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內容連載︰



東北王子――父與子

土匪的兒子

張學良,字漢卿,一九○一年出生,為舊東北的軍閥――張作霖的長子。

張學良誕生時,29歲的父親――張作霖以土匪頭子之姿,在東北各地劫掠。張作霖的同伙包括――後來於日本人建立的滿州國擔任內閣總理的張景惠,他的遠親,終生忠誠的張作相,以及以東北南方、河北為勢力範圍的湯玉麟。

張作霖出身於遼寧省(當時的奉天省)的海城縣,張學良也自稱自己原籍海城(鞍山市西南50公里)。其實,張學良不曾住過海城。他很可能是在土匪頭子父親的某個根據地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

張學良之父可以說無人不知。說到他的母親,就有點諱莫如深了。後年,在張學良所撰寫的自傳中,他屢次提及有關父親的種種,但始終不曾言及母親。盜賊出身的張作霖身邊有無數女子圍繞,毫無疑問,其中一人就是張學良的母親。據張學良本身的記憶,他在11虛歲時,母親就過世了。

■千金之子

張學良生下兩年之後,他父親張作霖洗心革面,進入當時清朝政府在各地編練的西洋式軍隊,被任命為大隊長。

東北的西洋式軍隊稱為「新民巡防軍」,司令部設於奉天(現在的瀋陽)。對於新進且頗負盛名的土匪頭子――張作霖,清朝的新民巡防軍也大表敬意。是故,不久以後,他就被提拔為「奉天前路統領」。統領就等於旅長,他統領步兵與騎兵七個大隊,駐屯於東北南方。

關於自己的少年時代,張學良如此說:

「據說,孩童時代受盡寵愛的子弟,將來不可能變成大人物。我在孩童時代,集父親的寵愛於一身,彷彿千金之子一般,非常任性。我還自感驕傲的一件事,乃是我可算是一個伶俐的孩子。」

成人以後,張學良可說是舊中國典型的公子哥兒。

他會喝、會賭、會嫖。汽車不用說,甚至擁有開飛機的執照。凡是他看上的女子,他都能夠佔有。擁有西歐式的教養固然很好,然而,他也迷上舊中國的惡習――鴉片,自甘墮落,過著沈迷於酒、女人、鴉片及賭博的生活。

這種腐敗的生活,是因他幼年時代任性的環境所促成。他如此自嘲:「小時受盡寵愛的孩子,不能成為大人物。」

張學良並未誇口,他的確是個伶俐的孩子。日常生活中,只有他一個人接受了與同腹、異腹弟妹不同的待遇。他擁有漢學、西洋學、武術的家庭教師,生活的廣度可與西歐的貴族子弟媲美。

綠林出身,大字不識一個的張作霖,希望自己的後繼者能夠擁有豐富的學識;而且,不僅只通曉古老的儒學,還希望他擁有近代歐洲的教養。

一生下來就注定要擔當東北領袖的張學良,他周圍的人都稱他「少爺」。

所謂「少爺」,乃是舊中國對貴族及富豪等上流階級之子弟的尊稱。

張作霖佔領東北、北京一帶,自稱陸軍元帥之後,一部分善於逢迎的新聞記者就稱呼張學良「少帥」。

「少帥」也者,照字面解釋,就是「年輕的元帥」。逢迎到這種地步,已經算是走到「極端」了。

■清朝崩潰

張學良誕生的一九○一年,也是清廷為了收拾「義和團事變」,(義和團以「扶清滅洋」為口號,掀起了反歐美侵略運動。)簽下辛丑和約的一年。這時的清廷已經陷入半身不遂的狀態,西歐列強及日本都視之為「不是睡獅,而是彷徨的豬玀」,氣勢彷彿滾落山坡。被強迫門戶開放的上海、廣東、天津等地,出現了外國人的租界。列強競相締造武力侵略的實績。

一九○二年 英國在各大城建立據點。

一九○三年 英國侵略西藏。

一九○四年 侵略東北的俄國與日本兩股勢力相衝突(日俄戰爭爆發)。

一九○五年 法國、德國、美國等陸續在上海、廣州、天津、北京、青島等地強建據點。

一九○八年 西太后歿,醇親王攝政,宣統皇帝(清朝最後的帝王,後來的滿州國皇帝)即位。

一九一○年 日併韓國。英、美、德、法四國成立「對華借款團」。

就這樣,實質上,中國已變成列強與日本的半殖民地。

一九一一年,清政府為了使幹線鐵路國有化,憑著前述「對華借款團」,企圖導入外資。剛開始,清政府為了收買粵漢鐵路與川漢鐵路,從英、美、法及德國借了六百萬英鎊。

然而,這兩條幹線鐵路本為民營,業績相當良好,是故,沿線住民激烈反對,認為政府的措置是一種賣國之行,因為它要將民有財產交給外國。尤其是四川、廣東、湖北、湖南各地人民抵抗最為激烈,時常進行罷工及暴動。

滿清政府甲午戰爭敗北之後,以漢族為中心的許多人萌發了「打倒清政府,由漢人發動民族民主革命,否則中國恐將滅亡」的思想。這種革命思想得力於清政府的對外借款政策,終於蔓延成燎原的大火。

一九一一年10月10日半夜,革命運動據點武昌發動戰火,一瞬間,漢口、武昌、漢陽(武漢三鎮)都被革命軍佔領。革命軍推舉黎元洪為都督,宣告獨立。

武漢革命很迅速地波及其他省份及城市。到了11月,除了河南、直隸及山東一部之外,十多省都宣告獨立。換句話說,中國本土的三分之二舉起了反清的旗幟。

翌年2月,獨立的各省代表在上海集會,草擬了中華民國臨時政府組織大綱。一九一二年1月1日,在南京成立中華民國臨時政府,推舉從美國急速趕回的孫中山為臨時大總統。

就這樣,打倒了帝制,誕生了一個民主共和國。一般稱此為「辛亥革命」(辛亥乃是一九一一年的干支紀年),又稱革命發生的10月10日為「雙十節」,並把它定為建國紀念日。至今,雙十節仍然是台灣中華民國政府的建國紀念日。



■張作霖的崛起

發生辛亥革命的那一年,張學良十歲。

以「驅逐撻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四大政策為基本綱領的革命勢力開展的活動,給這感受性強而伶俐的少年帶來強烈的心理影響。為了更進一步瞭解革命勢力的信息,張學良對父親及教師問東問西。

不過,張作霖對兒子萌發那種危險的思想非常戒懼。為此,家庭教師對「少爺」所關心的事,採取一問三不知的態度。

事實上,在這個時期,不管是張作霖或張學良的家庭教師,對「革命」之事等如一無所知,又何能評價辛亥革命。

然而,不管張作霖等綠林出身的軍人如何渾渾噩噩,革命的浪濤終究還是迫近東北三省了。

那時的奉天總督趙爾巽看出形勢不穩,立刻起用地方巡防大隊(以保守派軍人佔絕大多數),擬定彈壓革命的方針。張作霖立刻察覺到總督的意向。

「好機會來啦!」喜孜孜的張作霖統領所轄的七個大隊進入奉天城內,要求趙總督讓他維持奉天的治安。有如魚兒得水一般,趙爾巽甚表歡迎,立刻任命張作霖為奉天警備司令,並在他麾下增加八個大隊的兵士。就這樣,張作霖掌握了合計十五個步、騎兵大隊,成為奉天最高的軍事領袖。

土匪頭目都具有一個共同的性格,那就是勇猛果敢而不畏死。但是,一般說來,頭腦都比較單純,不諳政治情勢。

張作霖不同。他不僅對政治很關心,而且野心勃勃。是故,他不滿足於土匪頭目或地方性軍閥的身分。正因如此,他善於討好上司,並且很注意中央的動向。張作霖掌握奉天地區軍事勢力的行動,正可看出他是居心叵測的軍閥。

在政治舞台上活躍的張作霖所採取的姿態,看在孩童張學良眼裏,是好是壞呢?關於這一點,我不敢斷言。我能夠說的是不管是敬服或反感,那時父親的決心與行動,給了少年張學良很大的衝擊。

■東北南方的霸者

一九一二年,張作霖的部隊被改編為陸軍第 27師。師長當然是他。

一九一五年8月,北洋政府(由北洋軍閥袁世凱一系軍人所掌握的政府)總統袁世凱為了進一步策劃恢復帝制,並控制東北,任命他的直屬部將段芝貴為奉天督軍(地區司令官)。

段芝貴與奉天沒有地緣及人緣關係。為了掌握對軍隊的指揮權,他強化了統治。然而,由於急功好利,以致跟各部隊長官之間溝通不暢,終於發展成雙方感情的對立。

「……剛從北京來,對地方實情完全不瞭解,有什麼資格叫囂……」各部隊長官紛紛表達不滿。

這時,張作霖在雙方之間左右逢源。他掌握著各個部隊,一方面在各部隊之間煽風點火,一方面悄悄呈送給北京的袁世凱密信,說段芝貴很難統率當地部隊,希望更換奉天督軍人選。

袁世凱也知道,張作霖是控制奉天軍隊的實權人物。

雖然打倒了清朝,但是,當時的中央政府絕非穩如泰山,事實上正處於群雄割據的狀態。袁世凱與舊同盟會(中國在東京的革命志士所組織的團體之一)的宋教仁、江西都督李烈鈞、安徽都督柏文尉、廣東都督胡漢民、國民黨總理孫中山等人敵對。因此,他當然不希望在靠近北京的奉天地區又製造出一股反對勢力。於是他沿用「以夷制夷」的策略,在一九一六年4月調回了段芝貴,提拔張作霖為奉天都督兼奉天省長。

到此,張作霖真正當了南東北王。從綠林草寇竄升為政府軍人,前後不過13年。

父親成為奉天軍政界的首席時,張學良剛滿15歲。隨著父親越來越權高勢大,他跟父親接觸的時間也就越來越少。雖然日常生活中沒有任何不自由,他卻越來越孤獨。關於這一段時期的心理層面,張學良如此回憶:

「父親雖然很寵愛我,但是,他忙於軍事及政治,幾乎沒有跟我閒談的時間。正因如此,我的內心感到無限寂寞與孤獨。為了一吐我的不安情緒,我渴望有個值得尊敬的人出現。然而,除開父親以外,並沒有這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