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掌握了AI先機,等同掌握了未來世界霸權



  近年科技進步速度之快令人目瞪口呆,今後發展的速度也應該會越來越快。在我精通英文之前,技術成熟的自動翻譯機可能早已出現;而在我開始禿頭之前,高效生髮劑應該上市了吧。

  特別是「人工智慧」的技術,應該會對我們的生活、社會跟經濟帶來巨大影響。就這個意義上,我認為二十一世紀絕對是「人工智慧」的世紀。

  「人工智慧」是指利用電腦從事腦力工作的技術。最貼近日常生活的人工智慧,例如,利用語音操作iPhone等行動裝置的軟體「Siri」。我也使用著這項功能,只要向Siri下達「八點鐘叫我起床」等指令,鬧鈴就會在指定的時間準時響起,當然我起不起得來又是另外一回事。

  隨著人工智慧越來越發達,我們習以為常的日常生活也會逐漸改變吧。例如,豐田跟本田等汽車公司欲在二○二○年東京奧運舉辦之前,開發出取代有人駕駛的自動駕駛汽車。也有調查預測,於二○五○年所有的汽車都將具備自動駕駛功能。

  就算在居酒屋喝得爛醉,也可以用智慧型手機等裝置呼叫無人的自動駕駛汽車,在車內補個眠,不知不覺當中就到家了。如夢般的未來即將實現。

  除了自動駕駛技術之外,變化最明顯的還有自動口譯筆譯等技術。人工智慧的權威──東京大學的松尾豐副教授預測,在二○二五年左右,電腦的理解能力將有突破性的發展,能夠徹底理解語言的意涵,自動口譯筆譯無礙。

  松尾豐副教授用「前自動翻譯」跟「後自動翻譯」,來形容這項技術的時代意義。二○二五年之後,在「後自動翻譯」的世界,無論是日本企業拓展海外市場,還是國外企業開發日本市場,都會比現在容易很多,未來將掀起一波真正的全球化。

  又或者是說,學生可能沒有必要學英語了。英語可能從大學的必修科目消失,變成是部分好學的學生選修的冷門科目。

  大家也許會覺得,這些容易想像的變化只是細枝末節,但我則認為,二○三○年之後的人工智慧會徹底改變經濟跟社會的樣貌。

  為什麼呢?因為二○三○年剛好是「泛用型人工智慧」預計開發完成的時間點。「泛用型人工智慧」是指,能夠像人類一樣從事腦力工作的技術。

  現今世上存在的人工智慧全部都是「專業化人工智慧」,只能解決一種專業化領域的問題。如Siri就是以操作iPhone等行動裝置的專業化人工智慧。將棋的人工智慧就只下將棋,西洋棋的人工智慧就只下西洋棋,專注於各個領域。

  專業化人工智慧所帶來的衝擊程度,大概等同於耕耘機跟自動剪票機等等自動化機械,本質上可能沒有差很多。

  但近來,人工智慧可能會搶走人類工作的議題很熱。實際上,若自動駕駛汽車跟搭載人工智慧的小型無人機的送貨功能普及化,計程車司機、卡車司機跟送貨員恐怕面臨失業。

  但是,人類即使飯碗被機械搶走,也可以換個比機械相對有優勢的工作。就這點而言,和自動駕駛汽車或是自動剪票機並無差異。然而,今後人工智慧的技術不斷發展,如果創造出泛用型人工智慧,對社會的影響程度應該遠遠超過至今的技術。

  也就是說,一旦跟人類一樣擁有智慧的泛用型人工智慧出現並普及的話,可以預見既有的技術也會發生本質上的變化。因為勞動將被泛用型人工智慧,跟搭載泛用型人工智慧的機器人等機械所取代,經濟結構會有劇烈變化。

  那個時候,我們的工作會消失嗎?經濟成長會停滯嗎?抑或是引發爆炸性的經濟成長呢?

  我大學的時候主修電腦科學,隸屬人工智慧相關的實驗室。雖然資質駑鈍,但也系統性地習得了相關知識。

  而我現在則是在大學教授總體經濟學。總體經濟學是研究整體國家的經濟現象,探究國內生產毛額(GDP)、失業率跟經濟成長率等決定因素的經濟學。因此,於本書,我想從具備人工智慧相當知識的總體經濟學者的角度,討論人工智慧會對經濟將產生何種影響。

  總體經濟學如其名,是鳥瞰整體經濟的學問,因此,人工智慧的技術會如何改變各種產業跟職務類別,並不是本書的主題。此議題的重要性無庸置疑,我自己也很有興趣,但那並不是總體經濟學者應該置喙的領域。

  我特別想要著墨的議題是,泛用型人工智慧如果在二○三○年左右出現,在那之後經濟體系的結構會如何改變,那樣的改變又會對經濟成長跟僱用產生何種影響。

  近年來,日本的經濟成長低迷,國民的富裕生活風光不再,陷入了被稱為「失落的二十年」景氣長期疲靡不振的狀態。為重振日本經濟,安倍政權提出了「安倍經濟學」。

  媒體不時批評安倍經濟學的經濟成長策略空洞。然而長期觀察日本經濟,可以發現少子高齡化的現象越來越顯著,經濟成長率越來越低。

  泛用型人工智慧是解決這些問題,成為拯救日本的神呢?還是說,最終會搶走人類所有的工作呢?即便後者變成現實的可能性高,也不應該停止泛用型人工智慧的研究開發。

  自二○一五年,全世界都爭相競逐開發泛用型人工智慧,因為最先實現、導入這個技術的國家有機會掌握世界的霸權。而太晚起步的國家,則有可能會變成人工智慧霸權國的盤中飧。而日本也有可能會跌到後頭,變成人工智慧的落後國家。泛用型人工智慧普及的結果,會使世界變成人人生活便利富足的烏托邦?還是變成只有一部分的人才享受得到富足生活,其他人則越來越窮困的反烏托邦呢?

  關鍵就在於我們想選擇怎麼樣的未來。如果想建立烏托邦,恐怕必須徹底改革當今的社會制度才行吧。我認為,在泛用型人工智慧普及的世界,都必要導入「基本收入」(Basic Income)的制度。

   基本收入是,無收入水準限制,所有人都無條件給付最低限度生活費的社會制度。此外,其特徵是以個人為單位進行給付,而不是以家庭為單位。例如,不分男女老少,每個月都給付全體國民每個月七萬日圓。基本收入是未來不可或缺的社會福利制度,亦為本書的論點。



本書章節結構如下:

第一章將開門見山地介紹,「人類 vs. 機械」二元對立的最新熱門議題,人工智慧究竟是搶走人類工作的威脅?還是超越人類智慧的希望?

  第二章我將針對人工智慧今後的發展提出個人見解。三十年後,也就是二○四五年前後,人工智慧將進化到怎樣的境界?什麼是人工智慧做得到的,什麼是做不到的?雖然本章主要是討論人工智慧的技術,但那是探討人工智慧對未來經濟產生衝擊時的重要基礎。

  第三章則是探討在二○三○年之前,人工智慧會如何影響經濟結構。亦即,本章的討論重點在於,專業化的人工智慧會如何搶走人類的工作,又會如何促進經濟的成長。

  第四章則描繪當二○三○年左右人工智慧發展成熟,發生第四次工業革命之後的經濟樣貌。泛用型人工智慧應該會消滅多數的勞動,徹底改變經濟結構吧。此外,這時點迅速導入泛用型人工智慧的國家,經濟成長將急遽成長,跟未導入的國家快速拉開距離。也就是說,可以預見「第二次大分歧」的發生。

  以第四章的預測為前提,第五章將論證,因應大多數的勞動都即將消失的未來,基本收入會是最合適的社會福利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