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林家堡的人對戰無命等人敬若天神。林天心本以為這次林家完了,不想殺出這麼個恐怖的大能,揮手間便解了林家的圍。他知道,戰無命等人不想殺生,那次出手,只是將眾人驅離。有戰無命那道禁令,那群人此生再也不敢踏入林家的勢力範圍了,這讓林家人吃了顆定心丸。

戰無命等人緩步走進林家堡,這裡的一切戰無命都十分熟悉,熟悉的程度讓林天心十分驚訝,他可以肯定,這人從未來過林家堡。他猜眼前這個年輕人只怕是幾千歲的老怪物,與自己的祖先有瓜葛,即便真是那樣,戰無命也不可能對林家堡這麼熟悉啊。

「這裡好熟悉……」戰無命正沉浸在回憶中,身邊的祝芊芊突然開口道。

「熟悉?」戰無命一怔,看向祝芊芊。

祝芊芊長得太像林惜弱了,他總覺得兩人有某種聯繫,可是又說不上來。這次來林家堡,他特地將祝芊芊也帶了過來,沒想到祝芊芊竟說對林家堡很熟悉。戰無命可以肯定,她之前絕對沒來過元界。

祝芊芊突然轉身向側面的假山走去,戰無命愕然,不過並未說話。林天心對身後的家人擺了擺手,阻止太多人跟隨,只與一個家族長老陪在戰無命身邊。

林天心身邊的長老是林無心,林天心的親弟弟,林家最重要的人物之一。戰無命對此人也不陌生。

祝芊芊穿過假山,停在一塊假山石前,疑惑地打量著那塊光禿禿的假山石,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纖手輕輕拍在那假山石上。頓時,那座假山如大風吹過的沙灘般,化成一灘流沙,滑了下去。那堆高高的流沙中,一塊流光四溢的石頭顯露出來。

「靈石仙胎……」戰無命一驚。

林天心也怔住了,這片假山是祖上壘起來的,無比堅硬,他從來沒想過假山中有這麼一塊靈石仙胎,只看那四溢的靈光便知道是一件奇寶。這東西是祝芊芊找到的,戰無命就站在一邊,就算是無價之寶,他也不敢多話。

祝芊芊輕輕撫摸著那靈石仙胎,流沙無風自動,四散而去,靈石仙胎逐漸呈現在眾人眼前,戰無命整個人彷彿石化了一般。

「這,這是怎麼回事?」史若男失聲驚呼,顏青青、蘇菲亞等人也都怔怔地望著那靈石仙胎。

祝芊芊的面紗無風自動,一臉震驚。在祝芊芊的面紗被掀起的?那,林天心心神一震,那靈石仙胎的面容竟與眼前的祝芊芊有九分相似。林天心長長地吁了口氣,看來這靈石仙胎與眼前這幾人有很大關係,若非如此,深埋在石山下千年的靈石仙胎的面容怎麼會與眼前此女的面容如此相似。

戰無命身形一閃,瞬間消失,又瞬間返回,他仔細打量著四面的假山,最後目光落在林天心身上,問道:「這假山群是誰布下的?」

「這個,是當年祖上請的一位大師布下的,據說是利用這假山群鎮住家族氣運。至於這假山石,是自各地購來的,祖上也不清楚這假山石中為何會有一尊靈石仙胎。」林天心想了想,說道。

林家堡建起來不過千年,他幼年曾聽長輩講過林家堡過去的事。長輩說,林家之所以能昌盛,是因為當年有位大師建了這假山群,使氣運凝聚,長盛不衰。

「大師?」戰無命眼中閃過一抹寒芒,目光落在那具靈石仙胎上。

這種大師不是第一次出現在他的生活中了,最初從柳婉如開始,便出現過這樣的大師,這一切在很久很久之前就佈局好了。

這塊靈石仙胎存在的時間至少超過一千年,是誰在一千年前便開始佈局了呢?這位大師肯定是天命教莫、何兩家的高人。

「命哥哥,為何會這樣?」祝芊芊的聲音裡透著恐慌,她無法相信,千年前埋下的石頭會出現一塊與自己一模一樣的靈石仙胎。這代表什麼?

「不用驚慌,沒什麼好奇怪的。還記得當年那個為你逆天改命的人嗎?」戰無命淡淡地道。

祝芊芊點頭,她自然記得當年的莫長春。

「這塊靈石仙胎很久之前就已種在這假山下了,它一直在成長,它原本不一定會長成你的模樣。當年,那人奪你命魂後,悄然分出一縷,注入這塊靈石仙胎,這才使得它的面目按照你的容顏生長。哪天你死了,你的殘魂就會牽引至這塊靈石仙胎上,這靈石仙胎便會活過來。」戰無命平靜地解釋道。

「為什麼?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祝芊芊歎了口氣。

「因為你與我宿命交纏,他們想利用你來對付我。記得當初我給你講的那個故事嗎?在某一世,元界曾出現過一個與你長得十分相似的女子,她來自林家。不過,她應該出現在一百多年後。如果你不曾被我逆天改命,我將在一百多年後見到她。」戰無命說著,指了指那靈石仙胎。

「這樣一說,你我終究會相遇,對他們有什麼好處呢?」祝芊芊不解。

「如果你的命魂寄於這靈石仙胎上,那你的神魂必是不完整的,有一部分被那些人吞噬了。你我的宿命相輔相成,一旦你命魂有缺,你我永遠都不可能抵達命運的巔峰,那樣,我們的命運更容易被他人掌控。如果當年我沒在末日城救下你,那麼,我們的命運都將被別人掌控。現在我們已逆天改命,沒有人可以左右我們的命運了!」戰無命眼裡閃過一絲寒光。

戰無命還是低估了莫、何兩家的力量。他們能將別人的命運推向他們設定的方向,讓所有人都依照他們設定的方向發展,何等可怕!看來,眾人就是把那所謂的八大要塞都清理掉,也不能真正根除莫、何兩家。

經過這次圍剿,幾乎所有勢力都成了莫、何兩家的敵人,以後,他們中就算有倖存者,也只能夾著尾巴過日子了。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他們將你的命運抽出一縷,融入這靈石仙胎,我可以將之奪回來。將你的血滴入靈石的眉心。」戰無命吸了口氣,他怎麼也沒想到,上一世的林惜弱居然並非林家血脈,而是祝芊芊神魂牽引的靈石仙胎,而且命魂不全。

被人催熟的靈石仙胎,先天不足。難怪惜弱當年身體一直不好,自己不得不興建雪花谷,控制她的病情。前世的莫家還真是機關算盡。

祝芊芊依言,將血滴入靈石仙胎的眉心。

「嗡……」靈石仙胎吞噬了那滴血後,道道毫光沖天而起,整個林家堡瞬間陷入無邊的靈潮中。

「哼!一個未長成的小東西,也想反噬魂主。」戰無命冷哼一聲,雙手迅速結出道道手印,拍在那靈石仙胎上。每一個手印下去,那靈石仙胎上就升起一個神秘的符文,片刻,無數符文交織成一張網狀秘紋。秘紋緊緊勒住靈石的身體,層層詭秘的電弧劈啪作響。

戰無命手中印法再變,道道電弧運轉,化成兩道靈蛇,衝入祝芊芊眉心。靈石仙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癟下去,網狀秘紋抽離了靈石仙胎的靈氣。這時,一縷奇怪的青色自靈石仙胎的眉心逸出,想要逃離。

戰無命一聲冷哼,整片空間瞬間被無數火龍網封鎖。那青氣一觸及火網,頓時發出慘叫,四處逃竄,但處處都是火網,根本就沒有辦法逃離。

戰無命伸手一抓,那團青氣頓時落入他手中,化成人形,髒兮兮的一團,倒有七分像某種魔獸。

「啊……」戰無命的神魂刺入那團青氣,那團青氣發出一聲淒長的慘叫,整個虛空都抖了一下。戰無命識海中那胖乎乎的嬰兒的眼睛突然睜開了一道縫隙。戰無命看到,遙遠的星空,一股神秘的氣息與他手中青色的氣團遙相呼應。

「哼!總算找到你了。」戰無命一聲冷哼,正想看清那神秘的氣息究竟是何物,突覺腦袋彷彿被人用重錘砸了一下,識海中的嬰兒發出一聲慘叫,身體竟出現一道裂痕。

「轟……」戰無命手中那團青氣崩潰,消散於無形。戰無命悶哼一聲,七竅滲出縷縷血絲。

戰無命突然受傷,祝芊芊等人大驚,她們不知道戰無命剛才做了什麼,但感覺有某種神秘能量波動。戰無命受傷流出的居然是紫黑色的血,顯然是神魂受傷了。

「好強大的力量!」戰無命長吁了口氣。

他命魂中的木靈力迅速湧入識海,拚命澆注在識海的金嬰身上,身體出現裂紋的嬰兒迅速復原,但卻瘦了一圈,識海的金光也暗淡了一些。

戰無命心有餘悸,遙遠虛空中的神秘影子究竟是什麼人?竟如此強大,隔著無盡時空,差點兒毀了他識海中的神魂,這是何等力量!戰無命無法猜測那神秘的影子究竟是什麼境界,只怕境界不低於蒼宇,看來那片虛空不在這一界。

戰無命擦去臉上的血漬,看了看祝芊芊和那靈石仙胎。那靈石仙胎靈氣漸失,逐漸石化,石化後表面出現道道裂紋,顯然承受不起戰無命布下的網狀秘紋。

「轟」,靈石仙胎爆成碎石。在飛濺的碎石中,一顆鴿蛋大小、五色流轉的珠子被戰無命撿了起來起。

此刻,祝芊芊正沉浸在感悟中,靈氣外露,身體如同一塊靈氣逼人的寶玉,圓滿通透,不染纖塵。

戰無命鬆了口氣。史若男湊上來,一把抓住戰無命手腕,皺眉道:「無命哥哥,剛才究竟是怎麼回事?你神魂有損。剛才那縷青煙竟這麼厲害?」

戰無命搖了搖頭,道:「不,那縷青煙背後有高人,不過,那人不在此界。」

「這裡是補神丹,可以讓受損的神魂快速修復。」史若男自懷中掏出一個玉瓶,遞給戰無命,一臉關切。

戰無命笑了笑,倒出一顆翠綠的藥丸。藥丸馨香撲鼻,讓人食欲大振,納入口中,頓時,一股暖流直衝識海,識海的脹痛減輕不少。戰無命很是驚訝,史若男的境界提升了,煉丹水準也大幅度提升。連他這種級別的神魂都能修復,這藥丸幾近仙藥。

半晌,祝芊芊緩緩睜開眼,眾人感覺她的氣息更強大了。

「突破了?」戰無命淡淡地問道。

「嗯,不過感覺這下界的屏障之力無法破開。」祝芊芊欣喜地點了點頭。

吞噬了那靈石仙胎的靈氣後,她就覺得整個人都無比通透。她知道,自己的命魂更加圓滿了。她識海中的嬰兒雙眸欲睜還閉,因為下界恐怖的禁錮之力無法打破,識海神嬰無力睜開雙眼。她可以肯定,一旦進入沒有禁錮的世界,她必會接連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