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新譯東京夢華錄

新譯東京夢華錄

作者 : 嚴文儒

出版社 : 三民書局股份有限公司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200

售價9折, NT180

內容簡介


《東京夢華錄》所描寫的大多是宋徽宗崇寧到宣和年間(約當十二世紀初)當時的都城——開封的情況,內容豐富而廣泛。包含了:京城的外城、內城和河道橋梁、皇宮內外官署衙門的分布和位置、城內的街巷坊市、店鋪酒樓、朝廷朝會、郊祭大典,以及東京的民風習俗、時令節日,當時的飲食起居、歌舞百戲……等等,細膩的描繪了此一時期東京的日常生活情景,所描繪的對象上至王公貴族,下及庶民百姓。是研究北宋都市社會生活、經濟文化的一部極其重要的歷史文獻。

  這本《新譯東京夢華錄》的注譯者嚴文儒先生不僅在注釋、語譯時,吸取了近年來《東京夢華錄》研究、宋代都市研究及古代語言文字、名物制度、民俗研究的最新成果;為了便於讀者理解文中的情境,他更在「研析」中對於書中的重要章節從歷史、文化等方面作了評說。

  《東京夢華錄》可說是一本「文字版的清明上河圖」,是研究北宋都市社會生活、經濟文化的重要歷史文獻,若你對於民俗學、風俗學、歷史學有興趣的話,這一本注譯本絕對是你最佳的選擇。

導 讀

  《東京夢華錄》十卷,宋孟元老撰。

  孟元老,生平事跡不見他書記載。現在僅能據其自撰的《東京夢華錄》序,了解其生平大概。

  孟元老在序中說,自幼隨父親宦遊南北。宋徽宗崇寧癸未(一一○三),來到京師,居住在城西的金梁橋西夾道之南。在京城中,孟元老逐漸長大成人。成年後,孟元老是否做過官,他在序中語焉不詳,後人頗多猜測。如清代藏書家常茂徠以為孟元老可能就是為宋徽宗督造艮嶽的孟揆。理由是:《夢華錄》遍錄東京之名勝佳景,而於艮嶽卻一字不提。艮嶽是徽宗宣和時東京汴都的一大名勝,徽宗為造艮嶽,專門徵發花石綱,窮奢極欲,勞民傷財,直接導致方臘起義。內憂剛平息,外患接踵而來,北宋滅亡,生靈塗炭,繁華之東京遂成華胥一夢。雖說孟揆只是艮嶽的督造官,但也難逃罪責。故而在寫此書時既不敢提及艮嶽,也隱瞞了自己的真名。常茂徠的猜測並無確實的根據。但從本書的內容來看,作者十分熟悉東京的宮廷生活,其身分職務可想而知。儘管作者在書末的按語中說:「凡大禮與禁中節次,但嘗見習按,又不知果為如何。」一般以為這只是通常的謙約之詞,也可能是作者藉以隱蔽身分之言。或許孟元老曾任小京官,故熟悉皇宮內府的情況。筆者即取此說。當然,也有研究者據此作出不同的判斷,認為若無事實依據,僅以猜測難下定論。

  北宋末年,金軍大舉南下,開封數次被圍。靖康癸未(一一二六),徽宗、欽宗被金軍虜去北方,史稱「靖康之難」。第二年,孟元老離開東京開封南下,避地江左,遂終老此生。孟元老卒於宋高宗紹興十七年(一一四七)以後,終年在六十歲上下,具體時間已不可考。

  靖康之難,中原人士大多隨朝廷南下,避地兩浙,故國故鄉之思時刻縈繞心頭。宋人周煇《清波別志》說「紹興初,故老閑坐必談京師風物」。孟元老避地江南的數十年間,寂寞失落中也時常暗想當年東京繁華,心中無限惆悵。孟元老在與年輕人談及東京當時繁華,年輕人「往往妄生不然」。為了不使談論東京風俗者失於事實,讓後人開卷能睹東京當時之盛況,故而孟元老在悵然中提筆追憶東京當年繁華,編次成集,於南宋紹興十七年撰成《東京夢華錄》。

  《東京夢華錄》所記大多是宋徽宗崇寧到宣和(一一○二~一一二五)年間北宋都城東京開封的情況,大致包括這幾方面的內容:京城的外城、內城及河道橋梁、皇宮內外官署衙門的分布及位置、城內的街巷坊市、店鋪酒樓,朝廷朝會、郊祭大典,東京的民風習俗、時令節日,當時的飲食起居、歌舞百戲等等,幾乎無所不包。與同時代的畫家張擇端所作的「清明上河圖」一樣,為我們描繪了這一歷史時期居住在東京的上至王公貴族、下東京夢華錄》所記大多是宋徽宗崇寧到宣和(一一○二~一一二五)年間北宋都城東京開封的情況,大致包括這幾方面的內容:京城的外城、內城及河道橋梁、皇宮內外官署衙門的分布及位置、城內的街巷坊市、店鋪酒樓,朝廷朝會、郊祭大典,東京的民風習俗、時令節日,當時的飲食起居、歌舞百戲等等,幾乎無所不包。與同時代的畫家張擇端所作的「清明上河圖」一樣,為我們描繪了這一歷史時期居住在東京的上至王公貴族、下及庶民百姓的日常生活情景,是研究北宋都市社會生活、經濟文化的一部極其重要的歷史文獻。及庶民百姓的日常生活情景,是研究北宋都市社會生活、經濟文化的一部極其重要的歷史文獻。

  孟元老生前,《東京夢華錄》沒有刊刻行世。直至宋孝宗淳熙丁未(一一八七)始有初刻本,惜今不傳。其後元、明、清三代均有刊刻。今存世的有元刻本、明弘治重刊本、日本靜嘉堂文庫影印黃丕烈舊藏元刊明印本及《祕冊匯函》、《津逮祕書》、《學津討源》等叢書本。四庫館臣亦將此書收入《四庫全書》。近數十年來,隨著宋代社會經濟文化研究的深入,此書愈加受到研究者的重視,故而屢有出版。如一九五六年上海古典文學出版社、一九八二年中國商業出版社先後出版了《東京夢華錄》的標點本等。《東京夢華錄》的注釋翻譯本近年來也出版了數種,如一九五九年商務印書館出版了鄧之誠先生的《東京夢華錄注》、一九九八年貴州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姜漢椿先生的《東京夢華錄全譯》等。

  此次新譯《東京夢華錄》,是以日本靜嘉堂文庫影印黃丕烈舊藏元刊明印本為底本,校以秀水金氏影印汲古閣景元鈔本、《祕冊匯函》本、《學津討源》本等,改正了一些訛誤。正文中的小字夾注,是作者孟元老的自注,現仍按原樣保留。在注釋語譯時,吸取了近年來《東京夢華錄》研究、宋代都市研究及古代語言文字、名物制度、民俗研究的最新成果,如周寶珠先生的著作《宋代東京研究》(一九九二年河南大學出版社出版)、孔憲易先生〈讀「東京夢華錄注」小議〉(載中華書局《學林漫錄》四集)、程毅中先生〈「東京夢華錄注」拾遺〉(載中華書局《學林漫錄》八集)等,並參考了鄧之誠先生的《東京夢華錄注》、姜漢椿先生的《東京夢華錄全譯》等著作,在此一併表示謝意。

  《東京夢華錄》作為北宋東京的全景圖,內容豐富而廣泛。筆者在注譯時以「研析」的方式對書中的重要章節從歷史、文化等方面作了評說,以方便讀者理解。當然,沒有撰寫「研析」的部分章節並非不重要,只是筆者認為該說的話已經在其他章節的「研析」中作了評說,沒有必要再贅言而已。

  孟元老在撰寫《東京夢華錄》時,為達到「上下通曉」的目的,有意「語言鄙俚,不以文飾」,「字必從俗寫,物必從俗稱」,所記的風俗飲食均為正史典籍所不載,使後人有無從查考之憾。加之傳本之脫訛、譯注者的學識所限,在注釋與語譯中難免有不盡如人意處。如有方家不吝賜正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