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大佛與大願
〈和解台灣‧和平地球〉推動委員會 榮譽主任委員
前立法院院長 王金平


二○一五年,洪老師親自手畫的世紀大佛白描圖完成,我應邀到高雄參加開展典禮,和一群關心地球,追求和平的朋友們共同分享了這個開啟和平大道的殊勝旅程!二○○一年阿富汗巴米揚大佛一夕之間被炸毀,令世人震驚又惋惜!洪老師發願決定要為人間留下一尊更大的大佛,希望能藉此變轉人心,帶來全世界的幸福與和平!這是一項跨越文化、宗教、種族、時空藩籬且牽動全人類心靈交流與融和的世紀創舉!

追求一個和平地球的未來,是深植在每一個人內心的普世價值。人與人之間彼此秉持相互尊重、包容、關愛的精神,就能共同攜手建構我們的和平地球!

大佛畫光是上色,就使用了一整座標準游泳池的顏料,這是一項難以想像的大工程。虔心凝視大佛畫像,人人可以自然而然地感受到洪老師內心浩翰澎湃的熱情與願力。

大佛佛頭代表太陽系的顯現,佛身則是描繪銀河系的意趣,整個宇宙穹蒼闊然展現,引導世人觀想,得窺幽然三千大千世界的一隅,體會趣入佛陀心包太虛的深邃平和境界!

洪老師用他的真心與畫筆混然和一,在大地上創作出如此的巨作,為地球與世人祈福,實在令人讚嘆!洪老師的大佛巨作示現,油然展現他的悲心與願心,勢將牽動喚起全人類及地球的回響與鼓舞,為所有人帶來心境的和平!

大佛全畫即將完成,計劃在五月九日開始在高雄展出,並將邀集各界宗教團體共同為「和平地球」的理念祈福祝禱。許理事長勝雄兄受到大佛為人間帶來的和平能量所感動,籌組〈和解台灣˙和平地球〉推動委員會,並邀請我出任榮譽主任委員,期待以大佛的慈悲智慧與威德力的示現,做為全世界人心和解,世界和平的廣大平台!

期待大佛慈悲和平精神遍布世界,賜福各地,把台灣的祝福帶到全世界,也讓全世界的祝福迴向台灣,共創未來人間淨土!

值此大佛展開展,洪老師將他的和平理念整理著書付梓,樂為之序。


和解與幸福
〈和解台灣‧和平地球〉推動委員會 主任委員 許勝雄


與洪老師結緣,始於二○一三年洪老師為不丹前總理出版的新書:《幸福是什麼:不丹總理吉美.廷禮國家與個人幸福力26講》,與工總共同舉辦「幸福企業論壇」。當時書中有一段文字特別觸動我心:「知識和力量若未伴隨著同理與苦難之心,將成為危險的能力。科技發展若與了解世間苦難和悲憫之心背道而馳,亦可能走上歧途」。

近年來台灣的發展方向,一直依循著「先進技術、智慧資本、創新研發」等價值主軸來展開;各地區在展示發展狀況時,也多聚焦於各種交通建設、硬體設施、國民所得、經濟成長率等;我們用各種亮眼的經濟數字證明了我們是已開發國家,但是若反過頭來問一問大多數的民眾快不快樂?很顯然的台灣可能還不足以稱為已開發國家。而追求幸福是人類的本能,冷冰冰的經濟數字,終究還是不如有感的生活。國家所追求的願景,終極目標應該是要造就人民更幸福的狀態,這個幸福感的創造,不應該只建立在經濟上的追求,更應該在於心靈上的滿足。

而企業主或政府如果能多從慈悲、悲憫的出發點來做決策,走出相互奪取的競爭觀點,把更多資源分配於改善弱勢生活、消弭不均上,當企業不再以利潤為唯一目標;當國家不再以GDP成長為主要指標,如此,社會全體的生活會更幸福。

二○一三年五月一日勞動節,我帶領六大工商團體簽署「幸福企業」宣言,當時有1,589家企業響應加入,共同宣誓讓員工以能平衡工作和個人、家庭生活為目標。洪老師說當時他看到媒體報導,十分欣喜,肯定這個行動對社會的正向影響,也是他將不丹的幸福力引入台灣的用意所在。

我所認識的洪老師,永遠是那麼慈悲、智慧的,默默地做著推動台灣和地球幸福的志業。就如同這幅歷時十七年籌備的世紀大佛,正是因為二○○一年巴米揚的大佛毀於戰火。矗立千年的巨佛,最後在人間的仇恨與對立中倒下了。洪老師決定一個人畫出一幅世界上最大的佛像,讓大佛慈悲的精神,永遠做為和平地球的燈塔。我號召社會各領域的菁英,組成〈和解台灣‧和平地球〉推動委員會。雖然有的朋友告訴我,和解是不可能的,但是為了後代的子子孫孫,我們還是要全力以赴。

和解,是大佛出現在人間的精神,而每一個發起良善心願的人,都是大佛的共同畫者。我們期待每一個人用清明智慧的心,一起來創造台灣和地球美麗的夢!
身為一個人

二○一八年元月,人類史上最大的畫作,我所畫的世紀大佛,歷時十七年的籌備,終於幾近完成,在桃園巨蛋舉行完畫之前的全圖校正工程。現場龍陣、鼓隊、歌舞,歡天喜地慶賀著大佛即將誕生人間。166公尺X72.5公尺,面積超過一萬二平方公尺的大佛,在巨蛋現身,只能展出三分之一的身相。來賓要登高到三層樓的高度,才能看見佛首的全貌。大佛微笑寂靜地看著大家,在場的人也都有一種奇特的感覺,彷彿大家一起被安置在另一度時空,處於佛陀的淨土之中,身心是如此安定而寧靜。


冥想‧地球和平,無國界和平運動

在活動將近尾聲時,一位小女孩用著童稚的聲音,唸著「冥想‧地球和平」禱詞。媽媽幫她拿著讀稿,上面寫滿了斗大的注音符號。透過轉播機大螢幕,小女孩認真而專注讀著「冥想‧地球和平」禱詞的神情,感動了現場所有的人,也讓我們看到了人類未來的希望。

「冥想‧地球和平」,是一個無國界和平運動,也是大佛的心願,我希望世界各地的人們,從兒童到少年、青年,從壯年到老年,各個年齡層,不分種族、國家,透過每一個人在世界各地,此時、此地、此人,用當地的語言,不斷地冥想、安禪,讀誦「冥想‧地球和平」禱詞,讓每個人所在之地,都成為一個正能量體,在人間的每個角落發光發熱,不斷地散發覺悟自心、和平地球的正念。而這樣的能量,也將反饋到我們每個人自身,讓我們的人生更加健康、覺悟、幸福。


生與死的交會

我是一個很幸運的人。母親告訴我,其實我的生命在尚未出世之前,早已應該結束了,但是我卻幸運的活在人間。我出生之前,父親在嘉義經營的炮竹工廠大爆炸,造成二十二人罹難。原本應該遷入工廠的一家人,因為媽祖和佛陀的恩德而逃過一劫。

我的出生,更是一場生死的交會。當父親工廠因爆炸而破產之際,懷著我的母親內外操勞,不慎摔倒,血流不止,即將臨盆。母親說,當時震安宮的老上帝爺公(玄天上帝),竟然上乩,坐在我外祖母與另一位長輩的手轎,衝進產房,搶救我們母子倆,這是聞所未聞的。

我們母子平安,我也安然誕生。母親說:當時上帝爺公交代,不准為我取名,要等十二天十二時,祂請示佛祖之後,再來命名。母親說,這就是我的名字「洪啟嵩」的由來。祂說,山很高,我要比山更高。我又可以幸運地活在人間了。

在五歲時,有兩件事,對我影響十分的深遠。

有一天,我問父親:「什麼是超音速?」父親伸手把椅子一拍,說:「當你聽到聲音時,它已經飛過去了。」這一幕景像,啟發我對教育的深層認知。

第二件事,是父親的工廠又爆炸了。當時工廠在社頭,不但是當地的第一家工廠,也是當時台灣最大的創匯玩具工廠,員工有二、三百人。工廠爆炸時,我正在工廠前玩耍;忽然之間,現場就像被轟炸一樣,煙塵遍天,玻璃全碎。我嚇得大哭起來,我親眼目睹工人的身體被炸成碎片,以及重創者全身抖動到斷氣的景像。

七歲時,父親意外去世。當我在殯儀館時,看到父親安詳的面容,我以為他睡著了。我開始想,人為什麼會死亡?我開始仔細思索,生命與宇宙的問題。我害怕親人與朋友,一個一個終會離去。我不斷尋求人生的意義,最後發現:生命的意義,是自己決定的。二十歲那年,讀《六祖壇經》有所體悟,而決定了我人生的方向。


沒有敵者的人生

我這輩子有一次死亡經驗,及十次接近死亡的經驗,其中兩次更是深刻影響我的人生。其中一次是在民國六十六年,大學時我騎腳踏車環台,騎經蘇花公路的陡坡時,年久老舊的腳踏車,剎車完全燒壞了,無法停下來。危急之際,我將車身撞向山壁,同時跳車,人在地上翻滾了幾圈才停下來。我坐在地上檢視全身,共有十二處傷口。

不到三十秒鐘,山上下來了一輛大卡車,卡車司機和他的助理,四隻眼睛面無表情的從我臉上掃過,我彷彿和死神四目相會。當時我如果沒有跳車,那麼只有兩個結果:一是被撞落斷崖,一是被夾死在山壁。

這時,生命中的恩恩怨怨,就像冰雪在陽光下完全消融了,至此我深刻體會了生命中的「沒有敵者」。

另一次瀕於死亡的經驗,發生在一九八九年的夏天,我發生了一場大車禍。當時我在快車道被撞飛,還沒掉到地上又被計程車撞上,在車底被拖行了一百公尺,送到醫院已經內臟破裂,七孔流血,全身大面積磨傷與灼傷。後續的治療非常辛苦,醫院的護士很關心地問我:「洪先生,你會不會很痛苦?」這可把我問住了。因為「痛」是生理現象,「苦」是心理現象;所以,我笑著說:「我會痛,但是心中很喜樂。」這是我的「痛樂哲學」,也實證了佛陀的教法。

因為我無畏於生死,所以更珍視所有的生命,希望能多做一些事,為人間創造更大的價值。莊周夢蝶,我有也有一個夢,希望自己變成蝴蝶。在「蝴蝶效應」理論中說,巴西的一隻蝴蝶輕輕搧了搧翅膀,可能造成美國的颶風。我也希望在這裡輕輕地搧起覺性之風,讓地球充滿幸福覺悟,無盡清風。


地球七願

我用七個心願來為我們的母親地球,擘劃美麗的願景:

一、文明的地球:尊重與發展地球上所有國家與地域的文化傳統,消除文化的隔閡與執著,創發大同的世界。

二、幸福的地球:以共同的心願,來創造自身與他人的幸福,讓地球人間成為共創人類幸福的居所。

三、和平的地球:以深厚的善心智慧,使不同的族群、城市、國家,都能放下對立,不再有仇恨、戰爭。

四、覺性的地球:善用所有人類文化的精華,讓所有的人類深層覺悟,共同邁向人人快樂覺醒的覺性地球。

五、圓滿的地球:讓地球的環境生態能永續發展,讓人類在圓滿的地球上,創造永續的文明。

六、心的地球:回到地球最深層的心,用智慧、慈悲去體會,地球與人類與一切生命的和諧交融,開創地球光明的未來。

七、宇宙的地球:讓覺性的地球參與覺性宇宙的發展,開創光明的宇宙文明。


身為一個人

我的一生,充滿了幸運,從出生前到出生後的這一甲子,回首想來,只有感恩。我沒有想到,經歷了那麼多不可思議的生命旅程,依然活著,而且能在今日,保有初心,也還有體力,來畫出166公尺的世紀大佛。

原先我計算自己體力,五十六歲時還能完成大佛,年紀再大些,體力可能就不行了。現在比原計劃慢了四年,在花甲之年完成大佛,沒想到體力還能承擔這種不可思議耗費體力的大畫工程。

人生百年幻生,而畫留千年演法。畫會活得比我久。當大佛完成之後,他會自在的開創自己的時空生命,依隨著佛陀的本願,在法界中顯現,幫助所有見聞者,圓滿幸福覺悟的人生。

身為一個人,希望能做出一個人能做的事情,稽首感恩養我育我的這塊泥土,與所有的生命。這恩德,讓我有更大的力量,來幫助所有的生命更加美好,讓地球更加圓滿。這是我身為一個人,所能做的事。感謝所有世間的姊妹、兄弟,及心靈的摯友,祝福大家善願成就、一切吉祥!


幸福地球的拼圖

人類的文明走到今日,如同馳向天際的太空船一般,已難回頭。國與國之間、種族與種族之間、文明與文明之間的交互關係,已密不可分。過去的鎖國政策,在今日已不可能,國際化將是未來的主要課題。國際化的走向也必然會帶領世界走向一體,「地球村」的時代己經來臨。台灣將在廿一世紀的世界村扮演什麼角色?對於人間所充滿的危機——武器、生態、心靈……等,我們能有何貢獻?這是我們必須思維的。

在地球進入宇宙世紀的前夕,我們是否有普遍的自覺,人類即將進入到另一個時代裡?我們是否具備新的意識革命,走向另一個未知?我們將在此時此刻創造光明的人間文明,或是讓人間崩潰?二十一世紀對於我們人類而言,或許是最壞的時代,但也可能是最好的時代。現前的人間,如何昇華淨化,圓滿幸福地球?以下就幾項人間重要的議題來探討。

經濟—以慈悲智慧經濟學做為人間明燈

擁有財富,是人生幸福的指標之一,追求財富,也是許多人的人生動力。財富從最初作為生活的保障,到如今成為一種生活樂趣,如何以最小的投入,創造最大的產出,考驗著我們的智慧與耐心。

財富在我們的人生佔有如此重要的角色,以至太多人誤將財富和幸福畫上等號,誤以為擁有財富等於幸福的人生,而忘了財富只是讓幸福更容易實現的條件之一。當財富在運用時,才成為財富自身;否則,僅只是一堆數字而已。

如果不了解財富的虛幻性,財富也會成為引動人心貪婪的根源,為了錢財鋌而走險、危害社會、國家的新聞,每天層出不窮。二○○七年,美國次級房貸風暴使得美國銀行體系瀕臨崩盤,相繼引發全球金融大海嘯,摧毀了無數家庭的幸福,它造成的混亂和恐怖,遠過於中國大陸毒奶事件、黑心食品的百倍、千倍。

經濟對現代人的影響,可說是盤根錯節,牽一髮而動全局。目前人類所遭遇的困局,和以經濟發展作為國家發展的主要指標,有著極大的關聯。

在以經濟發展為主要目標下,大家拚命將油加滿,但是到底要走向何方卻茫然無所知,對所種下的因將導致何種果報,也未深思熟慮,高度工業發展引發的全球溫室效應,造成氣候極端化,引發地震、海嘯、火山、颶風等地、水、火、風、空的天災,摧毀我們賴以生存的家園,促使我們不得不做出改變。

當人們開始了解,不能只將一切的運作交給「一隻不可見的手」——利潤法則來操縱時,大家開始向福利經濟思想來思惟運作。解決的方案推陳出新,但是核心的思惟方式沒有改變,仍然不斷地重蹈覆轍。

以近年大家服膺的「知識經濟」為例,在這個時代已經不敷使用了,美國華爾街的崩落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瞬息萬變的廿一世紀,「因」與「果」的距離如此短促,財富的累積如此快速,崩落也是一夕之間。以往經濟問題的累積,是平面型發展,現在卻是3D、4D型的發展,依照過去經驗所堆積出來的「知識」,無法料理新生的問題,單就站在自利立場所發展的「知識」,無法讓問題迅速解決,反而更加惡化、擴大,越來越棘手。問題出在哪裏呢?

二十多年前,我提出《菩薩經濟學》的思想,人類面對今日的經濟困局,在地球資源過度耗用的今日,我們必須有更超越的思惟,才能超脫地球經濟的困局。以慈悲和智慧為雙軸的菩薩經濟學,將是一盞明燈。

社會—變動時代的身心安頓之道

現代的社會充滿了動盪、不安,這是時代的正常現象。

重要的是,我們如何透視與面對社會的動盪現象,以實踐我們心中的理想?

社會的不安,正是時代無常的正常現象,我們如果僅是在不安當中,不能運用無常的動力來創造未來的時代,而只是一味的遙想當年,可能更加深社會不安,而不是讓不安成為發展的動力。

社會的不安,代表社會內在力量的轉動,所以發展得宜,可以讓社會永保創新發展的活力。當社會產生不安時,必須真誠的面對,尤其主事者,更不能貪一時之便,以壓制、覆蓋、欺瞞的方式處理,否則原來能使社會朝向良善發展的力量,將因蓄積太過,而成為社會無法承受的動盪。

任何事實的存在,必有其因由;社會的不安,要以誠懇、交互同情的心來互相調整,求取社會與個人的最大利益。人間是無常的,過去的事實,現在可能已經轉變。所以,不斷的接受現存事實,而加以智慧導引,方能求得最大的平衡。

當我們個人面對社會的不安時,便可了知,社會是活著的有機體,我們是內部的一份子,所以能體會到她的脈動。我們以清明的心,從社會的不安當中,明照整個社會的運動方向與趨勢;所以,這種個人對社會間的覺察與調整,是生命發展的動力來源。

社會本來就是各種現實力量的角逐,絕對沒有永遠的不變;凡透過各種社會力的競爭,整個社會才能產生動力,推動向前。

社會也是無常的,各種社會力分綜離合,變幻無常,任何一個創新的概念,都可能造成一部分社會力的重組;因此,我們不能以定型的心來看社會現象,當以如幻的心與無常的社會相應,如此面對社會的變幻,我們便能立時體察,進而掌握時勢、創造時勢。

媒體—全球共振加速器

在全球化的衝擊下,不丹開始進入資訊時代的同時,也隨著媒體開始轉型,人們生活、學習、工作和與他人互動的模式也深受影響。

「現在是媒體在教育我們的孩子、灌輸他們價值觀,反而不是父母親。媒體既反映現狀的變化,也形塑新的現狀。」

在媒體發達、網路遍佈的E世代,世界各國幾乎都面臨著同樣的問題。

媒體可以成為幸福加速化的核心,也可以是加速摧毀幸福的推手。他們選擇性的報導,以一小部份的現狀,引導未來,形塑未來。

當他們心懷幸福的願景,以此心來從事報導時,就會有不同的採集選擇,能幫助我們更快速圓滿幸福。反之,當專業媒體的聲音被威權、商業與意識型態所掩蓋,所做所為完全以自利為主時,媒體可能就成了毀滅幸福的加速器。

媒體的發達,也造成全球共振的效應更加快速,而壞事往往比好事傳播得更快速。全球任何一個地方發生災難,透過二十四小時不斷的重複傳播放送,將苦難現場不斷帶到人們眼前,心靈不斷受到撞擊。

在此,我們並非反對媒體報導,而是希望媒體報導的目的,是能增長人們的悲憫心,提昇正向的心念,降低不幸的發生,而非以利益為優先考量。

媒體對個人的影響如此,對全球的影響亦然。

媒體自由化是一條不歸路,唯有懷抱著幸福願景的媒體,才能成為人類朝向幸福的加速器。當人們的幸福感加強時,也才有源遠流長豐沛的資源,能為媒體創造長遠發展的利益。

教育—自覺與自主

生命充滿了不可思議的力量,圓滿的生命教育,是以最珍重的心,尊敬每一個生命,幫助他們成就自己的圓滿。因此,如何教育孩子從小幸福,是父母、師長最重要的教育學分。

二○○三年國際兒童年,我將世界各國的孩子及外星人畫成一尊一尊可愛的佛寶寶,也表達了「每個孩子都是佛」的理念。二○○九年我和不丹教育部長良博.包爾會面時,他提到不丹的小朋友上課前會有數分鐘的靜默冥想。「面對變動越來越快速的環境,我們無法掌握孩子會接觸到什麼。我們所能做的,是幫助孩子的心志安定清明,具足智慧,能夠判斷什麼是對他們有益的,什麼是有害的。」良博部長的憂心,是許多父母與師長共同的心聲。

我從十歲開始學禪,這並不是像一般人所說的,從小就獨具慧根,而是被生命的苦迫所催動。五歲的時候,家中的炮竹工廠爆炸,我親眼目睹傷患在眼前哀嚎過世;七歲時,父親又因車禍而離世,因此,死亡的陰影,一直壟罩著幼小的心靈,我很害怕將來親人是否會一一離去。

所以,為了追求無死的方法,深入各家禪法,在數十年的親身體驗中,親證了禪法對人類身心不可思議的影響。然而,在古代,禪定往往是透過長期專注、投注無比身心精力的修持者的專利品,無法普及於大眾,非常可惜。

因此,在數十年的禪定教學中,我不斷創發適合現代人學習的方法,簡單易學且效果顯著。二○一○年我創發出「超專注力學習法」,更是一個嶄新的里程碑,特別適用於青少年和兒童身心發展,幫助兒童與青少年增長健康智能(HQ)與情緒智能(EQ),身心平衡發展。

廿一世紀人類身心所面臨的挑戰,比古代更加艱鉅。我們必須幫助孩子擁有更大的自覺與生命力量,幸福的活著,活得幸福,並深刻體會到:活著,是多麼的幸福!

工作—讓職業成為生命的志業

在現代的社會當中,每一個人一天都必付出大約三分之一的時間來從事謀生的工作;工作在我們的人生中占有極重要的地位。

古代遊牧民族每天只要用兩個小時工作,就可以滿足一家生活所需,其他時間可以到處溜達遊玩,從來不用擔心景氣循環、求職,與工作能否保得住等等。

農業民族可能累一點,但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帝力於我何有哉!」

現代即使所謂的「自由業」,也有著工作的不安,包括如何選擇自己的工作性質、職業,如何選擇公司、如何升遷、加薪、如何有成就感……等。從開始工作到退休為止,我們的一生,幾乎都籠罩在工作當中,工作的不安也如影隨形的成為人生的一部分。而且,隨著時間的飛逝,工作不安的內容,也隨著自我意識的抬頭,而更呈現其多樣化。

有人抱怨自己的工作沒有意義,不喜歡目前工作的性質,與老闆處不好,或升官老輪不到自己,等等不同形式的不安。這些不安來自我們對自身的期望與工作的互動,是趨使我們超越現前自我的生命動力,我們應當真誠而清明的面對,使之逐步的走向生命的最高峰。

工作代表一種人生的抉擇,我們從家庭、學校進入工作當中,也是進入另一套最快速而實際的學習系統當中。唯有從迷惘中覺醒,讓我們回復成一個完整的人,重新認知職業的意義。職業是我們生命中的志業,它不該只是養家活口的工具,而應該是創造自身、家人與社會幸福的載體。唯有此種體認,我們才不會被強迫成為職業人,而是自覺地成為職業人,開創自他的幸福。

這一步,我們必須勇敢而謹慎的踏出,也對其中的種種挑戰保持著充分的相應能力,讓這些不安成為生命的動力,將我們推向創造人生幸福的高峰。

建築—健康覺悟的幸福空間

空間環境提供人類生活、運作,而人類也在空間當中創造適宜生活的環境,人類與環境空間之間相互的依存、創造、轉化。當我們從大環境中選擇適宜居住的環境之後,就慢慢與選擇的環境互相熟悉、調和,而與環境得到最大的協調。

因此,建築有著極大的時空緣起特性,隨著種種因緣的轉變,而展開其適應與轉化。佛法其實就是緣起法,有著緣起體性的實相義,與世間外顯的緣生義理事相融。

我們的心是外在宇宙的投影,而宇宙也是我們心念的波動,兩者如同鏡面般相互照映。所以,心、氣、脈、身、境根本是一貫、同體一如的,都是心意識的影子,但心意識也受到外境的反射而轉換,又交互投射。

這五者由內而外,由細而粗;在修行的過程中,我們從外境返回到身體,再到脈、氣、心,但轉化時,卻是由最細微的心,進而到氣、脈、身,乃至外境的轉換,所以,我們轉化成功時,不只自己身心變得更莊嚴圓滿,整個外境也能跟著轉換成清淨圓滿的世間。

前英國首相邱吉爾曾說過一句銘言:「我們塑造自己的住家,之後住家塑造我們的生活。」說明了人和建築深層的交互影響。

建築對人類身心健康的影響,也是建築設計中的重要元素。二○○三年非典(SARS)風暴造成全球性的恐慌,口蹄疫、腸病毒、禽流感,乃至日前H1N1的流感,都在在提醒我們對衛生、健康的重視。二○○三年,在新加坡所舉行的「健康建築國際會議」(HB03, Health Building),就應用最先進的科技研究,來對應使用者的視覺、聽覺、嗅覺、觸覺與心理感受等「五感六識」,以共同解決建築物在規劃、設計、建造、使用和改建上的實際問題,並創造以人類健康為福祉之二十一世紀新國際式樣生活空間。佛法對生命的深層思惟,可作為未來型建築的珍貴指引。

知識—文字中的般若智慧

相傳倉頡造字時,驚天地、泣鬼神,或許這也象徵著文字對人類文化所產生的巨大影響,因為文字的產生,人類文明得以傳承。文字能為人們帶來幸福感,讓生命臻至圓滿。在禪宗將文字比喻為「指月之指」,透過文字,我們能體悟實相的智慧,所以,佛法將智慧分為三個階段:文字般若、觀照般若與實相般若。

透過文字的啟發,讓我們觀照自心,悟入真實的生命智慧。

為什麼文字有這樣的能力呢?因為文字是空性的,它是一種表達方式,是一種趨近的過程,並非所描寫的對象自身。禪宗「不立文字」,不是表示它不使用文字。相反的,與各宗派相較之下,禪宗留下了大量的文字,因為它超越了文字,不被文字所限制。

文字幫助我們回歸到心靈中的原點,覺悟的體性。一個自覺的、幸福的心靈,無論是悲憫、喜悅、感傷、期盼…他所展現出來的文字,都能讓人們反心內省,從中得到超脫,產生深層的幸福感。

心靈修鍊—創造幸福的能力

心靈的自覺是幸福感重要的根源,現代人普遍無法感受到幸福,是因為太過重視自我,而無法超脫,感受到內在的自由與喜樂。

佛法以「無我」、「無常」的智慧,觀照到這個世界充滿了因為「我執」所產生的鬥爭。在過去,這可能是促使整個人類文明向上擴張的衝力,但是在整個地球的承載量已經到了飽和的今天,人間已經到了破壞的極限,無法再容受人類的貪婪無限制的擴張。佛法的「空」與「無常」的智慧,可以把人類幾千年來,甚至千萬年來,深深積存的基因中的生命習慣去除,用全新的觀點來從事整個人類文明的運作。

要達到內在的自由與幸福,「自覺」是重要的力量。

幸福國度不丹,認為心靈修鍊是幸福的要素之一。不丹人認為,不論哪一種信仰,「自覺」是每個人心理進化的目標。這不是用來向外控制外界,而是向內迴觀,讓我們能瞭解自心,以及自心與外境的關係。

佛教擁有一個改造人類最重要的生命技術——「禪定」,西方國家所說的「冥想」,透過靜默來沉澱思慮,產生內在的自由與超越。這種自覺的狀態,是擁有幸福人生的基礎。我的一生致力於禪定的研究與教學,深知禪是人類文明最精粹的一部份,不單屬於宗教,而應該是全人類共有的文明遺產。

透過禪定,產生生命的自覺,超脫我執本能的控制,可以讓我們身體更健康,情緒更和諧,有更偉大的慈悲心,讓人類走向幸福光明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