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受到萬點傷害

"馭……"宋安之停下牛車,朝一旁的小路努了努嘴道:"到了,妳走吧。"

"哼!"蘇果朝他做個鬼臉,拿著小布包跳下牛車道:"這些東西,你先放在達叔家,我晚上再去搬。"

"好!"宋安之點頭,目送她進了小路,這才抽回目光,駕著牛車進村,臉上再也忍不住的揚起笑容道:"哈哈哈……"

蘇果停下腳步,聽著他爽朗的笑聲道:"宋安之,咱們走著瞧!"說著,她又低頭看著自己的胸口,自言自語道:"放心!一定讓妳長起來。"

小樣!專挑她的短處打擊。

走了幾步,她甩了甩腦袋,皺眉道:"我幹嘛要生氣?這長不長與他何關?對!與他無關,不理他。"她後知後覺的想通了,心思一下子就轉到了安置那些人身上。

該怎麼安置?不能便宜,可家裡有什麼事要忙的呢?蘇果一邊走,一邊思考。

回到家裡,院子裡又堆起了一座小山,李家妯娌正在幫忙搥葛,見她回來笑咪咪地道:"果丫頭,妳回來啦!東西都收下了?"

"嗯,收了!我還買了些東西放在嬸子家裡,晚上再過去取。"蘇果點頭,看見覃氏在切葛道:"娘,妳怎麼又忙上了?"

"切點東西,費不了體力。"覃氏笑道。

李家妯娌也忙附和道:"果丫頭,妳叔婆說了,妳娘可以適當的幹點活,別挑擔子,別使大勁就行。"

覃氏看著蘇果道:"果兒,妳聽到了吧?"

蘇果聞言,安心的點了點頭道:"聽到了,不過,娘,妳也不能一直這麼坐著切,妳得不時的起來站一下。"

"好好好!我都聽妳的。"

蘇果四下打量一圈,問道:"二妹和三妹呢?"

"她倆上竹林去了。"覃氏放下菜刀,起身往圍裙上擦乾手道:"果兒,妳先進屋休息一下,喝口水吧。"

"娘,我不累!"蘇果搖頭,把布包拿進屋裡,就出來洗了手,接過覃氏切葛道:"嬸子,又辛苦妳們一天了。"

"沒事!"李家妯娌笑著搖頭道:"我們就當是在春米。"

"這也是體力活,嬸子這幾天在我這忙著,也沒顧上自家的田地。這樣吧,若是嬸子們不嫌棄,我按日給兩位算工錢吧。雖然不多,但也是我的一點心意。"

蘇果提議,一旁的覃氏忙點頭附和道:"對對對!應該給,應該給。多少也是咱們的心意,不能讓妳嬸子白受累了。"

王氏一聽就不高興了,道:"嫂子,妳這麼說,我們可就不高興了。這鄉里鄉親的,一點小忙,妳們計較什麼?再說了,我就是喜歡果丫頭。"

"就是因為嬸子喜歡我,所以,我不能理所當然啊。"蘇果笑了,道:"嬸子,妳們也別推辭了,我就一天給三十文,多了我也給不起。這算是我們的一點心意,妳們收著,我們才安心。"

李家妯娌相視一眼,點了點頭。

"那行!我們收,不過,這得從明天開始算,不然的話,我們也要不高興。"

"行行行!那我就再占嬸子們的一天便宜。"蘇果笑著點頭,俐索的切葛塊。

四人說說笑笑中,很快就到了傍晚。

李家妯娌幫收拾了一下,就回家去了。

蘇果把缸裡沉澱好的葛粉取了出來,放在竹篩上,濾水。趁著天沒黑透,她又去河裡挑水,直到天黑透了,蘇朵和蘇雲才揹著竹簍回來。

"二妹,三妹,以後天黑前一定要回到家裡。"

"嗯,我們知道了。"蘇朵點頭,過來提了半桶水去摸黑澆菜。

蘇雲則邀功似的拉著蘇果走到竹簍前,找了簸箕,把裡面的蘑菇倒在裡面道:"大姐,妳瞧瞧這些蘑菇,能吃嗎?我記得大姐說,顏色豔的不能吃,這些是黃色的,能吃不?"

她在山上看到許多這種蘑菇,捨不得,又怕有毒,便單獨用一個竹簍來裝。

蘇果蹲下身子,拿起一個蘑菇打量一番,確定是松菇後,她才笑咪咪的揉著蘇雲的頭髮,道:"三妹,妳又立功了,這東西可是好東西。咱們得收拾一下曬起來。"

這種松菇營養價值高,她可以曬起來,以後覃氏做月子時,可以燉雞湯。

"真的?"蘇雲雙眼放亮。

自從她無意發現竹蓀後,她就對山上的蘑菇很有興趣,採蘑菇是她最願意做的事。

"真的。"

"哇,太好了。"

灶膛前的覃氏看了過去,道:"雲兒,妳快去洗手,咱們先吃飯,晚一點再忙。"

蘇朵也提著空桶回來,舀了水,姐妹三人一起洗手。

吃過晚飯,蘇果讓蘇朵收拾一下,自己準備去李達家把今天在鎮上買的東西取回來,她才走出院門口,李達就和李家妯娌挑著東西走來。

"果丫頭,我們把東西給妳送過來了。"

"達叔,嬸子,又麻煩你們了。"蘇果連忙上前去接過李達肩上的擔子。

"我有事要找妳商量一下,所以就順便把東西給妳送過來了。"李達擺擺手,按過王氏手中的東西道:"大嫂,我來提。"

王氏笑著搖頭道:"不用,走吧,這馬上就到了。"

一行人進了院門,覃氏看著三大擔的東西,怔怔的看向蘇果道:"果兒,這這這……怎麼這麼多東西?"她知道自家的錢來得不易,瞧著蘇果這麼花錢,她的心都痛了。"娘,這些都是日常要用的。我沒有浪費鋪張,妳放心。"蘇果看著地上的東西,先把酒搬到牆角,又把米和?放進竹櫃裡。

蘇朵提著開水進來,泡了金銀花茶,道:"達叔,嬸子,喝水。這位是?"

這時,大家才發現一直站在楊氏身旁的一個與蘇果年紀相仿的姑娘。

"這是玉梅吧?"覃氏上下打量了一番。

楊氏笑著點頭,拉過她身旁的姑娘,道:"對對對!玉梅,快給妳伯娘問好。"

"伯娘好。"李玉梅笑著招呼。

"好好好!"覃氏點頭,笑咪咪的看著她道:"這一眨眼,玉梅都長成大姑娘了,出落得真是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