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告解旅舍》試閱



「意外死的請往右邊、壽終正寢請往中間、冤死與病死的請往左邊,其他搞不清楚自己怎麼死的,請跟著白西裝的男士走,而對自己的死存有疑問的請跟著黑洋裝的女士走……」

這裡是陰間,應該說是陰陽交界處。

但不像一般人想像的灰慘慘、暗淡無光,而是充滿五光十色的燈光閃爍,連廣播都有美麗的和絃鈴聲搭配。

一個看起來頂多大學的男孩,歪著頭在意外死與搞不清楚怎麼死的地方徘徊。

「大哥哥!」突然一個聲音喊著,大學男生東張西望。

「是我在叫你。」一個抱著布娃娃的短髮小女孩站在他腳邊。

「妹妹,妳走失了嗎?」大學男生話一出口,不由得覺得好笑,在這怎麼走失,在這的都是鬼啊。

「我不知道我該去哪裡……」小女孩說。

大學男生也不知道怎麼辦,就和她繼續站在一堆大門前發愣。

看著其他孤魂野鬼各自進入門內,接著門一道道合上,燈光也暗下來,他才發現,周圍莫約還有十幾隻鬼停在原地。

「今天就這幾個?」突然一個穿著歌德蘿莉風格的女人出現在前方,長長的黑直髮傾瀉而下,美艷的眼睛掃過他們。

「覺得沒有一道門是屬於我的。」一個穿著OL套裝的女人看起來極度急躁。

「我也是,無法移動腳步。」另一個杵著拐杖的老人,雙腿似乎還在發抖。

「行,行!我知道。」歌德蘿莉女人噘著嘴,不耐煩的彈指,接著她的後方砰的一聲,憑空出現了一隻小兔子。

「帶他們到專屬的房間吧!累死了~快點收工。」歌德蘿莉懶洋洋的伸了懶腰,然後消失在空氣中。



十幾隻鬼,一隻白色兔子,大眼瞪小眼的,沒人知道該做什麼。

「請問……?」一個穿著學生服的女高中生微微的舉起手,「兔子先生,我們應該要去哪裡?」

兔子的長耳朵動了動,然後雙腳站了起來,瞬間變大兩倍,還變出了澎澎裙,撐著小洋傘呢!

「沒禮貌!我不是兔子先生!我是兔子公主,公、主!」兔子公主紅色的大眼睛眨啊眨,一邊擺弄著裙襬,現場所有鬼看得一愣一愣。

哇!原來陰間也沒多可怕咩!

「你們這幾隻鬼啊,跟我來吧!」兔子公主不屑的轉過身體,突然後排出現一道長白走廊,還有好幾個豪華的拱門。

抱著布娃娃的小女孩不安的握住大學男生的手,然後兩個人一起往前。

他們跟在兔子公主後面,穿過一道又一道的門,走廊底有個暗紅色的門,從屋頂沿伸到地板,就像是小時後看的卡通,國王所居住的寢居。

「進去後,會有人給你們牌子,按照牌子上的顏色進去相同顏色的門,就是這樣!」兔子公主轉過身對他們說,接著將小肉墊放在門把上,輕輕一推,裡頭富麗堂皇的大廳光彩奪目,就像是五星級的飯店。

「哇!好漂亮!」抱著布娃娃的小女孩驚呼著,她還沒看過這麼漂亮的地方。

「請各位到我這來領取顏色指示牌。」前方一位穿著黑色套裝,綁著馬尾穿著幹練的女人,臉上掛著和煦的笑容對他們打招呼。

「這裡和我想像的陰間不一樣。」大學男生訝意的說,然後放開小女孩的手往前走去。

「啊……!」小女孩不安的驚呼。

「走開!別擋路!」身後OL女人不耐著嘖了聲,也往那黑衣女人走去。

小女孩被推了一下,差點往後倒,後頭的女高中生急忙扶助她。

「妳沒事吧?」她有著圓圓的臉蛋,短髮落在耳際,還有自然的蘋果紅。

「謝謝。」小女孩聶聲的說,剛剛那個大哥哥明明還會顧著她,怎麼現在說丟開就丟開了。

「剩妳們兩位囉,請過來領取顏色指示牌。」

「咦?」

曾幾何時周圍已經沒有了人……不對,是鬼,寬敞的大廳只剩下她們兩個。

「不好意思……」女學生接過那張牌子,一接觸到手心,那牌子變化成一團粉紅色的霧氣。

「您是粉紅色的門,請往右邊走。」那女人和藹的微笑,指向右邊那道淡粉色的門。

女學生看了小女孩一眼,然後對她鼓勵的一笑,就往那道門走去。

門上有著雕花和一些珍奇異獸,這看起來就像是國外的飯店,女學生推開門,裡面卻不如外頭那樣精緻,非常狹小的空間,只有一張桌子與五張椅子。

而裡頭的三個人分別是剛剛看見的大學男生、沒禮貌的OL以及杵著拐杖的老人。

他們坐在椅子上,也是一臉莫名奇妙。

女學生扯了扯嘴角微笑,然後走到其中一張椅子,屁股還沒坐熱,門就再一次的打開了。

「啊……」進來的是抱著布娃娃的女孩。

「過來這坐……」女學生正準備拉開旁邊的椅子,突然天旋地轉,四周的景象在變化。

首先牆壁上出現壁紙圖騰,黑色的玫瑰從牆角的四周漸漸延伸,然後空間不斷被放大,像是宇宙爆炸般,從五坪的小空間瞬間變成總統套房。

他們所坐的椅子也從折疊椅變成舒適的軟墊,整間房間頓時成為十九世紀風格,奢華隆重,甚至連冰箱和液晶電視都有,更誇張的是還出現了五間房間。

「怎麼回事啊?」OL女人站起來東張西望,還不斷咬著手指甲。

「五個人都到齊囉!」突然液晶螢幕出現剛剛的哥德蘿莉風格女人,她似乎相當慵懶。

「這是怎麼回事啊?」OL女人率先發聲。

「急什麼啊!兔子公主呢?」歌德蘿莉女人不滿的拍著桌子。

「在這在這!」兔子公主突然出現在廚房,還端了五杯茶,慢條斯理的走過來,別忘了她還撐著洋傘。

「慢吞吞!辦事不力!」

「我還要去服務前幾間的客人啊!剛剛藍色大門那間的還打了起來!」兔子公主的兔唇蹶啊蹶的,讓小女孩忍不住想碰她一下,卻被兔子公主瞪了一眼。

「快點和他們解釋一下就下班了~我一定要要求加薪。」她不耐煩的揮揮手。

兔子公主將茶杯放上桌子,「請用。」

五個人面面相覷,沒有人敢動那個杯子。

「快喝,別讓浪費時間!」螢幕上歌德蘿莉的女人生氣的說,於是OL女人率先拿起一杯,一口乾下去。

其他人接著拿起茶杯,溫柔順口,相當好喝。

「我們在這幹麻?」杵著拐杖的老人問,他有著一頭銀髮與和藹的笑容。

「你們啊,在這排隊。」歌德蘿莉女人說。

「在這等投胎嗎?」抱著布娃娃的小女孩問道。

「投胎?你們還沒經過審判怎麼投胎?」兔子公主失笑,卻被歌德蘿莉女人擺了一眼。

「總之,每次總有幾個鬼魂是特例,不知道自己該分到哪個門裡,然後徘徊在那裡,這時候就會把你們集合到這來。」歌德蘿莉女人說,但卻沒有人聽得懂。

「也就是說,你們比較特別,無法經過一般審理過程,必須在這裡等上頭指示,他們會根據調查結果來分發你們的去處。」兔子公主補充。

「所以我們要在這裡等審查結果?」OL女人不悅的反應,「要待多久?審查是依據什麼?」

「范于蘋,妳再用這種口氣跟我們說話,直接讓妳魂飛魄散,連等都不用等了怎麼樣?」歌德蘿莉女人倏然瞪大眼睛,嘴巴也充滿尖牙,「妳生前做了什麼我們可是一清二楚,死後別想囂張。」

OL女人給她這麼一兇,退後了兩步,但眼神依然不甘心。

「嗚……」小女孩被歌德蘿莉女人突然的變臉嚇到,整個人縮在女高中生的後面。

「總之你們暫時待在這裡,審理的時間不會太久。」說完,電視螢幕一黑,兔子公主也消失了。

OL女人生氣的踢了旁邊的椅子,接著隨便走進一個房間,用力的關上門。

「她脾氣可真大。」杵拐杖的老人嘿嘿的笑著,那笑容讓人很不舒服。

「所以我們暫時要待在這了。」大學男生四周張望了一下,「原來鬼是長這樣啊!跟以前想的都不一樣。」

「咦?」女高中生不明白的看著他。

「我的意思是,我們現在都是鬼了嘛!但是我們看起來都很正常啊,以前不是都說鬼會流血或是斷手斷腳之類的嗎?」

「對耶,就連兔子公主和那個女人都很正常,而且連房間都這麼明亮,一點都不像是我們以前想像的那樣!」女高中生豁然開朗,跑到客廳亮得能反射的落地窗前,拉開自己的衣領,「不過我的傷痕還在。」

她轉過來向大家展示脖子後面一條深褐色帶有些暗紅的痕跡,延伸至前面,在頸上繞成一圈。

「妳是被勒死的嗎?」大學男生驚訝的問,他想到了她。

「是啊!」女高中生無奈的聳聳肩,走回餐桌。

「你們都還記得自己怎麼死的嗎?」小女孩眨著無辜的大眼睛開口。

「基本上,我記得很清楚。」大學男生看了小女孩一眼,心想這麼小的女孩就死了,她的父母不知道有多難過。

「我也是。」老人緩緩的說。

「我也是啊,但就是不覺得那有哪扇門是屬於我的。」女高中生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大家心照不宣,都有這種違和感。

「對了,我叫連欣欣,今年十六……不對,死之前過生日了,所以是十七歲!」女高中生輕快的與大家介紹自己,臉上掛著親切的笑容。

「啊……我是侯忠翰,重考兩年剛考上大學,沒想到就死了。」大學男生不好意思的笑著,然後將視線轉像老人。「您不會是壽終正寢吧?」

「哪那麼好命啊,下樓梯滑一跤,摔下去啊。」老人不好意思的笑。「對了,我叫王尚。」

「你們吵死人了!」突然那位OL用力的推開房門,「講話那麼大聲。」

「我們沒有很大聲啊!」小女孩無辜的說。

「哼!」OL不屑的哼了聲,然後一屁股陷入蓬鬆的沙發裡,看來她不想一個人待在房間。

「反正我們要相處一些時候,妳叫什麼名字?」侯忠翰客氣的詢問,剛剛歌德蘿莉女人似乎有提到她的名字,好像是……

「范于蘋。」OL女人簡短回答。

「妹妹,那妳呢?」王尚親切的看著她。

「我叫茉茉。」小女孩歪著頭想了下,「全名是高曉茉。」

「嗯嗯,我們來聊聊天吧!」侯忠翰也坐到客廳的沙發。

「憑什麼?我可不想和你們混得太熟,反正都要投胎了!」范于蘋高傲的哼了聲,然後拿起遙控器準備開電視,卻怎樣也打不開。

「搞什麼鬼啊!什麼鬼電視!」她氣急敗壞的將遙控氣摔到角落,有雙佈滿白毛的小手撿起遙控器。

「妳的脾氣太大了,這樣會從審核裡扣分喔!」兔子公主頭頂著幾塊蛋糕,手唱端著紅茶,不知道有沒有看錯,她似乎是穿牆過來的。

「為什麼電視不能看?」范于蘋生氣的喊,「剛剛我要放洗澡水沒有水,這邊是怎樣?」

「小姐啊,請注意妳的態度,沒有人有必要服侍妳。」王尚瞇著眼睛,眼底有一種威嚴。

范于蘋被堵的無法說話,漲紅著臉將頭別往另一邊。

「哈哈,說的好!」兔子公主開心的笑著,兔唇抖啊抖,讓茉茉看得著迷,好可愛的兔子唷!

「這裡是告解旅舍。」兔子公主看了茉茉一眼,提醒她不要亂摸自己,「這間屋子蒐集故事,類似你們住飯店必須付房錢,住宿費越高住的房間越好,而這間屋子也是一樣,只是用故事交換,你們講越多自己的故事,那就會給你們越好的設備,順代一提,我剛從隔壁房間過來,那裡已經是總統套房了。」

「我們這也是總統套房啊!」連欣欣不解的說,看看那蓬鬆的沙發和碩大的客廳、每間房間都有獨立的衛浴設備、連書房都有,這已經是總統套房了吧。

「你們的房間是,但設備還不是,像剛剛范小姐不就在抱怨沒有水洗澡嗎?」兔子公主的紅眼睛掃過范于蘋,她不以為然的直視回去。

「所以我們要講故事?」王尚將柺杖放到地板上,「童話故事?」

「最好是真實故事。」兔子公主鮮紅的眼睛瞇了起來,讓連欣欣有些發冷。「你們不都還記得生前的事情嗎?」

「記得是記得……」侯忠翰小聲的回答,他一點也不想講自己的故事。

連欣欣咬著嘴唇站在一旁,范于蘋則咬著指甲,就連王尚也低下頭來。

「你們每個人的故事都很精彩,放心,死都死了,閻王殿的人自會審判。」兔子公主將蛋糕放到桌上,「其實你們並不會感覺到餓,但做甜點是我的興趣,所以我會按時送過來的。」

兔子公主一說完,又一溜煙的消失了。

五個人在客廳面面相覷,接著茉茉先拿起蛋糕端詳,哇!看起來就好好吃喔,是草莓凍布丁呢,最上面有一顆又大又紅的草莓,海綿蛋糕包覆著鮮奶油和草莓果肉,以及香甜的布丁捲成法式蛋糕,口水都要流下來啦!

茉茉開心的拿起蛋糕咬著,果然入口即化。

「好像很好吃。」連欣欣看得也想吃了,再來侯忠翰忍不住也拿起來品嚐,喔!在人間都沒吃過這麼好吃的蛋糕呢!

范于蘋和王尚只是看著那蛋糕,一臉狐疑,剛剛給他們喝的茶可以看見他們生前,誰知道這蛋糕有沒有問題。

「你們不吃嗎?」茉茉滿嘴奶油的問他們。

「我不吃甜食。」范于蘋不屑的轉過頭去,她最恨那甜膩的味道了,就像那女人一樣,想到她就滿肚子火。

「我怕糖尿病。」王尚溫和的笑。

「都死了,還怕什麼啊?」侯忠翰倒是吐槽了他。

於是剩兩塊蛋糕他們三人分了,連欣欣為每個杯子倒滿了紅茶,王尚和范于蘋倒是喝了幾口,接著大家滿足的拍著肚子攤在沙發上。

不過一點睡意都沒有,他們望著挑高的天花板,然後看看彼此。

「我們來聊聊天吧,不然有些悶。」侯忠翰看著大家,茉茉卻抱緊了布娃娃。

「聊些什麼?」連欣欣問。

「就聊聊、興趣、生活……聊聊我們以前的事情啊。」

「我不想講生前的事情,憑什麼要告訴你們?」范于蘋依然氣勢凌人。

「好好好,不說就不說嘛!」侯忠翰沒有辦法,只好再次癱在沙發。

范于蘋這麼堅持不說也不能逼她,每個人總是有一兩件事情,是連最親密的人都不能碰觸的傷口,何況他們今天才第一次見面呢。

然後他想著自己的生前,其實他很普通,只是有點叛逆,但人不輕狂枉少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