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新竹橫山 大山背休閒農業區
向陽背風柑橘園 牽手大山背小農陣線


從臺三線轉進新竹縣橫山鄉的橫山街,銜接竹三五-一縣道,往上開不到十五分鐘,即可看到矗立一尊白色觀世音菩薩像的百年古廟樂善堂,同時也是大崎棟登山步道的起點,因此新竹縣政府在對面設置橫山鄉觀光農業市集,在每週六、日會聚集許多在大山背務農的小農們,前來販售當地農產品。而沿著廟口旁的小路再往上開,爬升約一百公尺高度,經過專賣手工窯烤麵包的大嬸婆的家,沒多久就會看到大山背休閒農場了。

由於正臨近年底之際,果園裡不但有紅柑、帝王柑、砂糖橘、黃金桔等品項伴冬,更有深受烘焙喜愛的佛利蒙柑已垂掛枝頭。年初至春,還有滿山滿谷的茂谷柑。天氣好時,站在休閒農場的露營區,還可以看到遠方的樂山雷達站。

而這天,正邀請新竹青年農民公關長陳信仁,教導大山背休閒農業區的十多位小農們,如何操作簡易的機器農具,讓務農除草工作事半功倍。隔天還會邀請中華科技大學觀光科的老師,來教如何用天然的槴子花做醃漬黃蘿蔔。

繼承祖業,創造行銷管道
「我們幾乎每個月都會舉辦一到二次這類技術交流活動,一方面可以聯絡大山背鄰居們的情況,另一方面也可以互相技術切磋。」負責大山背休閒農場行銷及研發工作的第二代曾揚景說。

本身學化工,並在外商公司從事國際業務工作的曾揚景,早在四、五年前,因為看到父親年紀大了,體力已漸漸無法負擔養育他們長大的四、五甲果園,所以在與妻子討論之後,決定回鄉幫忙。

回來接手才發現,柑橘種植說起來簡單,種起來「麻煩」,一顆果樹要投入三到四年才可收成,管理中,一年到頭都有工作要忙,例如修剪架枝、施肥、疏土、灑水等,讓門外漢的他從頭跟著父親一步步學起。「雖然作物管理,我沒有父親專門,但在農產行銷上,我發現兩大問題:一是幾乎沒有人知道有大山背這個地方,另一個是傳統務農想法的改變及轉型。」曾揚景說。

因此他發揮之前在職場從事業務及行銷企劃的長處,一方面積極拉攏大山背附近的小農,透過協辦一些如跑步、騎自行車挑戰賽、DIY、導覽等方式,吸引人流,從原本的默默無聞,到能吸引三、四百人共同參與。尤其這幾年結合附近的大山北月及悅音阿甲休閒農場等,一起舉辦賞桐及螢光蟲的月光晚餐,就吸引不少人參加。

無毒有機栽培,打造自然、無化學農產品
其次,就是有機栽植的推廣及休閒農場的轉型。曾景揚不可否認,父親花費半甲子所栽種出來的柑橘,因向陽背風的地形,再加上細心照顧下,其風味獨特。尤其是橙紅色的茂谷柑,吃起來有一點酸微的酸甜感,讓人流連忘返,吃了一粒還想再吃一粒。

但友善土地,永續經營,再加上食安及健康意識抬頭,有機已成為不可不為的趨勢,因此他一方面向外學習新的有機栽種方式,另一方面則說服老一輩接受從傳統的慣行農業轉型友善有機耕作,卻成為父子之間溝通的難題。因為有機的柑橘在銷售價格上,往往是普通柑橘的一倍甚至貴三分之二的價差,但往往選擇有機栽培,也就意味著產量因為無毒、無農藥會大量退減。這對老一輩農民來說很難接受。「所以我只能不斷地柔性溝通,一步步地運用新的行銷手法,讓父親相信我也能做到。」講話十分溫柔的曾景揚說道。終於在三年前,說服父親將山頭另一塊八頃的山坡地,放手讓他試做有機柑橘的栽培。

經過一年年的嘗試,這兩年有機產量已漸漸穩定,並配合去年休閒農場的申請通過,掛牌營業後,更吸引一些採果及露營的客人,慢慢培養一群忠實的消費者,透過網路跟他們訂貨。「以前我們傳統銷售跟自銷比為六:四,現在已是三:七,有很多品種還沒有出貨就被訂走了。」曾景揚說。

接下來是申請有機認證標章,這雖要耗費三年時間才能拿到,但曾景揚及大山背休閒農場來說,自己有紮紮實實做事,並為有機農作物付出,更為重要。

高科技萃取研究,企圖翻轉農業價值
尤其是面臨休閒農場的轉型,如何做出自己的特色,成為曾景揚思考的重點。「我不是為了賺錢而開闢露營區,而是規劃如何讓旅客留下來過夜,更深入了解大山背的自然環境。」

因此除了柑橘園的傳統採果活動外,他利用原本的平地規劃成能容納十二個帳篷的露營場地,同時在營區下方規劃無毒有機農園,種植當季蔬菜,並搭配時節,不定時舉辦親子耕作種福田及收成慶豐音樂會,一方面讓孩子更清楚農作物的種植過程、種植技巧及收成方式外,另一方面也透過戶外辦宴會的方式,讓來此活動的人可以一邊享受有機健康的料理,一邊徜徉在月色的山林裡,靜聽蟲鳴與音樂交響曲,體驗久違的鄉村休閒氛圍。

除了傳統的果醬及果乾外,曾景揚也利用化工專長及高科技技術,與食品加工結合,企圖將加工品做延伸。「我跟朋友試著萃取柑橘及蔬果一些成分做研究,發現可以做出不少東西販售,目前已申請專利了,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可以看到更創新的農產加工品,能嘉惠更多人,也能提升農業及農民的價值。」

以自然、有機、無化學為標準的大山背休閒農場,盼以提供消費者最安心、健康的食物。同時,透過個人經營,協助社區、老農轉型友善農法,保護身心健康的同時,也為生態系統的穩定貢獻最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