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話‧南十字星



  『果然超閃的,我幹嘛要在這種日子出門啊。』

  心裡叨唸著的少年吊著死魚眼,有氣無力地一步步踩在通往山坡上神社的石階。與那兩側石燈籠燈光交錯的,一對對開心的情侶走下坡去。愛情可以麻醉人,至少可以麻醉有女朋友在身旁,渾然不覺肩膀撞到少年的現充們。

  『沒有事先講好就許下相同的願望,這應該超難的吧。那對不可能,這對…應該也不可能。我該不會是在嫉妒人家啊!可惡~』

少年瞄過錯身的情侶們,以電視劇中正義警官尋找嫌疑犯的眼神掃視,一邊信步踏著石階。

  「九十八…九十九…一百!終於爬完了。」

  垮下肩舒了口氣,少年的表情像是心裡依舊嘟囔著。

  「反正這種好事…誒?好漂亮的女孩子,是鄰鎮來玩的嗎?」

一抬頭,前方神社的入口,高聳的鳥居下,有個女孩被兩名打扮輕浮的少年搭訕。少年邊說話還想藉機伸手吃女孩的豆腐,但都被女孩給輕輕閃過。



  與鳥居同樣在微暗燈光下成朱紅色的,是女孩的及肩短髮。

一頭蓬鬆豐盈的髮緒,有著俏麗的波浪自然卷。迎風飛揚的瀏海,用綠色的四葉幸運草髮夾別開。上身淡粉色的夏季洋裝,胸口前有著兩層斜肩的荷葉邊飾,寬大到幾乎香肩畢露的圓領,展現女孩性感纖細的鎖骨線條。與像是花蕊般的上衣相襯的,是有如花瓣的粉藍色寬褶短裙。

  女孩明亮的玫瑰色雙眸,眼角微微揚起的杏眼,有種溫和卻不失堅毅的氣質。把手抱在胸前,對於搭訕一副視而不見的表情。少年就算沒聽到他們的對話,也能從女孩的表情與唇形看得出來,她是真的很懶得理那兩名少年。

  『一看就知道是在等男朋友的,幹嘛自討沒趣啊。』

  暗自下了結論的少年再度起步時,卻跟女孩的視線對上了。更糟糕的是,女孩瞬間閃出了賊笑,快步朝少年跑來。

  「他就是我男朋友,這樣你們可以滾了唄。不要打擾我跟親愛的一起約會,不長眼的電燈泡。」

  女孩倏地縮到少年背後,小鳥依人地挽起少年的手抱在懷裡。夾在女孩無預警的宣言與兩名不良少年的殺氣間,少年被埋在女孩豐滿胸部裡的手臂已經失去知覺。但這看在吃灰的兩名少年眼裡,比路邊的現充們還閃個幾百倍。



  「……呃……啊。您好,初次見面。」全然僵直的少年瞪大了眼,以顫抖的語氣擠出了客套話。

  「沒可能。這個蠢小子怎麼可能是妳男朋友。」其中一個較高瘦的少年擠眉弄眼地打量著少年,彷彿他從頭到腳沒有一個細胞配得上這個女孩。

  「大哥我也這麼覺得。這傢伙,就像那個什麼原蟲。」另一個臉上有著雀斑的少年也說話了。

  「阿…阿米巴原蟲嗎?」少年用完全脫力的表情答出了正解。

  『你幹嘛順著他們的話啊!豬頭嗎你 !?』女孩強壓著想罵人的語氣對少年耳語,手臂也抓得更緊,不過這時少年全身的神經已經中斷了。

  「你們可別小看他,他可是空手道黑帶的高手喔!」

女孩不打草稿的謊言再加一發,清清瘦瘦的少年怎樣看都不是體育社團的。被這句話灌進耳裡的少年只差沒當場昏過去,但表情變得更加尷尬。

  「哦?真的嗎~?還真看不出來啊。」被稱為「大哥」的少年雙手插在牛仔褲口袋,歪著頭直盯眼前的少年。如果這種拙劣的謊話能騙得到他們,那就太不可思議了。

  「而且他跆拳道也是黑帶喔!」

  此話一出,少年馬上感到大腦斷線。心裡高分貝地重複著「我一定會被打死」與「南無阿彌陀佛」那樣的背景音。不過他還是跟木頭雕像一樣杵在原地,充當女孩的盾牌或是掩體之類的東西。

  「哈~ !?」兩名少年冒出了完全不相信,連萬分之一都不相信的表情與聲音。

  「我說小子。」大哥拍了少年另一邊的肩膀。

  「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不要只顧著在漂亮女孩面前逞英雄啊…」他咧著嘴陰險地笑著,右眼睜大到快要掉出來,嘴角還不自覺抽動。

  「大哥說得沒錯。像你這種貨色,連我都可以秒趴了你喔!」跟班的少年也向前惡狠狠地戳了少年的肩膀兩下,但他那張充滿喜感的臉來耍狠實在沒什麼說服力。

  「你們這兩個傢伙太過分了,他的柔道段位也是黑帶喔!你們才會被秒趴咧!」

  「………柔道的最高段位是紅帶喔,雖然黑帶已經很厲害了就是啦。」

  遲疑了幾秒,少年自己搭上這句話。他轉過頭看著女孩時的表情,無奈將他的眼睛壓成一條線,嘴角與眉頭也不斷抽搐。看著這樣的滑稽表情,女孩瞪大眼摀住了嘴,好不容易才忍住沒笑出來。

『快‧逃‧吧‧』

  在瞬間近乎無法聽清的耳語落下時,少年抓起女孩的手掉頭就跑。顧不得山坡有些陡與路人訝異的目光,連跑帶滑地從石階旁的草地暴衝下去。如果可以,少年應該是想一把抱起女孩直接滑下去吧。

  風,揚起了女孩的髮緒與裙襬,閃爍的光穿過時,艷麗的紅髮漾著淡染的柔邊。石燈籠光暈不斷被拋到身後,在那昏暗的橘紅染上女孩的粉頰當兒。

  那絕對不是錯覺。

  她的表情,是一種惡作劇得逞的幸福微笑。

  在聞到的淡淡薰衣草香中,有海水的苦澀味。





 「哈!哈!哈!快…快死了…我跑不動了。」喘到快斷氣的少年發出悲鳴。

 「你真是遜到爆了耶,佐原同學。有空還是多鍛鍊一下比較好唷。」

兩人衝下山坡後,混進了逛祭典的人潮中。正好撈金魚攤有空位,少年二話不說就把女孩一起拉進去。看對方似乎沒有追來,體力耗盡的少年癱軟地跌坐在矮凳,女孩卻一派輕鬆地接過攤位老闆遞來的撈網。

 「哈!哈!妳…妳說誰遜到爆…這還不都是…誒…?」

 「本來就是你遜到爆啊。」

 Ⅰ

 被少年抓著一起逃跑的女孩,居然臉不紅氣不喘的,用小惡魔般的表情揶揄他。隸屬回家社的少年體力的確不算太好,但好歹還算是一般人的水準。反而這樣程度的運動量,對女孩來說好像只是小菜一碟。

「等等…妳…妳剛剛說什麼?」

 「我說,你真是遜到爆了耶,佐原同學。有空…」

 「停 !!」

 少年奮力地喊出了這個字,可能怕女孩沒聽到,還外加了手勢。

 「啊啦,有什麼問題嗎?我還可以再說一次唷。你真是遜到爆…」

 「妳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啊 !?」

 惱羞成怒的少年硬擠出聲音來打斷女孩的複誦。

 「呵…我是你小時候約定要嫁給你的新娘,你忘了嗎?」

 女孩並肩蹲在少年身邊對著他說道,燈光只照亮女孩的半邊表情。她微笑著,語氣也很溫柔,但卻有點複雜,玫瑰色的眼眸裡彷彿藏著秘密。而抿起的唇,也似乎哏著說不出口的話語。

 「 真…真的嗎?」

 「當然是開玩笑的啦,傻瓜。我剛轉學過來,因為是暑假期間,老師就先給我看過全班同學的照片嚕。你那認真的表情是怎麼回事啊?想太多囉!」

 「嘎……」

 再度惡作劇得逞的女孩「噗嗤」一聲笑出來,像是說著「誰會相信這種老爛哏」。完全無視瞬間在漫畫般美夢中被擊沉的少年,看著捧腹大笑到合不攏嘴的女孩,只能說拿她沒轍。

 『也是,怎麼可能會突然冒出一個漂亮女孩,說是我小時候的新娘咧。不過……』

 但少年卻有種感覺,眼前的這名女孩,印象中似乎跟誰重疊了。只是一直想不起來,只能默默地看著這愛惡作劇的女孩。

好似,真的有種熟悉的感覺?

 「喂!你們這兩個混蛋幹嘛!」

 「放手啦!我沒看到什麼紅髮的女孩子!」

 遠處傳來的高聲叫喊,外加的那句「還有什麼長得像阿米巴原蟲的阿宅」把少年從布滿粉紅泡泡的回憶世界拖出來,他怨恨地苦著臉看著女孩。

 「幹嘛!阿米巴原蟲又不是我說的!」女孩看出他的心意,馬上就反駁了。

 話是沒錯,但追根究柢都是女孩造成的。可是少年看著女孩那擺明就是惡作劇的笑臉,也拿她沒有辦法,總不能丟下她不管。

 「那,第二回合開始。是要我保護你呢?還是你會保護我呢?」

語末俏皮地加上了畫著愛心符號的「佐原醬」。

 「老頭!你有沒有看到一隻阿米蟲跟紅髮的女孩子 !?」

 「哈~?俺不喜番吃蟲啊?」

 撈金魚攤的棚子前,不良少年二人組對著眼睛瞇成一直線,好像還有些耳背的爺爺級老闆大吼。在他們腳邊,少年與女孩蹲坐在矮凳上蜷曲著撈金魚,後腦掛著隔壁攤借來的面具,身上披著有偌大「祭」字的法被。怎麼說呢……完全是超業餘級的偽裝,這時的少年真希望有忍者般的本領。

 『假面超人的面具跟你很搭唷。』

 『閉嘴 !!』

 大敵當前的當兒,女孩還是不忘調侃人。而她的狐狸面具似乎也跟著咯咯笑著,到底是少根筋還是自信過剩?冒著冷汗的少年不斷用表情與手勢示意她閉嘴,但女孩卻是一派輕鬆地微笑。

 「嗯哼。」大哥清了清喉嚨。

 「我說啊!有沒有看到!阿米蟲與漂亮的紅髮女孩啊!」

 「就算是漂釀的蟲俺也不吃的啊。」

 大哥已經用上扯破喉嚨的音量,老闆還是聽不清楚。

 『哎呀呀,他一直稱讚我漂亮呢。』

 『我求妳了,閉嘴吧。』

 女孩一副得意的笑臉,還故意揚揚嘴角,但少年已經快要連血淚都流出來了。似乎是很滿意少年哭喪著臉的表情,女孩在嘴前劃了拉起拉鍊的手勢。

 「喂。你啊,有沒有看到一隻阿米蟲跟紅髮的女孩子?」

跟班戳了戳少年後腦的假面超人面具,少年頭也不回地連忙指著背後的方向。

 「大哥!這傢伙看到他們往那去了!」

 「很好,我們走!」

兩個白癡揚長而去,撈金魚老闆還沒進入狀況就結束了。

 「噗。嘩哈哈哈哈哈哈 !!超白癡的啦 !!!」



 「…………………………」

 差點從矮凳翻下來的女孩整個人狂笑不止,捏一把冷汗的少年體力再度被抽空。苦著臉肩頭一攤,看來情緒已經按捺不住了。

 「我說同學,妳是有毛病啊?還是喜歡故意找別人麻煩?」

 「哎咿?不是很好玩嗎?」女孩停止了大笑,回應了個微笑。

 「並不會。我不知道妳是何方神聖,但我可不是個打架高手。如果…」

 「如果你被他們打趴了,就沒人保護我了麼?」

女孩把臉湊向少年,說著「是嗎?」。那微笑,混合著許多思緒,有淡淡的嘲弄、淡淡的期待…與淡淡的開心表情。濃縮在那玫瑰色的,彷彿藏著話語的眼眸裡。

 「我…我要走了,妳自己多小心。」臉上被染成女孩髮緒般紅色的少年急忙要起身。

 「誒誒?對不起啦,這次是我不對。我太過分了,真的抱歉啦,佐原同學請原諒我吧。」

 卻被女孩抓住了衣袖,她請求的表情像是在說著「所以,請你不要離開」那般。女孩收起了誇張的笑容,壓低的長睫毛遮蓋著哀傷。那神情吸住了少年的目光,世界只剩他們兩人那樣的寂靜無聲。其他的一切,都只是陪襯女孩的背景,與為此灑下的光。

 趁少年呆然時,女孩輕柔,悄悄地,宛如貓步般地貼近他。

 輕閉著雙眼,疊上粉色的雙唇。

 時間像是就此慢下,只剩下兩人的呼吸聲記錄著時間的流逝。

一秒,兩秒……………直到連呼吸聲都變得模糊。

 「哪。」伴隨在輕微的吸氣聲後,世界重新轉動。



 ───這樣,我們就扯平囉?



 在世界重新轉動的前一瞬間,從女孩髮緒傳來的淡淡薰衣草香中。

有海水的苦澀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