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P. 1-2

坎特頓是個偏僻的地方,它位於瑞士格勞賓登州的山脈裡,那兒有一棟非常小的小房子。房子的一排排窗戶像鏡子般地明亮,彷彿在這片遼闊的風景中,親切地對人微笑著。一棵古老的梨樹緊緊地靠在這棟小房子的旁邊,一棵巨大的樺樹則聳立在房子的階梯附近。

兩隻烏鴉克羅格與克拉住在梨樹的頂端,那兒的樹葉已經枯萎了一半,而喜鵲則在樺樹的頂端築巢,他們是穿著藍色燕尾服的小偷。那個巢是由一堆亂七八糟的樹枝築成,當暴風來襲時,喜鵲的整座巢在風中劇烈搖晃著,看起來岌岌可危。即使如此,喜鵲們對自己築的巢還是感到十分驕傲。牠們喜歡和表兄弟烏鴉們嘰嘰喳喳,聊上一整天,有時候還會發出吵雜刺耳的噪音。

樺樹腳邊有一張長椅,房子後的籬笆旁,一棵刺檗灌木在那兒生長著。它在春天會開出小小的黃色傘狀花苞,在秋天會結出火紅的漿果。這些漿果嘗起來酸酸的,幾乎沒有人喜歡吃。刺檗的枝條和硬刺,連一根都不能拿來當柴燒。的確,比起梨樹及那棵驕傲的樺樹,這座小小的灌木叢只是樸實又沒有用處的植物。但它全身上下真的一點用處都沒有嗎?這個問題的答案可以在梨樹、樺樹及刺檗的故事裡找到。



P. 3-4

在這兩棵樹之間的小房子裡,住著杜梅尼‧圖巴克和他的妻子南莎,以及他們的孩子維圖林和芭貝汀。在溫暖的日子裡,他們全家喜歡花一點點時間,一起坐在樺樹旁的長椅上。爸爸閱讀著報紙,像往常一樣吸著菸斗,他還把這個菸斗以自己的名字杜梅尼‧圖巴克命名。媽媽則在為冬天的到來,編織著溫暖的手套。而他們的小女兒芭貝汀正在修補著維圖林的上衣袖子。的確,雖然她還只是一個小女孩,但她早就已經非常獨立了。她的媽媽很早就教會她縫紉的技巧,還送了芭貝汀一個小袋子,裡面裝著芭貝汀珍愛的縫針、剪刀、線卷和一個非常小的指套。這個小袋子是火紅的顏色,上面滿滿裝飾著許多亮晶晶的玻璃珠。這是芭貝汀最重視的寶物,不管她去哪兒都會帶著它。

維圖林則坐在芭貝汀的身旁,他深深吸了一口氣,觀察著頭頂上方的雲朵和鳥兒。就在剛剛,飛來了一隻名叫粉粉的蒼頭燕雀,牠的嘴裡叼著一根小小的羽毛,飛到梨樹的上方。其他人好奇地跟著維圖林的視線一同看向這隻小鳥。

「你們看,看那兒,最下面的那根樹枝上,粉粉是不是想在那裡築巢呢?」



P. 5-6

維圖林真的猜對了:不久後,那根樹枝上出現了蒼頭燕雀的巢。粉粉努力不懈地來回飛著,將羽毛、絲線、草莖和細小的絨毛一一搬到樹上。牠辛勤地工作著,用牠的小嘴花了好幾天的時間,完成了一件小小的巨作,那就是牠的巢。

現在粉粉終於把鳥巢蓋好了。「裡面會不會已經有一些蛋或是蒼頭燕雀寶寶了呢?」維圖林好想近距離觀察一次這個鳥巢。「如果我能看一眼該有多好!」可是對小男孩來說,這個巢築得實在太高了。他必須向爸爸哀求,請他幫忙架一張梯子才行。

此刻,杜梅尼‧圖巴克實現了孩子的心願,隔天早晨,他讓維圖林爬到梯子上,看一眼蒼頭燕雀的巢。他猜對了,在鳥巢的深處有三個小巧可愛的蛋,鳥巢看起來就像是一張小小的床。維圖林的心雀躍地跳動著,從那天起,他就迫不及待地盼望著,蒼頭燕雀的寶寶破殼而出的那一刻。然而,那一刻卻沒有到來。這是為什麼呢,我們之後就會看到了。



P. 7-8

幾天之後,芭貝汀帶著她的縫紉用具坐在長椅上,她正在縫著一些東西。在她的頭頂上方,一群喜鵲埋伏在樹木的枝葉間,興致勃勃地往下看。玻璃珠在芭貝汀的小袋子上閃閃發亮!

忽然,芭貝汀聽見梨樹那端傳來哥哥充滿恐懼的尖叫聲。「爸爸、媽媽、芭貝汀,快來啊,天呀,你們看,烏鴉正在破壞蒼頭燕雀的巢!」芭貝汀大吃一驚,她跳了起來,往梨樹的方向衝過去。她匆匆地跑走了,因此忘記把長椅上做到一半的工作收起來,她的縫針、剪刀、線捲和指套,甚至是她的寶物:那個火紅的小袋子,也一同被忘在長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