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作者序



二十年前,我寫了一本名為《情慾按摩藝術》的書, 除了深入淺出地詮釋按摩的相關課題外,也同時讓它擺脫從前給人冰冷生硬的臨床治療印象。過去,按摩移交給一群自詡為科學家的小團體,而這些人呢!則一直想盡辦法把疼痛視為一種複雜難懂,又不友善的玩意兒。那個時候,如果你願意鼓起勇氣嘗試一下按摩療程的話(通常,這會發生在一場肌肉疼痛的意外之後),情景將會如下:你會被安置在一張看似手術台的桌面上,房間裡堆滿了一櫃子又一櫃子感覺很不吉利的設備:托帶、皮下注射器、繃帶和藥品,而且對講機不停地發出刺耳的叫囂聲──三號病房的某個病人發生了出血現象。接著,一名工作超時、皺著眉頭,穿著白色筆挺制服且身形龐大的護士正一步步地逼近你。沒錯,你把自己弄得亂七八糟,而現在她即將修復它。她調整了一下固定於頭頂上的螢光燈,驅散床鋪周遭的所有陰影,然後她朝著一瓶冰冷的酒精伸出一隻手。當她把粗糙的雙手覆蓋到你不完美的身軀上時,你把頭扭到其中一邊,咬緊牙關⋯⋯。

還好,之後有另外一種型態的按摩在等著我們。一個從聖經時代起,不斷在世界各地被重複施行的技法,它的追隨者並未擁有醫學學位,也不依賴拉丁或德文來解釋說明它們的技巧。頭顱內含有顱骨顳和頂葉,但是它也存在著前後兩個天然的支點,後面的那個是後腦杓,前面的則是下巴,它們能讓你以一種平穩而且不間斷的速度轉動頭部。雙手和雙腳也擁有自己的支點群,當然,手臂和雙腿也是。手指的尺寸非常適合眉毛到眼睛中間的部位,而大拇指則能按摩到椎骨之間的間隙,手掌的根部則能對形狀彎曲的骨盆施作按摩技法。人與人之間同樣能用意想不到的方式組合在一塊兒,就好像人體的設計本就是為按摩而生。

大約三十年前,我在舊金山一間維多利亞風格並點綴著燭光的房子裡,第一次接觸按摩活動。我記憶猶新,就好像是昨天才發生的事。在一個略顯蒼白的夏日晚上,從遠方傳來了舊金山港霧角那淒厲又憂鬱的哀號聲,有一名女性幾乎花了兩個小時的時間,把歡愉的感覺傳遞到我身體每一寸的肌膚裡。

後來,就連那些我以為沒有強烈知覺的地方,也都體驗到了明顯的肉體快感。那從皮鞋束縛中解放出來的雙腳,感覺到了溫暖,而且重新活了過來。我臉部的肌肉群也放棄了它們隱藏許久的緊繃──我整個人看起來完全不同了。那一整個晚上,和接下來好幾天的時間,我的身體似乎一直被一股溫熱、友善的感覺籠罩著。每一條肌肉、每一個關節都變得靈巧而且放鬆,在沒有發生性行為(事實上,也根本沒做任何事)的情況下,我歷經了整整兩小時不間斷的肉體快感,我從未領悟過,原來生命裡存有如此美妙的事情。

實際上,第一次的感官按摩體驗幾乎改造了我身體的每一個部分。之後很長一段時間裡,我從頭到腳都浸淫在喜悅之中,整個人容光煥發了起來。所以,接下來你要學習的是──如何讓別人也能體驗這種奇妙的感覺。

我寫這本書的目的就是為了要告訴讀者,如何在一個小時內,提供給伴侶最銷魂滿足的肉體快感。如果說,介紹情慾按摩樂趣的《按摩藝術》有如飯前的開胃小菜,那麼這本新書就會是一場筵席,一場感官的盛宴。二十年來,我一直在思索接下來會介紹的全身按摩技法。以身體的各部位為單位,從數以百計的技法中,挑出大部分的人都會愛上的活動療程。

不論年紀、背景、教育程度、外貌或是文化差異,人們最期待的就是能在生活中獲得片段的愉悅和快樂。我保證,在經歷一小時全新的按摩體驗後,幾乎每個人都能走向這條康莊大道。



高登.殷克勒斯

美國加州米蘭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