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陰陽氣府

翌日,王宮之前。

一支禁軍整裝待發,周元一邊與前來送行的周擎、秦玉說著話,目光還不斷向遠處掃視著。

噠噠!

遠處,忽有急促的馬蹄聲傳來,一匹火紅的駿馬飛躍而來,最後唏律律的在前方停了下來,一道輕盈倩影矯健的躍下馬來。

這道倩影,自然便是蘇幼微。今日的她,一身青灰衣衫,長褲,長髮束成馬尾,看上去極為清爽、俏麗。

禁軍並沒有阻攔蘇幼微,任由她走了進去。

她來到馬車旁,因為先前的趕路,她的俏臉紅撲撲的,白皙的額頭上微微見汗。

幼微見過王上,王后。蘇幼微先是對著一旁的周擎與秦玉抱拳行禮道。

周擎與秦玉對著她溫和的笑了笑,他們見過蘇幼微在府試中的表現,所以對這個堅強獨立的女孩子極為喜歡。

幼微,此次就權當作一次歷練,另外幫我照看好周元,不要讓他亂來。秦玉微笑道。一旁的周元笑了笑,此次夭夭與蘇幼微都會跟著他去滄瀾郡。夭夭完全是因為在王宮待得有些悶,而蘇幼微的話,他希望她能夠多一些歷練,這對於修練也會有些好處。

畢竟如今的蘇幼微馬上就要開八脈,踏入養氣境了,所以留在大周府中,其實意義並不大,所以為了不耽擱她的修練,周元決定這次前往滄瀾郡將蘇幼微也帶上。

時辰差不多了,準備出發吧。周擎看了一眼天色,然後目光轉向陸鐵山,道:此次護衛的工作,就交給你了。

王上放心,若是殿下有事,屬下提頭來見!陸鐵山沉聲道。

我可不希望你們任何一個人出事。周擎擺了擺手道。

陸鐵山點點頭,站起身來,翻身上馬,手掌一揮,大喝道:出發!

周元上了馬車,與周擎、秦玉揮了揮手,鑽了進去。

大隊人馬開始啟程,帶著轟隆隆的腳步聲,穿過條條街道,最後出了大周城,直奔滄瀾郡的方向而去。

※※※

在周元離開大周城的同一時間,齊王府。

王爺,陸鐵山帶了一千禁軍,保護著周元出了大周城,應該是去滄瀾郡了。房間中,齊王府的管家齊陵恭聲道。

在書桌後,齊王齊淵面色淡漠的點點頭。

看來那遺跡的消息,皇室也知道了。齊淵的眼中閃爍著森冷的光澤,淡淡的道:大周府的事情,讓他們占了一些便宜,不過這一次,對於火靈穗,我勢在必得!

火靈穗乃是四品源食,如果能夠得到,價值簡直是無可估量,到時候他們齊王府就能夠大量的培養並且拉攏各方高手了。

想想看,皇室靠著那二品源食玄晶米,就能夠穩住局面。如果他們齊王府得到了火靈穗,齊淵相信,要不了一年時間,齊王府的實力就會碾壓般超過皇室。

此次我會留在大周城,盯住周擎,所以你立即出發,前往滄瀾郡找到昊兒,他在滄瀾郡這兩年也算是站穩了腳跟,我要你們想盡辦法,讓那衛滄瀾站在我們齊王府這一邊。齊淵眼神陰狠,道:只要衛滄瀾能夠站在我們這一邊,那麼我們就沒有了任何顧慮,可以直接動手,將大周皇室徹底剷除!

當然……齊淵手握著茶杯,冷聲道:如果那衛滄瀾有靠近皇室的跡象,那就最好想辦法除掉他。只要衛滄瀾一死,滄瀾軍就將群龍無首,到時候可以讓昊兒迅速將其收編,轉攻皇室。

是!齊陵應道。

齊淵雙眼微眯,猶如陰狠的毒狼,森然道:還有那個周元,告訴昊兒,如果有機會的話,就讓這個小畜牲回不了大周城。滄瀾郡緊鄰黑淵,在那裡,死個人,就算是死一個殿下,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既然那個小畜牲斬斷了我兒一隻手,那我就讓他用一條命來還!

書房中,齊淵的聲音,幽冷得猶如從深淵中爬出來的厲鬼,狠毒得令人心悸。

是!齊陵再度應道,然後轉身而去。

齊淵望著齊陵離去的身影,抬起頭來,望向王宮的方向,陰寒的聲音飄蕩在書房之中。

周擎,你不要以為贏了大周府這一局就能夠得意,只要這次那火靈穗落在我手中,你大周皇室,就將會永世不得翻身!這場較量,我齊王府贏定了!到時候,定要你們父子再嘗嘗喪家之犬的滋味!

※※※

滄瀾郡,坐落在大周王朝西南邊境,距離大周城頗為遙遠,所以按照周元他們的速度,想要抵達滄瀾郡,起碼得需要十數日時間。

不過好在有夭夭與蘇幼微在,兩女的靚麗容顏交相輝映,倒是讓周元飽享眼福,枯燥的趕路過程,仿佛也變得生動了起來。

不過,他大飽眼福的開心日子也並沒有持續幾天,就被不想看見他這麼舒坦的夭夭給打斷了。

我看你這麼閑,正好神魂也達到了虛境中期,那就練習二品源紋吧。馬車中,夭夭直接丟了一塊玉板給周元,玉板上面刻畫著一道複雜的源紋,閃爍著光澤。

這是一道二品源紋,金猿搬山紋……刻畫在身,能夠增強肉身,並且大幅度增強力量。夭夭淡淡的道。

哦?

周元有些驚喜的接過玉板,二品源紋的功效,遠遠超過了一品源紋,這道金猿搬山紋若是刻畫在身上,那所帶來的實力增幅,絕對不是以往的蠻牛紋能夠相比的。

真複雜!周元看了一眼玉板上面那複雜的源紋,就忍不住咧咧嘴道。

按照他的估計,這一道二品源紋中,起碼有近千道源痕,若是神魂不強的人,光是看上幾眼,就會頭暈眼花。

周元搖了搖頭,目光一轉,就瞧見蘇幼微正抿嘴輕笑,笑盈盈的望著正頭痛的他。

看什麼看?妳也別想輕鬆。周元沒好氣的白了蘇幼微一眼道,然後從懷中掏出了一枚玉簡拋向她。

蘇幼微連忙接過玉簡,疑惑的問道:這是什麼?

我從皇室寶庫中拿出來的,一道下品玄源術,天羅手,正適合妳。周元笑道。

蘇幼微握著玉簡,遲疑道:殿下,這太貴重了。

她當然知道玄源術的價值,整個大周府都沒有這種等級的玄源術。這道玄源術若是放在外面,起碼也要數萬源晶,把她賣了都買不起。

我們這次可不是去遊玩的,妳馬上就要打通八脈,踏入養氣境了,若是再將這天羅手修成,到時候遇見敵人,才能夠有一戰之力。周元正色道。

蘇幼微貝齒輕咬紅唇,思慮片刻,不過她終歸不是矯情的人,很快就握緊了玉簡,認真的點點頭,道:殿下放心,我會儘快修成的。

周元笑著點點頭。

在離開大周城時,周擎還給了周元另外一道中品玄源術,名為皇極印。不過此術太過剛猛,不太適合蘇幼微,所以他就打算留著自己修練。

看來接下來的趕路不會太舒坦了。周元感歎一聲,然後就收斂了情緒,將全部心神投注到玉板之上,開始一點點的臨摹金猿搬山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