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世界七頂峰──幫助我成長的七個工具

「越是盤根錯節,樹木越不容易倒,樹幹也會越來越粗。」
我曾經聽過有人這麼說。

就像樹木一樣,我也想要成為盤根錯節的樹木,變得更強韌。
我想要大量吸收養分,成長茁壯。
我不想變成只靠一條樹根支撐,因為營養不良而瘦弱不堪的樹木。
我不想因為別人稍微說一些嚴厲的話就受傷、心碎。
我一直這麼想。
登山是讓我更強韌的工具。
「想讓自己更加茁壯。」
這也是我冒險的理由之一。
我將登珠峰視為自己的人生目標。
我認為用自己的力量踏上世界第一高峰,是成長過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環,所以開始這項計畫。
話雖如此,珠峰可不是想去就能輕鬆成行的地方。
為了習慣高海拔、寒冷氣候以及累積經驗,必須先從六千公尺到八千公尺的山開始練習。要訓練體能、技巧、閃避危險的方法以及緊急時刻的判斷能力,實際登山是最好的方法。
我從十三歲開始登山,十六歲曾經到過位於甘孜藏族自治州高達七千公尺的貢嘎山,當時只前進到六千三百公尺附近。
不過,這樣還不夠。這種程度不能說是不夠,應該是根本不行!
從那之後,為了前往珠峰,我開始攀登其他高山做為訓練,其中剛好有三座山是世界七頂峰(七大洲最高峰)。
「既然如此乾脆全部登頂吧!」
挑戰世界七頂峰的念頭,是從這裡開始的。
從二○一五年一月開始,我花了一年半的時間攀登以下山峰

1. 2015年01月03日 阿空加瓜山*(南美洲最高峰)
2. 08月06日 吉力馬札羅山*(非洲最高峰)
3. 08月23日 白朗峰(西歐最高峰)
4. 10月01日 馬納斯盧峰(世界第八高峰)
5. 12月13日 可西歐斯可山*(澳洲最高峰)
6. 12月28日 文森山*(南極洲最高峰)
7. 2016年02月14日 查亞峰*(大洋洲最高峰)
8. 03月22日 厄爾布魯士山*(歐洲最高峰)
9. 05月23日 珠穆朗瑪峰*(亞洲最高峰)
10. 07月04日 德納利山*(北美洲最高峰)

雖然說這些山都是為了登珠峰的「行前訓練」,然而無論哪一座山,都不能因為是「訓練」
而掉以輕心,它們絕對帶給我許多學習與成長。

譬如我的第一座世界七頂峰──南美最高峰阿空加瓜山,我在實際登這座山之前,就已經敗給自己的「不安」,當時心情大受影響,整日以淚洗面。
除此之外,大洋洲最高峰的查亞峰也讓我發自內心想吶喊:「怎麼會有這麼難爬的山!」那是一座考驗自我能力的山。
歐洲大陸最高峰厄爾布魯士山,山勢嚴峻不說,再加上俄羅斯的寒冬來襲,因為天公不作美,行程被迫延遲,導致我必須在體能尚未恢復的狀態下攀登珠峰,這也是非常艱辛的體驗。
讓我更無法忘懷的是最後的山峰──德納利山。登完珠峰之後,我心想:「終於要完成七頂峰的挑戰了!」北美最高峰德納利山位於阿拉斯加,又被稱為麥金利峰,真的是一座非常嚴峻的山。探險家植村直己先生是第一位成功在冬季單獨登上德納利山的人,最後卻未能生還。
因為有挑戰三次都失敗的朋友,所以我以「一般的準備絕對無法登頂」的心情嚴陣以待,實際上,這座山甚至改變我心中所謂「一般準備」的基準。
在德納利山,遇上讓我做好死亡覺悟的暴風雨,最後挑戰兩次才成功,真是一大難關。

因為這些山峰,我得以成長茁壯。
第二座挑戰的非洲最高峰吉力馬札羅山、第五座的澳洲最高峰可西歐斯可山以及第六座的南極洲最高峰文森山,對我而言雖然也很辛苦,但相較之下是比較順利登頂的山峰。即便如此,這些寶貴的登山經驗,必然在不知不覺中讓我變得更加堅韌,因此我才能面對之後更嚴峻的山峰吧!
因為有這些經驗支持,面對宛如被山峰拒絕或驅趕的狀態時,我才能不屈不撓繼續挑戰。

這些,再度加深了我的感觸。
無論好壞,一切都是自己創造的結果。
所有過程都會讓自己成長茁壯。


從計畫的過程找到機會

攀登世界七頂峰,雖說執行的過程中,有許多隨機應變的地方,但乍看之下是將時間濃縮在十八到十九歲,在短短的一年半之內就完成的計畫,所以經常有人問我:
「為什麼要這麼急?妳還年輕,山也不會跑啊!」
然而,對我而言,只有這一年半是最佳時機。

我在十七歲的時候開始計畫攀登珠峰。
當時,我最先想到的是自己身為女性這件事。我以後想生小孩,而且最少要生四個,成為人母也是我的夢想之一。
如果有了孩子,總有一段時間我必須一直陪伴在他們身邊。
放著年幼的孩子不管,丟下一句:「媽媽要去爬一下珠峰,乖乖和爸爸一起看家喔!」未免也太不切實際,而且我認為身為母親卻去挑戰隨時可能沒命的冒險,對孩子來說很不負責任。
而且,在生孩子之前,應該會先出社會。雖然還不知道將來會從事什麼樣的工作,不過既然要工作我就想要盡全力做好。我可以想像,工作之後可能很難用「我要去攀登珠峰,所以想休息一段時間。」這個理由休假吧!
再加上體力的考量,最好可以在二十五歲前就完成登頂。
毅力、體力,以及期望自己在社會中所扮演的角色,綜合思考體能狀況最佳的年紀,最容易成行的時間,如此一來答案就會變得很明確。
「上大學前或是就讀大學是最佳時機。」
這是我的結論。
反過來說,我認為「只有現在這個時間點才有機會!」

雖然當時只有十七歲,但這是我的生涯規畫,所以決定和父親商量。
「我想去攀登珠峰。」
父親想了一下,回答說:「我知道了。」他雖然沒有擔心或反對我做這件事,不過有一個附加條件。
「我認同妳這份熱情,如果想做的話就去做。不過,這是真鈴妳自己的計畫。我不會提供資金,妳必須靠自己的力量完成。」
如果我說想做的話就會放手讓我去做,父親很尊重我的自主性,這樣的回應很符合父親的風格。於是,我也反射性地回答:
「知道了,我會自己想辦法!」
雖說是自己發下的豪語,但是登珠峰需要很大一筆錢。
儘管早已預想「大概需要一千萬日圓的經費」,但是越調查就越了解籌措資金有多困難。
我當然沒有這麼多存款,這也不是打工就能應付的金額。為了籌旅費,只能找贊助。想找贊助,就必須要有宣傳自己的標語才行。
我做了一番調查,發現當時在日本最年輕登頂珠峰的紀錄是二十歲。
如果從十七歲開始準備,十九歲前能登頂的話,就可以刷新這個紀錄!
「我一定會成為日本最年輕的珠峰登頂者。請贊助我!」
我把這種郵件寄到各企業與報社,開始尋找贊助,正式啟動我的挑戰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