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前言

1

東漢末年,群雄爭霸,硝煙四起,各路諸侯相互吞併整合,形成魏、蜀、吳三國鼎立之勢,無數風雲人物、精彩事件由此而生。

論崛起之道,曹操的看家本領是對權術的運用,他對權術的運用可謂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在歷史上,曹操被人稱為「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前者指的是他的才能,後者指的是他的道德。

才能被人稱道,而道德卻飽受質疑,這樣的曹操之所以能成就霸業,靠的就是陰陽正反這兩種與眾不同的處世謀略。論陽謀,他滿腹經綸,飽經滄桑,以德取譽;論陰謀,他機關算盡,城府艱深,以計賺名。他深諳無德不足以立信,無計不足以謀名之道。通過數十年的努力,終於打造了一副典型的陰陽謀略家的面孔。

曹操雖得「一代奸雄」之稱,但其在為人方面卻頗通方圓之道,其方者,以誠相待,取信於人,虛懷若谷,決不食言;其圓者,我行我素,機智靈活。任憑他人指指點點,他卻能夠遊刃有餘。

想當年,曹操青梅煮酒錯識劉備,但若據此認為曹操識人無珠卻是大錯特錯。你看他麾下,何嘗不是人才濟濟;你看他左右,何嘗不是英雄輩出。一句「任天下之智力,以道禦之,無所不可」,豎起了識人的大旗,一時間,天下英雄不憑資質、不計門第、不分親仇,盡歸其門下。似這等恢宏氣魄,幾人有之?

曹操用人初看起來熱情豪放,細品卻可見其謹慎小心。對於英才,他能將之捧上天;對於逆徒,他能將之打入地。任憑你黑道白道,他那裡自有試金石;莫道你是三教九流,他那裡自有火眼金睛。天下智力競相為我所用,各路豪傑莫不玩於股掌之間。沒有這點手段,曹操怎能聚集旺盛的人氣、收納高明的智囊呢?

喜怒無常、陰險狡詐是人們形容曹操時常用的詞語。但自古以來,高處不勝寒,君者不怒而自威,曹操的管人謀略在這一明一暗、一喜一怒之間如此變幻自如,又有幾人能望其項背?施恩時,其恩澤深似海;發威時,其威風鎮八方。賞之則毫不吝嗇,罰之則鐵面無私,仰望曹公,誰人敢不汗顏?

封建官場上,忙忙碌碌,紅塵之中,所爭的不過一「權」字。這「權」字大如天,沉如地,無人不想掌握它,又無人不害怕它。但曹操卻背負著「奸雄」和「漢賊」的惡名將權柄輕輕地拿起,從容地運用。他挾天子以令諸侯,這等高深手段,誰人能及?

三國之中,文武全才者,曹操乃第一人。如果說諸葛之謀小心謹慎,殫精竭慮,那麼曹操之謀便是從容輕鬆,招之即來。你看他面對生死毫不畏懼,機智靈活,詭謀迭起,妙計百出,談笑之間不知有幾個對手無處藏身,灰飛煙滅,似這等詭秘頭腦,又有幾人懂得?

魯迅說:「其實,曹操是一個很有本事的人,至少是個英雄,我雖不是曹操一黨,但無論如何,總是非常佩服他。」



2

曹操,在中國歷史上是最有爭議的人物之一。擁之者稱之為英雄,反之者稱之為梟雄。英雄也好,梟雄也罷,僅憑在那個「家家欲為帝王,人人欲為公侯」的時代裡,曹操能從一個離經叛道的頑皮少年,左右衝突,一步步造就霸勢,走上高位這一點,便足以證明他智慧超群。

曹操(西元一五五至二二○年),東漢末期權臣,傑出的政治家、軍事家和文學家,字孟德,沛國譙縣(今安徽亳縣)人。父曹嵩,乃宦官曹騰養子,雖官至太尉,仍為士族所鄙。

曹操二十歲以孝廉為郎,後以騎都尉,參與鎮壓潁川黃巾起義軍,被命為西園八校尉之一的典軍校尉。中平六年(西元一八九年),因董卓專權,他逃離洛陽,至陳留(今河南開封東南)散家財,聚兵五千人,與袁紹為首的關東州郡軍一起討伐董卓。

當時諸軍畏卓,莫敢先進,唯操出戰,董卓西逃,袁紹表操為東郡太守。初平三年(西元一九二年),青州黃巾起義軍攻入兗州,殺刺史劉岱,州吏擁曹操領兗州牧,曹操率兵打敗黃巾軍三十餘萬,收其精銳為部下,號「青州兵」。在隨後幾年的兼併戰爭中,曹操表現出了傑出的才能:打敗袁術,攻破陶謙,平定張邈,消滅呂布,逐漸壯大成一支與袁紹相對抗的力量。

建安五年(西元二○○年)官渡之戰,曹操以少勝多,打敗袁紹十萬大軍,乘勝追擊,陸續攻佔原屬袁紹的冀、青、幽、並四州。十二年(西元二○七年),又消滅曾收留袁紹二子、以遼西柳城(今遼寧朝陽西南)為根據地的少數民族烏桓勢力,基本統一北方。

曹操根據荀彧的謀劃,於建安元年(西元一九六年)將處於困境的漢獻帝從洛陽迎到自己勢力範圍內的許縣(今河南許昌東),作為傀儡,並遷都於許。從此,他「奉天子以令不臣」,政治上主動,號召力增強。

他募民屯田許下,得穀百萬斛。後推廣到許多州郡,史稱所在積粟,倉廩皆滿,從物質供應上保證了戰爭的勝利。

他精通《孫子兵法》,是今存為此書作注的第一人,著有兵書十萬餘言,善於運用古代軍事學說和戰略戰術,「因事設奇,譎敵制勝,變化如神」。

他多次下令求賢,要求「唯才是舉」。與東漢重視德行、門第不同,只要才幹傑出,有治國用兵之術,即使出身微賤,不懂儒家經術,不仁不孝,名聲卑污,曹操都會考慮予以重用,甚至拔為大將、牧守。豪強大族率眾投奔者,他也極力籠絡,崇以官職。此外,他又不完全否定德行標準,而且很重視對名士的爭取。部下對其如不竭誠效忠,一經發覺,立即清除,毫不容情。一時間,「天下忠正效實之士咸願為用」,其麾下人才濟濟。

曹操「攬申、商之法術」,受先秦法家思想影響很大,不官不功之臣,不賞不戰之士,強調「撥亂之政,以刑為先」。在此思想指導下,他殘酷鎮壓農民反抗,同時對豪強大族的不法行為給予嚴厲打擊。平定冀州後,他立即下令,加重對豪強兼併的懲罰。

建安十三年(西元二○八年),曹操晉位丞相,率軍南征。荊州劉表適病卒,子琮歸降。操進軍江陵,沿長江順流東下,與孫權、劉備聯軍會戰於赤壁。其時南北統一條件遠未成熟:北方軍隊長途跋涉,不服水土,兵多疾病;荊州降軍心有顧慮,未肯力戰;加上曹操驕傲輕敵,最終在孫劉聯軍火攻之下大敗而歸。此後,他將重點轉向鞏固北方的統治,鎮壓朝廷中的異己力量包括皇后伏氏的反抗,並繼續消滅北方殘餘割據勢力。建安十六年(西元二一一年),曹操討平關隴地區馬超、韓遂,四年以後又征降漢中的張魯,為代漢做了充分準備。在此期間,他曾數次進攻孫權、劉備,但都無功而還。

建安十八年(西元二一三年),曹操封魏公,建魏國,都於鄴。魏國擁有冀州十郡之地,置丞相以下百官。三年後,曹操晉爵魏王,用天子旌旗,戴旒冕,出入得稱警蹕,他名義上雖為漢臣,實際上已是皇帝。後來,子曹丕代漢,追尊其為魏武帝。

這就是曹操,一個擁有傳奇一生的英雄,不管後人怎樣評價他,他永遠堅定地站在屬於自己的那圈歷史年輪上。有人唾罵他是「漢賊」,有人稱讚他為「能臣」,「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讀者眼中的曹操形象又何止千萬?



3

在現代社會中,我們究竟能從曹操身上學到些什麼呢?

首先,曹操是個傑出的政治家。三國亂世,群雄紛爭,人才輩出。曹操憑著他傑出的智慧和才幹,東征西討,南征北戰,對當時國家的統一事業做出了偉大的貢獻。論三國群英,以綜合素質看,劉備、諸葛亮、孫權等人都比不上曹操。

其次,曹操是個優秀的領導者。曹操的領導智慧給人以高深莫測的感覺,正是靠著這種超凡的智慧,「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的曹操終成霸業。他取信於人,虛懷若谷,滿腹經綸,飽經滄桑;他以德取譽,以理服人,積極進取,豁達樂觀;他做事踏實,穩妥發展,機智靈活,妙計百出;他愛才識才,遍攬天下豪傑,確有王者風範,使當時的謀臣勇將爭相歸附。

最後,曹操還是一個一流的智謀家。想那劉備之計謀無不出自諸葛之手,而孫權之計也出自周瑜之流,獨有曹操本身就是一個才比諸葛、謀過周瑜的謀略家,危急關頭無不是眉頭一皺計上心來。

當今商戰競爭激烈,國際局勢動盪不安,各國都在競相研究《三國演義》,想把三國人物智慧運用於軍事和經濟活動中。曹操的一生處處體現著智慧與練達。世事變幻莫測,沒有一成不變、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法則,因此,我們應學會曹操的機變與幹練。

假如你練就了曹操的辦事能力,你就能如魚得水,無往而不勝;假如你修成了曹操的做人之道,你就會贏得世人的尊重、信任與支持;兼而有之,你必能領袖群雄,登上人生巔峰!



第五章 借力而行,讓別人為你做嫁衣

帆船出海,風箏上天,無不是「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雲」。一個人要想幹出一番成就,立於不敗之地,僅靠單打獨鬥是行不通的。古今中外,成大事者都善打「借力」牌,他們敢借、能借、會借、善借,最終實現了自己的目標。



3.空手套狼,變敵有為我有



所謂「無中生有」,就是在戰爭中化敵有為我有,這既需要高超的膽量,也需要有靈活的戰術。在戰鬥中,掠奪敵方資源,以為己用,是補充軍力的有效途徑。

曹操在山東時,與各地諸侯相比,只能算是一小股軍事力量,加之新近起事,沒有很充足的物質儲備。因此,遇到災年,軍糧就成了大問題。荀彧提出了「重地則掠」的謀略,使得曹操輕鬆地從黃巾軍手中收掠了大量的軍事物資,解了燃眉之急。

謀略之法自古以來就是一種實用戰術。春秋戰國時期,諸侯紛爭,天下大亂,人人難以自保,個個希望偷生。但戰略的物資就是那麼一點點,勝利的利益也只有那麼一點點,不可能人人爭得,所以,謀略之法其實在某種意義上就是一種掠奪之法,謀略的本質就是掠奪。在複雜的人類社會生物鏈中,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屢見不鮮,而曹操卻游刃於這個殘酷的競爭遊戲之中,在那裡找到了生存、壯大、發展、稱霸的武器。



當時,曹操攻打徐州,為父報仇不成,回師山東,時逢大旱之年。曹操在鄄城,得知陶謙已死,而劉備已經被任命為徐州牧,十分生氣地說:「我仇未報,汝不費半箭之功,坐得徐州!吾率先殺劉備,後戮謙屍,以雪先君之怨!」說罷便傳號令,要即日起兵攻打徐州。

此時,荀彧入內勸諫曹操說:「昔高祖保關中,光武據河內,皆深根固本以制天下,進足以勝敵,退足以堅守,敵雖有困,終濟大血。明公本首事兗州,且河、濟乃天下之要地,亦是昔之關中、河內也。今若取徐州,多留兵則不足用,少留兵則呂布乘虛寇之,是無兗州也。若徐州不得,明公安所歸乎?今陶謙雖死,已有劉備守之。徐州之民,既已服備,必助備死戰。明公棄兗州而取徐州,是棄大而就小,卻本而求末,以安而易危矣。願熟思之。」

曹操說:「今歲荒乏糧,軍士坐守於此,終非實策。」

荀彧說:「不如東略陣地,使軍就食汝南、潁川。黃巾餘黨何儀、黃劭等,劫掠州郡,多有金帛、糧食,此等賊徒,又容易破;破而取其糧,以養三軍,朝廷喜,百姓悅,乃順天之事也。」

曹操採納荀彧建議,決定從敵人手裡掠奪資源以為己用,戰局終有轉機。



每個人做事都不可能具備百分之百的自身條件,在我們身邊,有許多可以利用的東西,雖然不為我們所有,但用用也無妨。比如,父輩及朋友的人際關係,他人的成功經驗及失敗教訓等。簡單地說,就是要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資源,這也是古兵法中所說的「重地則掠」的道理。

「重地則掠」出自《孫子兵法》,其曰:「入人之地深,背城邑多者為重地。」「重地吾將繼其食。」「國之貧於師者遠輸,遠輸則百姓貧。」「善用兵者,役不再籍,糧不三載,取用於國,因糧於敵,故軍食可足也。」「故智將務食於敵,食敵一鐘,當吾二十鐘,芑杆一石,當吾二十石。」意思是說:深入敵國境內作戰,從本國運糧不僅不方便,還會使國內百姓貧困。善於用兵的將領,不一定非得從國內徵兵、運糧,應獲取敵國之兵、取敵國之糧為己所用。

由此可見,要取得戰爭的勝利,沒有長遠的戰略眼光是不行的,長久的戰略意圖是軍事戰爭中的最終利益所在,而短時的勝負對於戰局的變化並無多大影響。從這個角度來講,長線勝於短線,眼前利益服從於長遠利益。

從無到有,化他有為我有是世界上一切經濟活動的根本實質。實際上,當今世界的鉅賈富賈,他們當初創業時大都兩手空空,毫無本錢,多靠借貸起家致富,這也是一種商戰中的「以戰養戰」。當自己的力量十分微弱時,有必要借助他人或他方的力量實現自己發展的意圖,借雞生蛋術就是對這一策略的精闢概括。



宋朝時,山東淄博有一個叫韓生的窮秀才,手無縛雞之力,又無一技之長,地主老財連地也不肯租給他。於是,他想出了一個養雞下蛋換錢花的方法來維持生活。

但他連買雞雛的錢都沒有,只好同別人商量借雞養,即別人的雞由他飼養,下兩個蛋,給別人一個,自己留一個。結果一年間,他就由十幾隻雞發展到一百多隻,又過了一年,發展到三百多隻。僅數年時間,韓生便成了當地的富戶,從此就有了「借雞生蛋」一說。



每個人都渴望財富,然而,多數人終其一生都過著並不富裕的生活。他們很渴望掌握通向成功的密碼,但始終沒有找到。事實上,成功的密碼很簡單,只是人們習慣了將它複雜化。它就是除自身的努力之外,再加上一個「借」字。懂得了借,財富將不再遙遠。



鑽石是珠寶之王,若想經營好珠寶生意,就必須經營好鑽石。可是,鑽石的主要來源地是南非,當地由一個壟斷性經營鑽石的戴比爾斯(De Beers)公司,控制了全球八成的鑽石,香港進口的鑽石大都從那裡來。

那裡的鑽石對世界各地採取配給的形式,全世界大概有五百張戴比爾斯的牌照,也就是分配的許可證,沒有這種特殊牌照,便不能批購鑽石。

其實,南非的鑽石礦是南非政府所有,外人豈能染指?那麼,香港鑽石王鄭裕彤是怎樣獲得戴比爾斯牌照的呢?他自有一套妙方。

他瞭解到南非的鑽石礦雖為國家所有,但鑽石加工廠卻是民間私營,而這些加工廠往往都擁有多個戴比爾斯牌照。買一間鑽石加工廠,就有可能擁有多個戴比爾斯牌照。鄭裕彤決心既下,便立即動身前往南非,買下一家鑽石加工廠,這樣不僅解決了從南非進口鑽石的大難題,同時也使他擁有了自己的鑽石加工廠。

這種「借雞生蛋」的謀略,使他一舉成為香港鑽石王。



透過上面的例子,我們可以看出,現代經濟中,「借」對於一個人的成功有很大的意義。事實上,社會上大多數經商成功者都是靠借來成就自己的。

我們來看一看洛維格是如何從銀行借到錢的。



美國屈指可數的大富翁洛維格所採用的集資方法,是用抵押的方式向銀行貸款,但他的抵押方式非常巧妙。當時,運油比運普通貨物賺錢,而買貨輪又比買油船便宜,所以洛維格便打算從銀行申請貸款買一艘大舊貨船,把它改裝成油輪,從事石油運輸。

但當他來到美國大通銀行申請貸款時,銀行的職員問他:「貸款可以,但是,你拿什麼證明你將來一定能還清本息?」

洛維格想到,他手中還有一艘破爛不堪但勉強能航行的老式油輪,現在正包租給一家石油公司,用它做抵押,貸款或許還有希望。他試探著說:

「我手裡有一艘油輪,現在租給一家石油公司,每月的租金剛好可以還上我每月應還貸款的本息數目,所以,我想把這艘船過到銀行名下,作為這筆貸款的抵押品。銀行可以直接從石油公司收取租金,直到貸款本息還清了,我再把船開走。」

由於洛維格思路很新,善於借用石油公司的信譽,因此雖然洛維格是單獨一個人,沒有足夠的信用,但那家石油公司的牌子很響,信用極好,按月付油船租金根本不是問題。

洛維格這一招的確很靈,他借石油公司的信用提高了自己貸款的可信度,終於從銀行貸到了第一筆資金。



這個案例告訴我們,銀行實際上也是一個企業,有利可圖的事當然不會放過,但銀行一般不直接參與做生意的過程,即它不對某個企業投資,但它可以提供本金,所以信用對銀行來說是極其重要的。

許多剛開始創業的人覺得,從銀行貸款太艱難了,不僅手續煩瑣,更重要的是創業之初,資本嚴重不足的時候很多,沒有足夠的財產做抵押,無法從銀行貸更多的錢。其實與銀行打交道,最重要的是取得信任,讓它有安全感,覺得把錢貸給你將來還可以收回。

生意場上的成功,有時需要巧妙借用他人的金錢來幹一番自己的事業。借他人的「錢袋」發自己的財,需要膽識、智慧,更需要技巧。能做到借別人的錢成就自己的事業,成功和財富將唾手可得。



4.借人之手,為我解憂

如果有些問題自己不能或不便解決,便可考慮把皮球踢出去,借助他人之手為自己解憂。這是「借術」最常見的情況。

漢語有許多詞是十分生動而形象的,僅以「殺人」為例,就有「殺人不見血」「借刀殺人」等說法,而這個「殺人不見血」既有一種恐怖陰險的意味,又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神秘感。

以曹操的一生來說,其殺人不計其數,但殺人的方法卻各不相同,廣為流傳的幾個故事都充分表現了曹操殺人的陰險毒辣及高深莫測。例如,他不動聲色殺警衛,將錯就錯殺伯奢,無字密信殺荀彧,借刀殺禰衡等。

曹操殺人的原因不同,計謀也不同,目的更不同,在殺人這個問題上,十足表現了他陰險的一面。



當年,曹操招安張繡之後,採納賈詡的建議,打算找一位有文名的人去招安劉表。孔融薦出禰衡,誰知禰衡恃才自傲,將曹操的手下貶損了一番。

當時張遼在一旁,抽劍要殺禰衡,曹操制止說:「我正缺少一個鼓吏,早晚朝賀享宴,可令你擔任這個職責。」禰衡不推辭,應聲而去。

張遼說:「此人出言不遜,為何不殺了他?」

曹操說:「此人素有虛名,遠近皆知,今天殺了他,天下人必然說我不能容人。他自以為有能耐,所以令他為鼓吏來羞辱他。」

第二天,曹操大宴賓客,令鼓吏擊鼓。禰衡一身舊衣而入,擊《漁陽三撾》,音節殊妙,深沉遼遠,如金石之聲。座上人聽著,莫不慷慨流涕。左右人喝道:「為何不更衣?」

禰衡當著他們的面脫下舊衣服,裸體而立,赤身盡露,客人皆掩面。禰衡慢慢穿上褲子,臉色不變。

曹操叱道:「廟堂之上,為何這般無禮?」

禰衡說:「欺君罔上才叫無禮。我露父母之形,以顯清白之體而已。」

曹操說:「你清白,那誰污濁呢?」

禰衡道:「你不識賢愚,眼濁;不讀詩書,口濁;不納忠言,耳濁;不通古今,身濁;不容諸侯,腹濁;常懷篡逆之意,心濁。我是天下名士,你把我用作鼓吏,這像陽貨輕賤孔子。」

曹操指著禰衡說:「令你去荊州做說客,如果劉表來降,就封你做公卿。」

禰衡不肯去,曹操便命備三匹馬,令二人挾持著他而去,並教文武官員在東門外為之置酒送行。

荀彧告訴大家:「如果禰衡來,諸位都不要起身。」

禰衡到,下馬入見,眾人皆端坐。禰衡放聲大哭,荀彧問:「為什麼哭?」

禰衡說:「走在死柩之中,怎能不哭?」

眾人皆說:「我們是死屍,你就是無頭的狂鬼。」

禰衡說:「我是漢朝的臣子,不做曹操之黨羽,怎麼沒有腦袋?」

眾人要殺禰衡,荀彧急忙制止,說:「他不過是鼠雀之輩,用不著玷污我們的刀。」

禰衡說:「我是鼠雀,可還有性,而你們只能叫作寄生蟲。」眾人恨恨而散。

禰衡到荊州,見劉表之後,表面上頌揚劉表的功德,可實際上盡是譏諷。劉表不高興,叫他去見黃祖。有人問劉表:「禰衡戲謔主公,為何不殺了他?」

劉表說:「禰衡多次羞辱曹操,曹操不殺他,是因為怕因此失去名望。曹操讓他當說使到我這裡來,是要借我的手殺他,使我蒙受害賢的惡名。我如今讓他去見黃祖,讓曹操知道我劉表有見識。」眾人皆說好。

禰衡至黃祖處,兩人一同飲酒,都醉了。黃祖問禰衡:「你許都有什麼人物?」

禰衡說:「大兒孔融,小兒楊修。除此二人,別無人物。」

黃祖說:「我像什麼呢?」

禰衡說:「你像廟中的神,雖然受祭祀,遺憾的是不靈驗!」

黃祖大怒,說:「你把我比成是土木製作的偶像了嗎!」於是殺了禰衡,禰衡至死罵不絕口。

曹操得知禰衡受害,笑著說:「這個以舌為劍的腐儒,自己遭到報應了!」



曹操借劉表、黃祖之手把自己的心頭之患處理得乾乾淨淨,並且沒有給自己帶來任何污點和不便,這一招實在高明。

懂得太極的人都知道,在太極的圖案中,陰陽兩魚相互依存,相互變化,彼此相生,它暗示著陰陽謀略的變化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所以高明的謀略家從來不會把自己的意圖暴露在別人面前。



春秋末期,齊簡公派國書為大將,興兵伐魯。魯國實力不敵齊國,形勢危急。孔子的弟子子貢分析形勢,認為唯吳國可與齊國抗衡,可借吳國兵力挫敗齊國軍隊。於是子貢遊說齊相田常。

田常當時蓄謀篡位,急欲剷除異己。子貢以「憂在外者攻其弱,憂在內者攻其強」的道理,勸他莫讓異己在攻弱魯中輕易主動,擴大勢力,而應攻打吳國,借強國之手剷除異己。田常心動,但齊國已作好攻魯的部署,轉而攻吳怕師出無名。

子貢說:「這事好辦,我馬上去勸說吳國救魯伐齊,這不就有了攻吳的理由了嗎?」田常高興地同意了。

子貢趕到吳國,對吳王夫差說:「如果齊國攻下魯國,勢力強大,必將伐吳。大王不如先下手為強,聯魯攻齊,吳國不就可抗衡強晉,成就霸業了嗎?」

子貢馬不停蹄,又說服趙國,派兵隨吳伐齊,解決了吳王的後顧之憂。

子貢遊說三國,達到了預期目標,他又想到吳國戰勝齊國之後,定會要脅魯國,魯國不能真正解危。於是,他偷偷跑到晉國,向晉定公陳述利害關係:吳國伏魯成功,必定轉而攻晉,爭霸中原,勸晉國加緊備戰,以防吳國進犯。

西元前四八四年,吳王夫差親自掛帥,率十萬精兵及三千越兵攻打齊國,魯國立即派兵助戰。齊軍中吳軍誘敵之計,陷於重圍,齊師大敗,主帥及幾員大將死於亂軍之中,齊國只得請罪求和。

夫差大獲全勝之後,驕狂自傲,立即移師攻打晉國。晉國因早有準備,擊退了吳軍。子貢充分利用齊、吳、越、晉四國的矛盾,巧妙周旋,借吳國之刀,擊敗齊國;又借晉國之「刀」,滅了吳國的威風。魯國損失微小,卻能從危難中得以解脫。



世界上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只有不夠聰明的頭腦。或許你手中燙手的山芋就是別人眼中的香餑餑,換個角度思考問題,借別人之力,你就會發現,事情並沒有你想像的那麼棘手難解。



5.借別人的「光」照亮自己的路



有時,完全憑我們一己之力,很難做出成績,甚至根本沒有機會去實現自己的想法,而別人的引薦或一句讚美之言就能幫我們照亮前進的路,讓成功來得更快。



少年曹操因為頑劣異常,不治學業,因而「世人未之奇也」,沒有太多人看好他,大家都認為這小子是曹家新上市的「地雷股」。但也有一些人認為這樣一個聰明異常的孩子一旦上道,將會是一支前途遠大的「潛力股」。

持這種觀點的有兩人:一個是當時有俠名的黨錮中人何顒,估計他是看中了少年曹操身上那股不羈的氣質;另一個則是東漢末年的名士橋玄(也有人稱作喬玄),此人就是《三國演義》中大喬、小喬的父親,也就是孫策、周瑜的岳丈喬國老的原型。

青年時代籍籍無名的曹操曾經拜望過這位老前輩。交談過後,橋玄對眼前的這位年輕人頗為讚賞,對他說:「天下即將大亂,今後能夠讓人民重歸安樂的人,非你曹孟德莫屬。」

得到有「知人」之名的橋玄的稱讚,曹操頓時身價倍增。而橋玄對青年曹操的幫助,也並不僅僅限於「背書」一途,他將這個被自己視為未來大漢棟梁之材的人進行了一番精美包裝,並隆重推薦給了朝廷。

橋玄推薦曹操去見一個人,一個在當時以品評人物而知名於天下的人——許劭,他同從兄許靖主持了一檔在當時影響極大的「節目」,叫「月旦評」,即在每個月對當時朝廷內外的人物進行品評,而「月旦評」的意見常能上達天聽,被當政者採納。橋玄的目的就在於希望以許劭的點評為曹操鋪就一條通往政壇的「高速公路」。

於是,躊躇滿志的曹操沐浴熏香,備上厚禮,拿著橋大人的推薦信,興沖沖地前去拜望鼎鼎大名的許劭。

不料,這許先生不知出於什麼原因,就是不給橋大人面子,曹操在許府一而再、再而三地吃閉門羹。

正在弱冠之年、血氣方剛的曹操惱火非常,不禁又使出了他原本就擅長的「非常手段」,找個機會抓住了惜字如金的許先生,硬是逼他說了一句評語,而此語一出,卻讓兩個人全都名聲大噪。這句考語的原話是「清平之奸賊,亂世之英雄」,而讓許劭名垂後世的卻是原話的「改編版」——「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



我們今天已經很難分析在曹操流氓手段的威逼下,他得到的這句點評有多少是出自許劭的真心,但有一點可以確定,原本十年「玩鬧」無人問的曹操,靠著這句評語名聞天下。

有了橋玄、許劭這樣「輿論名嘴」的開光,一些原本「唱衰」曹操的人也加入到為曹操搖旗吶喊的隊伍。

借貴人的「光」,可以為自己照亮前進的方向。很多人相信「愛拼才會贏」,但有些人拼盡全力也沒贏,這大約是因為缺少貴人相助。在某個關鍵時刻,若能有個貴人推你一把,也許就能使你「鯉魚躍龍門」。



推薦諸葛亮給劉備的第一個人是司馬徽。司馬徽的身分是「隱士」,沒點兒學問能當隱士嗎?司馬徽的話,劉備完全相信。徐庶深得劉備信任,水準很高。他說諸葛亮比自己強百倍,徐庶的話,劉備也相信。

石廣元、孟公威高談闊論,使劉備折服,知道二人身分後,想起了司馬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