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在感情中,你/妳需要療傷!>



婚姻的傷痕累累,說穿了就是沒有在感覺受傷時,做到即時療傷的動作!

夫妻的負面傷害,說穿了就是在感覺受傷時,過度思索傷害的記憶!

刻意地回想伴侶對自己的言語傷害,並不是對自己做到保護機制的良方。

反覆地思索對方對自己的感情傷害,並不是對自己避免重蹈覆轍的法則。

──Jessica Peng



當婚姻決裂時,「為什麼是我?」這幾個字,常常由當事人的口中傷痛地說出!



在婚姻中,「療傷」兩個字絕對不是只有意指女性需要在感情中療傷;相對的,男性也需要在婚姻中不斷的療傷。



對於夫妻的相處邏輯而言,「療傷」兩個字是相當重要的!



夫妻的相處中,每日的摩擦,對於兩人的感情是很受傷的。在婚姻中,夫妻雙方一定要了解,當自己感到受傷時,一定要馬上止痛。只要自己感到一點痛意,就應該馬上為自我療傷,不要等到婚姻破裂時,才來解決自己在婚姻的傷痛。



試想,如果你/妳今天身體受傷了,不管是割傷、燙傷、跌傷、撞傷,你/妳應該會自己抹藥包紮,對吧?如果傷口較為嚴重,你/妳至少知道到診所或醫院就診,是不是?

可是,這些在婚姻中感覺被傷害的人,卻常常放任自己心中的傷口疼痛不管。這些受傷的一群,很多都是善良的「情感弱勢」,對於別人對他們的傷害,他們本身沒有錯,錯的是別人的行為。

但是,這些受到傷害的人,唯一的錯就是,忘記關愛自己!忘記真正地愛自己,就是要照顧自己的情緒,在受傷時,為自己療傷。

此時,讀者不禁困惑,療傷的過程該如何做?是要對朋友傾訴,還是要找心理諮商人員?其實,這些方式雖然都是對當事人具有正面的心理支持系統,也都是屬於好的感情療傷方式。但是,真正好的療傷方式,不是靠外在援助,而是靠內在力量,也就「自我心理調適」的心裡療傷能力。

因為,每個人的心理自我調適是不同的。同樣的一件事,對於有些人,可能由如清風拂過;相對的,對於另一些人,可能就屬於驚濤駭浪。所以,每個人在面對一樣的傷口之時,所需要的復原過程是不一樣的。

因此,在夫妻相處中,當自己的自我調適能力越強,也越能夠在婚姻中戰勝相處中的傷痛。然而,每個人的傷口恢復時間不同,所以在婚姻中如何療傷,我有以下的建議:



1.在婚姻傷口出現時,即時治療



每個人都知道,傷口處理方式,必須以傷口嚴重程度來區分。但是,奇怪的是,大多數的人,在婚姻出現問題與傷痛時,除了爭吵或忍耐,似乎忘了在婚姻衝突發生後,趕緊自我調適,讓自己盤根錯雜的情感,能夠梳理出頭緒。

婚姻的療傷,不是要兩人在婚姻問題的衝突過後,開檢討大會。因為,婚姻衝突很多時候是愈檢討,事情愈發蔓延,內容愈發棘手。這就像傷口還沒完全復原,你/妳就急著勾破傷口,那麼,這樣的傷口不只不會好,甚至只會流膿成為蜂窩性組織炎。所以,自我療傷,一定記得不需要與你/妳的另一半開檢討大會。

其實,情感的自我療傷,只需「自我心理調適」,因為婚姻中很多的問題很難說是誰對誰錯,這不單是雙方價值觀的問題,這當中還有兩人對事情所處的「立場」問題。因此,重要的是,你/妳如何把每一次的情感傷口,做到「釋懷」!

「釋懷」其實說穿了就是「不要和自己較勁」!如果你/妳一直要把事情理出個水落石出,或是一直要把事情理出個誰對誰錯,只會慢慢地讓傷口腐蝕你/妳的身心靈。最好的療傷方法,就是趕緊找出你/妳的興趣,不管是運動,琴棋書畫,只要是你/妳有興趣的,找出一樣,好好地把自己的興趣做一番努力與提升,千萬不要三分鐘熱度。之後,你/妳不僅藉由你/妳興趣的提升,對自己在婚姻的大小傷口,感到紓壓;同時,也會發現在興趣的提升之後,你/妳的視野角度與高度都有所不同,之後,你/妳會發現,你/妳以前所感受到的「痛點」,回頭看,一點都不痛了!



2.避免傷口再犯



我們都知道,人是有「認知」的能力。就像手握刀柄,如果手滑而導致刀把掉落,而造成肢體的刀傷,那麼下一次,你/妳在做菜時,難道還會笨到在手上塗抹乳液,或者雙手濕滑的持刀做菜,來導致意外的再一次發生嗎?

同樣的道理,當妳的心曾受過猶如千刮亂砍般的傷痛,你/妳一定要盡量避免類似的事情再次發生。如果是金錢衝突,可尋求理財專家協助;如果是感情問題,可以尋求個人或雙方的心理諮商。因為,很多時候,在婚姻中,當事人是很難聽的進伴侶的言論。就算是對方有道理,當事人也常詮釋為對方的無理。所以,專家協助,是可以有部分程度改善傷口,進而避免傷口再犯。



3.不要自揭傷疤



很多人常常在自己的腦海中,刻意或不刻意地想起在婚姻中所受的傷害。這樣的情形並不是當事人有自虐的傾向,而是當事人已經在過往的日子中,被幾乎流乾的眼淚,傷害怕了!

刻意地回想婚姻中的不快樂,常常是因為潛意識的自己,為了害怕過往的傷心往事再此發生,而產生的「自我保護機制」。藉此提醒自己,不要重蹈覆策,要自我保護。因此部分人會刻意在腦中回想婚姻中的不愉快,希望自己能夠記取過往教訓,不要再讓自己回到過往的傷痛之中,這樣的方式在無形中會加深自己的傷痛。

其實,安全感在婚姻中是必須自己給予自己的!要靠對方給的幸福,通常就不太幸福。當一個人,刻意或不經意地想到伴侶對自己的言語貶砸,雖然有可能是自己給自己的保護機制,但是,這樣的保護機制對於夫妻相處是有許多負面影響,因為,兩人的感情從此就再也不會好了。當兩個人的感情,進入冰封,要自我療傷,恐怕就只能在離婚之後。



結論:

結論當婚姻決裂時,尤其在面對離婚抉擇的時候,有些人認為是傷害的開始,有些人認為是傷害的結束?

其實,婚姻走至離婚的結果,真正的問題是,在兩人在一起的過程,早已傷痕累累!

而婚姻中的傷痕累累,說穿了就是未能即時在心理受傷時,做到療傷的動作!

我們都知道,一段感情的經營,是很難用公平或不公平來衡量當事人的付出。

因為,很多時候「情感弱勢」的一方,會在不同的階段,猶如魔法上身,頓時由下風變上風。

正確的夫妻相處觀念,應該強調婚姻中的感情「穩定」與「和睦」。這樣的想法,遠比在意夫妻相處中,哪一方在決策處於上風或下風,來的更為重要。

對於婚姻的和諧,必須要屏棄不斷地回想所有不愉快的情節,以豐富自己個人生活來取代過往痛心的回憶。並且,在婚姻中好好的「放過自己」,並且不斷的自我修復自己的情緒。

那麼,就算夫妻之間的傷害產生,也就不會讓雙方,或者其中一方,輕易的放棄婚姻!

人生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很多機會可以讓妳有更多自我努力與完善的努力空間,只要你/妳願意療傷!

一個成熟的人,對於這些婚姻中的傷害必須自我化解。在婚姻中,人不需要活在對方的傷害中。因為人很難改變另外一個人!因此在婚姻中的自我療傷,就顯得格外重要。

要謹記:在婚姻中一定要不斷的自我療傷,除非你/妳選擇把婚姻全盤放棄!





◎法庭故事 Jessica Peng 彭孟嫻



法律議題: (A)非婚生育是否可以取得子女扶養費?(Whether Having a Child Out of Wedlock Can Get the Child Support?)

(B)子女扶養費(Child Support) 什麼是子女扶養費? (What is Child Support?) 子女扶養費是否可以強制執行?(Will the Government Enforce the Child Support Order?) 子女扶養費是否有追溯期?(Whether Child Support Has a Retroactive Period?)

加拿大的家事法庭是婚姻生活百態的悲劇!每一日在家事 法庭中都上演著無數的婚姻傷痛!

就在一個下雪天的午後,我在法院一樓的餐廳與女同事午餐時,看到一名白人男孩背對著我們坐在餐廳角落的一個小桌。法院餐廳是很小的,那天中午餐廳外面的座位擠滿了人,就在我與女同事找不到位子的時刻,那個男孩忽然起身準備離去。在他迅速轉頭的一剎那,我看到他的清秀臉龐。棕色的頭髮,棕色的眼睛,清秀的臉龐,但令人好奇的是那雙無助的眼神。

就在我關注那白人男孩的一剎那,我的女同事迅速占領男孩起身離去的小桌,並且滿臉歡欣的示意我快點過去。但是,我的心中有所疑惑,這麼年輕的青少年怎麼會出現在法院?

但是,我從來不做結論。在就讀法律的求學與工作中, 早已被教授與上司訓練成不要預設立場,同時不可以在沒有證 據的情況下,來判斷任何的事情。因此,在那瞬間,我停止思 考,繼續與我同事午餐。

就在我與同事用餐完走回我們在家事法庭諮詢工作的地方,也就是在諮詢處辦公桌的走廊旁邊,我看到剛剛那個白人 男孩,手上拿著號碼牌靜靜地等待。這麼巧,他就是午餐時我遇見的那位。那一刻,我有一種感覺,這位白人男孩可能會尋求我的幫助。果不其然,他讓後面的一位女士優先,為的就是要找我諮詢。

我由他所填的資料單發現,他年僅15歲。同時,他沒有填寫應寫的財務狀況,因為這位白人男孩還未達到法定年齡。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家事法庭所提供的免費諮詢,必須符合低收入資格。這時,我冷靜地問他,有什麼我可以協助他?就在他要回答的同時,我的法裔女同事阻止我協助這位青少年,因為他沒有填寫任何的財務證明。但是,我堅持我要聽一下他的問 題,再作出決定。這白人男孩告訴我,他是趁當時春假,自己坐了將近一個半小時的公車來家事法庭,因為他想要知道他的生父是誰。我 的法裔同事插嘴告訴那男孩,他走錯地方,家事法庭是處理分 居與離婚的事務,我也以凝重的表情點頭示意男孩走錯機關。

我問他是否擁有或看過自己的出生證明,這男孩回答我,他的母親從來不肯給他看他的出生證明。我心中很是惋惜,因 為看了那麼多案例,也聽過一些案例關於男方或女方隱瞞孩子 的生父或生母的例子。但是,真正親眼讓我看到的隱瞞身分的 例子,這是第一次。

法庭諮詢部門的同事一直示意要那白人男孩離開。但是,我的心中清楚,這位白人孩子的母親肯定在心中有著很深的傷痛,才會讓自己的孩子不可以知道他父親的任何訊息。因為這位孩子母親心中的傷口沒有療癒,這個孩子的心中也就跟著受傷!可惜的是,他沒有任何的證件,也還未達到法定成年的年紀,因此很難在相關的政府機構,得到文件的補發或證明。我的心中對於那個孩子充滿著憐惜。

因此,我告訴同事,我要休息10分鐘,因為,我知道我不能在眾目睽睽下協助他。所以,我把那個15歲的白人男孩,帶到法庭外面的等待區,這個區域略微遠離我們的諮詢部門。我問他:「難道沒有任何他母親的親戚或朋友可以協助他知道他的父親的名字」。他回答,他的阿姨告訴他,有關他部分身世的內容。這位男孩的父親與母親是加拿大人,兩人在大學畢業後,到哥倫比亞支教。那時,他母親的親人病逝,所以他母親 在支教半年時提前返回加拿大。而他的父親就繼續待在哥倫比亞支教長達十幾年。

在他父親在哥倫比亞支教的第二年,他的母親有告訴他的 父親,她已經懷了他的孩子。但是,這位父親沒有理會,在這位男孩父親支教於哥倫比亞的十幾年之間,沒有給付任何「子 女扶養費」給她,也沒有寄過任何禮物給孩子。他的母親對於 他的父親有無盡的恨。這位男孩甚至告訴我,他母親平時要他稱母親為父親,這位男孩叫他媽媽為Daddy(爸爸的暱稱),而不是媽媽。

類似這樣的個案在分居與離婚中是相當的多。「未婚生子」這個行為是不是成熟的決定,屬於個人問題。但是,未婚生子所牽涉的法律責任與問題就不容許忽視。

對於這樣的事情,解決方法只有讓這位白人男孩的母親,能夠醫治心中的傷痛!因為,唯有在婚姻中,身為父母的人得 到療傷,孩子也才能避免傷痛!因為真正能夠告訴他誰是他的父親的人,只有他的「母親」!

在這白雪紛飛的午後,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個男孩傷感的聲音,失落的眼神,以及眼神中看不盡的惆悵。我永遠也無法忘記,這位白人男孩在離去時不停回頭觀望我的神情,這樣的 神情深深烙印在我的心中,永不抹去。



◎臺灣情與法 胡盈州 律師

這個案例,讓我想到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明訂於兒童出生後應立即辦理登記,並且有權取得姓名以及國籍之權利,並在盡可能的範圍內有權知悉其父母並受其父母照顧的權利。換言之,在本案例中,無論是何人,即或是小孩的母親實在也無剝奪小孩應知道其生父是誰的權利。

在臺灣非婚生子女一經生父認領後,小孩一切的權利義務就同婚生子女一般,依法可請求生父認領、撫育並負擔扶養費用。若生父不付扶養費可向法院起訴請求生父按月支付生活和教育費。父母對於子女之扶養費給付義務依法須至子女20歲成年時,若有一方不給付者,另一方先行墊付扶養費用當可依民法不當得利之法律關係請求法院判決並聲請強制執行,請求權時效為15年。



參考法條

民法第1065條

非婚生子女經生父認領者,視為婚生子女,其經生父撫育者,視為認領。

非婚生子女與其生母之關係,視為婚生子女,無須認領。

民法第1067條

有事實足認其為非婚生子女之生父者,非婚生子女或其生母或其他法定代理人,得向生父提起認領之訴。

前項認領之訴,於生父死亡後,得向生父之繼承人為之。

生父無繼承人者,得向社會福利主管機關為之。

民法第1069條之1

非婚生子女經認領者,關於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準用第1055條、第1055條之1及第1055條之2之規定。

民法第1119條

扶養之程度,應按受扶養權利者之需要,與負扶養義務者之經濟能力及身分定之。

民法第1084條第2項

父母對於未成年之子女,有保護及教養之權利義務。



以上內容節錄自《不怕離婚,再說 I Do!法律人教你/妳有效搶救婚姻危機》彭孟嫻Jessica Peng 著.白象文化出版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3585831.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