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引論

以翻譯西洋經典為志業超過二十年,我在堅持合乎學術要求的基礎上,始終牢記初衷所在:深深體會閱讀有助於了解文化,我樂意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引介西方文化根源的原典。兩部荷馬史詩是那個根源最古老的完整文獻—說是「完整」,因為希臘青銅時代邁錫尼文明的乙系線形文字泥板,目前所知只有斷簡殘編。據我觀察荷馬翻譯這個領域,傳統的常態作法是先譯《伊里亞德》,然後輪到《奧德賽》,理由有二:依作品年代先後,而且依文學評價高低,年代先而且評價高的先譯。然而,跡象顯示十九世紀下半葉,在達爾文學說、遺傳理論、馬克思主義等新觀念風起雲湧的年代,在伴隨象徵詩派而來的美學詩潮和伴隨新女性(New Woman)而來的解放運動推波助瀾之下,傳統價值遭受強烈質疑,《奧德賽》開始時來運轉,受到知識份子的青睞,逐漸凌駕《伊里亞德》。接著從精神分析治療發展出的心理學理論把人性觀推入二十世紀,一連兩場史無前例的戰爭帶來史無前例的浩劫與衝擊,似乎是要證實佛洛伊德心理學理論的冰山譬喻1 確有其事,讀者的感受與判斷連帶受到影響,兩部荷馬史詩的翻譯順序開始有發生變化的趨勢。此一趨勢在哈佛大學於1909 年為了推廣通識教育而出版的「哈佛百年精典」已看出端倪,又稱「五尺叢書」的該套書標榜網羅「世界書寫傳統的完整切片」,總共51 卷,第22 卷是《奧德賽》,卻沒有《伊里亞德》。到了下半葉, 時移世異之勢益發明顯,尤其是種種疏離、離散、解離與解體經驗使得《奧德賽》更容易激發現代讀者的共鳴。在後現代社會,這兩部史詩的文學評價翻轉之勢看來已成定局。

《奧德賽》何德何能,竟然會有這樣的轉機?只就一事而論,它比《伊里亞德》有趣多了,素材、主題、情境、人物關係都更契合現代人的脾胃,聲氣相投自然優先考慮。有別於《伊里亞德》呈現以阿凱阿人2 體現的希臘人征戰和以特洛伊人體現的希臘人居家兩種生活形態的對比,《奧德賽》呈現希臘人旅行和居家兩種日常活動的對比。《伊里亞德》的題材是無情的戰爭,荷馬的筆觸卻洋溢發思古之幽情。反觀《奧德賽》,集歷史、民族誌、神話、傳說、民間故事、童話、傳奇、戰爭文學、旅行文學、田園文學、奇幻文學與寫實文學等敘事類型與風格之大成,描寫戰爭餘波,波波相連而高潮迭起,足以大快人心。有論者指出,這兩部史詩同樣關乎決定人性價值的所在,要把了解個體的人生和領悟朋友、家庭與群體的需求連結起來。然而,《奧德賽》描寫久受耽擱的戰鬥英雄從戰場返鄉, 使出撒手整頓業已淪喪的傳統價值,情節佈局和敘事張力的掌控非常老練,而且主題的呈現兼具當代與普世意義(Scodel 46),不像《伊里亞德》關注公眾生活,呈現城邦(πόλις)的體制,私人關係只有在影響到公眾的情況下才有重大意義。自荷馬時代以降,希臘城邦就是為了戰爭而存在,城市規劃必定保留公共空間,讓公民辯論、舉行祭典儀式或戲劇表演,使民眾可以被看見。相對於城市, 家(οίκος)是封閉的空間,是私密、親密而且隱密的領域3。女人、孩子和奴隸屬於家,可是男人可以跨足這兩個生活領域(Redfield 286)。《奧德賽》描寫城邦領袖兼一家之主的英雄事蹟,補足《伊里亞德》無暇觀照的人生面向。

《伊里亞德》寫阿基里斯之怒,一怒到底,直到消氣收筆,單刀直入筆力萬鈞固然令人嘆為觀止,可是說到《奧德賽》,只要瀏覽中譯本目錄標題便知意趣大不相同,有如繁花錦簇,舉凡戰後世代價值觀的落差、單親家庭的困擾、戰士返鄉的問題、親密戰友的緊張關係、兩性的角力、性誘惑與騷擾、小三事件、海上歷險、生死大哉問、主僕關係、整容變裝進行復仇,這些經驗涉及的主題包括身分認同、代溝、人際疏離、尋根、鄉愁、失憶焦慮、工作美德(傳統的貴族階級以不必工作自豪)、商業眼光、殖民利益、秩序的解體與重建,以及人神關係的梳理,無一不是現代社會的現實經驗—萬花筒印象不正是網路世紀的寫照?


卷一
求婚開筵性騷擾,王子成年謀對策

序詩:呼告 有個人見風轉舵,繆思啊請告訴我,
他破壁撲擊特洛伊聖城之後漂泊波路,
先後造訪許多聚落,見識人的智謀,
許多磨難動心忍性,在海域流離失所
奮力保存靈氣要把軍中伙伴帶回家。
他費盡心思,伙伴卻沒有一個生還,
可憐的他們莽撞斷送自己的生路,
傻瓜狼吞虎嚥許佩瑞翁太陽神的牛,
返鄉的日子就這樣永遠被剝奪。
天女娘娘啊,起個頭也為我們開講!

英雄有家歸不得 大難不死的許多袍澤當中,其他的人
現在已經回到家,逃離戰爭和大海,
只有那個人還在想家,思念他的妻子。
尊貴的仙女卡綠普娑耀眼娘娘把他扣留
在中空的洞府巴望他成為自己的丈夫。
歲月輪轉終於到了時機成熟的時候,
天神紡織命紗注定他應該回到故鄉。
甚至在伊塔卡,周遭都是親近的人,
考驗仍然形影不離。天神多數憐憫他,
波塞冬卻是例外,始終滿腔怒火對付
神異奧德修斯,直到他抵達祖居的土地。

天神會議 現在波塞冬出遠門探望衣索匹亞人,
他們分成兩半住在世界的邊陲,
分別是太陽神落下和升起的地方。
他在那裡接受公牛公羊百牲祭,
滿心歡暢享受盛大的宴會。這時候
其餘眾神齊聚奧林帕斯的宙斯聖殿。

人神之父宙斯率先開口,他心裡想到
長相俊拔的埃紀斯被殺害,下手的人
是阿格門儂聲名遠播的兒子奧瑞斯。
他心裡想著,開口對永生的眾神說:
「真是豈有此理!凡人總是歸咎天神,
說我們造成罪惡,其實是他們自己
行為莽撞超越限度才會惹禍上身,
像埃紀斯勾搭阿楚斯公子的結縭配偶,
等他回到家時殺死他,這太過分,
明知死路一條。我們還事先警告他,
指派眼光靈敏的快刀手神使赫梅斯
轉告不要殺他,也不要糾纏他的配偶,
否則奧瑞斯成年,懷念自己的故土,
隨時會出面為阿楚斯公子復仇。
赫梅斯語重心長傳話,無法說服
埃紀斯改變心意。現在都清算了。」

返鄉時刻已定 明眸女神雅典娜隨即開口這麼回應:
「我們的父神克羅諾斯公子至尊主上,
說到那個人,他的死亡咎由自取,
但願跟他半斤八兩的人下場都相同。
可我內心為了智多星奧德修斯受煎熬,
背運的人,遠離親人,吃了許多苦頭,
被困在大海之臍浪花環繞的島嶼。
島上林木蒼蒼,有位女神住那裡,
她就是壞心眼阿特拉斯的千金,
這父親對大海深處瞭若指掌,獨自
撐起高大的支柱把天空和陸地分開;
就是他的女兒扣留備受煎熬的傷心人,
使用柔情蜜意和甜言蜜語迷惑他,
要他永遠忘記伊塔卡,奧德修斯卻是
望斷天涯搜尋故土升起的縷縷輕煙,
生不如死。可是你在奧林帕斯,愛心
根本沒有放在他身上。難道奧德修斯
在特洛伊遼闊的海岸阿果斯人船隊旁邊
沒有燒牲給你?不然你怎麼熬得羞死?」

聚雲神宙斯對她開口這麼回應:
「我的孩子,妳怎麼說話口沒遮攔?
我怎麼說也不可能忽視神異奧德修斯?
他在凡人當中首屈一指,不論是腦筋
或獻祭禮給住在遼闊天界的永生族。
可是撐地神波塞冬依舊懷恨在心,
氣奧德修斯刺瞎圓目巨人的眼睛,
就是神異波呂菲莫斯,圓目巨人族
數他權力最大,他的母親是仙女荼莎,
佛庫斯的女兒,他統管荒涼鹹水,
這仙女和波塞冬在中空的洞府有一夜情。
巨人瞎眼以後,震地神波塞冬雖然沒有
害死奧德修斯,卻使他遠離祖先的土地。
往者已矣,現在我們來集思廣益,
讓他可以回家。波塞冬的火氣
也該消了。大家聯合起來眾志成城,
他獨力對付永生的神無法惹事生非。」

一石兩鳥之計 明眸女神雅典娜隨即開口這麼回應:
「我們的父神克羅諾斯公子至尊主上,
如果有福的眾神真的都喜歡這個主意,
贊同機敏過人的奧德修斯回到他的家,
那就派遣速行神使快刀手赫梅斯
火速前往奧古吉亞,請他毫無閃失
去把我們最後的決定轉告秀髮仙女,
堅忍不拔的奧德修斯回家的時候到了。
我會立刻親自跑一趟伊塔卡,激勵
他的兒子,在他身上灌注信心,
他會出面召集長髮阿凱阿人集會,
警告全體求婚人—他們在他家
殺成群推擠的羊和步態蹣跚的彎角牛。
我會指示他前往斯巴達和多沙的皮洛斯
去打聽他敬愛的父親返鄉的消息,
增廣他的見聞同時打開他的知名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