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人醫人師 百歲典範
佛教慈濟功德會創辦人/釋證嚴
今年八月,花蓮慈濟醫院剛剛度過三十一週年慶。回想當初萌念建院,真是辛苦備嚐,既没有資金、也没有人,居然敢發願要在東部啟建醫學中心規模的醫院?幸好慈濟人一路相挺;有的寧願賣身為傭向老闆預支三年工資,也有每天清晨四點多就去清掃華中橋,將工資匯入建院功德海;更有許多菩薩憑著一股愛師父的熱情,見人就說慈濟,將人從北部、中部、南部迢迢帶來花蓮,看看正在興建中的醫院工地。每位菩薩都是說慈濟、做慈濟,身上充滿慈濟的細胞;就是這股沛然莫之能禦的愛的力量,所以,雖然每十五天就得付一次工程款,幸好也都不曾延遲過。

興建硬體的資金有了眉目,但人才呢?要到哪裡訪求肯來醫療沙漠的花蓮奉獻長才的醫護人員呢?很感恩因緣就是如此不可思議!因為慈濟委員靜映的乾爹正是當時臺大醫院的副院長曾文賓教授,而牽起慈濟與臺大建教合作的契機。包括時任副院長的杜詩綿教授,以及院長楊思標教授,先後都投入慈濟的建院大業。

當時臺大為提高準醫師來花蓮的意願,訂立一個特別條款,凡是來花蓮慈院服務兩年的醫師視同派去建教合作的沙烏地阿拉伯支援醫療,兩年服務結束回到臺大,立即升任主治醫師。即便如此,除了現任花蓮慈院名譽院長陳英和以外,醫師來花蓮的意願並不高,只好用輪派方式支援花蓮慈院,度過兩年慘澹經營的歲月。其中,最要感恩楊思標教授用心維護慈濟,還有外科主任陳楷模教授連續派出高徒支援外科系統。

1988年,慈院啟業兩週年,一批臺大優秀的年輕主治醫師,如郭漢崇、簡守信、蔡伯文、趙盛豐等等相偕來花奉獻長才。就是這批生力軍的投入,奠定慈院醫療的口碑;相信其中定有楊教授的促成和鼓勵。

同年七月底,慈濟護專舉行動土典禮。因為花蓮地處偏遠,醫院啟業之後,求才的困境並未改善;尤其東部原住民少女,因為缺乏就學、就業管道,被賣到西部,在底層艱難討生活。心想若能在花蓮啟建護理專校,既能為醫院解決人才荒的問題,在地的學子也能憑著一技之長安心就業。

土地取得不易,要招募老師、校長更是困難。剛巧楊思標教授從臺大醫院榮退,於是敦請楊思標教授先行代理第一任的護專校長;感恩楊教授慨然允諾,願意承擔的這分情,協助羅致護理教育人才,培育花蓮在地的護理師。

慈濟護專在歷屆校長認真辦學下,於1999年改制升格為「慈濟技術學院」,2015年改名為「慈濟科技大學」,慈濟辦學扎實,每次評鑑都是最優通過。很感恩現在慈濟所培育的護理人才,不只在六家慈濟醫院承擔臨床工作,甚至都當上老師、醫院主管,而在臺灣各地醫院服務的校友口碑也都非常好,大家都很喜歡慈濟培育出來的白衣大士。

其實,楊教授本身就是胸腔科的權威,專長於肺病、肺結核及肺癌的治療。他一心一意,希望提升保護肺部,加強肺病的治療效果。他常跟我提起,如何訓練慈濟志工到罹患肺病者的家庭,叮嚀並教導病患要按時服藥。既已確診開藥,病患卻不肯按時服藥,病要能治癒可謂難上加難。尤其肺結核這種慢性病,除了按時服藥以外,病患也要有足夠的營養;其實,只要方向擬定,慈濟人也很樂意配合。後來,楊教授的高徒李仁智醫師也來到慈院服務,努力推展「肺結核都治」計畫,由專人每天把藥送到病患家中,直到病患服藥完畢,方才離開。此正是落實楊教授想要幫助病患擺脫肺結核的根本精神。

此外,楊教授把握時間,用心精進新知的精神,也是我們後輩學習的典範。記得楊教授還在臺大醫院服務,前往拜會時,曾經提起中西醫合併的可能,當時他還不大認同中醫;但是經過一、二十年的研究探討,他發現中醫的診斷、把脈、針灸、藥草等等,對人體是最好的調適。中西醫互通無阻,中醫加入醫療,也是一種環保,又能對症下藥。從此,他每一次來花蓮開會,總是不斷提起中醫輔弼西醫的妙用,也很關心慈濟大學中醫學系要如何與現代醫學合作發展。

感恩楊思標教授、杜詩綿院長、曾文賓院長,陪伴慈濟醫療與教育志業走過艱辛歲月;雖然杜院長謝世得早,但他們三位在慈濟醫療志業開始起步時,都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歲月如流,時光不再,活著的每一天就要把握時間,為人群付出。

楊思標教授年事雖高,身體還算硬朗,每星期五依舊遠來花蓮慈院,看門診、教學或開會;直到2015年5月,他循例來到花蓮慈院,突然身體不適,被我們的醫師也是他的學生強迫住院好幾天。出院後,醫師用救護車護送他回臺北調養,但楊教授被迫休息十天左右,就迫不及待要如期回來參與慈濟的會議,樂在教學,繼續傳授他寶貴的臨床經驗。其實,他不用多說什麼,只要看到他拄著拐杖出現,就是對年輕醫師最好的身教。將近百歲的長者,還是那樣地堅毅、樂在付出,實在很令人感動。「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期待後來者緊緊追隨楊教授的腳步,把握每一天為社會人群付出。


行醫百年 身教典範
慈濟醫療財團法人執行長/林俊龍
某次到東南亞國家義診,遇到有位病人,我一摸他的脖子就摸到許多大大小小突出的淋巴結,年輕醫師診斷懷疑是不是癌症引起的?但我研判,應該只是結核病,X光一照,果然沒錯。

在臺灣,因為結核病控制得宜,許多年輕醫師都不太有機會直接面對結核病人,不過一旦診療到開放性肺結核病人,就必須立刻將他隔離治療,才能防止傳染擴散。但在第三世界國家,公衛體系不完整甚至還沒有建立,醫界與民眾都沒有隔離病人的概念,確診病人為肺結核之後,醫師只能直接讓病人返家,導致感染擴散,疫情無法控制。其實這樣的狀況,跟三、四十年前的臺灣是一樣的。

四十年前在臺灣,肺結核是讓人聞之色變的傳染病,有不少病人甚至因結核菌感染而喪命。而談到臺灣的肺結核防治,一定會提到楊思標教授的貢獻。

楊教授從日治時期習醫以來,即專注在胸腔領域,特別是肺結核的臨床診治、學術研究、大規模的疾病調查及防治,臺灣重要的防癆政策,他幾乎無「疫」不與。更帶著他的子弟兵跑遍全臺灣,舉辦胸腔病學討論會,提升臺灣各地胸腔科醫師對X光片的判讀及診療能力,嘉惠全臺的胸腔病人。

現今在臺灣,若發現疑似肺結核病人,必須在一周內通報該地衛生主管機關;若確診是傳染性肺結核,就會立刻隔離病人,並且逐一為病人的親友、同事等經常接觸的人做檢驗,以築起最佳防護網。這是臺灣在預防醫學──「公共衛生」上有目共睹的成效,而公衛的第一線執行者,則是各地的衛生所,衛生所的醫護團隊透過衛教、疫苗施打等落實地方的服務,默默防治傳染疾病,守護臺灣民眾的健康,值得全民肯定與鼓勵。

楊思標教授及他的學生陸坤泰教授、李仁智教授等人,都曾擔任中華民國防癆協會理事長,在協助防癆政策的制定與推動上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楊思標教授長年帶著學生們以電話追蹤罹患肺結核的貧病者有沒有確實服藥、回診,以免病人因中斷服藥產生抗藥性而更難醫治。花蓮慈濟醫院的李仁智醫師則將世界衛生組織推動的「都治計畫」(Directly Observed Treatment Short-Course, DOTS)引進花東,十二字口訣:「送藥要手、服藥入口、吃了再走」,大大提高肺結核的完治率。

楊教授為臺灣醫療界的奉獻,超過七十載,至今仍在第一線教導慈濟大學的醫學生。1978年,當楊教授擔任臺大醫院院長期間,儘管院務繁忙,依然接下慈濟董事一職(無給職),並大力支持花蓮慈濟醫院的籌建;而在花蓮慈院啟業後,又協助看診並建立胸腔內科臨床與教學基礎;1989年,在證嚴法師再度請託下,於臺大醫院榮退後,承擔慈濟護理專科學校(現改制為慈濟科技大學)創校校長的重責大任,萬事起頭難,楊教授除力邀許多北部、西部資深且優秀的老師前來,亦親自授課,注重人文、品德與愛心培育的他,親自帶著學生實地探訪並推動公衛教育,為偏遠花東培育優秀的護理專才。

從花蓮慈院啟業至今,楊教授從未間斷地帶領年輕醫師、醫學生討論病例及胸腔X光片判讀,一轉眼已經三十一年了。九十八歲的楊教授老當益壯,依然抱持著行醫救人的初心,製作數張X光判讀教學光碟,四處贈送,以身教分享他寶貴的經驗,無私奉獻的精神,堪稱是臺灣醫界的人醫典範。欣聞《百歲醫師以愛奉獻》一書即將付梓,受邀為序,深感榮幸,特此推薦,以饗讀者,無限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