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前言

系統為魂 算法為王



  說來還是在很久以前,我在香港原新界鄉議局主席秘書卓可鐺先生的安排下,第一次訪問了香港沙田馬場,算是進行了賽馬的啟蒙教育,算來已有23 年的歷史。感謝多才多藝的仁厚長者卓先生,因為那次活動,使我與賽馬結下了不解之緣,也感謝在過去的歲月裡讓我理解賽馬運動的所有朋友。後來在世界各地旅行,我的一個愛好,就是不忘去馬場觀戰,並一直留意學習歐美賽馬的理論研究資訊。



  沒想到的是,我原開通的一個微博專欄,簡要介紹了英美賽馬預測的一些理論,引起不少馬迷朋友的興趣。這個假期裡一些有興趣進行大數據研究賽馬的朋友,請我簡單解釋香港賽馬的歷史和預測、投注的方法,我將這些談話整理出來,就是這本《香港賽馬煉金術》的內容。我力求簡明扼要地對香港賽馬的基礎問題,做一大致的解釋,最終說明我對香港賽馬的核心體會,我覺得:



  賽馬屬於一種特殊的隨機事件,不可能發明一個公式,完全準確地預測香港賽馬的結果。所以,你要將賽馬預測與賽馬投注兩者分開來研究,前者很難有大的進展,但後者卻可以不斷改進。因為的確存在可信的投注算法,在市場交易策略上取得成功,香港賽馬已經進入算法博弈時代。最近有朋友嘗試用人工智能的隨機森林算法預測香港賽馬,就是有益的探索。在本書最後一章的內容裡,我集中整理了原微博中的精華內容,收集了世界各地賽馬研究的一些討論。



  書中有許多片段,是我多年思考的筆記內容。二十多年斷斷續續的思考與探索,尤其是堅持長期小額投注以驗證理論研究的結論,我確信投注方式研究才是有前途的方向,但前提是必須懂馬,養成勝固可喜,敗不足憂的心態。希望這些思考對

大家有所啟發。



  在香港,贏馬容易贏錢難。十四匹馬條條都買,一定贏馬,但要贏錢就沒有那麼容易了。所有馬迷熱衷賽馬,想的是贏錢,不是贏馬。這就成了一個人生的大難題,窮其一生也未必可以解開。所以贏馬和贏錢是兩個不同層次的概念。



  我的體會,賽馬其實是一種特殊形式的隨機運動。賽馬除了要一匹匹去研究,更要一場場去看。賽馬不是許多單匹馬的簡單相加,故分開去看無法細究對手的情況,容易只見樹木不見森林。這是許多人眠乾睡濕,仍然難有斬獲的重要原因。我發現,香港賽馬很熱鬧,馬迷的狂熱實在無法用語言形容,各種賽馬資訊魚龍混雜,泥沙俱下,貼士滿天飛。然而,真正坐下來一場場研究排位表,深刻研究賽馬學問的能有幾人呢?



  要學會從系統論的層次研究賽馬,這是我多年研究的核心體會。應該說,賽馬的許多秘密就在排位表及往績表中,排位表是馬會出的牌,是一個完整的局。如果沒有吃透這張牌,贏馬永遠無從談起。我們要用理性分析的方法,去破解這一個局。我的多年觀察,香港賽馬研究歷來有兩種模式。這就是「捉路」的模式與理性分析的模式。

  

  第一種賽事研究的思路,主要特點是「跟風」和「捉路」。這是大多數馬迷熱衷的方法。如:某某名人或某某節目說某匹馬應贏,因此,跟著買;又如南非幫或澳洲幫已贏了兩場,這下一場機會必大;某馬一直在落飛;某馬勝後加了10 分。選馬的理由各種各樣,讓人無法看到評估的整體認識及理論架構。捉路遊戲是生動多彩的馬場故事的源泉,這些人有輸有贏,但總的來說,贏少輸多。跟風和捉路的日子長了,也積

累了一定的馬場經驗。但令馬迷困惑的是:

1)這些經驗會相互矛盾,難以支持最後判斷。真正要下注時,心態依然是迷惑猶豫的,依然是一種賭一把的心情;

2)彩金永遠是那麼豐厚,卻總同自己失之交臂,深沉的失望與深切的希望交替煎熬著;

3)知道賽馬無絕對,贏馬無必然,卻無法把這種認識深化,無法找到一個可以依賴的行為準則。

  

  第二種則是以賠率研究和理性分析為主的模式。主要是研究統計方法及賽馬模式,如各種統計因子、競賽模式模擬等研究。應該說這個思路較有用,也是最近大數據專家廣泛使用的思路。



  但也存在明顯的缺陷。如統計法是對整體趨勢的研究,並不能作為此情此景的投注依據,這理論並沒有「特指」意義。而利用數學方法或模式研究方法也存在許多問題,如對一場馬的影響因素輕重排列判定不清,特別是步速無法確定,對賽馬事件的認識不夠深,以至指導方法出錯。



  特別許多人喜歡在統計中濫用數學方法,如利用磅重、欄位統計換算成馬位數相加減,主觀溝通各種影響因素。對不同質、不可通約的影響因素強求比較。這種統計從理論上看似乎很完美,但跑出來的賽果往往連自己都不知所謂。如最常用的

是把騎師分成100 分,馬狀態分成100 分隨意加減,此100 分和彼相加的理論根據是甚麼?騎師和狀態這類截然不同的事物有同質溝通可比的可能嗎?



  應該說,所有的方法都有其有用的一面,但也有明顯的局限。重要的在於我們用甚麼思維方式去整合這種種錯綜複雜的經驗?這些方法的使用範圍究竟何在?

  我現在覺得,也許所有方法都是幫助我們判斷的手段。賽馬的至高境界是需要通過正確的思維,合理經驗的積累,一步步歷練而成。儘管不存在一個一蹴而就的固定模式幫助人去贏馬,但通過一個步步登高的歷練的台階,可以一步一景去經歷,去領悟,去達到一種大化境界。

  而這種境界的達到,首先從研究馬會出的牌開始,從系統研究往績開始,從整體上理解賠率結構,深入分析競賽模式,進行賽事模擬,這樣才有經驗的積累,才不至走得太遠。



  例如在賽績研究中,確定夠爭勝實力的馬,在人馬合拍的情況下,在相關路程和場地上競逐,是同場馬中的爭勝主角,這便是一個選馬的標準。要對這個標準深入比較分析,就要求衡量每一匹馬的規則相互間不矛盾,並可以進一步邏輯符號化,將思想的戒律沉澱下來。這樣才可以建立一套內在自洽的邏輯分析系統。

  僅僅有對賽馬數據的系統整理,是不足以作為投注的可靠依據的。我們從天氣預報科學中得到啟示,天氣預報系統建立了衛星觀測體系,以及地面觀測體系和對地形環境等各種影響因素相互關係的基本的物理關係認識,每一種數據都指示一種趨勢和方向,最終會導致一種計算結果。天氣預報系統作為著名的混沌系統的研究難題,其預報的大概率成功,就在於一系列算法的配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