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相較於過去,女性在醫療上的參與可以說是越來越普遍。除了不難在各大醫院看見女醫師們奮鬥的身影外,由女醫師擔任院長、或是標榜由女醫師診治的婦產科醫院也不少見。不過,即便是在男女逐漸平權的、女性在醫療參與上逐漸普及的現代,日常生活、職場上或多或少都還存有性別刻板印象或歧視女性的文化。
試想近百年前,臺灣女性剛從纏足的束縛當中解脫,社會上對女性的認知仍然處於前近代時期,而臺灣第一位女醫師,卻也是在這樣的時代下誕生。本文要談的,就是臺灣第一位女醫師蔡阿信以及她的生命故事。

養女出身,時代前鋒
蔡阿信原本生於新竹的林姓人家,因生父早逝,原生家庭將阿信送往大稻埕一戶蔡姓人家當養女。大家聽到「養女」一詞,或許腦中就會浮現鄉土劇中所出現的各種弱勢、悲劇、不自由,被迫與自己不喜歡的男性結為連理的可憐形象,但幸運的是蔡阿信與傳統養女的命運有所不同,並受到養父母疼愛。養父雖然在阿信十四歲時過世,但養母莊阿淡擅於持家,對阿信與妹妹蔡阿妙的教育相當開明,本身也是在大稻埕舊媽祖宮後街執業的助產士。養母擔任助產士的收入,再加上蔡父的數千圓遺產,母女三人生活也不至於困窘。阿信原先就讀大稻埕公學校,其後轉往淡水女學校就讀。阿信在學期間的成績優異,也讓師長對她刮目相看。幸運的是阿信也未如同時代的女性因為傳統觀念與社會壓力而被迫失學。
1914年3月28日,淡水基督教女學校舉行畢業典禮,阿信在典禮上全程以英文致詞,令在座來賓為之驚艷。同時,阿信有意留日習醫的意願,也隨著《臺灣日日新報》的報導而廣為大眾所知。阿信在高木友枝的夫人與淡水女學校師長的介紹下,先在東京立教高等女學校完成兩年學業,接著考入東京女子醫學專門學校。1916年6月,《朝日新聞》也曾以專文介紹這位來自殖民地臺灣的女性。
1921年,阿信自東京女子醫專畢業返臺後,蔡阿信為了累積臨床經驗,先後在總督府立臺北醫院、赤十字醫院擔任醫師。在此之前,許多不管是畢業自總督府醫學校,或者是從日本學成返臺的醫師,多少都有在地方醫院,或者是母校附設醫院磨練臨床經驗的經歷。阿信這樣的選擇其實不是特例,以與阿信熟識的蔣渭水為例,蔣氏在總督府醫學校畢業後,也先回到故鄉宜蘭醫院服務,再自行出外開業。1924年初,阿信決定在大稻埕朝陽街開設婦產科清信醫院。對於當時的臺灣女性而言,這其實是個劃時代的事件:終於有第一間由臺灣女性所主掌的婦產科醫院。同年11月8日,蔡阿信與在立教時期認識的彭華英在臺北市幸町的日本基督教會舉行結婚典禮,《臺灣日日新報》也以專文報導兩人婚事。婚後,蔡阿信隨彭華英前往中國生活一段時間。

臺中助產冠全臺
那麼,阿信是在甚麼樣的機緣下來到臺中呢?由於臺北的煤煙常使具有氣喘病史的蔡阿信發病,為了健康著想。蔡阿信幾經思量,決定在將醫院轉移到臺中。根據《浪淘沙之丘雅信家族》的描述:「據朋友說臺中是一個新興的都市,街路都是新開闢的通衢大道,道路的兩旁都種有綠茵大樹,空氣新鮮,環境優美,正是雅信養病開業的地方」,文中的雅信就是阿信的化身。
根據《臺灣人士鑑》的紀錄,1926年6月,蔡阿信將清信醫院遷移至臺中大正町二之四番地。而東方白根據蔡阿信口述記錄所寫成的小說《浪淘沙》也描述:「在臺中公園的附近,向林獻堂的近親租下了一間大厝,經過一番翻修與整頓,正式開業做起婦產科醫生來。」對於中部女性而言,專治婦產科的清信醫院開設,也的確是一大福音,也因此阿信的醫院總是門庭若市。
隔年,她在臺中又設立產婆學校。由於養母莊阿淡就是助產士,從小耳濡目染之下, 她自然也理解到助產士對臺灣社會的重要性,產婆學校位在臺中市錦町五之六十番地。其後, 蔡阿信曾在1928 ~1929年間將醫院再遷往橘町一之十二番地,而1931年6月13日,林獻堂也在蔡阿信的帶領下參觀了新建築的清信醫院。
不過,或許大部分的人只知道蔡阿信在臺中開設醫院與產婆學校,除此之外,蔡阿信在臺中還有留下甚麼樣的行跡呢?事實上,從許多資料來看,在臺中的這段期間,可以說是阿信醫師生涯的高峰。由於醫師在日治時期屬於社會領導階層,許多總督府醫學校出身的醫生們,回到自己故鄉開業時,或多或少都會應總督府之聘,擔任一些地方具有社會服務性質的無給職工作。而阿信本身所具有的醫生、女性身分,又使得阿信在地方的公共參與,相對於其他社會領導階層而言來得更多元化。其中尤以女性、醫療衛生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