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五百章 靈武學

天地元力劇烈沸騰如暴動,一股股驚人元力不斷朝石坤雙掌暴湧而來,璀璨的金光猶如一輪刺眼的耀日升起。所有人都因為浩蕩聲勢而動容,他們知道這必然是石坤的殺招!

「※金魔天勁※!」

石軒等人目露震動地望著這一幕,旋即臉上湧現狂熱。別人不知道,他們卻清楚石坤施展的是何等武學,這般武學即便在魔岩王朝都是頂尖,等級達到高等造化武學的程度,絲毫不比林動使用的大荒囚天指弱多少。

如此強大的武學,再配合石坤二元涅槃境的實力施展出來,威勢如何不言而喻。顯然石坤打算施展這般絕學終結林動在遠古戰場中闖出的名聲!

璀璨金光在石坤手中瘋狂凝聚,一抹暗金色在金光中若隱若現,那光澤並不明亮,但林動感覺到極為危險,眼神逐漸凝重起來,他從未小覷過石坤,面對二元涅槃境,即便他如今實力大漲也不敢輕視。獅子搏兔亦用全力,更何況他與石坤之間從表面來看,他更像是兔子。

在林動身後的小炎同樣感覺到石坤這一招的強悍,手掌緩緩緊握鐵棍,身體上閃爍著詭異黑芒,顯然有動手的跡象。

「金魔天勁!」金光浩蕩,猛然間聲勢抵達極限,一道道金色光圈不斷從石坤體內散發出來,他目光陰寒無比地盯著林動,嘴角掀起一抹猙獰笑容,陰冷喝聲陡然響徹──

「林動,你的好運到此結束了!」

石坤猛然一步踏出,手中龐大金芒詭異地開始壓縮,瞬間那濃郁金芒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暗金色光澤。這道光澤如同水波般不斷蠕動,但從中散發的波動凌厲到一種連林動都心悸的程度,彷彿這道暗金光芒連虛無都能斬裂一般。

「咻──」石坤面容猙獰,不打算給林動任何時間,手臂陡然揮下,頓時天地黯淡,光線都被這道暗金光芒所吸納一般,而後天空被撕裂,金光掠過之處,連那虛無都殘留一道金色痕跡。

下方的丹河同樣被撕裂出一道巨大溝壑,隱約能見到數百具丹靈屍在凌厲勁風侵蝕下,震裂成一團粉末。

暗金掠過,無數人的頭皮發麻,這般陣仗實在駭人。

「呼──」林動望著在眼前放大的暗金光芒,臉上的凝重彷彿要凝固,旋即深深吸口氣,雙眼中有一種奇異色彩在閃爍,並非是恐懼害怕,而是迫不及待的火熱,他的雙手也在這一刻變換出道道印法,正是大荒囚天指的起手式。

石坤對於林動相當瞭解,一見到他這動作就明白他的打算,當即一聲冷笑。他知道林動擁有一種高等造化武學,但兩人實力差了整整一個境界,即便林動擁有高等造化武學,也無法抵擋這致命攻勢。

「找死!」石坤身後的石軒等人面露譏諷,他們也察覺到林動的意圖,不過這在他們看來無疑是螳臂當車。

對於一道道譏諷目光,林動宛如未聞,雙手閃電般變化印法,瞬息後雙目陡然一凝,五道凝聚體內所有元力的光柱自天靈蓋暴衝而出。

光柱沖天而起,撕裂雲霄,所有人見到光柱所處的虛空竟被撕裂,彷若來自遠古的氣息從虛無中傳出。五根比起以往不知凝實多少倍的古老巨指再度破空而來,懸浮在這片天空,一股股強大澎湃的波動不斷散發。

「我說過這對我無用!你不過是垂死掙扎罷了!」石坤傲然地望著五根古老巨指,那波動的確很強,但沒有超越他這道攻勢的跡象。

林動瞥了他一眼,嘴角掀起一抹詭異弧度,而後雙手合攏,緩聲道:「莫非,你真認為我這武學只是高等造化級?」

大荒囚天指是造化武碑中最為頂尖的武學,當年的遠古宗派,林動並不清楚有多麼強大,不過從黑瞳老人來看,必然不弱。大荒囚天指更是那遠古宗派的鎮派武學,隨著越發瞭解這部武學,林動能逐漸察覺到它的浩瀚與強大,他以往施展出的招式只是這部武學的粗淺之道罷了!

石坤因為林動此話而眼瞳驟縮,旋即一聲嗤笑,只當是林動故弄玄虛。超越涅槃級的武學只有自遠古傳承中才能得到,林動機緣再怎麼好也不可能有這等武學!

雖然這般想著,不知不覺間,石坤卻有些不安,他遲疑片刻,眼中殺意掠過,暗金色光芒的速度陡然加劇。

對於石坤的諸多神情,林動看得清楚,脣角的詭異越發濃郁,手掌猛然探出──

「大荒囚天指,融!」

低沉聲音從林動喉嚨間傳出,無數人見到懸在天空中的五根古老巨指竟是突然聚在一起,光芒蠕動間形成一隻無比古老的手掌!

這隻手掌呈現古黃色,歲月在上面留下滄桑與溝壑,看起來猶如農夫之手,但這般粗糙與古老的巨手給予人一種撼動天地的可怕之勢。

「轟轟──」在這隻古老大手成形的剎那,所在的空間劇烈震動,無數人見到那裡的虛無開始崩潰,隱隱約約有一道模糊身影負手而立。無人能看清那影子的模樣,但出現時,所有人都察覺到,天地寂靜,甚至連原本鬧騰無比的丹河都詭異安靜。

那種模樣,彷彿連天地都在那道身影前變得卑微!

「這是……武學之靈?靈武學!」天地寂靜,突然間一道尖銳而駭然的聲音,帶著變了音的聲調刺耳地在天地間響徹。

武學有靈,是為※靈武學※,這般武學有創造者的一絲靈性,一旦施展就能夠將冥冥中的靈性召喚出來,那等威勢才是真正撼天動地,而那種武學號稱超越涅槃之武學──靈武學!

能創造出這種武學的人物莫不是天地間真正的大人物,連天地都無法將他們磨滅。這種人物即便只是一點冥冥所留的靈性,但不是林動他們這些還在涅槃境苦苦攀爬的人可以相提並論!

石軒等人面色近乎煞白,他們無比恐懼地望著在虛無中的模糊身影,身體顫抖著,發軟的雙腿幾乎忍不住要跪下去。

王裂三人也是目光驚駭地望著這一幕,面如土色,顯然沒想到林動擁有這種堪稱震懾的強大底牌。

「這個人得罪不起!」陳枯嚥了一口唾沫,聲音乾澀地道。

鄭黑柱點了點頭,旋即兩人惡狠狠地看了王裂一眼,若不是這個傢伙,他們不會將主意打到林動身上,所幸還有撤身的機會。

「靈武學……怎麼可能?」不僅是身旁之人,就連石坤同樣都呆愣住,他望著那道虛無中的虛影,瞳孔縮得猶如針尖,顯然震駭到極點。

「轟──」在無數道震撼目光下,虛無中那道猶如掌控天地般的虛影微微動了一下,旋即眾人見到他緩緩伸出模糊的手掌輕搧。

天地元氣在此刻崩潰。

古老巨手在那道虛影手掌揮下前就輕飄飄飛掠而出,然後在一道道目光中搧在石坤那道暗金光芒之上。

「喀嚓──」兩者相撞卻沒有半點巨聲,撞擊的那一刻,看似凌厲無比的暗金光芒直接裂開一道道裂縫,在石坤慘無人色般的目光下徹徹底底崩潰。

靈武學──恐怖的代名詞!





第五百零一章 靈武學





「喀嚓──」清脆的聲音在半空中緩緩傳開,無數人眼瞳陡然緊縮,因為他們見到在那隻古老大手之下,幾乎凝聚石坤全力一擊、足以摧毀任何一名一元涅槃強者的暗金光芒,迅速崩出一道道裂縫,而後爆成漫天光點。

這簡直就是摧枯拉朽的姿態,靈武學竟強大到這種可怕程度!

攻勢被強勢摧毀,石坤面色陡然蒼白,旋即體內氣血翻湧,忍不住一口鮮血噴出去,氣息瞬間萎靡許多,顯然波及到己身導致受傷。

「靈武學?」石坤無法置信地望著這一幕,連嘴角血跡都沒抹去。這是傳聞中超越造化武學的靈武學?竟是如此強大!

「這個小子怎麼會如此好運,他怎麼可能有靈武學!」石坤在心中不甘咆哮,這等武學必須得到遠古宗派的傳承印記才能修煉,極為不易入手,就算以魔岩王朝之力都未能擁有,但眼下在來自低級王朝的林動手中見到這種武學,這如何讓他平衡?

「這小子不配坐擁這等武學!」心中的不甘化為嫉恨湧蕩在石坤心間,他雙目通紅地望著林動。如果他能得到這種靈武學,必然能真正踏入涅槃榜,成為遠古戰場中出色的人物,日後說不定被一些超級宗派看中,那時才是真正揚眉吐氣,前途無量!

「哼!」在石坤眼中湧動嫉恨時,不遠處一直注視他的林動一聲冷哼,眼中殺意流動,旋即心神一動,轟爆暗金光芒的古老巨掌再度呼嘯而出,快若閃電般轟向石坤。

「轟轟──」當那劇烈壓迫力以及風聲傳來時,石坤猛的清醒過來,渾身冷汗冒出,身形暴退,嘴中急喝:「林動,今日算你厲害!不過你與我魔岩王朝之間的恩怨不會就此結束!」

「沒有以後了,今天你就留在丹河中吧!」林動眼神冰寒,聲音中充斥濃濃殺意,他知道石坤為人心狠手辣,睚眥必報,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確有不弱的能力,這種敵人若是輕易放過,會為以後埋下不小的麻煩。雖說林動不懼,但一些麻煩能徹底杜絕自然最好。

在林動冰寒聲音中,古老大手猶如撕裂空間,一個閃爍就出現在身形暴退的石坤上方,毫不留情一掌拍下!

「※金身罩※!」在古老巨掌拍下的剎那,石坤渾身血液彷彿凝固,這一刻他感覺到濃郁的死亡氣息,當下眼瞳驟縮,淒厲聲音響徹開來。耀眼的金色光圈從石坤體內迅速擴散,猶如一層最為堅固的防護將他的身體護於其中。

「砰──」古老巨掌沒有因為這耀眼的金光罩而有所停滯,依舊不疾不徐地落下,猶如實體的古老掌心彷彿有山脈、溝壑,極為神異。

古老巨掌最終落到那無比堅固、猶如實質的金光罩上,頓時金光罩爆發出一陣陣清脆的鐘吟聲,緊接著眾人見到一圈圈金色漣漪陡然在金光罩上擴散。

這些漣漪波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到後來幾乎布滿金光罩每一處,顯然金光罩的防護能力已經催動到極致,以此抵擋林動致命般的攻勢。

「破!」林動眼神寒徹,一聲厲喝,聲如驚雷!

隨著喝聲落下,古老巨掌再度狠狠壓下,頓時已到達極限的金光罩嘩啦啦浮現無數裂紋,下一刻徹徹底底爆裂。失去最後防護的石坤面色湧現一抹恐懼,但此時他沒有任何閃避機會,古老巨掌狠狠落下,重重印在他的身體上。

「砰──」極為低沉的聲音從石坤身體上響起,而後他猶如一枚隕石般從天而降,重重落到地上。大地顫動,地面被轟出一個巨大坑洞,那石坤的身體則被碎石掩埋,氣息萎靡到極點,甚至連體內元力都出現崩潰跡象。

滿場寂靜,一些感知不弱的人感應到坑洞中石坤萎靡至極的氣息,忍不住嚥了一口唾沫,再看向林動的目光已多了一些恐懼。

一掌將一名二元涅槃境的強者打得近乎垂死,這等手段與能力對於他們而言,震懾效果實在有點可怕,這個時候林動在他們心中已能直追西北地域真正的霸主級別人物。

林動眼神冷漠地望著坑洞,手掌一招,一道毫光從石坤身體中飛出,落在他的手中。那是一枚古老鑰匙,正是開啟遠古祕藏的遠古祕鑰,林動一直覺得應該不只他知道的功能,如今他打敗石坤,魔岩王朝的遠古祕鑰自然要落到他手中。

「大哥!」此時的石軒等人駭得魂飛魄散,一個個狼狽無比地衝下來,最後落進巨坑,將滿身血跡、處於重度昏迷的石坤救出來。

「快走!」望著石坤的淒慘傷勢,石軒等人手腳冰涼,渾身不斷顫抖,然後抱起石坤,連看都不敢看林動一眼,原本心中的怨毒也在恐懼衝擊下盡數消散。經過今日真正的戰鬥,他們明白從此以後魔岩王朝再沒有能與林動抗衡的資格。

在殘酷的遠古戰場中,魔岩王朝用聲望做為踏腳石,讓林動的名聲徹底響徹西北地域。兩者之間的較量以林動完勝而落幕,他們身為失敗者,很難再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林動面色淡漠地望著如同喪家之犬般逃走的魔岩王朝人馬,沒有再出手。魔岩王朝中能讓他看重的僅有石坤一人,而如今的石坤在他先前那一掌之下半廢,即便傷勢痊癒,數年內也很難再有精進。失去石坤這鎮山石般的人物,魔岩王朝在遠古戰場中的聲望會立刻跌落數個等級,他們以前得罪的仇家或許不會放棄這個絕佳機會,至於他們究竟能否撐過這些致命危難,那不是林動要關心的事情。

這片區域隨著魔岩王朝人馬逃竄,終於安靜下來,一道道目光從不同角度掃向林動,不過這些目光不出意外都蘊含一絲敬畏。這個時候沒有人再因林動出身低級王朝而表現得不屑,因為他們都明白,這個來自低級王朝的青年手段,就算是魔岩王朝這種高級王朝都承受不起。

在遠古戰場中,真正強大的實力才是最讓人無法辯駁與質疑的真理!

「你們還不滾?」半空中,林動目光緩緩下移,望向王裂等人,淡淡的聲音中沒有絲毫客氣。

聽得林動這番不客氣的話,王裂三人臉皮抖了一下,卻連話都不敢搭,極為乾脆俐落地轉身帶著人馬狼狽倉皇地逃竄。經歷先前那一幕的他們知道,以林動的實力要解決他們並非什麼不可能的事,在這種絕對的力量面前,再嘴硬呈威風就是一件極為愚蠢的事情。

丹河周圍的無數人望著這一幕,忍不住暗暗咂舌。只是平淡一言就將三個高級王朝嚇得倉皇逃竄,這等威懾魄力,在西北地域除了寥寥可數的幾位強者之外,如今又要加上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