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五十五章 搏殺

戴恩兩人緩緩地朝著林動靠攏過去,眼露凶光。

「砰!」

隨著步伐接近,下一霎,戴恩兩人幾乎同時暴起,雄渾元力凝聚在掌心中,足可震裂山石的掌風直接一左一右朝林動的腦袋劈砍過去。

兩人一出手就展現出不俗的默契,攻勢之間,一左一右,令人頗難兼顧。林動面色凝重地望著攻來的兩人,心中卻沒有出現旁人意料的慌亂,只見他左手成拳,右手成掌,同時施展通背拳以及八荒掌。

「咚咚!」

拳掌交接,低沉的悶響聲在三人手中響起。在剛接觸的剎那,原本一臉凶光的戴恩兩人面色卻是微微一變,從對方拳掌上傳來的大力震得他們的骨骼隱隱作痛,而且最讓他們感到震驚的是,對方的元力彷彿蘊含一種極為冰冷的寒氣,在接觸的瞬間就使他們的皮膚傳出陣陣刺痛。

「點子硬,不要留手!」這一接觸,戴恩兩人就察覺到林動的實力居然高出他們一籌,不過對方或許是因為年幼的緣故,在生死對戰的時候略顯一絲生澀。

「劈風爪!」

「暗綿掌!」

兩人的招式幾乎在瞬間改變,凌厲的爪風以及陰柔的掌勁直接籠罩住林動,而且招招狠辣,直指要害,完全沒有半點留情的意思。

面對兩人這般狠辣的攻勢,林動剛開始有點手忙腳亂,不過這種狀態並未持續多久就逐漸地穩了下來,防守之勢也開始轉變,他倚仗著體內元力雄渾以及武學精妙,偶爾發出的攻勢居然將戴恩兩人逼得不斷後退。

短短數十回合,林動的攻勢逐漸褪去生澀,有時攻擊也帶上一絲狠意,讓戴恩兩人有些狼狽。

「他娘的,這小子有些邪門!」

面對林動越來越熟練的攻勢,戴恩與老六的臉色也是相當難看,身為林動的對手,他們能夠感覺到對方以一種極快的速度蛻變著,而他們則是磨刀石。

「走!」

再度纏鬥一番,戴恩兩人卻發現越來越落下風,便果斷一聲沉喝,身形暴退。

見到兩人欲退,林動目光卻是一閃,陡然急跨兩步,雙指並曲,快若閃電般朝著兩人胸膛點過去。這一指極為迅猛,深藍色元力凝聚在指尖上,最後在戴恩兩人驚恐的目光中,重重的點在護在胸膛處的手臂上。

「砰!」

指臂相觸,只聽得一道低沉聲音響起,戴恩兩人的身體就倒飛出去,各自手臂上都出現一個血洞,鮮血直流。一旁正在解決其他雷家護衛的秦鷹聽見這邊的聲響,也是轉過頭,然後嘴角有些抽搐地見到滿手鮮血並倒地的兩人。

「以一人之力打敗兩個經驗老道的地元境初期高手,林動少爺的實力恐怕已達到地元境中期了!」想到此處,秦鷹忍不住嘆息一聲,這等天賦當真讓人感到有些無力。

「戴恩兩人已敗,你們還敢負隅頑抗?」秦鷹又迅速收回心神,望著那些還在抵抗的雷家護衛,厲聲喝道。

聽到這番喝聲,那些雷家護衛臉色一變,前衝的腳步有所減慢。

「他娘的,哪裡來的狗崽子居然敢在我鐵木莊內搗亂,找死!」就在這些人腳步有所遲疑時,一道如同雷鳴般的怒吼聲陡然從遠處傳來,緊接著一道壯碩如黑塔的身影飛快奔掠而來。

「雷山!」望著那如黑塔般的身影,秦鷹面色頓時大變,雷家的護衛們則面露狂喜之色。

「林動少爺,快撤!這雷山是地元境後期的高手!」秦鷹一個縱躍就出現在林動身旁,沉聲道。

「來不及了。」

林動搖了搖頭,那黑塔般的身影雖然壯碩,速度卻不慢,短短十數秒就出現在林動他們數十尺之外,而後,此人腳掌一踏地面,身形暴衝而起,右腿上急速凝聚雄渾元力,那種居高臨下的壓迫力令秦鷹的面色有些蒼白。

「林動少爺,走!」秦鷹一把抓住林動的手臂,剛欲將人強行拉走,手臂上卻傳回一股巨力,反而將他甩退。

一把將秦鷹推開後,林動雙眼緊緊盯著如同鐵塔般落下的身影,眼中卻湧上點點火熱,與此同時,他的雙手飛快結出一道道複雜的印法。

「小王八蛋,看大爺一腳把你踏成肉泥!」那黑塔身影,望著下方居然躲都不躲的林動,臉龐上不由得掠過一抹獰笑,右腿之上的元力波動,越發濃郁。

林動面色平靜,印法變換的速度越來越快,而其丹田之中,深藍色的元力也是飛快的湧出,最後凝聚至其掌心中。

「死!」

當林動印法停止變換時,那壯碩陰影已籠罩住他,凶悍的腿風狠狠朝他的腦袋砸下。

「砰!」

腿影砸下,林動的掌心也迸射出強烈的深藍色光澤,刺骨寒意爆發開來,一道光印出現在林動掌心,而後與那凌厲腿風狠狠相撞。

一道低沉巨聲響起,林動的雙腿被震得生生插入地面半尺。不過意料之中的潰敗沒有出現,因為那道壯碩身影同樣倒射而出,最後腳步踉蹌著落地,目光泛著不可置信地望著那少年,顯然有些無法相信對方竟然正面接下他的攻擊!

「你是林家那個小子!」雷山滿臉驚色地盯著林動,突然大喝道。林動咧了咧嘴,整條手臂都麻木了,這傢伙不愧是地元境後期的高手。

「這小子果然不是尋常人物。」盯著林動,雷山的眼神突然變得猙獰,林動表現得越出色,對他們雷家的威脅就越大。

心中掠過一抹殺意,雷山再度一踏地面,如同一頭蠻牛般朝著林動暴衝而去,這一次他的雙拳上湧動元力,看來是打算真正動殺手了。

「滾!」望著再度衝來的雷山,林動面色微沉,然而在他準備暫避鋒芒時,突然響起一道冷喝聲。

喝聲剛剛落下,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林動面前,平實無奇的一拳輕轟而出,如蠻牛般的雷山竟是如遭重擊,身形擦著地面倒飛出去。





第五十六章 泥土中的陽罡之氣

「爹!」望著出現在面前的身影,林動也是微喜,趕忙叫道。

「你這臭小子,跟你說了只許看,你竟然還敢私自闖莊!」見到信號就急忙衝進來的林嘯轉過頭,衝著林動薄怒道。

「三爺,您別急著責備林動少爺,如果不是他帶我們闖進來的話,恐怕這鐵木莊就讓雷家毀了!」秦鷹急忙走過來,指著那一片凌亂的後方,道。

林嘯也是一驚,目光順著秦鷹所指望去,看見充斥著藥水氣味的黑木林域,一張臉色變得極端難看。

「林嘯,雖然我雷家輸給你們鐵木莊,但在還未交接之前就是我雷家之物,你們如今竟然如此闖莊,未免太不將我雷家放在眼裡了!」在林嘯面色難看起來時,不遠處傳來怒喝聲,緊接著雷英兩人帶著數十個人快速掠來。

「哼,若是我們不硬闖的話,恐怕這鐵木莊就被你雷家毀了!」林嘯面色陰沉地盯著雷英等人,冷笑道。

聽到此話,雷英以及雷諾臉色也是一變,看向那片鐵木林域,眉頭不著痕跡地皺了皺,心中暗罵一聲「沒用的東西」。

「三弟,怎麼回事?」林肯帶著林家那些好手衝進來,見到這般陣仗就沉聲道。

林嘯將事情簡略說了一番,當林肯聽到雷家竟然想要徹底毀去鐵木莊的土質時,即便以他的心性,心頭都湧上一陣邪火,這手段當真卑劣!

「雷家真是有手段啊,拖了這麼久,原來想來個釜底抽薪,將鐵木莊的生機盡數斷了!」林肯目露寒光地盯著雷英等人,冷聲道。一旁的林家好手也在此刻緊握手中刀劍,目光不善,顯然有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趨勢。

被識破計畫,雷英等人面色也有些不太自然,旋即不再遮掩,淡淡一笑,道:「鐵木莊是我雷家經營多年的成果,你林家想要隨隨便便地坐享其成,世界上哪有這麼好的事!」聽到此話,林肯等人更是勃然大怒。

「雷家的品性果然讓人佩服,從現在開始,這鐵木莊就是我林家的,各位,請吧!若是不服氣的話,我可以陪你們交流交流!」林嘯眼中寒芒一閃,道。

「你!」雷英等人臉皮抽了抽,不過想到林嘯那天元境中期的實力後,只能嚥下心頭的火氣,現在起衝突的話,他們的確討不到什麼好處。

「嘿,既然你林家對鐵木莊這麼感興趣的話,送給你們了,不過請好好經營,這些東西,日後我雷家會一一拿回來的。」雷英目光陰沉地盯著林嘯等人,突然冷笑一聲,竟是沒有多說什麼,手一揮就帶著人轉身離去。

望著雷英等人遠去的背影,林嘯等人的面色卻依然好不到哪裡去,這鐵木莊被損壞成這樣,即便還能種植鐵木,恐怕產量也會大大減少。

「這些王八羔子!」林肯面色鐵青,低聲罵道。

林嘯也是輕嘆一聲,道:「先檢查一下鐵木莊內的鐵木林域,看看被損壞成什麼模樣了。」

「是!」聽得他的話,林家護衛也迅速分散開,衝進鐵木林地之中。

查探持續半個小時左右,眾人再度歸來。聽到回報後,林嘯與林肯的面色越發難看。

林動也緊皺著眉頭,鐵木莊裡已經長成的鐵木還有一些儲量,不過損失最大的是土質被雷家以藥水破壞,以後就算還能種植鐵木,產量也會大幅度下降。

「唉,將這裡的事情通知父親吧,他老人家對於鐵木莊看得頗重,若是得知這件事,怕是要氣得不輕。」林嘯嘆了一口氣,看向林肯。

「嗯。」林肯也是苦笑著點頭,為今之計也只能如此了。

望著兩人有些頹喪與憤怒的面龐,林動也是暗嘆,雷家這一手的確狠毒。



在消息傳回林家後,短短半日時間,林震天就親自帶著人趕到鐵木莊,望著充斥著腥臭味道的林地,面色鐵青得可怕。

林動坐在一片陡峭的山壁上,低頭望著下方的大廳,此刻可聽見林震天的咆哮聲,即便他沒有坐在廳裡,但也不由得縮了縮脖子,他還是第一次看見林震天這麼暴怒,看來雷家這次的行為的確讓他氣得不輕。

「好可怕。」青檀吐了吐粉舌,低聲道,她是跟著林震天他們過來的。

林動苦笑一聲,站起身來,道:「四處逛逛吧!爺爺這把火一時半刻恐怕歇不下來,這罪還是讓爹他們擔著吧。」

「嗯。」青檀偷笑著點頭。

林動讓青檀坐在小炎虎背上,然後他在前引路,走向鐵木莊深處。

鐵木莊占地面積極廣,景色倒是極為秀麗,若不是四周隱約飄來些許腥臭味道,這會是一處極為良好的避暑觀景之所。

「鐵木莊有獨特的黑土,是種植鐵木的必備條件,據說很久以前,鐵木莊所在的區域有一座火山,而那些黑土是從地底噴射而出。不過火山已經消失,黑土也有限,這次被雷家毀去不少,鐵木莊的鐵木以後產量會少很多,所以爺爺才會如此動怒。」走在幽靜的深林間,林動隨意地對著一旁的少女講解著。

「哦。」青檀微微點頭,視線在四周掃了掃,道:「這裡的溫度比外面高。」

「嗯?」林動一愣,感應一下,卻沒有這種感覺,想了想,恍然大悟。青檀體內擁有極端恐怖的陰煞之氣,對於天地間的溫度變化自然感覺極為敏銳。

「這裡溼氣頗重,怎會升溫?」恍然之餘,林動又有些詫異,沉吟一下就蹲下身子,右掌抓起一把黑土。在他手掌抓起黑土時,身體陡然一顫,眼中泛起濃濃的驚色。

「這裡的土地竟然隱含一絲陽罡之氣!」在林動抓起黑土的時候,他分明感覺到掌心中的石符居然傳出一股吸力,而在這種吸扯下,黑土中竟出現一絲淡得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氣流。氣流雖淡,卻如同陽光般灼熱,是一種與陰煞之氣截然不同的東西!這種東西一般稱為陽罡之氣,是天元境高手所吸納之物!

「怎麼會這樣?」

林動有些訝異,雖說黑土之中蘊含的陽罡之氣極淡,如果不是他擁有石符也不可能感應到,但不管如何是的的確確存在著。林動抬頭望著更深處的地方,眉頭微微皺了皺,然後快走了數百步,再度抓了一把黑土。

「越往裡面,黑土中蘊含的陽罡之氣越強。」察覺到這種變化,林動心頭的訝異更甚,雖說這種強度是相對而言,但泥土裡怎麼可能會摻雜陽罡之氣?

「除非這地面下有什麼東西一直往上滲透出陽罡之氣,才使得這些泥土也摻雜一絲。」林動目光一閃,腳掌忍不住地輕輕跺了跺大地,鐵木莊似乎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祕密。



§第五十七章 陽元石§





「林動哥,怎麼了?」望著林動有些奇怪的舉止,坐在小炎虎背上的青檀不由得有些疑惑地道。

林動擺了擺手,並未回話,而是抬起頭面露沉吟之色地望著四周的環境,然後在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各抓了一把黑土,探測泥土中那絲陽罡之氣的強弱程度。

「北面的泥土所蘊含的陽罡之氣要更強一點。」

林動將手中的黑土丟棄,朝著青檀招了招手,然後往北面的深林中竄去,青檀也連忙催動小炎跟上去,兩人一獸快速奔跑在茂密的森林中。

柔和的光線透過樹葉縫隙照耀在林中。鐵木莊大部分是森林,而且還是頗為原始的森林,看這模樣,顯然雷家只將所有注意力放在鐵木之上,因此對於這些森林沒有做太過詳細的探測瞭解。

每奔跑一段距離,林動就會停下身子抓起一把泥土,在辨清方向後再度深入。這種深入探索持續將近半個小時,林動的腳步才驟然停下。這裡的泥土依然呈現深黑色,但當林動一把抓起來時,卻能感覺到泥土之中蘊含的陽罡之氣遠比外圍的濃郁。

「林動哥,這裡好熱!」青檀坐在小炎背上,如畫般精緻的臉頰上竟是香汗淋漓,到了這裡,她幾乎感覺像是進入火爐,如果不是林動執意深入,恐怕她早就忍耐不住地離開了。

「忍一下就好了。」林動笑著安慰一聲,目光遠眺,卻發現不遠處似是林地盡頭。他隱約嗅到一種獸腥味,心頭提起一些戒備,並對著青檀打了一個手勢,然後低身前行。片刻後,一座有些凹陷的谷地是出現在林動的視線之中。

目光在谷地之中掃了掃,旋即林動的眼瞳陡然一縮,視線凝在谷底處的兩道黑色影子之上。那兩道影子似是兩頭黑豹,通體漆黑,身體上如同布滿黑色精鐵一般,在陽光照耀下反射出刺眼的光澤,綠油油的獸瞳透著凶殘與狡詐。

「黑鐵妖豹!」

望著那兩頭皮毛如金屬般的黑豹,林動忍不住輕吸了一口涼氣。這黑鐵妖豹也是妖獸,而且名頭還不比火蟒虎低,在妖豹成年後同樣擁有媲美天元境高手的實力,而看這兩頭妖豹的體型,顯然處於最強壯的狀態。

也就是說,這兩個大傢伙相當於兩個天元境的高手!林動可沒想到,在鐵木莊深處居然還有這等凶悍的東西。

「難怪雷家的人不敢太過深入森林深處,原來這地方居然這般危險。」林動咧咧嘴,在他打算悄悄後退時,按在地面上的右掌突然感受到一股奇特的波動。

這種波動讓林動愣了愣,旋即小心翼翼地趴下身體,既然石符會傳出波動,必然是周圍有什麼東西吸引了它。林動將右手掌平放在地面上,靜靜感應著那種波動,他的身體也緩緩移動著,半晌後終於在一個凹陷的地方停下來。

望著這塊有點凹陷的地面,林動有些詫異,旋即一拳狠狠轟下去。泥土四射間,居然露出一個尺許大小的坑洞,這坑洞顯然早就存在,只不過被表面土層掩埋了而已。在坑洞出現時,石符中傳出的波動也加劇了。林動遲疑一下,手臂伸進坑洞中一陣亂掏。

不遠處的青檀看著林動匍匐在地面上,雙手如同穿山甲般不斷從那坑洞裡掏出一些亂石、泥屑,小臉上不由得浮現一抹古怪神色,顯然搞不明白林動究竟在做什麼。

在青檀古怪的目光中,林動的手臂在坑洞中掏了半天,不過掏出來的全都是一些亂石,沒有什麼奇怪的。

再掏了一會兒依然沒有什麼收穫,就在林動也掏得滿肚子邪火,準備罷手不幹的時候,伸進坑洞中的手掌突然抓到一塊泛著淡淡溫熱的石頭,在這塊石頭入手時,林動掌心內的石符發出的波動才停歇。

「找到了!」察覺到石符的變化,林動心頭大喜,急忙抽回手臂,頓時一塊淡紅色石塊出現在他的眼前。石塊的稜角並不分明,通體淡紅,看起來略帶一絲透明,彷若晶石一般,淡淡的暖意從晶石中滲透而出,如同握著一團陽光。

「這是……陽元石?」林動愣愣地望著手中這塊淡紅色晶石,突然狠狠吸了一口涼氣,雙眼湧上濃濃的震驚之色。

陽元石是一種頗為特殊的晶石,據說只有在火山深處才能誕生,這種晶石不僅吸收天地間的元力,而且還經過熔岩長期浸泡,已融入一絲陽罡之力在其中,而陽元石對於一些達到天元境的高手來說簡直就是量身訂做的配備。

林動偶然從林嘯那裡聽過,在大炎王朝中,有不少達到天元境的高手會隨身攜帶幾枚陽元石,只不過這東西價格不低,所以在青陽鎮中頗為少見。

林動從來沒想過會在這裡挖出陽元石來,因為陽元石極少會單獨出現。基於孕育條件的緣故,往往陽元石出現的地方很可能有一片礦脈,而礦脈可大可小,但如果真是如此,就算只是一條很小的礦脈,對於林家來說都是絕大的財富。

「這裡曾經是火山,有一片陽元石礦脈也並非不可能。」林動嘴角忍不住抽搐一下,抓緊手中的那枚陽元石,陡然起身。

「吼!」在林動起身的時候,前方山谷中的兩頭黑鐵妖豹突然發出一道吼聲,聲音針對的方位好像正是他這裡。

「被發現了!」林動面色一變,急忙飛奔而回,躍上小炎虎背後摟著青檀纖細腰肢,沉聲道:「快走!」

聽得喝聲,小炎也是一聲低吼,邁動四蹄,如同旋風般衝出森林。



「唉,先召集人手入駐鐵木莊,儘可能清理土裡的藥水,其餘的鐵木先砍下來,再觀察這裡還能否種植鐵木,如果不能就不用在這裡放太多人馬了。」大廳中,咆哮一下午的林震天終於停止無謂的怒火,坐在首位上面色陰沉地道。

「是。」林嘯等人也苦笑著點了點頭,神情說不出的沮喪,還以為此次撿到一個大便宜,沒想到卻是得來一座廢了一半的莊子。

「砰!」在林嘯等人點頭時,大門突然被人一把推開,林動直接闖進來。

見到那滿身泥土的狼狽模樣,眾人一愣,剛欲說話,林動卻直接從懷中掏出一枚淡紅色晶石,重重地放在林震天面前的桌上。

「爺爺,這次我們林家撿到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