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在醫院/陳全興



在醫院,我是一隻長鯨

必須專注地看你

必須傾心地聽你

眉目之間,呼吸之中

深藏的祕密,讓我

設想曲折只為了尋求圓滿

設想撲朔只為了尋求明朗

而無奈呢?只在於噴射一種

水柱,不,一種激情

向青天,為了一生的見證



在醫院,我是一隻長鯨

必須長籲短歎

必須淡定悠閒

保持低態,為自己

見證靜默、快樂、以及

所謂的永恆,為瘦削的

自己,我只能冥想

海比河還闊,洋比海還深

巨浪翻滾過來,細水蜿蜒而去

在海上,我是巨大而細小的

在海上,我是哺乳動物

屬於陸地……



在醫院,我是一隻長鯨

獨特而寂寞地肯定時光、歲月

以及這短短的一生,而我喜歡……



1991年11月1日



----

夏浴/廖燕燕



水花盛開

盈滿剔透

如陽傘的張力般張開

隨著踢踏舞節奏般律動

迫不及待  濺湧

踢踢踏踏 踢踏啦踢踢踏

水晶顆礫於潔白如皙的皮膚上滾動

一連翻幾個筋斗

騰空彈跳奔躍

再以煙花敞開悠揚滑翔的美姿降落

踢踢踏踏 踢踏啦踢踢踏

結實豐滿的乳房阻擋不了它們的衝擊

水珠兒失了方向四處躦動

挺拔筆直的背

自然是它們連奔帶跳嘻嬉的跑道

急速的抵達蠻腰的玲瓏曲線裡迴旋打轉

最後 在渾圓上翹的臀

彙集成一線小溪

順著纖纖玉腿的弧形涓涓墜落著地

化開一朵一朵的茉莉

踢踏 踢踏 踢踢踏

像一首

唱不完的一個夏



----

哈伯瑪斯在北大/溫任平



拄杖而行的哈伯瑪斯

在北京大學的小徑,近乎攀行

終於找到大學哲學系的圖書館

他準備了講詞,在通道徘徊

他決定等待……

康德叔本華尼采回來

等待……晚春的桂花香

氣候稍冷,槐樹上的雪早已融解

在古舊的殘垣斷壁間去尋找

冰糖葫蘆,很難。他慢步向前

想著純粹理性批判的唯心論

想著揪心的:要嘛孤獨,要嘛庸俗

的叔本華悲觀哲學

想著如何融會尼采日神與酒神論

他決定談個人行為合理性,社會合理化

論公共空間的結構轉型…他走上階梯

先談形而上思辯與溝通理論

他記得王國維對陳寅恪說過:

可愛者不可信

可信者不可愛



他用德腔英語,沉重的重複著一句話

一切得從工具理性啟蒙說起



2015年4月25日



----

青/徐宜



青,是礁岩上的似水柔情

青,在蛙鳴中等待公主甦醒

青,是池塘裡嬉戲的魚兒

青,搖著春天的尾巴喝可樂加冰

青,在阿嫲額頭上滑雪

青,是稚童凝望專注的眼睛

青,在轉角間遇見甜美的微笑

青,是電線桿萌起嫩芽的聲音



我,是一抹青

在鋼骨叢林的背後

注視著往往來來

緊張落寞的,神情



2017年11月13日



----

二十一行詩/鄭月蕾



好像浪花拍擊岸邊的澎湃

雨季一旦成形便不肯休止

有人說想起雨會有一種疲憊的感覺

我說最疲憊的莫過於承霤

沒有選擇的自由



這時剛好是晚飯過後三分鐘

屋內幾個婦人

正果敢地建造七座圍城

有一聲,沒一聲地敲打著

快樂地學習越野和突破



晚煙已靜靜地降落在山坡這邊

屋外幾個孩童

勇猛地爭論著一些不成理由的理由

罵聲、哭聲、打架聲

自街上那邊傳來



時鐘指正十點響完了十下

圍城終於倒了

人也散了

雨,明天還是會照樣的下

我說,最疲憊的莫過於承霤



沒有選擇的自由



----

歲月如歌/藍啟元



一千零一夜的星空下

葉尖有淺淺的笑語

有高山流水

潺潺顫動

我在樹下默默等待

知音的青睞

歲月如歌

季節的更替灑滿音符

一闕闕陽關揮別故人

悲歡從指隙流逝

褪去繽紛外衣

卸下斑斕色彩

無礙



2018年1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