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愛情甜甜圈》

  哇!好舒服……

  大熱天能窩在肯德基裡吹冷氣,真是一件讓神仙都羨慕死的事情!

  這種溫度真是非常適合睡覺……好睏,昨天晚上作惡夢了,一整夜都沒有睡好。

  呃,上下眼皮開始打架了,我雙手撐著下巴,努力地想要保持清醒,使勁地想要把眼皮抬起來。趙成雨和蘇美希去端漢堡和可樂了,如果發現我在睡覺,肯定會把我臭罵一頓……

  不行!我要倒下了,周公在呼喚我,我要跟他下棋去……

  突然一聲河東獅吼傳來——

  「韓昕彤,妳是豬啊,敢睡試試看!」

  唉,蘇美希這麼快就買好了啊?真是的,我的耳朵早晚要被她吼聾。

  我心不甘情不願地伸手把自己的眼皮拉起來,一睜開眼睛就看到眼前全身都冒出火焰的蘇美希,她把托盤往桌上一放,拿起漢堡塞進我的嘴巴!

  唔唔……幹嘛啦……

  我忿忿地把漢堡拿開,手往前一撈,抓住冰可樂趕緊喝了一口。

  嗚呼……差點命喪漢堡之下了。

  「美希,妳發什麼神經啊?想要把我噎死嗎?」

  蘇美希太可惡了,明明知道我在睡午覺,還死命地把我拉了出來,說要給我開什麼送別會,現在竟然還想用漢堡謀害我!

  「韓昕彤,妳太沒有良心了,明天我們就要分開了,妳竟然只顧著睡妳的大頭覺,一點都不覺得傷心!嗚嗚……我怎麼會有這麼沒心沒肺的朋友呢?」蘇美希假惺惺地抬起手,擦拭著想像中的眼淚。

  這傢伙,隨時隨地都能表演……這麼多人耶!她竟然還能旁若無人地表演被人家拋棄、泫然欲泣的苦命媳婦樣。

  「美希,南陽和北光不是在同一條路上嗎?又不是永遠都不見面,我為什麼要傷心啊?」

  我汗,南陽中學和北光中學,分據在中原路的一南一北,坐公車十分鐘就到。瞧美希說的,好像明天我們就要天涯海角、各奔東西,永不再見似的,哪有這麼嚴重啊?

  「昕彤,好端端地幹嘛轉學啊?我們可是北光三怪,妳一走,我和美希混什麼啊?」這時,趙成雨也端著墨西哥雞肉捲回來了,他邊說邊重重地坐了下來。

  我緊張地盯著在成雨屁股下發出「嗚嗚」呻吟的塑膠椅子,暗自祈禱這傢伙的破壞力,不要從學校的桌椅蔓延到任何公共設施,然後開口解釋道:「因為南陽校風比較自由啊,以後我上課睡覺就不會被老師打擾了!」

  這一點太重要了,在北光一年多,我沒有一天是睡得飽的,整天過著被老師扔粉筆頭的生活。唉,人家的黑眼圈就是在北光裡養出來的,一想到這裡,我就覺得好委屈,眼淚差點狂飆出來呢!

  成雨和美希兩個人,不約而同地擺出吐血加黑線的表情,眼睛都瞪得圓溜溜的。

  這兩個傢伙,眼睛張那麼大,都不擔心眼珠子掉出來嗎?我立刻體貼地把托盤推了過去,以防萬一。

  「汗死……昕彤,妳轉學就為了睡覺嗎?」趙成雨趴在桌面上,一副標準的倒地不起姿態。

  「韓昕彤,妳的祖先一定是豬!」蘇美希雙手顫抖地指控我,一副恨不得把我掐死的表情。

  「那也不錯啊,吃了就能睡,睡了又能吃!」我點點頭,然後狠狠地咬了口漢堡。

  蘇美希無可奈何地朝我搖了搖頭,然後突然八卦兮兮地湊近我,曖昧地朝我眨眨眼睛說:「昕彤,在南陽中學,妳一定可以見到校園王子宋熙然,嘿嘿……幫我向他要張簽名照,怎樣?」

  宋熙然?

  「他是誰啊?大明星嗎?拿什麼簽名照啊?」我一邊疑惑地看向蘇美希,一邊繼續啃著我的漢堡。

  「天啊,昕彤,妳活在侏羅紀時代嗎?竟然不知道宋熙然!」蘇美希誇張地做出捧心狀,眼睛直冒星星,「南陽最完美的王子,妳怎麼會不知道?天啊,我怎麼會有妳這樣落伍的朋友呢?簡直是我的奇恥大辱!」

  咻——

  蘇美希的話像一把飛刀,插在我的頭上。

  我的嘴角開始抽搐,「王子?這個時代哪還會有王子啊?早就廢除帝制了,欺負我歷史不好嗎?」我轉過頭,坐在一旁的趙成雨正在專心啃著雞肉捲,「成雨,你知道誰是宋熙然嗎?」

  「昕彤,美希花癡的王子一籮筐,我怎麼知道宋熙然是誰啊?」趙成雨不屑地瞥了蘇美希一眼,「她的王子和花瓶差不多的,就是長得好看而已。」

  「趙成雨,你敢再說宋熙然是花瓶試試看!」蘇美希馬上換上夜叉臉,舉起拳頭威脅成雨。

  成雨翻了翻白眼,乖乖閉上了嘴,低頭猛灌可樂。

  「不是花瓶,就是繡花枕頭嘍!」我順著成雨的話接著說。那個宋熙然能夠成為美希心中的王子,肯定是因為美貌的關係。

  「韓昕彤,我警告妳,不准出口侮辱我的王子,宋熙然可是公認最完美的王子,他是那麼的英俊帥氣,那麼的優雅高貴,那麼的溫柔體貼,那麼的品學兼優,那麼的知書達禮,那麼的迷人……」蘇美希滿臉的陶醉,「如果能和宋熙然約會,那會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情啊!」

  我和趙成雨雙雙做出嘔吐的動作,無限鄙視地看著蘇美希。

  「我看他是專門欺騙女生感情的禍害,仗著爸媽給的好容貌,四處招搖撞騙,建立自己的粉絲團,好讓他為所欲為!」

  哼!有異性沒人性的蘇美希,竟然敢警告我不准侮辱她的王子!?

  「對啊對啊,我覺得昕彤說得沒錯,那種王子應該叫偽君子!」趙成雨終於吞下最後一口雞肉捲,朝我比了比手指表示支持。

  「你們兩個給我閉嘴!」蘇美希大吼。

  ……

  整個肯德基店內瞬間安靜了下來,大概是被蘇大小姐嚇到了,一直播放的音樂竟然也在此時戛然而止,場面尷尬得有點詭異。

  十秒鐘後,一位穿著肯德基制服的小姐走了過來。

  「小姐,請保持安靜,不要影響其他客人,好嗎?」

  蘇美希不在乎地努了努嘴,「知道了。」

  我和趙成雨面面相覷,無言以對。

  太丟人了……

  這個女人,每次都把我拖下水,我真的好想大聲告訴周圍的客人——我不認識蘇美希!

  「韓昕彤,趙成雨,我今天要給你們好好地上一課!」蘇美希依然不知悔改地站起身,居高臨下地看著我和趙成雨,「我的宋熙然王子,是南陽女生票選出來最完美的校草!他有著太陽神阿波羅一樣俊美的五官、天使一樣純潔無邪的笑容、紳士一樣溫柔體貼的風度,還有著像王子一樣高貴優雅的氣質,他是每個女生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呃,我整個傻眼。

  美希……難道那個宋熙然給了妳宣傳費嗎?

  十秒……

  三十秒……

  一分鐘……

  三分鐘……

  我的媽啊!美希的王子經還沒有唸完嗎?

  看著蘇美希一張一合的嘴,我的頭漸漸變得像特級南瓜那麼大,快要炸開了。

  而蘇美希竟然還是一副兩眼放光、雙手合十、無比虔誠陶醉的樣子……

  我的天啊,看美希中毒的樣子,我敢說這個宋熙然肯定是個大病毒!

  「昕彤啊,去了南陽以後,妳一定要幫我認識宋熙然,好不好?」蘇美希終於停下了滔滔不絕的演講,然後緊緊地握著我的手說。

  「美希,我看那個宋熙然根本就是個沒節操沒原則的花心大蘿蔔,是全體女生的公敵,我們要一起消滅他才對!」我推開蘇美希,免得一不小心也染到她的花癡病,那就虧大了。

  砰——

  話音剛落,耳邊就傳來砰的一聲,聽起來像是拳頭撞擊桌面的聲音。

  我抬頭循聲一看——

  聲音原來是坐在蘇美希身後那桌的一個男生發出來的,此刻,他竟然死命地瞪著我,一臉凶惡的樣子,好像想要把我碎屍萬段,而他旁邊一個戴著金邊眼鏡的男生,卻一臉平靜地按住他的肩膀。

  搞什麼?幹嘛一副咬牙切齒的表情?我明明不認識他啊,又沒有得罪他。

  會不會是我搞錯了?

  我抬頭又看過去,天……還在瞪我!這人怎麼這樣啊?

  我毫不客氣地瞪了回去。想看看誰的眼睛大嗎?比就比,我又不輸你!

  說實話,那傢伙長得非常俊美,有一頭柔軟得像嬰兒頭髮的黑髮,眼睛烏溜溜的,眼睫毛翹翹的,看起來很可愛,不過此刻,那對美麗的眼睛都快要被他瞪得變形了。而他粉紅的嘴唇,似乎正因為生氣緊緊地抿著……

  如果美希看到他,一定會大呼王子的。

  可是……這傢伙還真是厲害,眼睛瞪得都要脫窗了,還不肯讓眼睛恢復正常的尺寸。

  哼,別以為這樣我就會輸給你!以為長得好看就可以隨便瞪人嗎?WHO怕WHO啊?

  「昕彤,妳竟然說宋熙然是花心大蘿蔔,我要代表月亮懲罰妳!」

  就在我正和後面那隻「青蛙」進行目光絞殺戰役的時候,美希一個縱身,跳上了椅子。

  「蘇美希,妳夠了沒有?」趙成雨霍地拍著桌子站起身,大聲說道,「我們今天是來給昕彤送別的,不是聽妳發表花癡言論,所以,不要再說那個宋熙然的事了。不就是一個長得漂亮的男生嗎?難道妳要為了他和我們兩個翻臉嗎?」

  我重重地點頭。成雨,這些話說得太好了!

  「趙成雨,你肯定是嫉妒宋熙然比你受女生歡迎,所以說話才這麼酸!」蘇美希不甘願地從椅子上爬了下來,伸手拉拉趙成雨的雙耳,「不准你再說他的壞話!」

  「妳放開我!」趙成雨甩開蘇美希的手,「誰嫉妒那個惺惺作態的宋熙然了?蘇美希,妳清醒點好不好?」

  「惺惺作態?」蘇美希握起了拳頭,臉漲得通紅,看樣子小宇宙都燃燒起來了。

  唉……

  我嘆一口氣,再不阻止,這兩個人肯定又要槓上了。

  「我拜託你們兩個!」我按住蘇美希,「不要這麼丟臉好不好?說什麼幫我送別,你們現在不是要讓我難堪嗎?吵得我頭都痛了!」

  「誰叫妳和成雨要毀謗宋熙然!?」蘇美希氣惱地跺跺腳,然後抬起腳就去踹成雨。

  「啊!」趙成雨反應不及,被蘇美希的繡花腿踢到,跳起來怪叫,手掃過桌面。

  嗖——

  成雨面前的可樂杯被他大手一揮,在空中劃了道漂亮的拋物線飛了出去,砸向蘇美希,美希則非常靈敏地歪過身子……

  砰!可樂灑到她身後的人身上,杯子掉落在地上,還頑皮地打了兩個轉。

  我閉起眼睛……天啊!不知道是哪個倒楣的傢伙,會被可樂潑一身,那可真是無妄之災,我會深表同情的。

  場面安靜下來,半天沒有一點聲音。

  有點奇怪哦……我睜開眼睛,看看是哪個人「幸運中獎」——

  哇!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那個人,汗……竟然就是剛才和我進行強力眼神廝殺的男生!

  此刻,可樂正緩緩地沿著他的頭髮,順著他的臉頰,慢慢地流了下來,接著滑過他潔白的頸項,濡濕了他的白襯衫,上面留下了一道道可樂的印子,白襯衫頓時變成了可樂色的斑馬紋襯衫……

  他濕漉漉的頭髮彷彿要豎了起來,眼睛好像要冒出火似的,我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看著他快要瘋了的表情。

  他不會是想在大庭廣眾之下發飆吧?

  我從椅子上跳了起來,非常沒膽地躲到趙成雨身後,雖然剛才闖禍的人不是我,可是他飆火的眼睛卻一直死死地盯著我,空氣中的暴力指數直線上升……恐怖啊!

  而罪魁禍首趙成雨,在關鍵時刻竟然愣得像塊木頭,完全僵化了——他呆呆地望著眼前的情景,一點反應都沒有。

  「啊!是——是宋——宋——」蘇美希突然尖叫起來,可叫了半天,只叫出了一個字「宋」,我真是不明白她在叫什麼,送什麼啊?

  「誰?給我站出來!」那個男生漂亮的眼眸冒出了熊熊大火,他手中的可樂杯已經被捏成了紙片。

  我的心撲通撲通地一陣狂跳,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竟然感覺自己成了他手中的可樂杯,被捏得扁扁的,再加上他還在用眼神殺我……

  媽媽咪啊,又不是我砸他可樂的,他怎麼可以把氣發在我身上呢?

  我連忙把趙成雨推到他的面前,說:「凶手是他!」

  成雨,對不起啦,這個時候只能犧牲你了,反正是你闖的禍,你自己解決吧!而我……還是趕緊拖著美希一起溜吧!

  我的眼睛瞄向另一邊——我的天啊!美希在幹什麼啊?這個時候她居然還在發呆,眼睛裡還冒出好多的愛心。

  算了,這人一看見帥哥,花癡的本性就暴露無遺。暈,我怎麼會有這種朋友?

  「道歉!」那個男生衝上前來,抓著成雨的衣領,拳頭就停在成雨的鼻子前,俊秀的五官此刻臭得可以媲美閻王爺了。

  成雨的額頭上不斷地冒出冷汗,「對……對不起!」

  「哇,好帥啊,生起氣來也還是那麼帥!」美希竟然完全不考慮現在的狀況,依然捧著臉陶醉地叫道,「不愧是王子啊!」

  我昏了……美希,妳也太誇張了吧?我們的夥伴成雨——現在正被妳所謂的「王子」抓著衣領呢!

  算了,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那個……可不可以放開成雨啊?他不是故意的啦!」我湊上前去,拉了拉成雨,小聲地問。

  可惜那傢伙還是不肯放開成雨,他橫了我一眼,冷冷地揚了揚嘴角,一使勁,竟然拉著成雨的領子,把他提了起來。

  天啊!不就是招待了他一杯可樂嗎?他該不會想要成雨為此償命吧?

  我有些驚慌地看著成雨變青的臉,「你,你快點放開成雨啦!」

  「熙然,冷靜點!」跟他同桌那個戴著金邊眼鏡的男生,也按住他的手低聲說道。

  熙然?這個名字有點耳熟呢!

  「這位同學,請不要在店裡打架!」動作慢半拍的工作人員,此時也終於走過來勸說道。

  終於,這個叫熙然的男生放開了成雨,他拍了拍手,臉上冒火的表情慢慢地平靜下來。

  一會,他微微地揚起嘴角,露出一抹溫柔的笑,然後伸出手指著我說:「妳,給我記住了,我會找妳算帳的!」

  什麼?找我算帳?

  有沒有搞錯啊?剛才又不是我把可樂潑到他身上的,要算帳他也應該去找成雨啊!

  「你想怎樣?」我防備地看著他,一手拉著趙成雨的手臂壯膽。

  宋熙然沒有回答我,只是一直微笑著,且越笑越燦爛,接著,他接過金邊眼鏡男生的手帕,輕輕地擦著臉上的可樂和襯衫上的可樂漬。

  擦得差不多了,他把手帕扔回給金邊眼鏡男生,然後朝我挑了一下眉,不懷好意地笑著說:「我們走著瞧吧!」

  說完,他看都不看我一眼,大腳一邁,便走出了肯德基。

  喂,這人真是奇怪,什麼叫走著瞧?這是什麼意思啊?幹嘛撂這些狠話給我啊?

  我朝他們的背影做了個大大的鬼臉。

  走著瞧就走著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