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自序 滾動的移工風景/康原

外勞,顧名思義是外國來的勞工,現在稱他們為「移工」。台灣引進外籍勞工約有二十餘年的歷史,到底這些移工對台灣的製造業、老人照護、漁工……等工作有沒有幫助?我想有接觸的業主自有自己的想法與看法。這些離開家鄉到異國工作的男女,可能都想賺一些錢回去貼補家用,忍受著遠離家的痛苦,但每個人所遇到的雇主,是不是都能照顧這些異鄉人,有沒有把移工當人看待,當然受雇的移工們都是點滴在心頭。有些好的雇主會把外來移工當成家人,有些人只是把移工當成傭人,還常會挑剔移工的各種行為,或限制他們的諸多行為,給人有點刻薄的感覺。

在台灣的新聞媒體上,時常會報導一些外籍移工虐待老人,或一群外勞把老人推到公園去,讓老人在陽光下曝曬或雨淋,移工聚在一起聊天、打電話,疏忽老人的存在。在公視人生劇展中,我還看過一部《我把阿公搞丟了》的影片,故事圍繞在一個三代同堂的家庭:男主人深信自己會中樂透,故意遠離親戚朋友,把爸爸接來與自己同住。阿公中風後請了個菲傭Vickey,女主人(陳美鳳飾)夾在丈夫(李順成飾)與兒子不合的爭吵之中。菲傭愛講電話,推輪椅帶阿公去散心時把阿公弄丟了,這位爸爸才開始尋求親戚的幫助。發財夢未醒,阿公倒先失蹤了,阿公怎麼失蹤的?每個人似乎都有責任。男主人努力地想捍衛自己一手封閉起來的堡壘,可是妻兒的意向和親族的力量卻裡應外合地把他推向人際的漩渦;連阿公最後到底是被誰搞丟的?誰該負起最大的責任?似乎都變得其次了。這個片子討論了外勞與雇主相處的一些問題,其實並非都是外勞的錯誤,雇主也要負擔一些責任,不能把全部的責任都推給外勞。

新聞報導常看到移工趁雇主不注意時逃跑,但很少報導為什麼會逃跑?他們受到怎樣的壓迫都沒說。當然也常看到移工滋事打架、偷竊等等負面新聞,加深了國人對外籍移工的負面印象,可是事實上所有的移工皆是如此嗎?移工逃跑有沒有可能是受到長期不平等的對待?圍事打架是不是不同的群族交會時產生了誤會?諸多的問題都少去探討,只是常報導一些負面的外勞問題,至於溫馨的外勞就很少見報。

記得在《逃/我們的寶島,他們的牢》這本書中,曾讀到范草雲(Pham Thao Van)〈逃躲日誌〉寫著:「我不偷、不搶、連罵人也不會,卻成為罪犯?為什麼明知將有戴著手銬的未來,我還是逃跑?」的一段話。

在這本書的推薦語寫著:「是誰,讓他們非逃不可?這是二十六封『逃跑中』的越南外籍勞工投書。即使從早到晚擔心受怕、躲躲藏藏、深怕被抓、備受責難,唯恐被逼著繳出辛苦存下的血汗錢,面臨被遺返的破產命運、他們為什麼還是情願逃跑,去過沒保障、風險高的生活?因為他們在台灣的工作環境令人無法想像—薪水低廉、工作超時、難得溫飽、孤單無依;責罵羞辱家常便飯、拳腳暴力無處可申。證件被扣押、行動被禁錮,動輒還被威脅遣送回國。」這段文字可以讓我們一起來省思台灣社會與移工之間發生的一些問題。

我們知道,這些移工可能是你我父母晚年病弱時唯一的陪伴與支柱,幫我們照顧家中的老人,二十四小時做著大多數人做不來的繁重看護工作,賺取低廉的薪資撐起寶島台灣底層社會的勞動力。他們借貸巨款,遠赴異鄉,只為了讓他們家人過好日子。難道我們沒有感恩的心,還要壓榨他們的勞力嗎?

我們的媒體有沒有種族歧視的問題?不平等的移工待遇問題層出不窮,政府有沒有設立申訴管道,外籍移工在台權益受損成為他們在台生活的一大問題。在二○一七年六月出刊的《台灣文學館通訊》做了「『我們』都在這裡」專題,報導東南亞浪潮下的新住民文學與文化視野,從各個角度去探討這些移工在台灣所發生的問題,專題的書寫是長期關懷「新住民在台灣」的作者,也有一些篇章是移工們訴說自己的故事與夢想,有生活的壓力與渴望飛翔的夢,行文中其生活充滿悲歡喜樂的情況,這個專題讓人讀了有點鼻酸。我與攝影家找到一些在台灣工作的移工,企圖做一些生活上的訪談,把他們在假期中的聚集或交遊做了一些影像紀錄與書寫,希望為這些走在台灣土地上的他們,在異鄉的生命經驗和思想感情上留下一些歷史紀錄,因為這些朋友也曾為這塊土地流血流汗,為台灣人盡了一些心力,在歷史上不管是功與過,也該為他們的付出記上一筆。詩〈彩虹〉寫著:



黃昏 綺麗而瀕海的天

朵朵 白雲與野鳥飛過



萍聚他鄉,共同織夢

我們 有了彩虹的想望



這首詩寫一位菲律賓籍移工阿強,英文名Como,今年二十六歲,已經來台兩年,家住首都馬尼拉。阿強Como家中有六個小孩,他排行老六,前面有五個姊姊;他在台灣鹿港彰濱工業區的「台明將玻璃公司」工作,這家公司的董事長林肇睢是一位創意十足的企業家,在玻璃博物館旁建了一座文創的玻璃媽祖廟「護聖宮」,呈現台灣的廟宇之美,這座廟是結合電子科技、生態保育、文化創意、宗教科儀的創意展現,希望成為台灣人的心靈故鄉。阿強下班時間會跑去廟中參拜,希望媽祖能保佑在異鄉的阿強。有一次去玻璃廟拜拜巧遇一位小同鄉,也是照片中的女主角Jasmine,二十四歲,來台只有半年。阿強在他鄉遇到同鄉感到自己必須以兄長來照顧這位小妹,假日就相約出來閒逛,騎著腳踏車帶著Jasmine四處兜風,遊遍鹿港古城的大街小巷,吃些鹿港的小吃。雖然沒有能力花費太多的錢,兩人常共同吃一碗冰,過著勤儉與刻苦的快樂日子。有一次兩人騎腳踏車在遊鹿港新城(在彰濱工業區)的超商前遇到攝影家郭澄芳,以生澀的華語與郭澄芳談天,並讓攝影家拍下這幅甜蜜的照片。這位女孩Jasmine在故鄉也有四個兄弟姊妹,個性溫和親切,來台不久因和男主角來自於同一個故鄉,讓兩人開始相互照顧,展開如彩虹般燦爛甜美的愛情故事,因此我把這幅作品定名為〈彩虹〉(P.108~P.109),充滿著夢幻與綺麗,希望在異鄉的情侶能共譜生命的甜蜜樂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