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盲眼貓頭鷹

盲眼貓頭鷹

作者 : 沙迪克.海達亞

出版社 : 麥田出版社

※ ※ 已絕版

已絕版

定價 : NT 220

售價9折, NT198

內容簡介


一位筆盒盒蓋繪圖師,總是千篇一律的畫出同樣的畫面︰主題總是由一個蹲在柏樹下,像個印度僧侶似的彎腰駝背的老頭所構成。

他身上裹件長披風,頭上包著頭巾。左手食指按在嘴唇上,一付驚訝的模樣。

他前面站著一位身著黑色長袍的女孩子,屈身向他靠去,還拿了一朵牽牛花要給他。

他們之間有一條小溪流過。有一天突然來了一個駝背的老人說是它的叔父,當他要拿牆上的那一瓶毒酒給他的客人喝時,從瓶子挪開的瞬間,在一個小小的方孔之間,他看見了一個如同天使的女子。

他在腦海裡日夜描繪這個神祕女子的容貌,找尋她,直到有一天,這名女子突然在黑暗中具體的出現在他身邊,將他引入房內,就在須臾之間,赤裸著攤死在他床上,他決定用自己的身體溫暖她,但她就像塊冰一樣寒冷。

為了不讓世上任何死老百姓猥褻她的存在——甚至僅僅只是驚鴻一瞥——他將屍體支解,一塊塊的裝入皮箱當中。……

這一場暗影與黑夜的密謀,誘拐著不斷反覆出現的幻影,時空挪動的腳步,以緩慢煙幕進行快速度篡改,故事的地點鬆動,不斷底引逗重複的畫面……

「要是這本書不被印出來的話,那真是他媽的有罪,它該被認定是二十世紀的經典。……我們唯一的權輿只有去讀它……去感受——它所有的絕望、逗笑和美麗。」——蘇格蘭新生代小說家阿蘭‧華納(Alan Warner, 1964-)「令人目瞪口呆。一把打開門的鑰匙——至少對我而言。」——英國桂冠詩人泰德.修斯(Ted Hughes, 1930-1998)

作者簡介
沙迪克‧海達亞
(1903-1951)生於伊朗德黑蘭(Tehran)的貴族之家,其父執輩多為文學作家和政治家。

從小接受法語教育,於1920年代以公費留學巴黎,最初研讀牙醫,隨後轉學工程,但於就學期間,更虔心於研讀前伊斯蘭語和伊朗史學,於1924年完成奧瑪開儼(Abu’l-Fath ‘Umar ibn Ibrahim al-Khayyami, 440-526AH/1048-1121AD.)專論。在法國留學期間,於孤獨中,他開始接觸歐美文學大家,特別是卡夫卡(Franz Kafka,1883-1924)、艾倫‧坡(Edgar Allan Poe, 1809-1849)、莫泊桑(Henry-Rene-Albert-Guy de Maupassant,1850-1893)、契柯夫(Anton Chekhov,1860-1904))和杜斯妥也夫斯基(Fyodor Dostoevski, 1821-1881)等,特別是對生死的問題充滿了自覺性,深受崇拜死亡之況味的德國詩人里爾克(Rainer Maria Rilke,1875-1926),及其離奇而美麗的死法影響甚巨,於1927年完成禮讚死亡的宣言,〈死〉(Merg),完成後不久跳馬恩(Marne)河自殺,未果,獲救。

1930年回伊朗德黑蘭後,進入伊朗國家銀行上班,和幾個朋友成立Rab俱樂部,主要研究伊朗歷史、民間傳說和傳統信仰,在幾年之間,出版兩本短篇小說集,並開始著手他的經典傑作《盲眼貓頭鷹》(Buf-e Kur),靈感來自里爾克的小說《馬爾它手記》(Die Aufzeichnungen des Malte Laurids Brigge),他在俱樂部解散後,因為長期醉心於祆教、佛教和印度教,於是前往印度旅遊,於孟買完成《盲眼貓頭鷹》,1937年於印度出版,此書卻到1941年才在伊朗印行。

1941年他再度回到德黑蘭,出版新的短篇小說集,繼續在國家銀行上班,並在Fine Arts學院工作。在他40年代所寫的論文和短篇故事中,筆鋒轉向寫實,關注社會議題,其主題環繞在正義、信賴、轉變和決定論,寫了卡夫卡專論,以簡約的造句法探討困難而繁複的議題——人在宇宙的角色——他對正義的關注,影響他翻譯卡夫卡的經典《在法的面前》,以及存在主義當熱之時沙特(Jean Paul Sartre,1905-1980)的重要短篇小說《牆》(Le Mur ,1939)等。

在四○年代,海達亞因為作品被粗暴的誤解而鬱鬱寡歡,沈迷於鴉片和酒精,無力於創作新的長篇作品。最後於1950年底他決定離開伊朗,定居巴黎。但二次大戰後的巴黎,已遠非他所熟悉的城市,在1951年4月4日,他再度以瓦斯自殺,這次,他成功了,他最愛的死神舉起雙臂擁他入懷。而其死亡細節,則依舊成謎。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