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P. 1-2:

爸爸小小聲地叫醒我,

這樣媽媽才能繼續睡。

還要過幾個鐘頭以後,

太陽才會漸漸探出頭。



廚房裸露燈泡發亮著。

爸爸起床了好一會兒,

做了三明治並放上車。



「我可以幫忙嗎?」我問。

「當然。」爸爸輕聲地說,

接著便把釣具箱遞給了我。



P. 3-4:

街燈看起來更為明亮,

太陽尚未升起的時候,

街道上依然空無一人。

爸爸打開車上的暖氣,

開始對我說起了故事。



學校裡的一個小孩說,

我爸爸說出來的英語,

像是又稠又濁的河流。

但是對我而言,他的英語

聽起來卻像溫柔的細雨。





P. 5-6:

我們停在湖街的釣具店前,

一家似乎隨時都開著的店。



「你們今天來得真早。」釣具店老闆這樣說。

「我找到第二份工作。」爸爸解釋說:「今早我就要去工作了。」

「在星期六工作?」釣具店老闆問。

爸爸點點頭。



我感覺裝小魚的袋子輕輕晃動,魚兒四處游動,就像是在我手指間穿梭的銀箭。



P. 7-8:

我們到池塘邊時,天還是一片漆黑,我們停好車,越過道路和樹木間的公路護欄。



爸爸牽著我的手領著我走,穿過糾纏的枝條和灌木叢。

「沿著我踩過的地方走。」他說。



我正想著剛剛爸爸和釣具店老闆說的話。

「要是你得到了另一份工作,為什麼我們還要釣魚當食物?」我問。



「美國的每樣東西都很貴。」他解釋。

當他握著我的手時,我能清楚感覺到他手上的厚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