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正午惡魔

正午惡魔

作者 : 安德魯.所羅門

作者 : Andrew Solomon

出版社 : 原水文化

※ ※ 已絕版

已絕版

定價 : NT 450

售價79折, NT356

內容簡介


暢銷作家安德魯.所羅門以非比尋常的人道情懷、坦誠、機智和博學的筆調,帶領讀者深入一趟無與倫比的心靈旅程,其中包括了家族裡最不為外人所道的歷程與共鳴。他了不起的貢獻不僅在於使讀者了解憂鬱症這種精神障礙,更在於真切了解人類的處境。

  《正午惡魔》從個人、文化及科學三個面向檢視憂鬱症。所羅門描述自身與憂鬱症對抗的經歷,並對其他憂鬱症者、醫師、科學家、相關決策者、政治家、藥師和哲學家進行採訪,鉅細靡遺地揭開憂鬱症敏感幽微的複雜性,和它所造成的深沉痛苦。他在本書中不僅面臨定義這項疾病的艱巨工作,更敘述了現有的龐大的藥物治療所涵蓋的範圍、另類療法的功效,以及從各地不同的病患人口數及從歷史的角度分析這項慢性疾病所造成的衝擊。他同時也透過新興生物學科對精神障礙的解釋,揭探向來受到爭議的道德及倫理方面的議題。

  所羅門詳盡地對人類經驗的紀錄的深度、才智,和他追根究柢的毅力與包容度,將會改變讀者對這個世界的看法。

本書榮譽榜

‧2001年亞馬遜網路書店最佳書籍(Amazon.com’s Best of 2001)
‧2001年美國國家書卷獎(The National Books Award)
‧入圍2002年普立茲獎
‧榮獲11座國際性獎項

作者簡介

安德魯.所羅門(Andrew Solomon)

  曾於1991年出版散文集 ochThe Irony Tower: Soviet Artists in a Time of Glasnost、1994年出版小說"A Stone Boat",並定期在《紐約客》(The New Yorker)、《紐約時代雜誌》(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發表文章。他在耶魯、劍橋大學接受高等教育,同時具有美國與英國雙重國籍,目前在紐約及倫敦兩地定居。

【正午惡魔 書摘】

  憂鬱症是愛的瑕疪,身為愛的生物,我們當然也會因失落而感到絕望,憂鬱症正是絕望的心理機制。當它來襲時,會降低一個人的自我以及施予和接受愛的能力。我們內心中的孤獨感於是流瀉而出,不但摧毀人際關係,也破壞平靜獨處的能力。愛,雖然不是抗拒憂鬱症的良方,但它可以減輕心靈受到的創傷,並保護愛不被愛本身所傷。藥物治療和心理治療可以重建那層保護網,讓人們較能夠施予愛和接受愛,這就是這兩種治療法的原理。在良好的精神狀況下,有人愛自己、有人愛別人、有人愛工作、有人愛上帝:任何這一類的熱情,都可以產生追求目標的活力,而這種活力,正是憂鬱現象時所缺乏的。我們一次又一次地愛,愛也一次又一次地拋棄我們。陷入憂鬱時,所有進取心與所有情緒和人生的無意義感,便不證自明了。在得不到愛的狀況下,唯一僅存的情感就是自卑。

  生命充滿悲傷:無論我們做什麼,最後都將死去;我們,我們每一個人,都獨居在臭皮囊裡;時光流逝,一切都不再回頭。痛苦是孤獨世界的第一種體驗,我們永遠無法擺脫。被趕出溫暖的子宮的那一瞬間,我們感到忿忿不平,等怒氣褪去,痛苦便接踵而來。雖然宗教信仰許人們一個完全不同的來世,但信仰堅貞的人仍然無法避免現世遭受的痛苦,耶穌基督本身就是飽受苦難的人。但是,我們活在一個愈來愈安逸的時代,比起以往,我們更能夠決定感受什麼或不感受什麼。對某些懂得閃躲的人來說,生命中無法擺脫的不悅之事,已經愈來愈少了。儘管醫藥科學狂熱地投注於此,但是,只要我們是懂得感受自我存在的生物,就不可能擺脫憂鬱。我們頂多只能控制憂鬱──控制是目前憂鬱症療法的唯一目標。

  過度政治化的修辭模糊了憂鬱症與其後果之間的區別──這個區別指的是你的感受和反應的行動。這有一部分是社會與醫學現象,但它同時還會造成伴隨著情緒失常而來的語言失常。也許憂鬱症最適切的說法是,它是一種痛苦情緒,在非自願的情形下,強加在我們身上,然後脫離了它原來的外在環境。憂鬱症並不等於一大堆痛苦,但太多的痛苦沉積在心裡就會造成憂鬱症。哀傷是一種與處境相應的憂鬱,而憂鬱症是一種與處境不相應的哀傷。愁苦有如隨著微風吹拂而四處滾動的風滾草(tumbleweed,產於美國西部,秋季時,其莖在近地面處折斷隨風滾動,故名),雖然脫離了滋養它的大地,卻能夠愈滾愈大。我們只能用比喻和寓言來說明。有人問沙漠修士聖安東尼(Saint Anthony),以寒傖外貌現身的天使和偽裝成富人的魔鬼出現在他面前時,該如何辨明。他回答,可以從他們離去時,你心中的感覺來分辨。當天使離開時,你會感受他的靈氣而更堅強;當魔鬼離開時,你只會覺得恐懼。哀傷是一位寒傖的天使,消散後會讓你堅強,頭腦清楚,感受到自己的內心世界。憂鬱症是一個惡魔,消散後,你只會心驚膽顫。

  曾有人把憂鬱症粗略區分為小(輕微或輕度)憂鬱症和大(重度)憂鬱症。輕度憂鬱症是徐徐而來的東西,有時會維持較久的時間,像鏽蝕鋼鐵一樣慢慢地啃噬人心。小小的原因卻造成巨大的悲創,愁苦占據心靈,擠出其他的情緒。這種憂鬱侵占你的肉體,顯現於你的眼神和肌肉,使你的脊椎豎直。它會傷害你的心肺,使你不隨意肌的收縮異常激烈。就像漸漸形成慢性病的肉體之痛一樣,憂鬱症之所以令人飽受折磨,主要並不是發作當下的痛苦,最叫人難以忍受的,是你在它離開時才知道它曾來過,而且一直想知道它到底是什麼時候發作的。輕度憂鬱症發作的當口,你不會想到要紓解它,因為它感覺起來是那麼地熟悉。

  重度憂鬱症會讓人崩潰。如果把靈魂看成一塊鐵,它會被悲傷風化,被輕度憂鬱症鏽蝕,那麼,重度憂鬱症就是靈魂完全潰決。看待憂鬱的模式有兩種:程度論和區別論。程度論的觀點認為,憂鬱是較嚴重的悲傷,對人們都歷經過和認識的事物,產生極端的感受。區別論把憂鬱看成與其他情緒完全不同的一種疾病,就好像腸胃病毒不同於胃酸過多一樣。兩種看法都沒錯,不管是漸漸形成,還是突然被情緒激發,接下來都會進入一個全然不同的世界。要花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將一座以鐵架築成的建築物鏽蝕至倒塌,但鐵鏽不停地在鐵架上蔓延、啃蝕、剖剮。倒塌,無論多麼出其不意,都是經年累月的結果,但它又是極戲劇化、極明顯的事件。從第一場雨到鐵鏽蝕穿鋼樑,是一段漫長的歲月。有時候,鏽蝕看起來好像是造成倒塌的全部理由,其實只是部分原因:這根樑架崩倒,撞到另一根樑架,突然就讓整棟建築失去平衡。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