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穿越了

綠遍山原白滿川,子規聲裡雨如煙。

正是人間四月天,鄉下風景如畫,如絲細雨中,桃花更豔,梨花愈白,水田,麥地,籬落,草屋,構成一幅淡遠有緻的水墨畫。

然而,這樣的美景並無多少人有閒心欣賞,在這樣的雨天裡,鄉民們仍不肯閑著,他們披著簑衣戴著斗笠,或是下田追肥,或是種種菜。

大人忙碌,小孩子亦是。

不遠處的田間小路上,身披著新簑衣的葉木青正提著個新編的竹筐慢悠悠地走著。她的前面有兩個女孩,大的十三四歲,面龐圓潤,膚色黝黑,目光沉靜,看上去溫柔老實。

那個稍小些的女孩子約有十二三歲,比大個些的生得嬌俏些,尤其是一雙眼睛很有神采,滴溜溜亂轉,小小的薄薄的一張嘴,給人以伶牙俐齒的感覺。

事實上嘴的主人正是如此,她回頭沖著葉木青一開口便是譏諷:"三妹,妳能不能走快點,跟那磨呀磨的有意思嗎?別呆會兒挖不滿一筐子又可憐巴巴地求我們倆勻給妳,我告訴妳,我可不像大姐那麼老實,妳休想從我這兒拿菜!"

女孩越說越上癮,吧啦吧啦開始抖落葉木青以前的光榮事蹟。

"妳這人從小到大就仗著姑姑、奶奶疼妳,幹活拈輕怕重,吃飯淨挑好吃的,同是一個媽生的,憑啥妳就比我和大姐高貴。"

葉木青神色恍惚,思緒已經飛到田地的另一端去了。

半天之前,她發現自己穿越了,穿越到古代同名同姓的葉木青身上。

她惶恐不安地接收著古代葉木青腦中的記憶。

葉木青在家排行第三,上頭有兩個姐姐,分別是葉木香、葉木蓮,下有一個弟弟葉榮檀。

光聽名字就知道這個弟弟很金貴,跟她們這些人不一樣,事實上也確是如此。

葉榮檀在葉家二房不是一般的金貴,可謂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葉木青的娘平氏對這個小兒子看得跟眼珠子一樣。

好在,葉家雖然溺愛兒子,但對閨女也不差,這個不差是相對而言,反正沒有虐待,但冷落忽視那是肯定的。同樣是忽視,忽視的程度還不一樣。

大閨女葉木香最勤勞,她整天幹活最多,說話最少,家裡地裡的活都幹,得閒還得照顧弟弟妹妹。

二閨女葉木蓮挨的打和罵最多,因為她性子掐尖好強,總愛跟葉木青爭寵,葉木青又擅長裝可憐告小狀,有時還攛掇弟弟對付這個二姐,只要葉榮檀出手,葉木蓮哪有不敗的道理?

葉木蓮不敢拿弟弟怎樣,一有空就擠兌葉木青,葉木青也不是個省油的燈,兩人是三天一大吵,兩天一小吵。

起初,作為大姐的葉木香還會翻來覆去地勸道:"妳們倆別吵行不行?木蓮妳比她大,妳讓著她點。"可惜並沒有什麼用,兩人充耳不聞,該吵吵。

後來,葉木香也聽疲了,乾脆不管不問,只要她們倆別動手就行。

兩人倒是很少動手,一是畢竟是親姐妹,還沒到那份上;二是她們的娘平氏平日裡再三教導,要厲害沖別人去,誰敢在家裡厲害,她一定要打得她服軟。

聽這句教導,就知道她娘平氏多少有點不靠譜。葉木青的每一個推測都是正確的,她娘確實有些不靠譜。

以潑辣聞名於妯娌,以精明算計著稱于親戚,這一家子真的讓葉木青無言以對。

葉木青覺得自已兩次投胎都有種一言難盡的感覺。

前一世,暫且稱作前一世吧。在計劃生育作為國策的年代,她出生在一個多子女家庭,有一姐一弟。

她姐是扶弟狂魔,因為她姐的魔性,讓身為正常人的葉木青顯得十分冷血。父母和弟弟、弟媳對她十分不滿。

她同家人之間的感情越來越冷淡,跟姐姐本來要好的關係也受到了衝擊。最後,她遠走他鄉,數年不回家鄉也不通音訊。她再次跟家人恢復聯繫時,是在姐姐的葬禮上。

直到那時,她才知道,她那扶弟狂魔的姐姐因為娘家的關係在家裡過得特別壓抑,苦守著早已破碎不堪的婚姻,硬生生憋出了病,年僅四十歲就得了乳腺癌。

一直以冷血著稱的葉木青在姐姐的葬禮上失聲痛哭。

她想起了姐姐小時候對自己無微不至的照料,想起了父母為生弟弟在外躲計劃生育時,她們兩個相依為命的日子。

葉木青失聲痛哭,她弟弟竟也良心發現,他用力狂搧自己,罵自己不是人,買房買車娶媳婦生孩子一直靠姐姐扶持,若不是他,姐姐怎麼可能年紀輕輕就得了不治之症?

那一刻,葉木青不知道自己該怪誰該怨誰,是怨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父母,還是怨恨不爭氣的弟弟?抑或是自己?

她只能默默地離開,默默地悔恨,她在心裡想,如果可以重來一遍,我能不能改變些什麼?

最後的最後,葉木青帶著這個念頭來到了這裡,她變成了古代十一歲女孩葉木青,她上有兩個姐姐下有一個弟弟。

似乎歷史在驚人地重複著,但又有些不同,最不同的大概是葉木青的心態變了。

※※※

春雨淅淅瀝瀝地下了一個上午,到快晌午時,雨停了。

雨過天晴,陽光明媚,四野晶燦,涼涼的春風中帶著花朵和泥土的芬芳。心中亂如麻團的葉木青也漸漸理清了自己的思緒。

不管怎樣,先珍惜這偶然得來的生命吧。不管境遇如何,也別認輸,也別旁觀。

葉木青的心緒還沒定,就聽見一個略有些尖利的聲音在她耳邊響了起來:"呀,三妹,妳這老半天都在做啥呢?就挖了這點野菜?我告訴妳啊,妳可別又拿我和大姐的去充數。"

不用說,這是葉木蓮又發難了,她一邊說著一邊不停地朝葉木香眨眼,試圖把大姐拽到自己的陣營裡。

葉木香無奈地笑笑,溫和地說道:"行啦,妳們倆別吵了,咱們回去吧!"

葉木蓮不滿地噘起嘴,小聲嘟囔道:"妳每次都讓著她,妳拿人家當親妹子,人家可拿妳當丫鬟使喚,什麼活都推給妳,一會兒腰疼,一會兒腿疼的。"

葉木香皺皺眉頭,擔憂地看看葉木青,她知道按照兩人的習慣,她們又該對掐了。唉,真是不省心的一對冤家。

說來奇怪,葉木青今天出人意料的安靜。

她先是心思不在狀態,這會兒剛被葉木蓮拉回現實,然而她回到現實後,迅速衡量了一下當前的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