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莫家人撤離,精靈一族沒有遠追的意思。屍傀跟著莫秋一起走了,戰無命鬆了口氣,他可不想和那屍傀硬扛。

戰無命走進森林,腳步不由停了下來,他面前一個精靈族少女正眨著美麗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著他。戰無命對精靈一族沒有惡意,他此次前來最大的目標就是莫心,至於麒麟血石,能弄到最好,弄不到也無所謂。

天下寶貝收不盡,他身上有比麒麟血石好得多的東西,麒麟幼仔對他來說也沒什麼稀奇,能找到最好,找不到就算了,無所謂。

「你為何要攔住我的去路?」戰無命對精靈少女一笑,輕聲問道。

「你為何要抓他?」精靈少女一雙大眼睛充滿好奇地問道。

「因為他是壞蛋!」戰無命笑了,這是一個很幼稚的問題,但自精靈少女口中問出來居然一點也不突兀。

精靈少女一怔,很認真地點頭道:「不錯,他是個壞蛋。」

「你找我有什麼事?」戰無命無語。精靈少女不會是來和他討論莫心是不是壞蛋的吧,雖然自己不是壞人,但是這精靈少女美顏至極,就不能有點自我保護意識?這不是考驗自己的定力嗎,特別是自己在這方面的定力還不怎麼樣。

「我父親想請你去我們營地做客。」精靈少女終於想起正事來了,一嘟小嘴,無比可愛地道。

戰無命一怔,精靈一族居然向他發出邀請,之前還對他頗有戒心,這時竟主動邀請,還讓精靈少女一個孤身前來,充分顯示出他們並無惡意。

「哦,請帶路吧。」戰無命很想看看精靈一族究竟是什麼樣的種族,精靈一族貌似與這始亂山關係密切。

精靈少女歡喜得像一隻小鳥,在樹上蹦了幾下,這才開心地道:「請跟我來!」



精靈一族的營地在兩座山間的一塊平地上,用樹枝在幾棵大樹間編了一個漂亮的平台,橫在半空,是哨衛。平坦的谷地上,精靈以石木搭了一個簡易的木樓,雖然看上去很簡易,但卻一絲不苟,連木頭都削得十分光滑,石頭也打磨得極為平整,戰無命看了很是無語。

這究竟是什麼種族啊,不過是野外的臨時營地,需要花這麼多功夫弄這些細節嗎?浪費時間浪費力氣。讓精靈去家裡當長工,估計會很不錯,做事認真,追求細節。

戰無命一邊想著有的沒的,一邊跟著精靈少女往裡面走,穿過幾幢木屋,路邊的精靈戰士都友好地與精靈少女打招呼。戰無命得知,帶路的精靈少女名字叫櫻,精靈一族沒有姓氏。

精靈一族的戰士人數並不多,只有百餘人。

櫻的父親是一個藍色眸子的中年精靈,十分英俊,身材修長,不比人類瘦小。如果不是那對尖細的耳朵,很難讓人看出對方是精靈。

戰無命從李雅蘭那裡得知,精靈一族有不少分支,有灰精靈、月精靈、金精靈、海精靈和德洛爾精靈。其中灰精靈擅長煉器,擁有精湛的煉器技藝,月精靈以優雅和美麗著稱,是人類最喜歡捕捉的精靈,金精靈大多是精靈一族的戰士,海精靈則生活在大海中,傳說海精靈和海妖是遠親。

至於德洛爾精靈,那是存在於傳說中的黑暗精靈,是精靈一族中最強大,唯一掌握元素力量,不受身體先天不足影響的精靈,他們對黑暗元素有強大的掌控能力,甚至超過冥族,因此,人類最不想見到的就是德洛爾精靈。

以精靈一族對元素的親和力,如果他們真的掌握了元素的力量,他們就會成為這種元素掌握者中最強大的,遠遠超過其他種族。

櫻和她的父親都是金精靈,但櫻的母親是月精靈,精靈一族中最高貴、最優雅、最美麗的精靈,櫻不僅繼承了母親的美麗和優雅,還繼承了父親的戰士能力,身體素質極強,是精靈一族中優秀的戰士。

精靈生命悠長,即使不修煉,也可以活八百多年。櫻看上去有如少女,卻已活了百餘年。

櫻的父親叫奇,奇的木屋是這片營地中最大的一幢木屋,建在三棵大樹相連的枝椏上,精靈一族有靈巧的手,這種橫架在幾棵樹上的小木屋別有風味,戰無命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木屋,就像華麗的鳥巢。

奇的屋子裡有不少精靈戰士,其中有與屍傀對攻數招的灰精靈,還有幾名精靈族長者,穿著長長的白色麻袍,手中拿著古怪的牙棒。

看到戰無命,精靈一族的人表現各不相同,精靈戰士眼中帶著敵意,精靈長者全都站了起來,右手貼胸欠身施禮,這種精靈族的禮節,只有尊貴的客人才會受到這種禮遇。這也是戰無命自李雅蘭哪裡知道的。

「尊貴的人類,歡迎你來到我們精靈一族的臨時營地!」奇也行了一禮。

戰無命微微欠身,還了一禮,道:「戰無命很榮幸能到這裡做客,我這次來沒有打擾精靈一族的意思,只是想抓一個敵人,現在我的目的已經達成,很快就會離開始亂山。」

戰無命的直接讓眾精靈一怔,奇也一愣,但很快就笑了:「尊貴的人類,我們無權干涉你在這片土地上的任何行動,因為你有和我們的守護神同樣高貴的血脈,你們生來就是這裡的主人,沒有任何人能干涉你們在這裡的行動。」

這次輪到戰無命發愣了,這群精靈的守護神究竟是什麼東西?他們又是怎麼看出自己的血脈的?難道他們能看出自己是鯤鵬之身?

「你們的守護神?」戰無命訝然反問。

「不錯,我們的守護神是麒麟神獸,不過牠已消失百萬年,但是牠的血脈一直庇佑著這片土地,直到幾十萬年前,我們的故土遭到可怕的入侵,故城被破壞,麒麟血脈驅逐外敵之後重創陷入沉睡,我們才不得不離開這片土地。」奇滿臉傷感地道。

「你們的守護神是麒麟神獸?」這始亂山還真有麒麟,難怪會出現麒麟血石。

這群精靈不是離開了嗎?怎麼又出現在這裡了。

「你們既然已經離開,為何又回到這裡?」戰無命繼續問。

「我們感應到祖地祭壇封印鬆動,守護神的血脈即將甦醒,這段時間可能會出現變故,我們必須過來守護牠。」奇對戰無命和盤托出。

在精靈一族眼裡,像麒麟一樣擁有高貴血脈的神獸,必是天地間至純至善的。

雖然也有惡獸,但是對於親近自然的精靈一族,很少有獸類傷害他們。靈獸更是精靈一族最好的夥伴,因此,精靈一族在荒域活得很快樂。

戰無命這才明白,為何這裡的靈力會如此狂暴地向這裡彙聚,形成可怕的靈潮,竟然真的是神獸麒麟復甦。

一個神獸復甦所需的天地靈力之多,戰無命想不出來。鯤鵬當日甦醒,直接將風水兩個世界完全吸收了,能量仍然不足,只好撕開空間進入混沌吸收混沌之氣恢復修為。

這裡的麒麟應該不是那隻神級神獸麒麟,而是牠留下的血脈。即便如此,麒麟血脈經歷百萬年沉睡,也應該接近神位了。

「如果麒麟真的甦醒了,何用你們守護,再說了,此地是九天八極七絕屠神大陣,進來的人根本無法使用靈力和元氣,應該沒有誰能威脅到麒麟。」戰無命滿臉疑惑。

「一切皆有可能,當年毀滅我們城邦的修行者,不會就這麼輕易罷手的。偉大的先知曾說過,當守護神甦醒時,會有一場巨大的劫難降臨,是我們精靈一族恢復榮耀的開始。因此,守護神甦醒,我們不能不來!」奇肯定地道。

戰無命不置可否,就憑天命教的這點兒人,會帶來什麼劫難?這附近沒有其他人,莫家的人除了那隻屍傀很難對付之外,其他人在精靈手中根本就討不了好,其他幾大傭兵團全上也沒什麼用。

戰無命正想說什麼,臉色陡然一變,驀然問道:「奇,你們平日餵養躍馬都給牠們吃什麼料?」

奇被問得一怔,沒想到戰無命會突然問出這麼一個不著邊際的問題,但是戰無命身上高貴的血脈讓精靈一族無法抗拒。他們天生對元素更加敏感,在戰無命身上,他能感覺到一種帶著本源屬性的元素之力,讓他不自覺生出親近之心。

因此,戰無命雖然問得突兀,他依然坦誠地道:「我們與躍馬是朋友,我們從不餵養牠們,牠們在我們的領地自由生活,和所有躍馬一樣。當我們需要牠們的時候,會與牠們溝通。」

戰無命的臉色立馬難看起來,深吸了口氣:「你們的敵人已經到附近了,我來時發現一些躍馬的糞便,裡面有修行者專用的餵養躍馬的飼料。我看到你們的營地中有不少躍馬,以為那些躍馬糞是你們的躍馬的,現在看來,還有一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