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生命、生活,只有在這個時候才能被人感覺出它的美好,以及在平時往往被人忽略的內涵。其實生命的真正意義在於能夠自由地享受陽光、森林、山巒、草地、河流,在於平平常常的滿足,而其他則無關緊要。(戰爭與和平,托爾斯泰,1865)

烏克蘭近幾年經歷了政治變更和戰爭動亂。正直的藝術家諾山,以同情和憐憫之心,描繪了戰爭的情景和他自身的感受。在這些作品裡,我們可以看到人們對戰爭的無奈和悲憤之情,以及人們對和平生活的祈望。

《對話,在同一蒼穹下》系列作品,透過鐵灰色的主基調,勾勒出戰爭帶給人們的沉重負擔和壓力。不過,諾山雖然畫出了戰爭的無奈,但也總是在畫面上用些許的亮色調來帶出希望之光,同時在畫面上製造動感來表現歡樂的氣氛。

這是諾山的天性使然,因為他是一位積極樂觀、活潑粗獷的人。畫如其人,他總是讓觀者感受到一股正面的能量,以及對生命蓬勃的熱愛,同時他將戰爭這個本應屬於凝重的主題,轉而側重於表達在烽火下尋求安寧平和的心聲,以此來頌揚人性最珍貴的真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