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前言



致 台灣讀者



  每當我聽到日本製作的時代連續劇在海外也有播放,且大受好評時,都會覺得很開心。特別是由我負責時代考證的連續劇《仁醫》,竟然在全世界八十個國家播放,真的讓我感到相當驚訝。

  「時代考證家」的工作,就是要將連續劇的背景時代,盡可能真實地重現出來。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如果背景是在江戶時代,我就必須了解那個時候有怎樣的街景、生活在那個時代的人們從事何種行業、吃些什麼食物料理、有哪些娛樂活動等等,需要知道非常多的事情。

  一般來說,這些知識都會反映在連續劇的製作上面,但光是這樣實在太可惜了。我希望在大家觀看戲劇時,自己也能發揮一臂之力,因此寫了這本書。只要了解江戶的各種面貌,在看戲時也能獲得更多樂趣。

  這一次,本書在台灣出版,我由衷地希望除了日本時代劇的劇迷以外,想要更加了解日本的讀者,都能來閱讀本書。



時代考證家 山田順子







精彩試閱



對江戶姑娘來說,大奧是最嚮往的工作地點  奧女中的就職考試

  也許有人會覺得,一旦在大奧或大名家擔任女中,就必須一生奉公、工作到老非常可憐。然而實際上,她們許多人的工作方式大致上就與現代女性的感覺差不多,有只工作幾個月就辭職的、有工作兩年就因結婚辭職的,也有人工作到退休為止並領年金過活。

  原本女中的就職場所就是上至江戶城大奧,下至商家,對職業女性來說,最大的目的在於進行新娘修行。在工作場所學習家務、禮儀、裁縫、插花、茶道等這些無法在自家學到的技能,找到好伴侶後結婚。如果還能幫忙介紹丈夫的話,那就更幸運了。

  在這些女中奉公之中,大奧和大名家可說是媲美一流企業的人氣就職場所。因此,旗本、御家人的女兒以大奧、而商人和富農的女兒則以大名家為目標。

  這麼一來,想要去好工作地點的申請者蜂擁而至,競爭很激烈。當然最基本的就是利用人脈了,其中也有一些父母,想透過如現代民間職業仲介所的口入屋介紹,讓女兒就職,使雇用方也相當苦惱。

  那麼,大奧和大名究竟是用怎樣的基準在錄取呢?想要在大奧就職的,基本上都是旗本或御家人的女兒,因此通過事前書面審查後,可不能做出什麼讓家族蒙羞之事。之後會讓她們看著範本寫字,把字寫好就可以合格。

  而大名家則會反映出領主與夫人的興趣、喜好。對就職特別有利的項目是三味線、古箏等樂器,以及長歌、淨瑠璃等歌曲,還有跳舞的歌舞樂曲等。在江戶時代前期,大名們本身也會進出吉原,因此有很多機會接觸到這些音樂。

  到了江戶時代中期以後,歌舞伎與座敷音樂興盛起來,夫人們也開始會出入戲棚。其中受到好評的演奏家會被邀請到屋敷來,讓家人一同享樂。在沒有收音機或CD的年代,想要切身感受音樂,就只能進行現場演奏了。這種情況下,最能派上用場的就是會才藝的女中,有的時候還必須演奏、擔任領主們的伴唱機。

  正因為雇主有這樣的需求,在就職條件中,才加上了「會歌舞音曲者」這一項。於是以奧女中為目標的女孩們,除了從小學寫字以外,也會勤加練習樂器和歌曲。甚至若跟不到好師傅精進技藝的話,就會輸給競爭對手。多虧如此,江戶鎮上的考試用練習場興盛了起來,其中也有女孩每天學習不同才藝,抱怨「沒有時間玩」的這一點,和現代的孩子可說是完全相同。

  江戶時代後期,由於松平定信的寬政改革,武家三味線被當成是下流的樂器而成了風俗取締對象,在武家屋敷裡不能聽了,然而三味線作為鎮民的一項才藝,卻漸漸深入人心。



新選組的服裝是花二十萬圓的訂製品 新選組的服裝與旗子

  羽織袖口的山形鋸齒狀設計,可說是新選組的象徵。而這是將歌舞伎《假名手本忠臣藏》中赤穗浪士所穿的羽織,原封不動地借用而來。

  新選組又被稱為「壬生浪士隊」,在十四代將軍德川家茂前來京都時負責擔任護衛。為了與其他團體做區別,決定穿著統一的服裝。以現代來說,就是隊伍的制服了吧。

  開始思考設計時,浮現腦海的就是《忠臣藏》。在現代《忠臣藏》這部作品非常受歡迎,在江戶時代也以武士楷模的地位大受歡迎,因此我想這也有點仿效的意味在。雖然赤穗浪士在出擊時沒有穿統一的服裝,不過為了不要攻擊到同伴,他們在袖口縫上白布或是在衣襟上寫名字,做出標記以區分出敵我。此事在歌舞伎表演時,會使用黑底加上白色的山形花紋。

  新選組的羽織除了花紋以外,淺蔥色也是他們的特徵。淺蔥色是指蔥的新芽顏色,是指帶有綠色的藍色。在時代劇中服裝幾乎都是用淡藍色混淆過關。不過這個顏色是武士切腹時所穿的全套禮服顏色,別有意義。在歷史資料中雖然沒有寫明為何使用這個顏色,最有力的說法是這代表了隨時都有死亡的覺悟。

  由於質地是麻布且為無襯裡和服,再怎麼樣都沒辦法當成冬衣。這是因為文久三(一八六三)年春天,與和宮結婚的十四代將軍德川家茂,應和宮皇兄──孝明天皇的要求上京,為了護衛德川家茂所做的衣服,大概本來就只打算要在夏天穿。在那之後因為沒什麼機會穿到,於一年後的池田屋事件之後就沒有穿著這套衣服的記載了。是否覺得有些羞恥呢?還是因為太過醒目,必須防範尊王攘夷志士的襲擊呢?無論何者,當時只在短期穿的服裝至今還是受到矚目,就可以知道宣傳效果極佳。

  這出類拔萃的花紋並非現成品,而是委託大丸吳服店(京都)從染色開始製作。其費用包含和服和袴,五十幾人份總共要二百兩,也就是一人份要四兩。用幕末的幣值來算,大概是二十萬圓,和現代的訂製西裝差不多了。

  有了制服以後,接著想要隊旗也很合乎情理。但在留下來的記錄中,我們只知道那是於紅底上寫了白字──「誠」的旗子,有下方附山形花紋、正方形、長方形等各個種類。恐怕在新選組活動的期間,製作過很多次旗子吧。以時代考證的角度來看,如能知道哪個時期使用何種旗子就幫上大忙了,但因為短時間內換過太多次旗子,要確認幾乎是不可能的。此時,我只能氣餒地說「就用小道具店有的旗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