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以峨眉鄉的湖光山色揭幕



這個世界充滿著各式各樣的五感體驗,對已見多世界奇景的資深旅人來說,新竹縣只能想奇招讓人印象深刻,而反差效果可以讓心裡和視覺產生一種衝擊力。



夜宿峨眉湖──在湖光山色中醒來



深夜抵達桃園機場後的第一站便是住宿地點,而且必須在一小時內從容可到,一小時車程對歐美旅人來說是剛剛好的短程,而大約八小時後迎接黎明。我思考良久,決定讓Chris 在新竹看見的第一個白天日常景象是﹁湖光山色﹂。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新竹體驗﹂的第一站選在峨眉湖邊?而且在深夜時刻?

山、海、湖加上科技工業園區是新竹縣地理環境獨特之所在,在經過八小時多的黑夜,新竹的第一個早晨就是在湖光山色包圍中醒來,是何等的浪漫與動人。新竹縣民宿不多,座落在峨眉鄉、剛好在湖邊的沒幾家,場勘多次,也親自入住民宿,從建築體、湖的方位、房間設計、餐飲、民宿四周環境、民

宿主人……等整體考量,再加上最後的關鍵點:民宿四周是否方便晨跑?因為Chris 有每天晨跑的習慣。就這樣,「新竹體驗」的第一站呼之欲出,確定住宿「二泉湖湖畔民宿」。

「在峨眉鄉的湖光山色中醒來」便是airnbnb 總裁新竹體驗的第一站,也是我希望獻給世界旅人蒞臨新竹的第一個展演作品。當代很多精彩展覽經常在入口處設計摸黑入場,讓觀眾進到展場的第一個空間或通道有著黑箱體驗效果,展演世界在摸黑中開場,觀眾伸手不見五指,後突然看見藝術光影的美麗,總會

驚嘆!



第一個美麗早晨



民宿主人田老闆與我決定讓貴客到達後能輕鬆放空,因此我不送見面伴手禮,田老闆也不準備宵夜,但在房間放了一份小禮:義民祭路跑活動特製大毛巾,小卡上寫著:Good Morning! The first and beautiful morning in Hsinchu County! (早安!新竹縣第一個美麗早晨! )

Chris抵達民宿後,大家說好了將他視為朋友般自然款待就好,長途飛行加上夜已深,湖光山色也已在沉睡中,客家人的好客熱情這時需要轉換成寧靜的溫度,我們寒暄不到十分鐘就讓他自行休息。好客和待客,接待和款待,如同旅遊和體驗,差異既細微又巨大。很幸運的,﹁新竹縣第一個美麗早晨﹂陽光明媚! Chris 一見面就忍不住大聊這棟民宿的設計風格、清晨繞湖跑步的驚喜,還有在路上遇見的奇妙事情,分享加上信任,這個世紀一個全新經濟模式概念就是這樣蹦出來!Chris 根本沒想到在新竹竟然走出民宿就可以繞著湖晨跑,簡直就像在度假勝地一般。因為之前他搜尋到的新竹資訊,都說新竹是科技城,科技城竟然擁有這片湖光山色!對歐美人士來說,從機場到民宿的車程並算不久,感覺這家民宿就在機場附近而已,怎麼醒來卻驚覺好像到了另一個國家?

Chris 在晨跑時路過湖光村快樂路的彌勒大佛,當他看見大佛手上的地球和一串佛珠,直覺這是個好預兆!我問:﹁是哪種好預兆?﹂他說:﹁此行來台灣、來新竹是對的。我看見他手中握著世界與信仰,感覺他知道我在Airbnb 工作!我們在地球上經營一個改變人們觀念和生活方式的事業,歸屬感就是個信仰,我一早起床慢跑就看見世界和信仰,多神奇!﹂對於Chris 的感受,我感到意外也開心,原本只想讓他可以繞湖晨跑的安排,沒想到意外讓他更加堅定公司經營理念和價值。「你們真的很好客!我快跑回民宿前,在路上巧遇一位先生,他跟我笑著打招呼,還請我到他家吃橘子餅乾,他家就在旁邊,但我從頭到尾聽不懂他在說什麼,跟你們說國語的腔調不太一樣。」

「他講的是客家話,他請你吃的應該是柿餅。」我說。這時老闆娘遞了一壺茶上來:「這是本店特製茶,烏龍加蜜柑,不在菜單上,款待自己的朋友喔!」峨眉湖邊的時光此刻真是美好,喝完茶走到戶外,我們開懷擁抱著這片藍天綠水。





散步深入峨眉鄉 許佩玟撰述





Chris 以一宿兩天探索新竹,峨眉早餐後右轉去北埔。但你可以有不同的探索,轉往左邊,接下來將帶你認識在地魅力人物,一個真實的、溫暖的故事在那等著你。



茶鄉、仙境、教堂麵包

藍天下、綠水旁的峨眉天主堂近幾年熱鬧了起來,許多朋友特地去買窯烤麵包,三不五時就辦野餐或市集,有時還傳出撼動人心的鼓聲,假日絡繹不絕湧進的訪客,讓寂靜的峨眉漸漸變得不一樣……催生這一切的,是月眉觀光休閒產業文化協會理事長姜信鈞!

健壯的姜理事長是土生土長的峨眉人,已從公務員身分退下來的他,卻比工作時更加忙碌,一會兒是文史工作,一會兒是生態保育,一會兒是窯烤麵包,一會兒是鼓隊……北埔魅力人物古武南眼中的他:「與一般公務員不一樣!」要能得到這樣一句評語可不是容易的,一眾公家體系中人都知道古武南有多難搞,唯有姜信鈞搞得定他!兩人都是有想法、有堅持、促進家鄉發展的有心人,與其說搞定,毋寧說兩人交手多年,彼此熟識,互相欣賞,有那麼點惺惺相惜的味道。說到公務員,讓人想起近來台灣吵得火熱的十八% 退休公務人員優惠存款,公務員之所以備受爭議,在姜信鈞眼裡,十八%只是導火線,究其癥結在於:「退休公務員素質高,卻沒有為社會做事情。」



重啟教堂大門

對於峨眉,斯土、斯人懷斯情,歷任北埔鄉公所村幹事、民政課課長等職務的他,卻等不及退休才為家鄉做一些事,在職期間就推動月眉觀光休閒產業文化協會的成立。有些事公部門不便或不能做,「在民間反而可以做更多的事。」他辦研習、做導覽,推廣生態保育工作,讓鄉親對家鄉環境有更深的認識,進而保存在地的文化與生態資源,讓峨眉鄉保有山巔水湄的絕美凡間仙境。



他不僅對環境有理念,也照顧鄉親的需要。他申請由教育部與企業合作的「DOC 數位機會中心輔導計畫」,為鄉親安排課程、學習電腦技能,讓居處偏鄉的民眾也能無縫「滑」入數位時代。

為了上課場地,姜信鈞找上峨眉天主堂。興造於一九六三年的天主堂,是許多鄉親們的回憶,當時教堂還兼具診療所、幼稚園、儲蓄互助社等功能,姜信鈞童年時也曾在此玩耍、排隊領過教堂發放的救濟物資,自一九八九年神父撤走後,這座原擬發展成為遠東示範區的西班牙風格建築就長期閒置了下來。很多鄉親都覺得可惜,卻唯有姜信鈞在歎息之餘,讓教堂之門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