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特別的吻給特別的你

特別的吻給特別的你

作者 : 芭芭拉.高蒂

出版社 : 商周出版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280

售價79折, NT221

內容簡介


這八篇別具匠心的短篇小說中,人物都來自人生的極端──女性戀屍癖者,寂寞的暴露狂,雙頭男,連體雙胞胎,腦袋嚴重漲大的小女孩,變性人──但芭芭拉‧高蒂以穩健的筆法將殊異的事物轉變成熟稔自然。

作者簡介

芭芭拉‧高蒂(Barbara Gowdy)

1950年出生於加拿大Winsor。小說家,在正式以寫小說為職業之前,她做過音樂劇場,保全,以及出版社編輯和電視節目的訪談主持人。

《we so seldom look on love》讓她名字很快的走過加拿大,然後跨過海洋與地標上的分界線。

推薦文

零禁忌的作家  --芭芭拉‧高地
we so seldom look on love
作者/Barbara Gowdy
出版社/Steerforth Press
文/tzero

  習慣自己已經是永遠不得不是個「怪物」的人,讀了芭芭拉‧高地(Barbara Gowdy)的小說準會讓你笑到--眼眶突然就紅了,然後淚珠都掉到地板上,然後熔掉地板的金屬,冒出蒸汽。那酸處的「親密感」如此貼近,因為那語調是如此溫柔而逗趣。舉個例子來說吧,像她所出版的第一本短篇小說集,《we so seldom look on love》,八個故事裡,多的是女子戀屍癖,兩個頭的男人,只有從肚子裡「長出兩條腿」的連體嬰,頭比常人大兩倍的女孩,或是徹底的暴露狂………嗯,熟悉嗎?至少你都不陌生吧?芭芭拉‧高地說她所寫的都是根據真實的報導或是奇譚。其中的一篇,同名的短篇,在三年前被同一國的女導演Lynne Stopkewich拍成了電影,《特別的吻給特別的你》(Kissed),更是引起極高度的「恐慌」,因為太不安全,太私密。像是女主角珊卓拉和男屍在洗車廠的初吻和做愛場面,立刻融入一片最明亮如天堂的亮光。那美麗,顯得如此的詭譎。在訪談中,導演Lynne Stopkewich認為:「更宇宙性的,這部電影處理的是信任的議題,對自我的信任,對他人的信任,對能將真實告訴你的伴侶的信任,對你到底是怎樣或不管你是怎樣一個人,那種被接受的信任。同時它關乎對直覺的信任,緊隨你自己的心。它有關信任和愛,那超越了一切,甚至是死亡。」

  這或許就是芭芭拉高地小說中充滿了天使的主因。這位1950年出生於加拿大Winsor小說家,在正式以寫小說為職業之前,她做過音樂劇場,保全,以及出版社編輯和電視節目的訪談主持人。《we so seldom look on love》讓她名字很快的走過加拿大,然後跨過海洋與地標上的分界線。這本短篇小說集,和她隨後出版的《Mister Sandman》,據她自己所說的,都是在處理「非常態」的常態,「禁忌?………」在訪談中她笑著說:「嗯,我不太確知那個字到底是什麼。讓我這樣說吧,我可沒有慾望想要從那些角色的觀點去寫,我指的是那些殘酷或是傻瓜或是頭殼壞掉了角色。這些角色通常無能於反照出某種能給於小說一種常態基調的能力」。

  常態的常態?隨後的《Mister Sandman》寫的是一個「讓嘴巴會合不攏」的怪家庭,一對夫妻生下一個女兒之後,爸爸和很多男人有染,媽媽跟很多女人「春風蝴蝶」,十五歲時女兒懷了孕,生下一個小女孩,這個小女孩打一出生就掉到地板上變成「頭殼壞掉」的「超能力怪物」,爸媽把她當成她們的小女兒,小女兒的「超能力」把這個怪到底的家庭「連結起來」,她的親媽媽,每次上床時,身旁的男人總是同時超過一個以上………或是三年前出版的《The White Bone》,是一群象的生命史,芭芭拉花盡數百小時觀看象的紀錄片,而寫下了這本極受好評的小說。還有呢?別緊張了,她下一本寫的叫做「人類」。

  「總而言之,我喜歡人類,應該說我熱愛並且景仰許多的獨立個體,但我對人感到絕望。人類是相當神經過敏的人猿。……當然,我認為每個人在某方面或者某些環境下,總是或多或少覺得自己是個格格不入的陌生人。在這方面,我跟每個其他人沒啥不同。」

  回到有兩個頭的男人,或是肚子長出「兩條腿」叫做「我妹妹」的連體嬰,或是和醫學院學生做愛「老覺得太熱」的戀屍女子,在芭芭拉‧高地的故事裡,那溫柔的親貼,推著「你」跨過慣性的門檻,推開門,門後是狂想但叫人碎心的真實。「芭芭拉。高地是一個旁若無人的作家,她能讓你的心在瞬間帶著痛悸動,然後溶溶漾漾著,溫柔。」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