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愛,有沒有明天

愛,有沒有明天

作者 : 紫石作坊

出版社 : 三民書局股份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130

售價9折, NT117

內容簡介


一直以為真愛無敵,直到瘟疫入城的那一天,是我們最軟弱的時刻,也是最莊嚴的紀念。感人肺腑的寫實小說!──張曼娟

  摸不清頭緒的傳染病從醫院的樓層裡蔓延開來。

  每個人的症狀都不同,每個人覺得自己不可能得病,但是每個人又都懷疑自己已經染病。代號S的傳染病,以前所未有的姿態攻堅人類的身心。醫院的封鎖線拉起,死亡兵臨城下,無辜的人們此刻在想些什麼?是對情感的不捨?還是對生命的懺悔或釋懷?在傳染病的蔓延之中,有人的親情受到嚴重考驗了;有人的愛情產生變化了;也有人對於自我的價值洗鍊出新的意義。

  口罩有用嗎?封鎖有效嗎?空氣會傳染嗎?紙張會帶菌嗎?說不定連一個眼神,一種幻想,都是傳染病的新途徑。

  人心惶惶的一棟醫院裡,動盪不安的城市,你身在其中,將會遇見什麼故事?

  我們得了一種隱形的病,遠方天使收起殘敗的翅膀,黑色形狀在人間蔓延。

紫石作坊

  作家經紀、出版諮詢、媒體企劃。成立於一九九六年,憑著直覺與熱情,為知名作家尋找新的創作可能,並為文壇發掘和培養新血,搭建起創作者與出版社之間的橋樑,手牽手邁向文字的繁華森林。

呼 吸

  有閃光燈對著我亮了一下,人們又散去了。他們是在觀賞我嗎?我並沒有熱帶魚美麗的色彩啊。

  林怡翠。1976年生,臺大中文系、南華大學文學研究所畢業。現在在非洲草原旁邊,吃星星和露水。著有小說《公主與公主的一千零一夜》、《開房間》及詩集《被月光抓傷的背》。

蘋果屠城記

  她側蹲時凹凸有致的身形,簡直像會吸人神魂。我的眼睛開燈似亮起來,像巡邏監獄的探照燈,隨著她的起身,從腰一路攀升至她被口罩遮住了大半的臉。

  李振豪。常覺得寫再多字,也拼湊不出一個自己,但寫出滿意的作品時,又覺得那作品大於自己好多倍。總希望能自在地頹廢,想依靠寫作來一步步達成目標。創作風格搖擺不定,也許冷漠多於熱情。作品出沒於PChome新聞台「頹廢的下午」。

兩個人的空城

  我昂首闊步走向數十個鏡頭前對它們狂喊:「拍什麼拍!拍夠了沒有!……我們也是人,我們也有家人!我們為什麼要像犯人一樣在裡面?這樣公平嗎?你們公平嗎?」

  孫梓評。文字創作人,喜歡閱讀故事或其它,偶爾書寫故事或其它,還在摸索其它所能代表的可能。已出版短篇小說集《星星遊樂場》、《女館》。

盡 頭

  其實,那更像是對窗外整個坦蕩打開的世界寫了一封信呢!是啊,我其實很想念你們喔!到外面去,進裡面來,不是這樣分的,而只是,站在我這邊而已。

  陳柏青。1983年夏登陸星球,和鐵金剛小飛俠與總是最後一分鐘才登場的大頭目一起長大,到他們終究都老了只剩下一個我。曾獲全球華文青年文學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臺北文學獎等。現就讀東吳大學,還有好遠好遠要大踏步繼續前進。

死亡的溫度

  我知道,這是我一生中唯一有機會這麼接近他的時候,我應該鼓起勇氣,作一件讓自己不會遺憾終生的事。我輕輕取下口罩、輕輕撫著他的臉,我親了他。

  譚華齡。30歲,射手座,生理與心理性別都是♀。喜歡自由,擅長獨自開車旅行。愛情左派,崇尚戀愛無道德論。患有文字痴,卻對書寫愛恨交雜。邁向前中年期,但沒有年華老去的恐懼。喜歡簡單的關係、複雜的情緒;新世紀的腳步與舊時代的溫存。著有愛情雜文《女人30,愛情半成年》。

小夏的末日審判

  我帶著短髮的自己,當然,還有口罩,走進車庫開出小車。當小車在路上奔馳的時候,我突然意識到,我是一名審判隊伍的逃兵。

  陳慶祐。嚮往自由,著迷於美好的事物,喜歡美食與自助旅行,不能沒有朋友。著有圖文小說《我對幸福沒誠意》、旅遊文學《我在北美州,途中下車》、童話食譜《禮拜三的糕餅課》等等。

瘟疫蔓延時

  我回頭觀察自己,他們正在把我塞進深藍色塑膠袋子,大家安靜無聲、動作非常輕柔,好像擔心太用力,我會被捏碎。

  路瀅瀛。政治大學中文系畢業,現任職飛碟電臺。曾在《自由時報‧花編副刊》發表多篇散文及短篇小說。興趣是養狗,專長是寫日記和情書,生活目標是當一名天天喝下午茶、泡溫泉的貴婦人。至於創作,則是這一年來受到朋友刺激,才展開的冒險。寫作的目的?大概是輸人不輸陣,也想當作家吧。會不會繼續寫下去?嗯,如果大家喜歡,就繼續寫。

靜默之城

  她一直跟我說謝謝,激動地抱住我(啊,我有多久沒有被人這樣擁抱過了呢?)我驚訝地感覺著女孩結實的擁抱,心裡泛起一陣感動……

  林育涵。1974夏天出生,現居臺中。正在寫一本關於新世代小說的畢業論文,期許自己以農夫的生活態度面對書寫,謙卑學習。曾獲教育部文藝創作小說獎。出版有短篇小說集《著迷》、《我們的幸福生活》。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