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他是皇上

正是春睏時,九華殿寢房的超級柔軟大床又實在舒服,饒是周雲娘滿腹亂七八糟心事也沒堅持多久便睡了過去。

興許是昨晚上被妙杏兒荼毒了一夜,睡著睡著周雲娘便有一種被人覬覦的感覺,嚇得她猛地睜開眼睛,正對上一雙染著紅光的鷹眸,魂都差點飛出天外去。

"表舅!"

"叫我晟昱。"段晟昱舔了舔乾涸的唇,目光定在周雲娘微微翹起,粉嘟嘟、水嫩嫩的紅唇上,他之前偷偷嚐過,又甜又香又潤,必然能解此時快要燒起來的燥熱。

"你怎麼進來的?"周雲娘捂著脫口而出的尖叫,偷眼看外面竟然聽不到一絲動靜,難不成守在外面的春姑姑和春煙都沒察覺屋裡多個人不成?

段晟昱又咽了一下口水,順勢坐到了床沿道:"朕……巧外面有人找春姑姑有事她便出去了,妳那兩個丫鬟……她們在偏房睡著了。"

周雲娘瞪圓了杏眼道:"她們沒事吧?"

"無事。"段晟昱略感氣悶,春煙雖然聽他命令弄暈了春梅,但還是不讓他單獨進來見周雲娘。

可他現在的狀況除了找周雲娘他並不想用別的方法解決,所以最終只能把春煙也給打暈一起丟到了旁邊偏房去,而他也因為這番動作加快了體內藥性的發作,整個人都快炸裂開來。

周雲娘舒了一口氣,猛地想起一事來,那口舒出來的氣又被她給吸了回去,還是涼的那種。

"你……你這個時候來九華殿是瞞著皇上的吧!皇上沒准許你求的賜婚?"只有這個可能才能解釋得通,周雲娘頓時便覺自己真的是烏鴉嘴,怎麼猜怎麼准,如此一來該怎麼辦?

"天啦天啦,皇上該不會真的是……唔唔唔……"

周雲娘後面的話被覬覦她許久的段晟昱給堵了回去,整個人重新被壓進了柔軟的床鋪裡,身上添了個成年男子的重量,嬌小的她都快全都陷進了被褥中。

"怎……"周雲娘剛剛張口,段晟昱便尋隙而入,根本就不給周雲娘反抗的機會,急切又狂猛地追逐她柔嫩的丁香小舌,勾纏吸舔,恨不得將她的魂魄也全吸到他肚子裡。他力道太大,周雲娘根本就承受不了,所謂的天旋地轉倒是體會到了,可完全是被他給壓的。

雙手想要撓他幾把呢又被扣在頭頂,她只能用盡全身力氣扭動踢打。

可惜,身高體壯的段晟昱對於嬌小又稚嫩的她來說不吝於一座大山,她這點力道根本就撼動不了。

這一陣掙扎反倒把她自己給弄得又痛又累,委屈得直流淚。

淚水沿著臉頰落入口中,濕潤中帶著鹹味兒,段晟昱身體一震,猛地睜開眼睛,松了力道翻身到了一邊。

不過就是那一瞬間的雙目對視,周雲娘便看到了他眼中狂亂的紅芒,並後知後覺感受到了他偏涼的手掌燙得驚人。

"你怎麼了?"這下,換周雲娘撐著他的肩膀湊到他面前著急詢問。

段晟昱側頭看了一眼她濕漉漉滿是擔憂的杏眸,連忙重新轉頭閉眼,氣息不穩道:"不小心被人下了藥!"

一開口,周雲娘才聽出來他嗓子嘶啞,發聲都有些痛苦。

她心下有了揣測,卻還是下意識問了句:"什麼藥?"

段晟昱沒說話,握了她小手蓋到了身下道:"幫幫我,嬌嬌兒妳幫幫我……"

段晟昱沒想到只是去了一趟太后宮中竟然會被宋嵐那瘋子下了猛藥,若非自製力超人,說不定在延禧宮就醜態百出了。

宋嵐那女人還想留他在延禧宮午休,幸好宋太后如今並不想宋嵐和他有所牽扯他才得以脫身。

他知道可以立刻泡一泡冰水再召馮霄進宮,可是周雲娘就在宮中,他根本管不住雙腿,回神的時候已經進了暗道來了周雲娘的寢房。

床上女子他心心念念了十多年,哪怕容顏有改,絲毫沒影響他胸臆中噴薄而出的愛意。

他不想叫她人人都喊的"雲娘",也不想和黎源一樣稱她一聲"小雲兒",更不願叫一聲"景姨"或是"黎娟"來提醒兩人以前的關係。

他聽過馬氏叫她"嬌嬌兒",他覺得這個稱呼是實至名歸,本想洞房時這麼叫著她的名字共赴極樂的,可現在他是真的受不了了。

他也知道,周雲娘還不到十五,身子也未完全長成,根本承受不了他的寵愛,但他就是知道他的嬌嬌兒有辦法為他紓解,因為他的嬌嬌兒什麼都知道。

周雲娘的手猝不及防就碰觸到了堅硬如鐵的小皇上,那溫度和硬度讓她瞠目結舌,想抽手呢又被段晟昱緊緊握著手腕不放,反倒因為她的動作小皇上跳動了兩下又長大了幾分。

"我……我……"周雲娘腦海中一片混亂,那低沉嗓音喚她嬌嬌兒的時候簡直是引人犯罪。

再看段晟昱麥色的肌膚紅得發紫,周雲娘要是還不知道他中了什麼藥那就真白癡了。

"嬌嬌兒……"她一猶豫,段晟昱手一伸又將她給攬下去又親又摸,但這次溫柔了許多。

周雲娘大概知道段晟昱拖了她手過去的主要目的其實是不想破了她身子,她能感覺到段晟昱的無助和對她的憐惜。

想到此處,周雲娘心軟了。

一個中了藥的男人還能忍著不硬上傷害自己,還有什麼忙不能幫的?

再說了,自己要是不幫忙,他去找別人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