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R34g38b25

R34g38b25

作者 : DOYLE, CHRISTOPHER

出版社 : Gingko Press Inc.

※ ※ 無庫存

無庫存

定價 : NT 1,500

售價9折, NT1,350

內容簡介


引言 -- 中國版羅生門。
《英雄》猶合了意念、影像和語言,猶像一種地道方言。
一個野心的國王想一統正處於戰亂和四分五裂的中國,致使鄰國接二連三地派人暗殺他。一個「無名」的剌客(李連杰飾)聲稱已將國王的死敵一一擊敗,從此國王將高枕無憂。國王聆聽他的故事。同一個故事不同的方式陳述了多遍,每個版本都稍有出入。每個故事既呼應且補充著其前一個故事。每次敘述都有其各自的顏色體系:白色、紅色、藍色和綠色,這些是我們選定的顏色。
一些人試圖(或已經)對我們選擇顏色的目的或含義作出了各種複雜的解釋。我不敢為其他合作者代言。對我來說,顏色的選擇和運用純粹出於我個人的喜好和便利,這與任何顏色概念或藝術理論同樣重要。那就是我拍攝《英雄》並在其對白和影中所要求的東西。



來領會我的號碼 ---
中國古文所謂的「青」在現代可以解為黑、藍或綠色。在冬季,歐洲的婦女把面脥塗得紅紅,像在渡暑假般。以我們一般的口味而言,很多西方上色人員把我們的白皮膚描得太黃了。為了解決這些個人和文化上的衝突,我們有時會用技術上的規限來尋找我們需要的圖片。在菲林顏色技術上,紅、綠和藍色理論上是可以複製任何用肉眼可見的顏色。 紅、綠、藍可以在不同比例的配對下變成接近所有我們可見的顏色。我們用數字來量化某一個效果、某一個色調和某一個濃度。機器是可以容立由零至五十點的刻度。有二十五點的紅色,二十五點的綠色。二十五點是我們需求的最普遍標準。大部份的電影攝影師和剪接室比較喜歡用高一點點的富度來增加應變和控制能力。在「英雄」我們通常用:
紅:28-32-26
白:28-32-26
藍:30-32-24
綠:34-32-34
個人品味、美術指導、服裝(和田惠美的獨特死亡方法)、拍攝地點及天氣等全都是可以影響「英雄」顏色的因素。我們距離預期效果及觀眾所見的顏色有多遠便要視乎菲林在曝了光以後如何被處理。有時,我會致電剪接室去探討進度,我便會以他們告訴我影像中所用的紅、藍、綠之色調比例而作出適當的調整或繼續用同樣的曝光及濾光手法來得到滿意效果。
我們選擇了這些編號來做這本書的標題是對所有負責調色的人之一種尊敬。這些影像代表我可以把這些人物用顏色和形態而描寫所帶來的樂趣。書中的文字是我分享在拍攝期間之個人體驗的嘗試。整體便是為我們幾個月內所得到的成果而慶祝的。



如何與為何 ---
對這故事,我所喜歡的是優雅的中國文字、質樸的隱喻、以顏色組織結構的手法,以及個人酒不離口的生活方式。劇本說明如:燭光靜寂,國王在沉默中察言觀色。



紅色是什麼?
紅色的心臟 ---
紅色是如此富有中國味道,但我們已經從中挖掘得太多了。如何能夠讓一些古典的東西煥發新意?
「你想要拍攝黑白片嗎?」
「不。那是一個懶辦法。我應該少些冒昧。我們應追求固定的角度,多些剪接而不是來回移動。攝影機應該在受到某些人或某些思想的激發時才移動!」
「要不要混合燈光?」
「在那裡就夠了。」
我想要飽和的,明亮的外景地,明暗對比的內景地。愛等於激情,等於利益衝突,等於血腥的解決方式(或者這個故事會讓人這樣相信)。這部分的暴力場面比其他部份多。正像這一部分三個主角一樣,情緒如波濤一般洶湧。在他的紅衫和袖子中飽含著情緒。但是,依然很難避免古典風格的嘗試。



藍色是什麼?
絕非憂鬱 ---
透明,大片天空。不真實。使其變得像概念般美麗,像水顏料一樣的稀薄,(我是說水彩)。非常的精緻,就在那兒。緊接著出現了許多的速度很快的動作。動作與故事的進展相協調:這些動作在藍色章節開始時盡可能避免,然後逐漸明顯,隨著情節的發展,動作也越來越優美,在第一百零八個場景後幾乎成為靜態。



綠色是什麼?
在許多影片中,綠色使用過多,沖淡了影像本身所要表述的東西。



白色是什麼?
較長的鏡頭。開始很窄,然後角度突然變寬(非常寬)。鏡頭平穩、緊密,是經典的手法。通常是低角度。固定,攝影機不動,演員只能在取景框中移動。再運用剪接和角度變換進行效果處理。這就可隨心所欲地得到所需要的東西。
純粹的白,白得令人目眩,似乎是從背景中其他的顏色裡「跳出來」一樣。有多白?
若變成電影裡的白色物體,這可是個大問題,因此我們選擇在傍晚時相對柔和的光線下拍攝。我們精挑細選了一種電影膠片,希望能讓服裝呈現出如張曼玉和章子怡半透明皮膚一樣的乳脂狀顏色。



黑色是什麼?
黑如銀 ---
秦始皇的宮殿是黑色的,黑木,黑瓦。黑色的表面閃閃發光,就像光把膠片上的銀色顯影成黑色。攝影並沒有運用特技效果,正如英雄和皇帝之間的最後攤牌。動作和佈景運用得比較適當。內容大於形式。
看更多 隱藏