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腐爛的美麗〉(節錄)
那個房間,是一間小小的暗房,周圍飾以全黑的厚窗簾布,其間皺褶起伏不大,就這樣緩緩垂下來,在那之中,有一盞小小的暗紅色燈光,幽幽暗暗,映著微弱的光圈。
「中學時代的朋友真是令人懷念啊!好久不見了,能在淺草遇到你,算是很偶然的機會了!」
水木緬懷著舊日情誼,把門用力關上之後,在紅色燈光的陰影下,將藥水調配好之後倒進白色器皿裡。
洵吉望著水木動作靈活的手指,注視著那美麗的指甲,說道:
「嗯……的確好久不見了……為什麼你喜歡這種照片?和你學生時代拍的傑出作品真是大不相同……」
水木在白色器皿之中放進蛋白色的相紙,開始上下左右搖來搖去,要讓相紙充分浸在藥水裡,以便洗去多餘的感光膜。
聽到寺田的問話,真虧他還記得這些,水木不由得露出了苦笑,隨即以認真的神情回答:
「你知道嗎?我就是最喜歡這種氣氛,簡直像嗑藥,無可自拔地迷戀上這種變態的照片。」
「不管別人怎麼說,我無所謂。你瞧,剛才什麼也看不到的相紙上,起先像是天空一般,無論景色也好、臉部也好,看起來都是白茫茫的一片,現在影子慢慢出現了。這時候,我就會忍不住興奮地微微顫抖起來,感覺好開心!」
「『原本什麼也看不見的相紙上,接下來會出現什麼畫面呢?』這樣想的時候,心裡那種輕鬆又愉悅的興奮之情,你應該也能體會吧!」
水木渾然忘我地看著手上即將顯影的相紙,戒慎恐懼地期待著,不知能否洗出高畫質的照片。
「照片能創造出超越五官的神祕感,構成一幅美麗的圖畫。耽溺在這些攝影作品之中的我,覺得自己好幸福喔!」
自言自語的水木,蒼白的臉在紅色的燈光映照下,像中風患者一樣,在黑暗中浮出病態面容,還有他紅色的嘴唇,此刻看上去卻是綠色的,有種說不出的怪異感。
另一方面,寺田就在目睹水木進行照片顯影的過程,看到濕答答未乾的相紙一角,一開始只是霧霧的、淡黑色的汙點,然後迅速布滿整張相紙,接著出現不可思議的影像,那種教人說不出的期待,讓人感到強烈的吸引力。在他幫忙水木進行照片顯影的過程中,也開始對於照片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和水木一樣感受到樂在其中的陶醉感……
顯影的工作終於完畢了,接下來要用清水洗去殘留的藥水,因為相紙上的水分還未乾,可以稍作休息一下,於是洵吉跟隨著水木來到那間貼著巨幅照片,嚇得他臉色發青的的恐怖房間。
在那完全黑暗、紅色燈光幽暗的氛圍下,洵吉曾一度掙扎,感覺到自己的脆弱,但那只不過是引領他進入未知世界的一個開端。很快地,洵吉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彎,整個人也開始變得怪怪的,好像對這些可怕的事物產生了免疫力。
現在面對眼前如此怪異的照片,寺田一點也不會覺得有壓力。惡夢仍繼續蔓延,一看到這些醜陋的照片,他立刻湊上前去,仔細盯著照片瞧,貪婪的眼神教人不寒而慄。
他看得血脈賁張,毛細孔放大,像天文照片上的月球表面一樣,而且身上的毛髮也突然激增,有的毛髮豎起來,有的毛髮和肌肉糾結在一起,有的毛髮分叉,隨著身體上的變化,洵吉的性格也變得十分怪異,感覺到無以名狀的興奮。
他早已把水木拋在腦後,忘情看著那張巨幅照片,一會兒踮起腳尖向上看,一會兒蹲低向下瞧,巴不得貼上去似的,不停觀賞……洵吉被畫面上無聲的波動給迷住了,好像木頭人似地站在原地,一點也沒有想要離開這裡的意思。
那簡直是藝術的極品啊!
照片上,被切割成不同部位的人體,彷彿置身在夢裡,巨大的頸部、乳房、肚臍之中,有山丘、也有河流、有森林、也有山谷、甚至連風的聲音,所有的一切全都混合在一起,協調和緩的起伏彷彿會呼吸一樣。
洵吉的內心悸動不已,寂靜的房裡,水木站在房間的一角,看著洵吉的模樣,忍不住發出淺淺的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