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顧亭林云「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國家興亡,人人有責,有大力者負大責,無大力者復小責,人之於國,猶魚之於水,人人皆當愛國。負責、愛國,必先自修身作起,故大學云「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修身增強德智,修身為自愛,由愛己而愛人,由愛家而愛國,家敗則國弱,國破則家亡,故才力薄者負齊家之責,才力強者負治國之責。我之國已治矣,而四鄰諸邦有衰亂者,吾不忍視其民生之痛苦,故輔導之,使之達乎治安;我力之所及,當協和萬邦,使天下太平,使全人類受福惠;此即儒家所主張之修齊治平之大道。此偉業之德業,二帝三王、漢祖唐宗,以實現於前,後人如欲繼前人之功烈,首須受儒學之陶鍊,自修身作起。
中國文化未遭破壞之前,傳統之風,士人修養之功,首在得「孔顏之樂趣」,孔子曰「君子固窮」,又曰「貧而樂」,故顏子簞食瓢飲,自得其樂。所謂窮,不僅指財物匱乏而言,窮與達相對,凡遭遇困窘,所志不遂,皆謂之窮。貧窮為艱苦之境,富貴為幸運之境,諺云「不如意事常八九」,世間幸運之人少,艱苦之人多,如人人皆不肯歷艱苦,皆野心爭富貴,必造成如今鬥爭殘殺之社會。君子守道安貧,並非不欲富貴,但得之必以其道,「非其義也,非其道也,祿之以天下弗顧也,繫馬千駟弗視也」(孟子萬章篇)。富貴榮錄,必得自合理之機緣,但合理之機緣可遇而不可求;如強求,勢必違道犯義,巧取妄奪,是亂之首也。故聖人教人安貧樂道,此中有真樂,樂天知命,故不憂;知足知止,故常樂;「孔顏之樂趣」即在此中。或以為若聖人只教人安貧樂道,若士之所學只在得「孔顏之樂趣」,如此陿隘,去濟世之大道遠矣。須知此乃修身之基本準則,身不修,則一切道皆落空。自身之問題不能解決,即不能為他人解決問題;不能自安,即不能安人;不能自得其樂,即不能助他人得樂;不能修身,即不能齊家,遑論經國濟世!道之境界擴大,包羅萬有,得「孔顏之樂趣」,即得道之樂,此乃至上之樂,樂孔學顏,希聖希賢,經國濟世之道在其中也。
(中略)
因在哲學系講授孔孟荀哲學,曾著孟子要義、荀子要義,早已出版,惟孔學要義尚未印行,茲與孟子要義合成一編,名曰孔孟要義。余教課只據經典以講說,不長於發揮,無深遂理論,此書只平鋪直敘,求其簡明,輔導諸生通經典之文,曉儒門之正義,俾得善自體會而已。敬撰前文,以為本書之序。

中華民國六十八年四月十日海陽周紹賢序於國立政治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