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引述來源說明/米雪‧費曼



費曼向來因為傑出的解釋說明能力而備受稱譽。這本書收集了我父親的話語,展現出他解決科學問題的方式、他的哲學思想,以及溝通風格。這些話語依照主題分類,從中我們可以更深入而且清楚了解他如何思考,凸顯出他思想的重要之處,也是他展現自我的亮眼例子。



這些話語來自許多已經出版的文章與書籍、裝滿十四個抽屜的個人文件,以及長達數十個小時的演講錄音。另外還有許多重要的話語,摘錄自歷史學家韋納(Charles Weiner)對他的訪問錄音,那是韋納在1966年到1973年為美國物理協會(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進行的一項口述歷史計畫。我在兩位研究助理庫克(Anisha Cook)與文伯格(Janna Wennberg)的協助之下,在2013年夏天構思這本書,收集了數千條話語,依照主題分成二十六個部分。



這些從書籍、論文、筆記、信件和演講中摘錄出來的話語,當然無法完整反映出我父親對於各個主題的廣泛想法。我只希望這本選集能讓讀者了解他的仁慈、幽默,以及他看待世界的獨特方式。





▌推薦序--瞥見天才的光芒/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粒子物理教授 布萊恩‧考克斯(Brian Cox)



如果你到世界上任何一所大學的物理系,問大學生影響他們最深的物理學家,我想大部分的人會說是費曼,第二個才是愛因斯坦。我也會說是費曼。



費曼是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物理學家之一。1965年,他、施溫格(Julian Schwinger)與朝永振一郎共同獲得了諾貝爾物理獎,以表彰他們對於量子電動力學發展所做出的貢獻。這門學問到目前為止,是最能精確描述光與物質之間交互作用的理論。沒有量子電動力學,就無法了解原子。費曼由於發明了「費曼圖」(Feynman diagram),使他的名字與量子電動力學之間的關係最為密切。歐洲核子研究組織(CERN)和其他所有現代粒子物理實驗室中的科學家,都學習了如何使用費曼圖。費曼圖是了解次原子世界的基礎,讓我們能夠計算出粒子碰撞之後的結果,甚至預測出新的粒子,例如希格斯玻色子(Higgs Boson)。我無法想像沒有費曼圖的粒子物理學;如果沒有費曼,這個學門可能不存在。我也不認為有其他人能夠想出費曼圖。在對你解釋過費曼圖之後,你會覺得就直覺來看,這種圖其實平淡無奇,但也會感覺到自己絕對不會發明這種圖。這是費曼天才的獨特之處,用一種內心深處的神奇直觀能力來探究自然。費曼的朋友兼同事貝特(Hans Bethe)曾經總結費曼的研究方式,這段著名的話是這樣說的:「有兩種天才。普通天才有偉大的成就,但是這些成就讓你相信,如果自己夠努力的話也能辦得到。另一種天才是魔術師,你完全不知道他們如何達到那些成就。費曼就是魔術師。」



光是在量子電動力學上的成就,就足以讓費曼躋身偉人之列,屹立不搖了。其實諾貝爾物理獎得主很多,但是能夠讓大學生記得名字、甚至當成英雄崇拜的,那就很少了。我認為費曼受到尊崇的特殊原因可以在這本書中找到。這些原因是他敏銳又謙虛的思維、剃刀般銳利但又富含人性的精確、具有催化效果的驚人發現、對於自然的熱愛,以及想要了解自然運作方式的強烈欲望。當我讀這些文字時(應該要用紐約市工人的腔調來唸),就像是聽到一個可靠的老工程師在修理你家水管時說話的清晰語調,其中沒有欺瞞詭詐、沒有模糊混淆、沒有哄騙唬弄、沒有自我吹噓,你會感覺這個人以最明白俐落的方式完成工作。費曼就是這樣思考物理的。我經常在自己的書中引用他的話,因為我從來沒有辦法像他那樣把自己對物理的感覺說得那麼清楚。在1981年,BBC和他有一場精彩的廣播訪問,稱為「發現事物所得到的樂趣」(The Pleasure of Finding Things Out),其中費曼被問到是否有可能發現「萬有理論」(Theory of Everything),這個理論是一種數學架構,能夠從最根本的層次上描述所有的自然現象。



他回答:「人們對我說:『你是否在尋找終極的物理定律?』沒這回事,我沒有。我只是想要發現更多自然的祕密,如果最後有一個能夠解釋所有事情的簡單終極定律,那就這樣囉,如果能發現就太好了。如果最後發現大自然像是有幾百萬層的洋蔥,我們覺得很糟,一層層探究下去也覺得很累,那也就這樣囉。這樣說吧,當我們去研究的時候,不應該事先決定好我們要發現的東西,而是發現更多……我對科學的興趣在於了解世界上更多的事物。」



完美地描述了科學。在面對自然無垠的複雜精妙時,收起最後只會徒勞無功的聰明姿態,讓自己享受當下,這樣科學才可能有點小小的進展。從他的言談中,你會反覆得到這樣的訊息。我是個單純的人,我喜歡仔細思考單純的事情。這本書是一位物理學家的真實說法。



他在描述科學工作時,那麼直接又單純,當然也不會壓抑抒情感懷。有些我最喜歡的費曼話語,顯露出他內心深處對於科學的熱愛:「我們生活在一個偉大、獨特、美妙又刺激的年代,將來的人回顧這個年代時,會滿心嫉妒。他們會想,身處在一個發現基本定律的時代是多麼的美好!」這種話充滿了童稚口吻的驚嘆,這樣的老生常談常被引用來罵科學家,而費曼絕對享受這種正反並現的恭維,他說:「我討厭成年人。」



費曼也能言善道,一有機會便能夠用精雕細琢的文字展現出恢弘的效果。我敢說,很少有物理學家在介紹電磁學的文章中,一開始就能這麼寫:「從人類歷史長久的眼光,這樣說吧,在一萬年後,回顧十九世紀,最重要的事件幾乎毫無疑問可以說是馬克士威發現了電磁定律。相較之下,同時期發生的美國南北戰爭,會被認為是地方性的小事件而黯然無光。」我愛極了這個句子,讀起來完全就像是在對毫無意義的地方性戰爭揮一巴掌,也預示了薩根三十年前在《預約新宇宙──為人類尋找新天地》這本書中,對人類的愚蠢與眼光狹隘所發出的深痛悲嘆:「在宇宙這廣漠的競技場之上,地球只是個小小的舞台。那些帝王將相為了榮耀與勝利,讓血流成河,只為了那成為人主的短暫瞬間。」



在這本書中,你將會瞥見天才的光芒,讀取歷史上最偉大博學之人與物理學家之一的思想。我希望你能和我一樣獲益良多,同時也有可能對於大自然多了一些好奇、驚嘆、謙恭與尊敬。然後也像他那樣說:「我不想認真看待這玩意兒。我認為我們應該從中想像取樂,不必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