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三二章

放屁男孩



星期日、星期一和星期二感覺度日如年,維多甚至覺得連冰河滑動的速度都像賽車了。邁格納天天傳簡訊來,表示伊莉絲躺在床上睡覺,或是正在吃東西。不是吃,就是睡。星期三下午,所有小學高年級的孩子們還要到瑪麗費萊德鎮教堂,進行今年聖露西節慶典第一次合唱排演;這更是無聊至極。

維多和亞力客走進教堂時,裡面已經座無虛席。兩人在後排、維多的同班好友歐瑪身邊坐了下來。

笑鬧聲在牆壁間迴盪著,音量愈來愈大。

大家都就位時,音樂老師卡蜜拉便走上臺,在鋼琴鍵上彈了一輪八度和弦音。笑鬧聲靜止下來。

「歡迎各位,」她說著,臉上露出微笑:「感謝各位的熱烈支持。」

不然我們還能怎樣?維多心想。

所有學童都必須在聖誕劇場與聖露西慶典合唱之間做出選擇;這大概就像在諾羅病毒和破傷風疫苗之間選一個。

他和亞力克選擇聖露西慶典合唱,至少這不像聖誕劇場那麼幼稚。當然──你還必須盡可能避免被選來擔任「星星男孩」。

「聖露西,光之女王,就在最黑暗的十二月,翩然到來。」卡蜜拉繼續說下去:「這是瑞典一項美好、悠久的傳統……」

教堂的大門「砰」一聲關上。所有人轉過身來;工藝課湯瑪斯穿過兩邊座位中央的走道,走到臺前。

維多和亞力克四目相對。噢,不!別告訴我,工藝課湯瑪斯要來指導聖露西慶典練唱,這不是真的吧?嗯,這可是真的。

「抱歉,我遲到了,」工藝課湯瑪斯說,並舉起一個紙箱:「我不得不把這個拿來。各位報名想擔任聖露西的同學,妳們的名條就在箱子裡。」

「對!現在我們就要來抽籤,看誰能成為今年的光之女王──聖露西。」卡蜜拉說。「很刺激吧!期待嗎?」

教堂長椅上傳出充滿期待的呢喃聲。

卡蜜拉抽出一張名條。

「今年的聖露西是……」

她慢條斯理地將名條攤開。

「四年級甲班,娜蒂雅,」她高聲喊道:「恭喜!」

掌聲在一瞬間響起。坐在歐瑪對面、另一邊的娜蒂雅面露喜色。

「現在我們則要來決定其他人在聖露西慶典獻唱中,擔任哪個角色,」卡蜜拉說。「誰想要當伴娘?」

娜蒂雅抓住好朋友賽爾瑪的手臂,舉了起來。幾乎其他所有女生也都舉起手來。卡蜜拉滿意地點點頭。

「誰想要當聖誕老公公?」工藝課湯瑪斯問道。

所有男生和三個女生舉起手來;維多和亞力克更是像瘋子一般高舉雙手,拚命揮舞。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工藝課湯瑪斯繼續說道,「誰想要當星星男孩?」

沒人舉手。有幾個人咯咯笑出聲來。

有誰會想當星星男孩?說認真的!穿著一件白睡衣,頭戴冰淇淋甜筒帽套,手持一根蠢笨的木棍,上面還插著一顆星星──這樣有很酷嗎?此外,「星星男孩」還得獻唱。

而且是獨唱!

「沒有《聖史蒂芬之歌》和『星星男孩』,就沒有聖露西慶典合唱。」卡蜜拉歡快地說著。「來吧,各位!」

沒人舉手。

「我們至少需要兩位星星男孩。有沒有人自願啊?」

所有男生都龜縮在長凳上,努力讓自己不被發現。

維多可不是什麼靜坐高手。突然間,他好像感覺無數隻蚊子在狂叮自己的頭皮,彷彿要穿透皮膚;最後,他忍不住搔了一下頭皮。

雙眼如鷹一般銳利的工藝課湯瑪斯,立刻就看見維多伸出的手。

「有人自願!」他滿意地叫道。「維多自願擔任星星男孩。」

「什麼?我才沒有!」維多大叫起來,「我只是在抓癢。」

「拜託啦,維多?」卡蜜拉哀求道。

維多拚命搖頭,搖到頭都快斷了。

「我決定:就讓維多擔任星星男孩,」工藝課湯瑪斯說道:「我們不能再為這種事情浪費時間了。」

「我才不要!」維多高聲抗議。

「維多!維多!維多!」幾個男生開始吼叫,起鬨著。

「很好,」工藝課湯瑪斯臉上露出激勵的微笑:「別擔心,你不是一個人。你哥哥也會一起擔任星星男孩,其他各位,你們覺得呢?」

「好!」許多人開始鼓掌,大聲喝采。

「只有最勇猛、強悍的男生,才敢當星星男孩,」卡蜜拉歡快地喊道。「感謝維多和亞力克自願擔任星星男孩!」

其他男生鬆了一口氣,彼此開始聊起天來。

「喂!我們才不要!」維多再次試圖抗議。

不過沒人聽他的。工藝課老師湯瑪斯開始發樂譜,卡蜜拉在鋼琴上演奏起《聖露西之歌》最初的幾個八度和弦音。現在,練唱正式開始了。

亞力克陰沉地瞪著維多。

「不用擔心,」他喃喃自語道:「你不用當星星男孩。這次聖露西練唱完以後,我就會直接宰了你。」

「對不起,」維多耳語道:「可是我真的頭好癢,都快要腦溢血了!」

「啊哈……你們準備好盛裝打扮了沒啊?」維多和亞力克背後飄來一陣噓聲。

是西蒙。他和小強、安東坐在一塊兒。他們狂笑著,簡直笑到快斷氣了。

「放屁男孩,」小強咯咯笑著。

「屁屁男孩,」安東竊笑著。

「不要再鬧了,幼稚。」歐瑪說。

「閉上你的鳥嘴,滾回阿拉伯世界去,」西蒙對歐瑪說。

維多從長凳上轉過身來。

「你知道嗎西檸檬,」他對西蒙說:「我就是放屁男孩,我放的每一個屁,都比你全身上下還要聰明。」



維多和亞力克勉強撐過這次練唱。當練唱終於結束;所有學生,除了住在瑪麗費萊德鎮外圍石灰岬的賽爾瑪、娜蒂雅和歐瑪三人以外,都爭先恐後地衝向教堂門口,準備回家。今天是由賽爾瑪的媽媽載他們回家,但是她剛傳簡訊來,說她會晚點到。

「那好,」賽爾瑪對娜蒂雅和歐瑪說:「我有個點子。」

歐瑪覺得,賽爾瑪的聲音在寂靜的教堂裡迴盪著。他直視著賽爾瑪的雙眼,那雙眼睛閃動著惡兆。他感覺到:她想到的,可真不是什麼好主意。

「我們來玩一場禁忌遊戲,」賽爾瑪說。



第一三三章

血腥瑪麗



「我們可以在廁所裡玩『血腥瑪麗』,等我媽來,」賽爾瑪堅定地說。

娜蒂雅、歐瑪和賽爾瑪站在教堂大門的內側等著。其他人都回家了。寂靜的教堂裡,就只剩下他們。

「什麼是『血腥瑪麗』?」歐瑪問道。

「啥,你不知道?」賽爾瑪說。「來吧!」

賽爾瑪將歐瑪和娜蒂雅拖進廁所。三個人同時擠在裡面,空間十分狹窄。賽爾瑪關上燈,從裡面把門反鎖。

只有一縷細微的光線從門縫間篩進來。娜蒂雅和歐瑪頂著門板。

「『血腥瑪麗』是一個鏡中女鬼,」賽爾瑪耳語著,聲音嘶啞低沉:「我們要召喚她。」

「為什麼?」歐瑪問道。

「因為這樣很酷嘛!」賽爾瑪用正常的聲音說話。「現在安靜!她非常恐怖,我們要先朗誦一段咒語,她才會現身。」

「我不想玩,」歐瑪說。

「你是膽小鬼還是怎樣?」賽爾瑪問道。

「才不是呢。我只是覺得這有夠幼稚,」歐瑪說。

「如果我們從鏡中看見血腥瑪麗,不准尖叫,也不准吹口哨,」賽爾瑪的聲音低沉、單調,彷彿已經把一本書的內容背得滾瓜爛熟:「否則她就會附在我們身上!」

她高聲尖叫出最後幾個字。

歐瑪和娜蒂雅嚇得跳起來。娜蒂雅不勝恐懼地發出一聲嗚咽。

「這只是測試!」賽爾瑪笑了出來,「你們準備好了沒?現在,我們會朗誦咒語三次。記住,你們要一直盯著鏡子看。」

他們開始用彌撒一般陰沉的聲音朗誦咒語:

「血腥瑪麗──降臨吧!血腥瑪麗──降臨……」

他們沒能繼續朗誦下去。歐瑪打開燈,轉開廁所門鎖,奪門而出。

「你把一切都毀了!」賽爾瑪嘶吼道。

「我早說了,我沒興趣玩這個,」歐瑪喃喃自語,坐在一條教堂長凳上,開始玩起手機遊戲。

「不要就拉倒!」賽爾瑪邊說邊關上廁所的門。

「我們還是不要這樣玩比較好,」娜蒂雅說。

然而,賽爾瑪將門從裡面反鎖。

「別理他,」她邊說邊關燈:「妳敢玩吧?」

娜蒂雅想要回答「是」,卻發不出聲音來。

她心想:賽爾瑪的老媽很快就會來了,她只是在配合演出罷了。

她們凝視著鏡子,開始再度朗誦咒語:

「血腥瑪麗──降臨吧!」

娜蒂雅凝視自己充滿恐懼的雙眼。

「血腥瑪麗──降臨吧!」

我可不能尖叫,娜蒂雅心想。不要尖叫。不要。

「血腥瑪麗──降臨吧!」

娜蒂雅重重地倒吸了一口冷氣。鏡子彷彿在移動。鏡面變得鬆軟、膨脹起來,有人從另一邊將臉孔擠壓在鏡面上。一張恐怖的臉正朝向她們逼近;不,不只是一張臉,是兩張……三張臉!

賽爾瑪逃向廁所門。她尖叫著,努力想轉開門鎖,但鎖把只是不斷地空轉。娜蒂雅摸索著電燈開關;兩人不勝恐懼,失聲尖叫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