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楔子

兩台一模一樣的摩托車同時在紅燈前停了下來。

「我等等要直走喔!」左邊那台騎士說著。

右邊騎士正狐疑的看著龍頭前的導航,「我……我應該是向右啦!是說這個地址我怎麼好陌生?」

「哪條啊?」左邊的才想問,卻發現燈號在倒數了,「啊啊,要綠燈了喔!要比誰先回去嗎?」

「比個屁啦!我都不一定可以找得到地址耶!」右邊的騎士嘟嚷著,「不要趕啊,騎車小心!」

不趕?這根本說廢話,半小時內沒送達這餐免費耶!還要扣他們時薪,誰不衝啦!

綠燈一亮,兩台摩托車往相反的方向分開,右邊的騎士跟著導航右轉後,再繼續直行,他自認對這帶算熟,但還沒聽過這奇怪的地址與路名,而且就在……嗯?

減速靠邊,怎麼導航消失了?「搞什麼啊!不是在……迴轉?咦?我過頭了嗎?」

男孩回頭,導航真的顯示他必須迴轉,所以他只好調轉龍頭,找個適合的位子迴轉。

迴轉後導航重新計算路程,但沒有十秒鐘,再度顯現迴轉。

「搞屁啊!最好我又過頭了!」男孩氣急敗壞,不過幾公尺的路,他哪有可能過頭啊!

可惡!再一次,他時速騎十,就不信……咦?

右手邊一條窄小的防火巷浮現,讓男孩錯愕了好幾秒……所以是這裡嗎?他嘗試著在附近找任何路標,連巷口牆上都沒貼,也沒立上什麼牌子,低頭看導航也沒顯示要轉,只看見自己的藍點原地閃爍。

好啦!先轉進去看看好了!不對再繞出來!

頭一扭,男孩騎進了窄小的巷子裡,小到只能容納一台摩托車通過而已,幸好他平衡感一流,要不然車子早就擦撞得亂七八糟了。

雖然他是外送專員,但車子是自己的好嗎!只有背後的餐箱是公司附的,車子刮花還是算自己頭上啊!

窄小的巷子大概有十公尺那麼長,緊接著眼前豁然開朗──一大片驚人的社區,而且高樓處處,還密密麻麻到令人起雞皮疙瘩!

他混這帶這麼久,還從來不知道有這種地方啊!

這麼多高樓,又擠得如此密不透風,不該會不知道啊……男孩掀開安全帽的鏡面仰頭看著,這樓到底多高啊,簡直直上雲霄,完全看不見樓頂了!

對啊,這麼一說他才發現,這裡空氣也太糟了,簡直是霧霾城市,伸手往前能見度是有的,但放眼望去便是白霧茫茫一片,建築物若隱若現,彷彿電影裡深山的隱居地。

男孩停在路上,兩旁都有停車,但仔細瞧,連車牌他都覺得陌生,不像是日常的車牌模式啊!

「專心先把東西送到再說!」男孩留意到時間剩下十分鐘而已,他得在半小時內把披薩送達。

再次確認顧客留下的地址,陌生的巷弄、陌生的號碼,正常的地址會長這樣嗎?這根本就是……

「五一巷一弄,ABC社區?這什麼東西啊!」他左右張望,決定先找社區的管理員問比較快!

右手邊很快就有第一棟社區的警衛亭,緊閉的鐵門無法讓他靠近,但至少他可以隔著鐵門喊著。

「抱歉!我外送的!」他扯開嗓子大喊,「我想問ABC社區在哪裡?」

警衛亭幾乎是密閉的,看不見裡面的人,那小小的窗戶驀地打開,一隻手伸了出來,指向了後方。

「往下走嗎?謝謝!」男孩禮貌的道謝,向後退下那五階的台階時,意外的看見這社區的牌子:

「B」

嗯?這棟是B棟嗎?他看向左邊,果然在對面的左側社區,看見大大的「A」字招牌就在雕花鐵架上!

喔喔喔,所以有A棟、B棟……等等,那ABC社區是什麼意思?

抱持著狐疑的心態,男孩跨上摩托車慢速前進,果然一路順著往下,看到了自A 棟起始,一路往Z字棟的社區,緊接著映入他眼簾的,是另一棟一樣龐大的社區,如出一轍的大門:「AB」

男孩停下了摩托車,放眼望著沒有終點的道路,看不清建築物的遠方,依照這種陳設方式,AB接下來是AC吧?所以他還有漫漫長路要騎乘,直到ABA、ABB?ABC社區?

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握著龍頭的手心冒著汗,他怎麼覺得這裡怪怪的?這裡真的……不像他見過的地方啊!

他們這裡哪有這麼大的社區?如此高聳的樓?

還是這張單不要送了?瞅著自己忍不住微微發顫的手,他根本不想繼續騎下去,終點不知道在哪裡,而且看看那地址後,找到了ABC社區,號碼也不甚清楚,還標註要問警衛?再加上這樣的詭異建築──他瞪著導航上的倒數時間,他還有五分鐘。

要送?不送?摩托車孤單的停在路中央,排氣管噗嚕嚕的,也在等待男孩的決定。

後座塑膠箱裡躺著兩盒披薩,身為一個外送專員,將顧客點的餐點送到家裡,應該是最基本的啊!

男孩做了個深呼吸,轉動了油門──





第一章 異世界貨幣

穿著紅黑衣服的男大學生取下安全帽,拔出機車鑰匙,蹙緊眉心,渾身散發著極度不爽的氣息推開玻璃門。

「歡迎……」櫃檯的黃任欣機械式說著,抬頭一見是同事就收了聲,「是怎樣?誰惹你了?」

「超爛!」小蛙拎著外送包不爽的往裡走,「他跟我說,他家的鐘超過一分鐘,那餐要算免費啦!」

「嗄?你遇到奧客喔!」這種客人不是特例,能凹就死命凹的那種,「我看哪張單,地址電話要記一下!」

接線的黃任欣一邊說,一邊找出小蛙剛外送的顧客名單,這種人都得做黑名單列表,下次萬一同一地址再叫外送時,才能讓大家格外留意。

「說什麼以他們家的鐘為主,我明明就二十八分送到,在那邊跟我盧小小。」小蛙走進更衣間,所有同事都緊張的看過來,「放心啦,我有收到錢!」

「厚~」所有人莫不鬆一口氣,最怕這種跟工讀生凹的客人了,他們時薪又沒多少,淨找他們算!

小蛙得意的勾起一邊嘴角,不說他剛染的紅紫色頭髮,挽起紅色衣服的袖子,下頭的刺青活靈活現,再加上後頸上的一條翼龍,多少有點喝阻作用。

「我帽子一摘,袖子一拉,付錢都付得超快的!」他先去倒杯茶舒口氣,「這時我就慶幸一般人對於刺青的成見還挺有用的!」

「下次我要送到同一個地址,我出發前還要先貼刺青貼紙喔!那個什麼龍啊鳳的都貼上來!」同事李育龍覺得這招真的很有用,每次被找碴時,拼命道歉或是拜託根本沒用啊!

更衣室旁的辦公室門陡然一開,所有人即刻噤聲,店長帶著點無奈的瞄向小蛙,看來剛剛的話他都聽見了。

「小蛙,態度……」

「我態度很好啊,我沒凶喔!」小蛙根本不在乎店長怎麼想,「我只是稍微顯露一下!」

瞧小蛙舉起的左臂,上頭複雜的刺青他也從沒看懂是什麼圖案,不過刺青不能代表一個人的個性,人模人樣卻衣冠禽獸的人多得很,而刺青對許多人而言或是種年少輕狂、或是種紀念,所以他從不介意。

小蛙看起來本是相當「特立獨行」的一份子,瞧瞧那抓得又高又挺的紅紫色頭髮,但是在外送專員工作以來,零遲到紀錄、零負評,大小糾紛都能自行處理完畢,同事相處也很開朗,率性而為沒什麼不好!

這種有話直說、凡事坦開來講的個性才是他喜歡的,如此大家共事也少了些麻煩。

店長搖了搖頭,往外頭走去,「任欣,記錄一下……」

「記下了!」黃任欣正巧寫完,拿著小紙走進內場牆面,把黑名單資料釘在了公布欄上。

他們的公布欄上有著好幾張奧客資料表,上面還詳述了奧客事跡,等累積到一定程度就會打字成表,可以讓所有接單者都能提高警覺。

「喂,你剛這張單很遠耶,怎麼回來得這麼快?」吳銘棒留意到紙卡上的地址,「你是騎多快?」

「嗯?還好吧。」小蛙漫不經心的說著,事實上進門後他就一直在看牆上的時鐘。

他可以錯過任何一張訂單,但就是星期五晚上十點後吉祥街的訂單,他絕對不想錯過。

十點,最晚不超過十點半,她都會在這時候打來,叫上一份全家炸雞餐。

他做外送已經一年多了,他們不是餐廳,而是專業外送,叫做「美味外送(delicious)」。店裡有兩種管道:一種是打給他們訂餐,由他們向店家或餐廳點餐後送去;一種是顧客打給餐廳點餐,再通知他們去領取送貨。

通常後者居多,不知道現在科技發達還是人越來越懶,有時一碗麵都有人要叫外送,反正外送費是對方出的,他們也管不著,送件就能賺錢,只要專心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這份薪水對於大學生打工而言,已算是優渥。

「欸,你們有看到靠北外送裡的文嗎?之前有人貼一篇很詭異的文章,但很快又撤下了。」纖瘦的陳國宏一臉神祕的說著,「說送到奇怪的地址,一條沒有終點的路之類的。」

「嗄?沒有終點?」壯碩的李育龍拿起珍奶大口吸著,「啊一條路如果到幾千號也感覺沒有終點啊,這種說法好奇怪。」

「對啊,而且我們依地址送貨,他怎麼會去量這條路的盡頭是什麼?」噸位驚人的吳銘棒也覺得怪,光是這論述就不太合常理了。

「欸,你們就說到重點了!就是因為地址太詭異了,他騎很遠很遠都送不到!」陳國宏趕緊接口,「而且還說那是個龐大的社區,每棟樓都高聳入雲霄,但是又霧氣繚繞得看不到上方的建物!」

「有沒有搞錯?越說越玄……有地址嗎?」最資深的李育龍抱持高度懷疑,「導航一輸入就知道真假了吧?」

陳國宏此時一臉無奈,「他沒寫!他說他沒送到就回來了,因為他不敢走下去……不寫是怕有人真的去找!」

「切~」一票外送員嗤了聲,「一聽就知道在蓋!有本事就把地址寫出來!」

「然後那人還說,他離開後想再折回去,從同一條巷子騎進去,卻跟他之前進去的地方不一樣了!」陳國宏繼續講古。

李育龍笑了笑,「靠北文很多都是創作文啦,一堆在說故事的!」

「對啊,我送這麼多年,也沒遇到什麼怪事──」小胖頓了兩秒,「奇葩客人倒是多得不可勝數,光是應付那些客人就夠了!」

「對對!」大家深表同意,奧客無極限啊!比什麼光怪陸離的事更勝一籌。

一直沒說話的小蛙站在內外場之間的門邊,背靠著門裝作不在乎的模樣聽著大家說笑,方便盯著前台的電話,但其實笑不太出來。

「那篇文你有備份嗎?」小蛙開口問著陳國宏。

「……沒有,我看到剩倒數兩行,再往下要看時就重整,重整後就說文刪了。」陳國宏感受到小蛙的感興趣,有種難得遇到共鳴的感覺,「怎麼?你是不是也覺得很怪?」

大家倒是很狐疑的打量小蛙,老實說這間房子裡真的會信那種創作文的,絕對都算不上小蛙啊。

「我覺得有點奇怪,而且好端端的為什麼要刪掉?」小蛙搓搓後頸,「因為形容得很詳細,實在有點玄。」

「嗄?話是這樣說的嗎?」吳銘棒不太理解,「所以你覺得……那個人寫的是真的?」

「應該說我覺得我們有可能外送到奇怪的地方吧!」小蛙聳了聳肩,「這世界很奇妙的,凡事很難說。」

身為「都市傳說社」的一份子,他對什麼事都會抱持懷疑態度。

就像上個月的火燒KTV事件,如果有人寫說他在火災現場的建築物上空,見一艘羊首骨身的船隻飄浮在雲裡,船身的洞像是開闔的嘴正在吞噬生命,誰會信?

他們社團的FB寫了,因為社長就在那個火災現場,他與其他人一起逃出來,在KTV對面的馬路上看見被大火吞噬的建築物上方,真的就有艘船破雲而出,而那艘就是赫赫有名的都市傳說:「幽靈船」。

這真的沒多少人會信,他們社團被噴漆被砸東西,說他們危言聳聽、製造慌亂等等,可是事實就是如此──那真的是幽靈船,而且幽靈船還不只收集一百條人命就會離開啊!

這種事都有,他為什麼不相信某一天他們會外送到奇怪的地方?

「小蛙說得也不無道理,所以我才希望你們留意狀況。」店長突然回頭,「以前也不是沒聽過,外送送到墓仔埔的事對吧?」

一票男孩一怔,旋即搓搓雙臂,紛紛打了個哆嗦。

「媽呀!店長,你這才叫嚇人吧!」李育龍哇啦啦的掩耳,「我要真送到那邊怎麼辦啦!?」

「繞跑啊怎麼辦!寫那篇的人就選擇放棄了啊!」陳國宏也看了手臂上的雞皮疙瘩,「都發現有問題了當然要快跑,難道你還進去喔!」

這時小胖突然逸出一聲,「欸……」像是勾起了什麼回憶。

「說得也是,我以前也……」

「別別!噓──」陳國宏趕緊拜託他噤聲,「這說下去晚上我怎麼送啊!」

「對啊,我們要送到十二點耶!」

越說越毛,半夜騎機車外送到無人街道也是會毛的好嗎!

鈴──電話聲響起,小蛙立即抖擻精神朝前台湊過去!

「喂,外送您好……一份全家炸雞餐嗎?」黃任欣流利的說著餐點,小蛙跟著雙眼一亮,「好的,我們五分鐘內趕到!地址是……」

嗯?一聽見地址,小蛙眼神沉了下來,不是吉祥街的地址啊,真煩,這時候點什麼炸雞餐啦!

「第三十單!」黃任欣撕下送單機裡印出的紙,「李小龍!」

「又!」李育龍抓過安全帽就往外走,不忘瞥一眼小蛙,「欸,你要去嗎?」

小蛙皺起眉,「啊不是輪到你?」

「別裝了啦,你在等誰對吧?」李育龍嘖嘖的打量他,「瞧剛剛眼睛亮的咧!」

「我哪有!」小蛙尷尬的辯解,回頭一看,同事們或點頭或挑眉,是當大家眼睛都瞎了嗎!誰都看得出來啊!「厚!煩!」

此時電話接二連三響起,小週末的宵夜向來是高峰期,有麵有飯有鹽酥雞,連滷味都有,一張接著一張往外送出,都沒有小蛙在等的地址。

「豆花跟蔥油餅!」黃任欣指間捏著紙條朝小蛙搖著,「接不接啊?」

「囉嗦!」小蛙一把抽過紙條,啊就輪到他啊,當然換他去。

「別難過啊,如果她打來,我就跟你說,讓你無縫接軌幫她送餐如何?」黃任欣一副瞭然於胸的模樣,讓正要轉身入內的小蛙一陣困窘。

「妳是……妳在說……」

「星期五嘛,那個住吉祥街的方小姐,全家炸雞餐。」黃任欣眨了眼,「想逃過我法眼?我可是負責接電話的耶,小蛙!」

小蛙什麼都沒說,但通紅的臉已道盡一切,他只慶幸所有同事都出去了,要不然他會尷尬到死!

他真的沒想到,黃任欣居然會注意到!

「妳記性真好……」

「不是記性好,是她很規律啊,再加上你每次都興致勃勃的要接她的單,我自然就多留份心了。」黃任欣笑了起來,「怎樣?聊過了嗎?」

「沒啦!」小蛙耳根子都紅透了,「我就只是送餐而已啦,也沒聊什麼。」

這是真的,除了交貨收錢外,他從來沒跟那個女孩聊天。

她就只是每週五晚上十點,固定點全家炸雞餐的女孩,住在吉祥街三十二號三樓之二,有一頭長長的黑髮,水靈的雙眸,不是特別漂亮的那種,但是有一股特殊的氣質,看上去文靜高雅。

會留意到她,是兩次的偶然。

第一次是個大雨天,他小心翼翼的把炸雞送到時,開門的她露著一抹憂鬱,用擔心的神情望著他,還給他一條毛巾好擦拭濕掉的身子;其實那天他有穿雨衣,只是雨真的太大了,帶著護目鏡只會讓視線模糊,所以才造成滿臉通濕。

有的客人真的很好,就像那位方小姐,他收下了毛巾道謝,方小姐說毛巾就送他,叫他不必還了。

他聽得懂話裡的意思,畢竟外送員一定知道顧客的地址,如果他堅持送回來,可能就有騷擾之嫌了。

因此他沒有特地拿回來還,只是放在員工置物櫃裡,想著如果又接到她叫外送的單,可以順理成章還她毛巾……就這樣,無巧不巧的,第二個星期同一時間,她又叫了外送炸雞餐。

開門時她眼神有抹驚訝,他什麼都沒說,送上餐點,毛巾用另外一個袋子裝好,收錢走人,不多做停留,不多說廢話,以免被當成怪人。

只是他很在意,她那天眼裡的淚。

這讓他開始等待,第三週、第四週,那女孩的模式非常固定從無例外,週五十點一到就是會點同樣的餐點,像是對自己一星期以來的辛苦來個犒賞似的;不過他們還是沒多聊過,而女孩看起來卻越來越悲傷。

小蛙感覺得出來,那個女孩一個人住,至少送餐去時屋內沒有別人,她看上去有些陰鬱,連與他打招呼的笑容都有點虛假。

這個月的她看上去多添了幾分憔悴,衣著也不似平常那麼整齊,其實他有點擔心,結果這星期竟然就沒有叫外送了。

「幹嘛不把握?每週外送都你,她也認得你了吧?」黃任欣抱持鼓勵態度,「每次多聊個兩句,說不定有希望啊!」

小蛙尷尬的到裡面拿過安全帽,「哎唷,不是妳想的那樣啦,我不是想追她那種……就只是……」

只是什麼?小蛙自己也說不上來,只是很希望每週都能看她一次,看那烏黑的長髮,帶著憂鬱的眼神跟嫻靜的笑容。

她的聲音很輕柔,像綿花糖般軟甜,說著「謝謝,辛苦了」時,會讓他一整天的不快與煩悶一掃而空。

「哎唷!這不像你啊小蛙!」黃任欣在他背部用力一擊,「你不是做什麼事都勇往直前沒在怕的嗎?」

「厚!」小蛙實在羞窘得很,抓著安全帽跟單子,直接往門外衝,「我去送餐了啦!」

「加油啊!」她還在那邊揮手助陣。

加油個頭啦!她今天又沒叫餐!

對啊……發動引擎,往前騎乘而去的小蛙不由得膽心起來,為什麼她今天沒有叫餐呢?是跟朋友去聚餐嗎?還是跟男友見面?也有可能是久未聯絡的朋友一起度過小周末……

哎,他在想什麼啊!那只是一個定時叫外送的客戶,誰說她一定要在今天點餐呢?她說不定今天就突然不想吃外送、或是不想吃全家炸雞餐了啊!

真是……小蛙心裡難掩一股失落,原本以為那輕聲的「謝謝,辛苦了」,能化解他今日遇到奧客的煩悶咧!

   ◆

「謝謝,辛苦了。」

女孩遞出一個乾淨透明的塑膠袋,裡頭的鈔票與錢一目瞭然,很清楚能知道裡面的錢是剛剛好的。

「謝謝!」李育龍邊說,同時全家炸雞餐的袋子被接過。

為求萬一,他還是把袋子裡的錢倒出來再算一次,這是為了自己好,金額短少可是自己要賠的哩!

算準金額,再次向對方道謝,女人接過了袋子,人依然站在半掩的門後,看不清臉,只聽得見好聽的聲音。

「請直接下樓,趕快回去。」女孩輕聲交代,「這裡治安很不好,所以請不要逗留。」

「啊?」李育龍被這句話嚇到了,不安的左顧右盼,點點頭,「好,謝謝!」

「不管誰叫你都不要停下來,直接走下去,騎上車就走!」女孩邊說,一邊把門掩上,「快走!」

李育龍還愣在原地,但當女孩關上門時,他卻反而嚇到,連一秒遲疑也無,轉身就直接朝樓梯奔去!

這裡的確看起來很偏僻啊,他之前從未送到這麼偏遠的地帶,遠離大路不說,而且附近幾乎沒有人煙,清一色全是舊公寓,每一棟看起來都年代已久,還帶著破敗感,能亮的路燈沒幾盞,完全是適合拍攝鬼片的場景啊!

治安不好?廢話,這邊真出了什麼事,只怕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吧!

「喂!」

從六樓走下,繞著樓梯轉到三樓時,走廊看不見的地方傳出了低沉的吆喝聲,那聲音聽起來相當凶惡不客氣。

李育龍記著客人的話,連回頭都不敢,加快腳步一路衝到一樓,衝出舊公寓時,還聽見樓上那粗嘎的聲音大吼著:「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