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專題報導

川普上任一週年 顛覆傳統內政外交政策
◎鄭崇生/華府

  川普跌破眾人眼鏡下勝選,2017年成為第45任美國總統;不同於傳統政治人物,川普說到做到,兌現多個競選承諾,卻也讓世界驚訝與驚恐,川普改變的政策遍及內政與外交。

  更加政治對立的分裂美國、益發動盪不安的未知世界,或可總結這位白宮最年長新手上路近一年來,展現的川普效應。

  外交方面,北韓問題讓川普焦頭爛額,不出前總統歐巴馬所料,他臨去前建言提醒川普,北韓問題會是美國在外交上最棘手的難題,川普上任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飛彈試射與核試驗,沒因川普動輒上推特發文恐嚇警告,讓美國的「威懾」(Deterrence)戰術成功有效,而美中關係也因北韓問題的升溫,更加動盪。

  川普除多次放話批評「中國沒幫忙」、「中國做了但沒效」,川普政府也已多次行動,實實在在對中國企業、銀行及個人祭制裁,這也讓北京多次跳腳反擊。

  北京自認已嚴格配合執行聯合國安理會的制裁決議,是川普每一次的嗆辣言詞,引發北韓升高挑釁;而中國提出美韓暫停軍演、北韓暫停核試驗與飛彈試射的「雙暫停」,在美國與北韓無互信基礎下,根本緣木求魚。北韓在大國猜忌的縫隙間,繼續發展核能力。川普政府宣告終結歐巴馬「戰略忍耐」政策後,不論是經濟制裁或軍事威嚇,目前仍找不到有效施力點,軍事打擊更是只能嘴上說不放棄,但任何行動都得極為謹慎,這也是美國在第一線的區域同盟南韓與日本,不斷關切提醒的。

  在亞洲,另一個重點就屬川普讓美國撤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
  
  這個小布希政府時代啟動、歐巴馬時代談定簽署的多邊協定,原是美國希望藉由升級貿易規則標準,打開中國更加改革開放大門的鑰匙。不過,美國內部因經濟發展不均及貧富差距拉大,導致對全球化的質疑與反撲
力道,甚至在世界各角落也發酵。

  另一方面,美國雖放棄TPP,川普政府卻又說,TPP達成的貿易規則新標準,有示範作用,仍是美國接下來一一與各國制定雙邊協定中的準則。川普稱他不反貿易,但堅稱要對美國公平的說法,除讓貿易夥伴對美國兌現
承諾的信心難免產生動搖,但也得做好談判準備。按川普的強勢性格,TPP的高標準,在與美國一對一的談判過程中,美國恐難有妥協空間。

  至於美國與歐洲的關係,從川普在選舉期間就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多所批評,到上任後仍不斷高喊成員國應多盡責任、承擔更多開銷,讓原本就面臨分裂情緒的歐盟更舉步維艱,再加上川普與俄羅斯的
曖昧關係,歐盟國家也點滴在心頭。

  川普反傳統、反二戰後所建立的體系,西方民主聯盟在21世紀面對的最大挑戰,竟是來自大洋彼岸的老道友美國,也難怪德國總理梅克爾在2017年七大工業國峰會(G7)後感慨,歐洲必須靠自己,「走自己的路」。

  在內政方面,川普上任這一年,美國更加分裂撕裂,種族歧視與衝突蔓延,8月更在維吉尼亞州沙洛茲維爾市(Charlottesville)釀成暴力,造成死亡意外。

  然而,川普事後的表現,卻引發批評認為是「在傷口上灑鹽」,更讓聯合國機構罕見地批評美國,並針對美國啟動「預警和緊急行動程序」。

  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當時在新聞稿中未點名川普,但批評「美國最高政治人物」未明確駁斥種族主義者的暴力事件,原因就是川普在沙洛茲維爾市暴力衝突發生後的發言。

  川普第一時間譴責「來自多方面的仇恨與偏見暴力行為」,還兩度強調「多方面」;隨後,才在白宮點名譴責種族主義與三K黨團體;但隔天被記者一追問,一向難忍批評的川普發飆辯稱,「雙方都有責任」、「兩邊都有好人」,更解釋他未在第一時間譴責種族主義者,是想知道全部事實,避免發表錯誤聲明。

  在其他內政政策上,很清晰的川普路線,能以「逢歐巴馬必反」做註解,包括更緊縮的移民政策、更大力度的招商減稅。

  在打擊非法移民上,川普廢除歐巴馬時代以行政命令通過的「追夢人」方案,原本受惠於「童年抵達者暫緩驅逐辦法」(DACA)的80萬無證移民年輕人,川普僅給半年緩衝期,他們暫時合法的身分隨時間流逝可能將面臨強制驅逐出境。

  然而,這項被認為對無證移民不友善的決定,卻也催生美國國會透過更完善的立法程序,改革相關移民法案。

  川普打著「讓美國再度偉大」的口號勝選,他高舉「買美國貨、僱美國人」,地產商人出身的他毫不隱藏圖利企業的親商做法,而最讓川普自豪的就是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的積極響應。

  郭台銘7月成為美國總統川普上任以來,首位在白宮召開投資記者會的外國企業家,他宣布投資100億美元,在威斯康辛州設8K面板廠,這也讓川普走到哪都不斷提起這一最大經濟成績單。

  而川普和美國媒體的關係,則讓一向是全球捍衛新聞自由領頭羊的美國,面臨前所未見挑戰。對媒體的報導,川普不喜歡的,他動輒說是假新聞、爛媒體,口頭上不饒人雖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但貴為美國總統,輿論
對他的高標準與深深期望,至今仍讓人難見到樂觀或改善的跡象。

  川普也一反傳統,上任第一年就不參加白宮特派員協會的記者晚宴,伴隨他各項施政爭議及特別檢察官穆勒對「通俄門」的調查進展,也牽動美國媒體與川普間的關係,接下來還有更多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