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對今天中國互聯網行業的從業者來說,其處境恰如英國著名小說家狄更斯在其名著《雙城記》中寫過的一句話:“It was the best of times,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之所以說“最好的時代”,是因為互聯網以及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催生了眾多新的機遇;而說“最壞的時代”,則是由於繁蕪龐雜的資訊占用了人們大量的時間。而要篩選出有價值的信息,最重要的指標非貫穿於各種資訊之間的場景莫屬。
此處的場景,與我們平常使用的場景意義不盡相同,它指的是一種與人們的生活、習慣、社交、購物等緊密相連的環境。在移動互聯網時代,不管是一個小小的APP,還是龐大的萬物互聯,場景的打造均是至關重要的。毫不誇張地說,場景已經成為一切商業的根本,對互聯網行業的從業者而言,沒有場景,就妄談未來。
我們可以先從一個例子簡單分析一下場景的打造:
電商網站“1號店”的O2O虛擬超市模式,是一次極具潛力的商業模式創新。
在北京、上海等城市的商務區、公車站、地鐵站、火車站等人流密集的區域,經常能看到一些帶有二維碼的廣告牌,其主要展示的是人們日常生活中需要消費的零食、飲品等。
當消費者掃描廣告牌上的二維碼,就可以直接購買對應的商品,不僅如此,由於絕大多數時候都是同城商家與消費者,所以上午下的訂單下午就可以送到消費者手中。
這種“虛擬超市”模式,充分利用了移動互聯網時代消費者的碎片化時間。首先,廣告牌的放置地點一般主要在人流量比較大、醒目易讀的位置;其次,所賣的商品主要是一些使用機率高、需求量大的剛性需求物品,所以能夠滿足生活節奏快的大城市消費者的需求。
而且,這種掃描二維碼的購買方式,可以使“1號店”利用追蹤技術收集到不同區域的廣告牌掃描人次,了解不同地域消費人群的類型以及消費產品的偏好,使“1號店”虛擬超市的產品供給更加科學合理,減少產品積壓,進行資源的合理配置,對“虛擬超市”不斷地進行結構優化。另外,還可以向消費者推送個性化與客製化的產品,促使成交量的快速穩定增長。
在萬物互聯的今天,流量的紅利時代已經成為過去。在移動互聯網時代,隨著資訊的分散化和碎片化,入口的地位不再如PC時代那樣重要,取而代之的是場景。
這就要求企業用場景化的精神和思維重新思考和定位:是否圍繞用戶搭建了屬於自己的新場景?是否創造出了能夠滿足場景需求的新品類?這個新品類又如何透過場景化連接創造出新價值?
歸根結底,今天的商業競爭是圍繞用戶體驗展開的場景化戰爭。正如美國著名發明家、思想家和語言學家雷・庫茲韋爾(Ray Kurzweil)在其《奇點迫近》一書中指出的那樣:人工智能和科技的發展讓新的場景造物不斷湧現,而每一次新場景的質量積累,都預示著一次生活和情感的重塑與新生。

第一章場景戰爭:大連接時代,場景引爆新一輪互聯網商業革命
互聯網時代的新秩序:場景重構商業、生活與消費的連接
“場景”的原初意義是電影和戲劇中的場面、情景,是指在特定時空內發生的行動過程,或者因人物關係構成的具體畫面。在電影和戲劇中,不同的場景搭建表達著不同的意義。而正是透過不同場景的銜接,完整的故事情節才得以呈現。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無時無刻不處在具體的場景中。正如有些哲人所感慨的:社會就是一個大舞臺,每個人都是其中的演員。只是在互聯網領域,場景這一古老的概念被重新定義,並在商業運營中展現出了驚人的價值。
在“互聯網+”時代,快節奏的生活方式讓人們總是處於碎片化的時空場景之中。基於遊戲、社交、網購等互聯網行為的應用場景,成為移動互聯時代的常態。其中,那些能夠觸發用戶沉浸式體驗或者長時間停留的應用形態,如影片、遊戲、社群軟體等,可以被理解為入口場景;而能夠借助支付寶、微信支付等完成交易的網購形態,則可以被理解為支付場景。
移動時代,互聯網連接一切的本質越發凸顯,並不斷整合和重構人們日常生活的所有維度。萬物互聯的到來建構了基於人們碎片化場景的生活新形態,使人們越來越處於鄧肯・沃茨(DuncanJ.Watts)所強調的“小小世界”(Small Worlds)中。這個“小小世界”基於碎片化的場景,將不同群體中的不同個體連接起來,滿足了個人和社群的個性化和多元化的消費體驗,並以此展現了互聯網的連接價值,提供了個體的情感認同和歸屬。
這種場景連接表現在互聯網行為上,就是如上所述的應用場景和支付場景:透過百度地圖直接鏈接到Uber的訂單頁面,或者在美團、餓了麽下單快速外賣,等等。
“互聯網+”時代,場景被重新定義,成為一種思維方式,一種商業能力,甚至是一種生存形態。場景的強大連接能力使其成為互聯網入口的重要方法論,也成為移動互聯時代商業競爭的主要場域。借助於萬物互聯的推動,場景革命正悄然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