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四節的第一波球權由社區隊掌控,社區隊的陣容跟第三節後段一樣,是矮小重視速度及進攻的陣容。



第四節比賽一開始,社區隊利用身材優勢,針對謝雅淑發動攻勢,加上禁區的麥克、魏逸凡、楊真毅體力下滑,補防的速度明顯慢了一些,第一波攻勢順利打進,打破平手的局面,要回領先的優勢。



球權轉換,麥克底線發球給現在擔任控球的謝雅淑。



謝雅淑依照先前的模式,將球高吊給禁區,想利用光北身高優勢取分,不過這一次謝雅淑的策略失效,禁區的魏、楊、麥克三人上場時間實在太多,加上第三節末節奏打得太快,造成體力嚴重下滑。雖然面對的是矮小的社區隊防守球員,但是社區隊用快速的雙人包夾及補防彌補身高差距,禁區攻勢沒辦法展現出來,魏逸凡最後將球傳回謝雅淑手裡。



謝雅淑明白已經沒辦法靠禁區優勢取分,李光耀感覺又沒有任何進攻欲望的樣子,決定靠自己拿分。



謝雅淑比了一個投籃假動作,肩膀晃動,運球往左切,不過在下球的瞬間,社區隊的防守球員眼明手快地直接將球給抄走。



謝雅淑球被抄走的瞬間,李光耀快速回防,不過社區隊跑這波快攻的兩隻後衛很有默契,兩次傳球加上一次傳球假動作,將李光耀耍得團團轉,輕鬆上籃取得兩分。



謝雅淑舉起右手,拍拍自己的胸口,表示這球是她的失誤。



李光耀底線發球,繼續將球權交給謝雅淑,後者拿到球,心中告訴自己別再犯相同的失誤,運球過了半場,用眼神跟魏逸凡交流,魏逸凡會意,上前幫謝雅淑卡位,謝雅淑利用魏逸凡的掩護帶一步跳投出手,球劃過一道完美的拋物線。



唰!



謝雅淑對剛剛抄走她球的後衛哼了一聲,昂了昂頭,心想,「怎麼樣,剛剛被你抄走成功上籃的球,我現在用一顆中距離還給你。」



社區隊沒有給謝雅淑太多得意的時間,短短十秒鐘後就直接在謝雅淑面前投進三分球。



謝雅淑自覺被挑釁,氣得牙癢癢的,進攻時想要還以顏色,但接下來的三分球卻沒能投進。麥克雖然抓到籃板球,可是身體落在地上的瞬間沒有保護好球,一把被社區隊的球員抄走,不過楊真毅很快又抄回來,做了一個假動作,騙起社區隊球員,靠在他身上要到了犯規。



楊真毅站在罰球線,雖然第四節開打不到兩分鐘,但整場比賽累積下來的疲累讓他氣喘吁吁,影響投籃手感,兩次罰球竟然都沒有進。



社區隊抓下籃板球,直接往前衝發動快攻,來得及回防的只有謝雅淑跟李光耀,而社區隊直接將謝雅淑視為攻擊目標。



謝雅淑為了阻擋社區隊的進攻,只能用犯規擋下,但社區隊後衛的身材優勢加上速度,讓謝雅淑根本擋不下來,後衛不僅要到犯規,也把球投進。



「光北二號,阻擋犯規,進算加罰!」



社區隊的得分後衛穩穩地將罰球投進,比數拉開到八分差距,七十五比六十七。



「不用急,穩一球!」李光耀知道禁區三名球員累了,也怕謝雅淑被針對後急躁起來,把這一波攻勢的責任攬在自己身上。



李光耀緩慢地把球運過前場,故意放慢節奏,讓禁區的大個有更多休息時間,在二十四秒進攻時間接近結束之前,把球塞給上前來到罰球線的魏逸凡處理。



魏逸凡體力稍有回升,利用身高及身材優勢往右切入,硬是在碰撞之中取得兩分。



但社區隊下一波攻勢彷彿旋風一樣,利用光北禁區疲累,外線謝雅淑身材上的劣勢得分。



光北用二十秒的時間拿到兩分,社區隊僅花了不到十秒就要回來。



先前在光北氣勢大盛時沒有暴露出來的劣勢,在第四節一開始完全展露無疑,禁區沒有人輪替的情況下,魏、楊、麥克三人的體力嚴重下滑,謝雅淑也被社區隊經驗老道的球員吃得死死的,讓光北在第四節的處境變得非常艱難。



魏逸凡靠著之前打過大型比賽的經驗,以及楊真毅利用冷靜的打球方式,雖然幾次在禁區造成社區隊的禁區球員犯規,並且上到罰球線,不過兩人加起來六次罰球只罰進了三分,加上謝雅淑之後一顆底角三分球,這段時間裡的攻勢雖然得到六分,但社區隊卻一口氣拿了十二分,而且進攻效率高得嚇人。



謝雅淑跟李光耀知道現在球隊的問題在哪裡,因此進攻時控球的節奏放得非常慢,但這樣的調整雖然讓禁區三人可以多少回復一些體力,卻也同時打亂了光北的步調,整節比賽一直被社區隊牽著鼻子走。



一直到楊信哲喊出一句話之後,情況才有了大翻轉。



「第四節最後五分鐘!」



這時,雙方比數來到十四分的差距,八十九比七十五。



李光耀像是被打開開關,整個人從沉睡中醒過來一樣,散發出逼人的壓迫感,在光北這波球權中,在三分線外高高舉起手,對謝雅淑說:「把球給我!」



李光耀接到謝雅淑的傳球後,社區隊的大叔們似乎感覺到有些不對勁,禁區裡的小前鋒馬上跑出來要包夾李光耀,逼他把球傳給別人。



李光耀眼神瞄到從右邊上來的小前鋒,雙眼看向籃框的方向,球微微舉起來,對位防守的得分後衛以為李光耀要在包夾還沒來之前投籃,連忙跳上去封阻,沒想到這是李光耀的假動作。



李光耀騙起防守者之後馬上往左邊切,一個運球直接在罰球線中距離出手,球落在籃框前緣,在籃框上彈了幾下後滾了進去。



首次出手加上首次進球後,李光耀對著隊友大喊:「我知道你們累了,現在你們只要專心防守就好,進攻端就交給我!」說完,在回防時對詹傑成眨了一下左眼。



詹傑成頓時想起李光耀之前在場邊對他說過的話,第四節的最後五分鐘,我會讓你知道,我是你們這些控球後衛最想要傳球的對象。



詹傑成因此專心看著李光耀,衷心期待李光耀會用什麼樣的方式來回應他自己說的話。



李光耀進球之後,社區隊想要回以顏色,加快節奏,卻不小心發生了傳球失誤,空手跑位的小前鋒跑慢了一步,縱使伸長了手,卻只有手指碰到球,球最後被楊真毅撿到,傳給李光耀。



李光耀一拿到球直接往前場推進,也不管社區隊已經有兩個人回防,一個人跑快攻。



社區隊兩人一前一後在罰球線及籃下站好,不過李光耀卻在弧頂三分線的地方停下來,收球,跳投出手。



唰的一聲,球空心進籃。



李光耀在一分鐘內連得五分,將比數拉回個位數差,八十九比八十。



社區隊球權,節奏並沒有因為剛剛的失誤和李光耀的三分球有所改變,繼續以快速的傳導加上無止盡的空手走位攻擊籃框,在麥克面前將球放進籃框。



社區隊球投進後,謝雅淑把球運過半場,將球傳給熱機的李光耀,而李光耀一接到球,社區隊兩名後衛馬上衝上來包夾,李光耀運球往後退了一步,直接把球傳給沒人防守,面前有著大空檔的謝雅淑。



謝雅淑接到李光耀的傳球,毫不猶豫地在三分線外出手,球落在籃框後緣,快速地彈跳兩下後,幸運地落入籃框。



「好球!」李光耀手指著謝雅淑,謝雅淑則對著社區隊的大叔大喊:「不要以為光北只有李光耀!」



光北隊連續三波攻勢都進球,氣勢大漲,而知道比賽時間所剩不多,禁區三人硬是擠出體內所剩不多的體力力拚防守,讓社區隊倍感壓力,這波攻勢中雖然順利切入禁區,但是麥克高大的身影從一旁飛過來,讓大前鋒挑籃的瞬間出現一絲猶豫,這零點幾秒的猶豫讓大前鋒這個挑籃出現些微偏差。



球彈框而出,楊真毅抓下籃板球,傳給已經啟動馬達的李光耀,李光耀拿到球就往前衝,在三分線停下來,眼睛看向籃框,準備收球投籃,回防的控球後衛連忙撲了上去,卻因此被李光耀的收球假動作騙起。



李光耀一個變向運球往禁區切,收球,向前跨兩大步,左腳奮力一踩,整個人如同老鷹展翅般飛躍,另一個回防的得分後衛知道已經沒辦法阻止李光耀,讓到一邊,看著李光耀上演一計石破天驚的大灌籃。



砰!



轟炸般的聲響傳來,籃框跟籃球架劇烈搖晃,李光耀帥氣落地,對著場外一個正在看球的女生眨了右眼。



這次灌籃之後,雖然比分是九十一比八十五,社區隊領先六分,但氣勢上彷彿落後的是社區隊。



光北隊,甦醒。



謝雅淑仍然是場上的防守黑洞,社區隊予取予求的目標,但社區隊場上的球員平均三十歲,滿場飛奔的打法讓他們體力下滑,縱使過了謝雅淑這一關,之前可以輕鬆應付的補防,現在卻對他們造成了麻煩。



社區隊幾次空手跑位沒有得手,於是想從中距離下手,社區隊倚賴長年累積下來的默契,大前鋒幫助小前鋒單擋掩護,讓他可以順利地跑出空檔。



小前鋒一拿到球,前面沒有人防守,就想直接出手投籃,但是他沒有注意到後面的李光耀,被李光耀賞了一個大火鍋,被李光耀拍走的球直接撞在麥克胸口,麥克像是足球守門員一樣緊緊把球抱著。



「麥克!」李光耀馬上舉手要球,社區隊反應更快,得分後衛跟小前鋒一前一後包夾李光耀。



麥克差點就把球傳給李光耀,不過楊真毅在他旁邊把球拿了過來,代替李光耀把球往前推進。



楊真毅往前衝的剎那魏逸凡也飛奔出去,由於社區隊派兩個人包夾李光耀的關係,來得及回防的只有控球後衛。



楊、魏靠著驚人的默契,穩穩地上籃得手,不過也因為這波快攻,讓他們已經所剩不多的體力更是幾乎要搾乾。



在雙方體力下滑的情況之下,社區隊再次發揮了經驗的優勢,果斷地放慢腳步,放棄原有的快節奏打法,開始跟光北打陣地戰,在小前鋒及大前鋒連續兩次的單擋掩護之下,由得分後衛穩穩地在罰球線左側將球投進。



接著,謝雅淑將球帶過半場,在她剛剛投進三分球之後,社區隊不敢再放她大空檔,加上社區隊也累了,防守腳步變慢,禁區的防守不敢離魏、楊、麥克三人太遠,因此在李光耀接到球之後,站在他面前的防守員只有得分後衛一個。



李光耀看著得分後衛,輕輕呼了一口氣,然後向右切入,得分後衛趕緊往左邊退,而李光耀一個胯下運球,像是緊急煞車般身體停了下來,右腳一踏,整個人往後退了一步,順勢後仰出手,得分後衛完全沒有守住李光耀的機會,只能眼睜睜看著這顆球空心入網。



比數九十三比八十九,比賽剩下最後的一分半鐘。



社區隊知道這一波攻勢的重要性,控球後衛將球交給場上進攻能力最強的得分後衛操刀。



得分後衛面對謝雅淑的防守,從右邊切入,楊真毅補防過去,得分後衛在楊真毅補防還未到位之前,收球後仰跳投。



得分後衛的投籃節奏完美,球的軌跡也非常漂亮,但是被楊真毅的防守氣勢影響,出手的瞬間出現了些微猶豫,球落在籃框後方彈了出來。



李光耀從外線衝入禁區搶到這顆籃板球,一拿到球馬上往前場衝,首先一個轉身過了控球後衛,變向運球突破小前鋒,切入禁區,面對大前鋒的防守,氣勢十足地挑戰籃框,大前鋒奮力跳起,雙手舉高,李光耀完全沒有猶豫,身體在空中撐了一下,左手護球,右手把球輕輕拋出。



擦板,得分!



比數九十三比九十一,比賽時間剩下最後的一分鐘,比數的差距僅僅只有兩分。



以每一波球權二十四秒進攻時間來計算,光北與社區隊都各擁有一波完整的組織進攻時間。



對社區隊來說,這一波進攻非常重要,兩分的領先並不保險,如果這一波進攻沒有打進,光北隊就有機會把比賽逼成平手甚至取得領先,尤其李光耀已經開啟了進攻模式,只要讓他拿到球就要有至少被他得兩分的心理準備。但是如果在這一波進攻中能順利取得兩分或三分,將比數拉開成四分甚至是五分差,那這場比賽的勝利可以說有一半已經落入他們的口袋裡。



社區隊的控球後衛用手勢對場邊的隊友示意,叫他們不要在這種關鍵時刻喊暫停,因為他深信在越關鍵的時刻,他們長年累月一起打球的默契越可以應付現在的場面。



控球後衛接住得分後衛的底線發球,運球過半場的同時腦袋瘋狂地轉著,思考現在他們最大的優勢在哪裡,而這個問題的答案很快就浮現在控球後衛的腦海中。



控球後衛在過半場之後就停下腳步,運著球,在進攻時間快結束時加快運球速度,邁開大步面對謝雅淑的防守。



控球後衛給了隊友們一個眼神,四個隊友會意,很快往兩旁退開為他拉開空間,控球後衛果決地往左邊切,謝雅淑雖然猜到他切入的方向,但控球後衛利用身材優勢將謝雅淑擠開。



楊真毅預料到社區隊會找謝雅淑做為突破,馬上上前補防,然而控球後衛右腳猛烈一踏,身體向左跳,順勢收球,落地後立即奮力跳起,後仰跳投出手。



果決地切入,關鍵的出手,進!



比數九十五比九十一,差距四分。



光北這邊也沒有喊出暫停,在控球後衛投進之後,比賽還剩下大約四十秒,李光耀拿球踏出底線外,發球給魏逸凡後,很快跑進場舉手大喊:「球!」



但魏逸凡並沒有把球回傳給李光耀,因為社區隊早已派出兩個人虎視眈眈地守住他。



魏逸凡拿著球,發揮出他曾經站上甲級聯賽戰場的經驗,擠出所剩的體力飛速地往前場推進,雖然在三分線前就被擋了下來,不過已經足以打亂社區隊的防守節奏,並且將球交給李光耀。



全場的目光都集中在李光耀身上,光北三個禁區大個體力已經耗盡,沒辦法提供太多火力支援,謝雅淑上場時間雖然不如楊、魏、麥克這麼多,但是身材上的劣勢也讓她體力流失得非常嚴重,場上能夠以出色的單兵攻擊能力摧毀社區隊防守的人,只有李光耀。



李光耀在左側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拿著球,享受著大家的注目,成為目光焦點的感覺讓他無法克制地興奮起來,在這種關鍵時刻拿著球,背負著隊友的信任,面對對手戰戰兢兢的防守,讓李光耀心臟怦怦跳動,血流加快,渾身上下充滿了一種無比自信的銳氣。



李光耀眼光瞄向站在場外看球的女生,右邊嘴角勾了起來,露出一個玩世不恭的笑意,然後在下一個瞬間運球,身體往前跨了一大步,在防守球員連忙往後退的時候突然收球,毫不猶豫地在離三分線還有一步距離的地方拔起來,跳投出手。



李光耀投出球之後右手依然高高舉著,看著球以優美的拋物線朝著籃框落下,隨即響起的悅耳聲讓他露出自信的笑容。



三分球進!



比數九十五比九十四,一分差,比賽時間剩下二十秒,社區隊掌控球權。



比賽時間所剩不多,社區隊知道,光北隊也知道,而球權在社區隊手中,且還保有一分的領先。



光北高中在第四節團隊僅有三次犯規,如果要利用犯規戰術讓球賽暫停,他們要連續犯兩次規,時間上來說非常不利。



社區隊明白現在他們占據優勢,控球後衛於是比出放慢步調的手勢,運球準備過半場,不過就在這時候李光耀的貼身壓迫性防守突然過來,控球後衛在慌亂間把球傳給來接應的得分後衛,楊真毅在這種關鍵時刻發揮冷靜的頭腦,跟在得分後衛後面抓準時機把球抄走,幫助光北取得這場比賽最關鍵的球權。



楊真毅把球抓好,李光耀很快來到他身邊要球,社區隊深怕李光耀拿到球,兩隻後衛已經準備好要包夾李光耀,沒想到楊真毅做了一個傳球假動作,利用李光耀吸引防守注意之後直接往籃下衝,在場沒有人預料到楊真毅會有這樣的動作,社區隊頓時亂了手腳,禁區三名球員不分先後地要包夾楊真毅,楊真毅趁包夾未完全結合好前跳起來,把球傳給從後方空手切入的魏逸凡。



魏逸凡看都不看防守者,在三分線拿到球就切入籃下,在這種時刻社區隊發揮了多年來的默契,防守輪轉得極快,中鋒張開雙手往籃下一站,封住了魏逸凡的進攻路線。



魏逸凡心知自己體力耗盡,如果硬是切入籃下很有可能被擋下來,便把球傳給外線的謝雅淑,控球後衛看到謝雅淑在三分線外拿到球急忙撲過去,但謝雅淑一接到球利用眼角餘光找到了李光耀,球在她手中只停留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很快傳到李光耀手上。



這時候李光耀面前只有得分後衛一個防守者,比賽時間剩下十秒鐘,楊信哲在場外拿著碼錶開始倒數計時。



「十、九、八……」



李光耀向右切入,得分後衛往後退,用身體擋住李光耀,身體的碰撞遊走在犯規邊緣,場邊的李明正跟吳定華都沒有吹哨。



「七、六、五……」



李光耀一個胯下運球,變換切入方向,甩開得分後衛的防守。



「四、三、二……」



小前鋒從禁區衝了出來要阻擋李光耀,李光耀直接收球,身體向後仰在空中撐了一下,出手的瞬間刻意加大力道拉高球的弧度。



「一。」



小前鋒奮力跳起,卻只能眼睜睜看著球從手指上方朝籃框飛了過去。



唰!



球乾淨俐落地空心入網,球進的同時場邊哨音響起,「比賽結束,球進算!」



麥克又叫又跳地跑向李光耀,「進了耶、進了耶!」興奮的表情跟動作完全拋開以往的害羞跟自卑,初次嘗到贏球的喜悅讓麥克不自覺地表現出真性情。



然而投進致勝球的李光耀反而沒有麥克興奮,抹去額頭上的汗水,直直朝著場外看球的女生走了過去。



「怎麼樣,我剛剛投進那顆球很帥吧。」李光耀站在謝娜面前,比比記錄台的方向,「而且我們贏了。」



謝娜臉上沒有任何表情,「那又怎麼樣?」



李光耀說:「我們的對手是附近最強的社區籃球隊,別看他們有點年紀,裡面有很多人在高中時期可是都打過甲級聯賽,就算他們現在老了,但是靠著默契跟經驗,團隊的實力絕對還維持在很高的水準,我們能夠擊敗他們代表我們的實力已經非常強悍。」



謝娜冷淡地說:「好吧,恭喜。」



李光耀絲毫沒有被謝娜冷淡的反應給打擊到,「從下半場開始妳就站在這裡看我們打球,妳也喜歡籃球嗎?」



謝娜一臉嫌惡,「才不喜歡。一群男生撞來撞去就為了搶那顆球,還流得滿身大汗,臭的要命,只有野蠻人才會喜歡這種運動。」



李光耀哈哈大笑,「妳這麼說好像也有點道理,不過妳也很有趣,在大太陽底下站這麼久只為了看野蠻人打球。」



謝娜皺起眉頭,「我愛站哪裡就站哪裡,你管得著嗎?」



李光耀笑說:「當然管不著。妳常來這個公園嗎?」



謝娜冷哼一聲,別過頭,「關你什麼事?」



李光耀看著謝娜的雙眼,「不關我的事,不過如果妳常來這個公園,那以後我也要常來這個公園打球,這樣打完球還可以像現在這樣跟妳聊天。」



李光耀近乎直白的言語讓謝娜紅了臉,她「你你你……」不完,最後只留了「變態」兩個字,便快步離開現場。



李光耀看著謝娜慌張的背影,露出了笑容,「什麼嘛,一開始那麼凶,原來也是個會害羞的小女生。」



麥克這時候走到李光耀身邊,表情已經沒有剛剛李光耀投進最後一擊時的興奮,用告誡的語氣說:「爸爸說欺負女生是不對的。」



李光耀轉身,笑了笑,「我才沒有欺負她,我只是跟她培養感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