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社會性動物》摘文三篇





(一)

眾人看不見潛意識的愛憎之情如何塑造你我的日常生活……



這會是你讀過最快樂的故事,內容是關於兩個人過著精采充實的人生。他們擁有令人稱羨的職業生涯,贏得朋友的敬重,對於鄰里、國家和世界做出重要貢獻。

奇怪的是,這兩個人都不是什麼天才。他們在學術性向測驗、智商測驗及其他同類型的測驗中,表現還算不錯,可是他們並沒有特殊的體能或智能天分。他們長得順眼,但稱不上出色。他們打網球,也喜歡健行,不過即便在高中時代,也不是什麼明星運動員,而且在那個青澀的年紀,沒人覺得他們有任何出眾之處,或者預言他們注定要大放異采。然而,他們今日成就不凡,任誰都能感受得到他們過得幸福又美滿。

他們是怎麼做到的?他們擁有經濟學家所謂的「非認知技能」(noncognitive skills),這是指那些無法輕易計算或測量的隱藏特質,在真實人生中,這些特質能帶來快樂與滿足。

首先,他們具有良好的性格。他們活躍、誠實、可以信賴。遭遇挫折時,他們愈挫愈勇、再接再厲,且勇於承認錯誤。他們有足夠的信心敢於冒險,也有足夠的誠信願意兌現承諾。他們設法了解自己的弱點,彌補所犯的過錯,控制最壞的衝動。

同樣重要的是,他們擁有街頭智慧。他們知道如何識人、如何判斷情勢、如何讀出別人的想法。無論處於人群間,或是埋首於一堆報告,他們都能夠對眼前景物產生一種直覺——哪些可以互相搭配、哪些永遠不對盤,什麼方式最有成效、什麼方式行不通。他們像厲害的水手一樣,能在茫茫世界中領航前進。

幾個世紀以來,有不計其數的書籍在探討如何成功,但那些敘事往往流於表面。它們描述成功者進哪些大學,取得哪些專業能力,做了哪些有意識的決定,運用哪些祕訣與技巧建立人脈、領先群雄。這些書關注的是外部定義的成功,與智商、財富、名望及世俗成就有關。

本書更深入一層,這則成功故事強調的是主角的內心——情緒、直覺、偏見、渴望、遺傳傾向、性格特徵與社會規範等潛意識領域。這個範疇正是形成人格與孕育街頭智慧的地方。

我們活在一場意識革命中。過去幾年來,遺傳學家、神經學家、心理學家、社會學家、經濟學家、人類學家及各種專家,對於人類族群興旺的要素有更深入的了解。其中一項重要發現是:多數時候人類行為並非理性思考的產物,而是發生在意識層次下的思考產物。

人類的潛意識並不是原始退化的部分,需要加以控制才能做出明智的決定。它們不是埋藏慾望的漆黑山洞。相反的,潛意識占了心智的絕大部分——大多數的決策與許多驚人的思想都在這裡發生。這些隱而未現的過程,正是人類成就的溫床。

維吉尼亞大學的提摩西‧威爾森(Timothy D. Wilson)在其著作《佛洛伊德的近視眼》(#Strangers to Ourselves#)中寫道,人類心智在任何特定時刻都能夠接收一千一百萬則訊息,然而根據最寬鬆的估計,我們只能有意識地察覺到其中的四十則。威爾森寫道:「某些研究者甚至主張,潛意識的心智活動幾乎做了所有的工作,說不定有意識的心智只是一種錯覺。」有意識的心智只不過是虛構故事,想要合理化潛意識心智所進行的活動……

我們習慣用某種狹隘的方式來描述自己的生命。柏拉圖認為理性是大腦文明的部分,只要理性能征服原始的熱情,我們就會感到快樂。服膺理性主義的思想家認為邏輯是智慧的最高點,唯有當理性戰勝習性與迷信,人類才能得到解放。

這些學說有許多已經凋零,但眾人仍舊看不見潛意識的愛憎之情如何塑造你我的日常生活。在現實生活中,還是有入學委員會用智商,而不是以實際能力,作為判斷錄取與否的依據。還是有學術領域經常把人類視為理性的、追求效用最大化的個人。現代社會創造了一個巨大的機制,培養各種硬能力,卻忘了要發展精神能力與情感能力。孩童接受訓練,培養如何通過重重學校關卡的能力,但顯然未來他們要做的最重要決定,是跟誰結婚、跟誰做朋友,喜愛什麼、鄙視什麼,以及如何控制衝動。可惜面對這些事情,他們全得靠自己摸索!

(二)

社會化是學生在高中時期最需要動腦筋且最重要的事……



受人歡迎、長相俊美、運動神經發達的孩子是飽受無情凌虐的對象。在他們年紀還小、容易受人影響時,就被迫接受跟自己無關的醜小鴨故事。他們不得不忍受無止盡的迪士尼電影反覆灌輸「真正的美發自內心」這種想法。高中時期,最有趣的老師偏愛那些腦筋好的學生,這些學生被討厭他們的人認為是充滿野心的,他們週六晚上閒坐在家,培養出對傳奇爵士樂手這種符合大人胃口的興趣。高中畢業之後,那些受人歡迎且長相好看的孩子,除了地方氣象預報員和益智遊戲節目主持人外,幾乎找不到其他學習的榜樣,而那些書呆子卻能仿傚許多當代大人物,從創立微軟帝國的比爾‧蓋茲到催生 Google 的賽吉‧布林(Sergey Brin),任君挑選。因為正如聖經所說的,在後的,將要在前。怪胎將會繼承這個世界。

然而,充滿朝氣的哈洛在面對自己青春期的長相與受人歡迎的特點,倒是能以輕鬆的態度擔起這份負荷。他的快速生長期來得早,在國中時期就已經是學校運動場上的風雲人物。雖然其他孩子後來追上他的體型,超越了他的能力,不過他還是保持自信地參與比賽,這使他贏得同儕的尊重與敬意。他常和那些細腰寬肩的朋友一起混,他們以製造噪音的能力著稱。聲音從他們身上的毛細孔輻射出去。他們在學校走廊上,以粗暴喧鬧的方式問候彼此。假如他們手邊有罐裝水瓶,就會在學校自助餐廳上演活力四射的傳水瓶比賽,在場的其他人則得小心閃躲飛掠而過的水瓶。他們會和漂亮女孩交換色情笑話,這舉動讓一些男老師在旁看得心癢癢的,也讓那些高二生又羨慕又想偷聽。雖然沒有人說出口,但他們知道大夥兒都認為他們是這所學校的王者。對此,他們感到無比自豪。



哈洛有一種能力,他能在掃視某個房間後,自動掌握上百個微小的社交動態。我們全都有某些方法能夠去觀察茫茫人海。舉例來說,多數人的眼光會停在人群中的紅髮人士身上,因為我們天生會受不尋常事物所吸引。很多人會假定,擁有圓滾滾大眼和豐腴雙頰的人是比較柔弱、順從的。(也許出於補償心態,在二戰與韓戰中,娃娃臉士兵贏得勇士勳章的機率遠高於體格粗壯的士兵。)

哈洛憑直覺知道哪個團體允許吸毒,哪個團體不准。他可以分辨哪個團體能容忍自己的成員聆聽鄉村音樂,哪個團體會認為這種行為是該被掃地出門的。他能夠判斷出在每個團體中,一個女孩每年可以和多少男生交往而不會被視為賤貨。在某些團體,這個數字是三;在某些團體,這個數字是七。

多數人不自覺地假設,自己不隸屬的那些團體,其同質性高於自己所屬的團體。哈洛能從團體成員的角度來看待這些團體。比方說,當哈洛和那些模擬聯合國的孩子坐在一塊時,他不僅認為自己是個聰明人,還能夠猜出誰想要從怪胎象限移居加入優等生/運動明星象限。他可以感覺出誰是某個團體的領袖、誰是弄臣,以及誰在扮演調停人、魯莽勇夫、組織幹部、低調的觀眾等角色。

他可以在任何女子三人組中,辨認出誰扮演什麼角色。如同小說家法蘭克‧波特曼(Frank Portman)曾指出,三人組是高中女生友誼的自然單位。一號女孩是最漂亮的那個,二號女孩是她的老搭檔,三號女孩是最沒有吸引力的一個,她是另外兩個女孩施惠的對象。一號女孩與二號女孩會暫時幫忙三號女孩打理妝容,同時設法將她和她們男友長得不好看的朋友送作堆。不過,一號與二號女孩最終還是會讓大家間接了解到,她們可是比三號女孩漂亮多了,而且她們對她展現的敵意會愈來愈明顯,直到她們終於趕走她,找來新的三號女孩取代她。這些三號女孩永遠缺乏足夠的階級意識,無法團結起來,聯合彼此力量擺脫箝制她們的枷鎖。

哈洛具有令人印象深刻的社交觸覺(social awareness)。當他穿過走廊,進入教室後,他感到有些不同。在走廊上,哈洛覺得一切盡在自己的掌握中。可是走進課堂,他卻無法對那些教材展現同樣的掌握。他的社交天賦似乎並沒有為他帶來學業天分。事實上,用來處理社會認知的大腦部位,不同於用來思考具體事物、抽象概念及其他事實的大腦部位。患有威廉氏症候群的人具有不凡的社交技能,可是在處理其他事務時卻有嚴重的能力缺損。大衛‧范魯伊(David Van Rooy)的研究指出,一個人的情緒覺察力只有不到百分之五可以用智商分數這種整體的認知智能來解釋。

坐在教室裡等著上課開始,哈洛失去他在走廊上擁有的那種掌控感。他看了看教室前排的那些腦袋瓜,認定自己和他們不是一國的。他可以拿到B+的成績,也可以在課堂中說出具有建設性的意見,不過他的看法鮮少會讓老師覺得驚豔。在求學過程的某個時點上,哈洛已經斷定自己雖然能在課業上表現不錯,但自己不是個絕頂聰明的人。不過假如你問哈洛,什麼樣的人才算是絕頂聰明,他沒有辦法給出精確的答案……





(三)

眾人會低估未來的重要性,容許眼前的滿足感抹殺了未來的繁榮幸福……



在埃及法老王的那個年代,有個店主人發現只要把店內的環境稍作調整,就能左右上門顧客的潛意識思考。從此,所有商人都奉行這套作法。舉例來說,上超市購物的人總是一進門就先看到蔬菜水果。這是因為商家們很清楚,先買健康食材的顧客會覺得精神昂揚,稍後便能放縱自己購買更多的垃圾食物。

雜貨商知道烘焙食品的味道能夠刺激購物慾,因此很多店家會在每天早上烘烤麵包,讓整間店充滿麵包的香氣。他們也知道音樂可以促進銷售。英國的研究人員發現,當店內播放法國音樂時,法國葡萄酒的銷量就會一飛沖天;而播放德國音樂時,德國葡萄酒的銷量就會增加。

在購物中心,銷售量低的店家多半位在靠近入口處,因為剛踏進購物中心時,顧客的心情尚未轉換好,對商品較不會多作留意。在百貨公司裡,女鞋專櫃總是設在化妝品專櫃的旁邊,因為顧客在等待銷售人員去找正確尺寸的鞋子時,很可能會閒晃到化妝品專櫃去試用看看。

消費者經常會認為擺在展示架右邊的商品品質比擺在左邊的好一些。提摩西‧威爾森(Timothy Wilson)與理查‧尼茲彼(Richard Nisbett)將四雙完全相同的褲襪放在桌上,請女性消費者進行評分。結果發現,愈靠右側的褲襪分數愈高。百分之四十的評分者給予最右側那雙褲襪最高分,右二得到百分之三十一的支持,右三得到百分之十七的支持,至於最左側的那一雙只得到百分之十二的支持。所有顧客都否認商品位置會對她們的選擇產生影響(除了一位心理系學生),而且沒有人注意到所有產品都是完全相同的。

上館子吃飯時,人們的食量多寡跟一起用餐的人數有關。自己一個人用餐時,吃得最少。兩個人一起吃飯的食量會比在家的食量多出百分之三十五。四個人聚餐時,食量會多出百分之七十五,與七個人或更多人一同用餐的話,食量則會多出百分之九十六。做行銷的人都知道人們有兩種品味,一種是關於當下要用的事物,另一種則是以後才要用的事物。舉例來說,當研究人員問消費者他們過幾天想要租些什麼片子來看,他們通常會選擇像是《鋼琴師和她的情人》這種藝術電影。然而,問到今晚想要租什麼片來看時,他們都會選擇像是《阿凡達》之類的熱門影片。

即便進行重大採購時,人們時常還是搞不清楚自己要什麼。房產仲介常會說「買方不老實」,因為許多買方在找房子初期所描述的,跟他們最後真正喜愛且購買的房子,根本搭不上。建商很清楚許多購買決策是在買家走進大門的那一刻就決定。一家叫首都太平洋房屋的加州建商便將樣品屋設計成一進門就能透過窗戶看見太平洋,同時有一道開放式階梯通往樓下的游泳池。這兩層迎面而來的水景對於銷售這些開價千萬美元的房屋大有幫助。深思熟慮反而沒有那麼重要了……



在每個選擇背後都有一個選擇架構,也就是一套可以幫助我們做出決策的無意識結構。這種選擇架構通常會以捷思法(heuristics)的形式出現。人類心智儲存了一些「如果……那麼……」的經驗法則,可以透過事情脈絡來啟動它們,應用在一些適當的場合中。

第一種捷思法是促發。某個感受會導引出一連串足以改變後續行為的各種想法。如果你要求受測對象唸出一連串隱約與年老相關的字彙(如「賓果」、「佛羅里達」、「古代」等),等到要離開房間時,他們的走路速度會比進來時更慢。如果你給他們一群與侵略性有關的字彙(如「粗魯」、「惱人」、「侵入」等),就算實驗都已經結束了,他們仍舊會迅速打斷別人的談話。

如果你在某人準備進行測驗或者運動前,告訴他一個高成就的故事,他們的表現會比你什麼都沒說要來得好。即使你只不過是在語句中使用「成功」、「精通」及「達成」等字眼,他們也會表現得比較好。如果你描述一個大學教授該是什麼樣子,他們在知識測驗上會表現得比較好。另一方面,如果你提到一些負面的刻板印象,他們就會表現得比較差。如果你在考試前提示非裔美國學生他們是非裔美國人,他們的成績會比你完全不提示任何資訊時低得多。在某個案例中,亞裔美國女性在數學考試前被提醒自己的種族淵源,結果她們考得比較好。但若提醒她們身為女性,考得就比較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