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婷黛莉雅醒來的時候,感覺到全身寒冷且疲憊不堪。不久之前,她才成功捕殺到獵物並大吃了一頓,但她休息得很不好。在她左側翅膀下潰瘍的傷口,讓她很難在睡覺時找到一個舒服的姿勢。如果她伸展身體,那裡灼熱的腫痛會感到被拉扯。如果她蜷起身子,她會感到箭鏃刺痛她的筋肉。當她展開翅膀的時候,疼痛已經會蔓延到左翼,彷彿某種生滿尖刺的藤蔓在她的體內四處生長,將越來越多的棘刺插進她的肉裡。隨著她飛向雨野原,天氣也變得越來越寒冷。在世界的這片區域裡沒有沙漠,沒有溫暖的沙子。在恰斯國的沙漠中,熱量彷彿在源源不斷地從大地的核心湧出來,就像一年中這個時候的南方大地一樣暖熱。但現在,她將乾燥的陸地和溫暖的黃沙都丟在身後。冬天的繩索正漸漸將她勒緊,早該到來的春天卻依舊不見蹤影。寒風讓她傷口周圍的肌肉變得僵硬,每一個早晨都變成一場折磨。

冰華沒有跟隨她。她本以為那頭老黑龍會陪在她身邊,儘管她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龍不是群居生物,他們更喜歡單獨生活。為了得到足夠的食物,每一頭龍都需要一片廣闊的獵場。婷黛莉雅離開冰華的身邊,冰華卻對她不聞不問,婷黛莉雅才終於羞恥地意識到:是她一直在跟著那頭老黑龍,一直都是如此。她完全記不起冰華曾經請她留在自己身邊,而他也從不曾要求婷黛莉雅離開。

冰華已經從婷黛莉雅那裡得到了他所需要的一切。在最初發現彼此的興奮感褪去之後,他們交配了。隨後,待婷黛莉雅完全成熟,她就會前往那座產卵的島嶼,在那裡產下冰華在她體內進行過授精的卵。冰華既然已經在她體內注入了精液,自然就沒有理由繼續和她在一起了。當婷黛莉雅的卵孵化成為長蛇,進入海洋,重新開始「巨龍─卵─長蛇─繭─巨龍」的無盡迴圈,冰華所傳承的記憶也將延續下去。當他再次尋求配偶的時候,也將遇到其他的龍。婷黛莉雅想到自己竟然在冰華身邊停留了那麼久,不由得感到了一陣困惑。也許是因為她孤身孵化和生活了那麼長時間,已經從人類那裡接受了一些不屬於巨龍的行為方式?

她慢慢展開身子,然後更加小心地向陰沉的天空張開翅膀。她伸了個懶腰,心中思念著溫暖的沙粒,同時竭力不去懷疑自己是否還有足夠的力量返回崔豪格。她本來還希望傷口能夠自己癒合,是否這種無用的等待浪費了她太長的時間?

彎曲脖子查看傷口也變成了一件痛苦的事情。傷口中的氣味非常糟糕。她只要一動,膿水就會從傷口中湧出來。婷黛莉雅惱恨地嘶吼了一聲,為自己竟然遇到這種糗事而憤憤不平。然後,她利用這股憤怒的力量繃緊了傷口周圍的肌肉,這個動作將更多液體從傷口中擠出來,她感覺到劇烈的痛楚,聞到了可怕的臭氣。但該動作完成之後,她的皮膚繃得不再那麼緊了。她能夠飛行了,儘管飛行也會造成疼痛,而且速度不可能很快,但她畢竟還可以飛。今晚她會更加小心地選擇自己的棲息地點。對她而言,從她現在落腳的這片河岸上起飛,已經變得很困難了。

她想要徑直飛到崔豪格,希望在那裡迅速找到麥爾妲和雷恩,讓她的一名古靈僕人將箭鏃從她的傷口中取出來。如果能採取直線路徑當然最好,但這裡的茂密森林使她的這個心願完全不可能實現。就算是一頭完全健康的龍也很難降落在這種樹木密集之處,只要一次拍動翅膀發生錯誤,她就很可能會摔進樹冠中。所以她首先沿海岸前進,然後再沿雨野原河上溯。這裡的沼澤和泥土堤岸,讓她能更容易獵捕到樹根中棲息的河邊動物和在河邊飲水的森林生物。如果她的運氣像昨晚那樣好,她就能飽飽地吃上一頓,隨後休息在沼澤之上的高地。

就算是運氣不好,她也能夠落在河邊淺灘上,趴在隨便什麼樣的河岸邊。她有些擔心今天晚上就只能這樣了。她絲毫不懷疑自己能夠在這片讓她感到厭惡的冰冷溼地上活下去,但她不願想像要從這種地方飛起來的樣子,就像她現在不得不做的事情。

抬著半張開的翅膀,她走到水邊去河水。苦澀的河水讓她不由得皺了皺鼻子。緩解了乾渴之後,她完全伸展翅膀,向天空中躍去。

用力搧動了一下雙翼,婷黛莉雅又摔回到地面上,幸好她掉落的位置還不算很高,但這完全出乎預料的一跌,疼痛如同碎裂的刀片一樣嵌入了她全身的每一處角落。她肺裡的空氣被猛然擠壓出去,在她的喉嚨裡變成了一陣沙啞的尖聲慘叫。她這一下摔得非常狠,翅膀還半張著,柔軟的肋側直接撞到了地面。她在震驚中保持著倒臥的姿勢,等待疼痛過去。疼痛沒有最終消失,只是漸漸減緩到一個可以承受的水準。

婷黛莉雅將頭低垂到胸前,把雙腿收到身子下面,慢慢攏住翅膀。她非常想要休息,但如果現在睡著,她醒來的時候會變得更加饑餓和僵硬,而且太陽也會消失。不。她必須現在就飛起來。等待的時間越久,她的身體就會愈加衰弱。在還能夠飛的時候,她需要飛起來。

婷黛莉雅強行壓抑下強烈的痛楚,不允許自己的身體為此而懈怠。她只需要忍住痛,像往常一樣飛行。她將這個想法狠狠烙印在自己的腦海中,隨即立刻張開翅膀,伏低身子,猛地向上竄起。

她的每一次振翅都像是被一支燃燒的長矛穿透身體。她在天空中翱翔,對自己的傷痛發出憤怒的吼叫,但絕對不改變翅膀拍擊的節律。緩緩升入天空,飛過河邊淺灘,終於越過了將陰影投灑在河面上的樹冠。黯淡的陽光照射在她的身體上,高空更加猛烈的風向她迎面襲來。絲絲縷縷冷雨隨風而至,讓冷風變得更加沉重。好吧,就讓它來吧。婷黛莉雅正飛回自己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