爬向顧青竹,顧青竹與他對峙片刻,在祁暄的手快要摟到她的前一刻,兔子般動身,從床沿那兒鑽到了裡床的被子裡面。

她身子單薄,只蓋了一點點,臉沖著裡面的帳慢,背對祁暄,那模樣看著,說不出的憋屈。

祁暄看著她那樣子,掀開帳慢,撿起一顆花生從手中彈出,將喜房中的燭火打滅。顧青竹察覺出燭火沒了,眼睛瞪得老大卻還是什麼都看不到,凝神靜氣的感受身後的一舉一動,腦中轉得飛快。

要祁暄還敢亂來,她非要一腳廢了他的命根子不可。

等了好一會兒,身後都挺安靜的,顧青竹正以為祁暄今天晚上終於消停的時候,忽然一條長臂環過她的腰腹。

不等她反應過來,手臂就一股力量將她整個人都往後拖去,拖到床中心,後背貼上了一團火熱的胸膛才停住。

顧青竹繃緊了身子,感覺出自己整個人都被拽到了祁暄懷中。

祁暄的胳膊始終環著她的腰,並不打算放開的樣子。

幸好,只是抱著,並沒有其他過份舉動。

顧青竹覺得這樣的姿勢太親密了,掙扎著想稍微離開他一些,頭頂便傳來一聲危險的聲音:再動一下,我可動妳了。

聲音充滿了威脅性,讓顧青竹立刻停止了動作,兩具身體貼在一起,身上還蓋著被子,顧青竹覺得太熱了,又稍微動了動,身後就覺得有些什麼不對勁了。

在她的大腿根部,彷彿有什麼東西硌著她,意識到那是什麼,顧青竹嚇得連呼吸都不敢了。

她緩緩的挪動自己的大腿,想離那危險物稍微遠一些。

妳是不想睡了,是不是?祁暄的聲音再次響起。

燭火滅掉的黑暗期已經過去,現在顧青竹的眼睛已經可以借著月光看見一些模糊的影子,房間裡靜得很,祁暄的聲音近在耳旁,特別能震懾她。

顧青竹知道不能和他硬碰,便試著嘀咕一句:我,我熱。

好一會兒祁暄都沒說話,可是身後的某物卻越來越具威脅。

到後來,顧青竹嚇得想踢他一腳逃跑的時候,祁暄大發慈悲,稍稍鬆開了些她的腰腹。

以為他放開她了,可誰知道,祁暄只是騰出手將他們身上蓋的嚴嚴實實的被子掀開一些,掀完了之後,胳膊就回到原處,並且將顧青竹好不容易挪開的一小段距離再次拉近。

被祁暄摟在懷裡睡覺的一夜,顧青竹都睡得不是很踏實,甚至可以說,並不怎麼敢睡,誰背後抵著來勢洶洶的武器都不會睡得著。

她熬了大半夜,直到早上才淺淺的睡過去,卻也捏緊了被角,夢中都不敢放鬆。

顧青竹是聽見屋外僕婢灑水掃地的聲音醒來的,緩緩睜開雙眼,光明已經驅走黑暗,陽光透過帳慢,看起來紅彤彤,暖洋洋的。

揉了揉眼睛,顧青竹打了一個哈欠,伸了伸腿和胳膊,碰到旁邊的人之後,她才猛地縮回來,往旁邊看去。

就見祁暄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以手撐著頭,含情脈脈的盯著自己。

顧青竹一愣,想起了昨天稀裡糊塗的一天。

從床上坐起身來,被子滑下,顧青竹想要起來,可她在裡面,要下床,就必須從祁暄身上爬出去,看祁暄那玉體橫陳的悠閒模樣,也不像是好說話的樣子。

顧青竹盯到了另一端床頭,她也許可以從那邊下去,從被子裡起來,準備爬過去的時候,祁暄抓著她的腳踝就把她給拉趴下了。

顧青竹氣不打一處來,回身對祁暄怒問道:你幹什麼。

祁暄撐著腦袋,勾起一抹笑道:同床共枕一整夜,早上起來連聲招呼都不打嗎?哈?顧青竹眯著眼,不願跟他煩。

祁暄誇張的歎了口氣道:唉,夫人不與我打招呼,那便由我與夫人打招呼好了,夫人早上好,昨夜睡得如何?

夫人兩個字聽得顧青竹耳根子發熱,借著安全距離,從床沿爬到另一端,發現自己能走的距離很小很小。

祁暄身量高,他平躺在床上的話,幾乎將床從頭佔據到尾。

顧青竹站起身,從祁暄的長腿之上跨了過去,衣擺掃到祁暄的腳面。

祁暄目光微動,等顧青竹好不容易下了床,將兩邊帳慢分別掛到兩側,看見地上一片狼藉。

除了滿地花生棗兒之外,兩人的外衫全都淩亂的掉在腳踏之上,看起來就好像昨天晚上經歷過一場大戰的樣子。

顧青竹面紅耳赤趕忙將兩人的衣裳從地上撿起,在撿到自己的那件紅色衣裙時,發現衣裙的一半掉在地上,另一半壓在祁暄身下。

試著往外拉扯兩下,顧青竹沒拉動,看向祁暄,只見他已經轉過身來,一雙俊目亮閃閃的,嘴角那抹笑看在顧青竹眼中十分刺眼。

起身,我的衣裳。顧青竹開口。

祁暄卻好整以暇的搖頭道:不高興。

這無賴的行徑,顧青竹懶得理他。

憋了口氣,顧青竹用力一扯,誰想到衣服沒扯出來,倒把自己給栽出去了,莫名其妙,失去重心,撲倒在祁暄胸膛之上。

顧青竹撞了個鼻子,鼻頭酸酸楚楚的,不一會兒就泛紅了。

顧青竹噙著眼淚起身,可後背卻被某人緊緊摟住,根本起不來。

顧青竹撐著雙臂,低頭怒瞪暗中使壞的祁暄,還沒開口訓他,就覺得後腦處一緊,無恥的某人已經將她的腦袋按壓下去。

顧青竹一個沒阻止及時,就被他壓著頭在他唇瓣上親了一口。

只一口的工夫,祁暄就放開了手,顧青竹像彈簧似的彈了起來,捂著嘴,伸手在祁暄的胸膛上重重打了兩下。

祁暄由著她打,臉上仍是一副占了大便宜的得逞表情。

顧青竹覺得自己在祁暄面前真是無計可施,這人軟硬不吃,又不安排理出牌,最鬱卒的是,他對自己的招數十分瞭解,也知道她底細,能夠對她接下來要做的舉動提早防備。

顧青竹不會武功,但會一手點穴的功夫,可點穴這功夫要使出效果來,就必須找準時機,出其不意,她能打中祁暄一回兩回,可第三回,第四回就很難了。

所以在祁暄面前,顧青竹幾乎沒什麼攻擊力,而與他曉之以理,他也是撿愛聽的聽,不愛聽的根本連耳都不入,完全按照自己的步調跟顧青竹相處。

想著自己現在已經被他控制到手邊,今後像這種吃虧的場景不會少,若是每回顧青竹都要氣個半死的話,實在太累,可是偏偏她又忍不住去生氣,而她一生氣,祁暄便逗她逗得更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