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索多瑪120天

索多瑪120天

作者 : 薩德

出版社 : 商周出版

可訂購

定價 : NT 500

售價79折, NT395

內容簡介


誠品獨家首賣!百年終於出土的傳奇禁書,薩德侯爵巴士底監獄嘔心瀝血之作,重現《鵝毛筆》駭人情節!

法國專制舊王朝時期,四個淫惡的貴族帶著妻子,以及擄來童男童女,四名陪媼、四名老鴇、八個有巨大陽具的肏漢,躲在人跡不至的西林堡裡度過一百二十天極盡荒淫、殘忍的日子。

四名老鴇輪流,每天述說五則有關情慾的故事,亂倫、雞姦、食糞、鞭打、車刑、虐殺,無所不包。伴隨著老鴇敘述的故事越趨殘暴,童男童女陪媼也一一慘遭虐殺。

就像薩德傳記電影《鵝毛筆》(Quills)的敘述一樣,薩德被關在巴士底監獄時,擔心書稿被獄卒沒收焚毀。

一七八五年,他耗時三十三天,將已寫完的《索》書第一部以及未完成的後三部大綱,謄寫在一張張寬約十到十二公分、頭尾相連、兩面書寫、全長超過十二公尺的紙捲上,藏在獄房某角落。

法國大革命,火燒巴士底監獄……百年後,《索多瑪一百二十天》離奇出土……

波特萊爾(Baudelaire)說:「欲對邪惡有所瞭解,必得重訪薩德。」

羅蘭‧巴特說:「……在我們(法國)的文學當中,真正能夠帶給我極大之閱讀歡娛,並且會想不斷去重讀的,除普魯斯特之外,就數薩德一人,他們兩人各站我們文學世界的兩極。」

西蒙‧波娃女士在《我們有必要燒掉薩德?》(Faut-il bruler Sade?)一書中說:「他入獄之前是個普通人,出獄時卻已成為偉大的作家。」

傅柯(Michel Foucault)說:「在薩德的世界裡,性是沒有任何規範的,有的話,也僅服從於其自身本質的內在法則,此一法則除了其自身之外不承認任何其他法則,它只聽命於至高無上的權力主宰者。」

■作者簡介

薩德侯爵(Marquis de Sade, 1740-1814)
出身法國普羅旺斯的貴族世家,其母有波旁王朝的皇室血統。性虐待一詞(Sadism)的詞源便出自薩德的名字。薩德從三十八歲起到七十四歲病死獄中為止,前後因行為不檢與作品傷風敗俗,被監禁將近二十八個寒暑。最後死於夏宏東精神病患收容所。
薩德生平寫作無數,包括十幾部長篇小說與二十齣戲劇,甚至還有遊記。但是他的作品足足有一百多年是在地下流通,成為禁書。著名的《索多瑪一百二十天》是他一七八五年被關在巴士底監獄時,花三十三天時間謄寫完成,後遺失於法國大革命戰火中,百年後才出土。薩德活著的時代,他被認為是不足道的二流情色小說家。但是到了二十世紀,不但巴代耶(Bataille)讚譽他為「偉大的哥德式作家」,法國詩人阿波利奈爾、超寫實主義詩人德斯諾斯、布荷東、艾呂雅等都盛讚他為超寫實主義大師,特別是性意識的探索部份。羅蘭巴特甚至拿他和普魯斯特相比擬,而法國著名的七星文庫叢書在一九九○、一九九五、一九九八年分三巨冊出版了《薩德作品集》,更確定了他一代宗師的位置,掀起「薩德主義」研究熱潮。

■導讀一/王之光

■導讀二/賴守正

■導讀三/賴軍維

■導讀四/劉森堯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